『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來之前劉勝宇想到過很多種可能,唯獨沒想到最後所有人都被陸一鳴算計了,要不是自己對他還有些用出,估計自己的下場也好不到哪裏去。

至於陸一鳴要找他做的事,不用問也知道他說的得什麽想要提升自己實力的話是在騙人,不過這讓劉勝宇更加好奇,這個陸一鳴究竟想要幹什麽。

回到珠寶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鍾,他看到陳婕妤心神不寧的在店裏走來走去,這讓他心中一暖。

“這個混蛋,一走就是一天,打電話也沒人接,等他回來看我怎麽收拾他。”陳婕妤氣呼呼的嘀咕著,對劉勝宇消失一天的事很生氣。

劉勝宇正為陳婕妤對自己的關心敢動的時候,突然聽到對方的話,讓他臉上露出一個苦笑,故意清咳了幾聲。

身手突然傳來的清咳聲把陳婕妤嚇了一跳,但她看清是劉勝宇站在自己身後的時候,一直緊張的心也放鬆下來,臉上不自覺的就露出一個笑容。

不過想到自己給他打這麽多電話,一個不接,也不給自己回,她不能這麽久輕易的原諒連對方,萬一這家夥下次在四中個三五天,到時候牽腸掛肚的還不是自己?

想到這裏,陳婕妤臉色一板,裝作很生氣的樣子對劉勝宇說道:“這一天你都死到哪裏去了?要是敢說一句謊話,我,我讓你睡馬路去。”

“女人心還真是海底針啊!翻臉比翻書還快!”本來看到陳婕妤臉上露出笑容的時候,劉勝宇還打算調戲對方一下,還沒等他開口,對方突然又發飆了。

這讓他深刻領悟到了老頭子在他下山之前交代自己的話,得罪什麽人都不能得罪女人。

看著陳婕妤裝出來的生氣模樣,劉勝宇想笑又不敢笑,胡亂編了一個借口,唬的陳婕妤一愣一愣,看到對方再次露出笑臉,她這才鬆了一口氣。

“我都快餓死了,有沒有做飯啊。”劉勝宇去了鳳鳴山之後,一天都是滴水未見,早就餓的前心貼後心,此時把陳婕妤哄開心了,當然要犒勞一下自己手上的胃。

“出去浪了一天,還好意思問我有沒有做飯,滾廚房做飯去。”聽到劉勝宇的話,陳婕妤竟然爆了一句粗口,最後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來。

晚飯她早就準備好了,隻是劉勝宇一直沒回來,因為擔心對方,她也沒胃口吃,飯菜一直放在廚房沒動。

“包在我身上了。”看到陳婕妤笑的很開心的樣子,劉勝宇也是發自內心的高興,笑嘻嘻的說完就跑進了廚房。

劉勝宇將陳婕妤做好的飯菜熱了一下,兩人一陣狼吞虎咽,將四盤菜全部吃光了,看著光光的盤子底,陳婕妤和劉勝宇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劉勝宇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劉勝宇,快起來看大新聞。”陳婕妤有些激動的聲音在房外響起。

“大新聞?”聽到陳婕妤的喊聲,劉勝宇急忙爬了起來,剛出門就看到陳婕妤將手機遞給他。

“昨日在鳳鳴山破獲一起特大盜墓案,抓獲犯罪嫌疑人……”劉勝宇看著手機上的新聞,臉上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個陸一鳴的手段果然不是蓋的,不僅在古墓中拿了那麽多好東西,還白撿了一個大功勞,計劃了那麽久的黃天和張偉,最後竟然成了背黑鍋的。

不僅是西江市電視台,就連省電視台也對這個盜墓案進行了詳細的報道,根據官方的說法,陸氏集團的副總裁去鳳鳴山考察投資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黃天幾人利用炸藥炸開了古墓。

總之一句話,這次能破獲這個特大盜墓案,一半的功勞是因為陸一鳴的線索,另一半功勞則是省委省政府的英明領導,一時間陸氏集團的名聲大響。

“劉勝宇,聽說從古墓中出土的一些古物會放在利豐拍賣行拍賣,我們要不要去試試?”

陳婕妤之所以看到這個新聞這麽興奮,就是因為看到了這個消息,要知道她的珠寶公司開業後,一直都沒有什麽鎮店之寶,所以名氣一直不是很響亮。

這次的拍賣會要是能從中拍下一兩件古物,肯定會讓珠寶店的名氣在短時間內響亮起來。

像其他一些老店,哪家沒幾個鎮店之寶,雖然別人買不到,但提起某某有名的玉器,就知道那家珠寶店的名字,這也是很多珠寶店願意花大價錢收購一些玉器的原因。

“你覺得價值高的東西他們會拿出來拍賣嗎?”看到陳婕妤一臉興奮的樣子,劉勝宇撇撇嘴。

要知道古墓中出土的都屬於文物,是禁止買賣的,現在突然放出風聲說要拍賣一部分,這其中肯定有鬼。

“你說的也對啊,可玩意這個消息要是真的呢?”聽到劉勝宇的話,陳婕妤歪著小腦袋,一臉糾結的樣子。

“對了,我給小冬大哥電話問問不就知道真假了嗎?”陳婕妤向了一下,臉色一喜,說完就急忙套出手機給陳冬冬打電話。

關於要拍賣會要拍賣古物的消息,是在新聞播放完這個盜墓案後播放出來的,陳婕妤覺得這應該是官方的消息,她生怕錯過了這個打響珠寶店名聲的機會。

陳冬冬就是利豐拍賣行的首席拍賣師,肯定對這個消息的真假知道的很清楚,所以他才會給對方打電話。

看到陳婕妤給陳冬冬打電話,他並沒有阻止,但他根本就不相信這個消息,就算真有古物要拍賣,也不是從古墓中出土的那些,肯定是一些仿製品。

很有可能是一些人故意接著這個盜墓案的新聞想要大撈一筆,誰也沒真正見過出土的都是那些古物,做一批仿製品出來,肯定會有不少人上當。

“小冬說了,確實與一批出土的古物要拍賣,就在三天後。”打完電話的陳婕妤,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看樣子對這個拍賣會誌在必得,這讓劉勝宇一頭黑線。

就在劉勝宇準備開導一下陳婕妤的時候,他的電話在這時響了起來,看到是陸一鳴打來的,這讓他眉頭一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