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先生,陸天翔住在港島大酒店十八層,和他一起來的保鏢有三人是退伍兵王。”金三胖將手中的資料和幾張照片遞給劉勝宇。

“劉朝天那邊聯係的怎麽樣了?“看著手中的照片,劉勝宇嘴角揚起一道弧度,平淡的問道。

“和他約好了,今晚在香格裏拉大酒店見麵。”金三胖的工作做得很到位,按照劉勝宇的安排,提前一天就到了港島,不僅聯係了劉朝天,程嘉利也被他邀請到了。

“先去和他們談談吧。”劉勝宇說完,就做金了車中,金三胖親自開車,兩人係那個這香格裏拉大酒店趕去。

“劉先生,歡迎你來港島。”見到劉勝宇的時候,劉朝天沒有了在西江市的倨傲,急忙迎了上來,臉上更是掛著討好的笑容。

程嘉利一臉複雜的看了劉勝宇一眼,也學著劉朝天的樣子,陪著笑臉迎了上來。

在西江市人東湖發生的事,雖然他們沒有目睹全過程,但時候從多方渠道打探到的消息,讓他們對劉勝宇的實力感到震驚。

不僅是道爺,就連龍虎山張家,還有隱龍江南分部的人全部都是在了那裏,這是要有多強大的實力才能做到?

兩人在知道這些消息後,第一時間就趕回了感到,發誓以後再也不踏進西江市一步,尤其是不想在見到劉勝宇。

程嘉利是後悔自己當初那麽好的機會沒和劉勝宇打好關係。而劉朝天則是害怕劉勝宇的報複,他們沒想到劉勝宇竟然追來了感到。

對於金三胖的邀請,兩人的心思都很複雜,所以見到劉勝宇的時候才會表現的這麽不自然。

“劉總,程總,我們又見麵了。”看到兩人不自然的樣子,劉勝宇輕笑一聲,對著兩人招呼一聲,很自然的坐到了主位上。

劉朝天和程嘉利小心翼翼的坐到劉勝宇對麵,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看的劉勝宇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

倒是金三胖,大笑著和兩人聊天,這才讓房間的氣氛緩和下來,劉朝天看到劉勝宇進來後就說了一句話,猶豫了一下,端著一杯酒走到對方身前,陪著笑臉說道:“劉先生,之前多有得罪,還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他說完一仰脖子,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緊張的看著劉勝宇。

“劉總客氣了,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劉勝宇也沒為難劉朝天,將杯中酒一飲為盡,算是給足了對方麵子。

看到劉勝宇並沒有為難自己的意思,劉朝天緊張的心這才放鬆下來。

程嘉利也端著酒杯過來,劉勝宇也沒為難他,幾杯酒下肚後,程嘉利和劉朝天終於放鬆下來。

“劉先生,不知您這次來港島是遊玩還是有事?”劉朝天笑嗬嗬的看著劉勝宇問道。

“劉總,陸天翔來港島的事你應該知道吧?”沒等劉勝宇開口,金三胖笑嗬嗬的看著劉朝天問道。

聽到金三胖的話,劉朝天臉上閃過一抹陰狠,顯然是對陸天翔來這裏的消息早就知道,而且很不爽對方來這裏。

程嘉利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金三胖不會無緣無故的提這件事,他猜測劉勝宇來這裏,很有可能就是和這件事有關。

“劉總,程總,你們在感到經營這麽多年,想必不希望有人來動你們的東西,劉先生這次來,就是幫你們對付陸天翔的。”看到兩人的反應,金三胖繼續說道。

劉朝天和程嘉利像是一樣,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疑惑,不明白金三胖這話是什麽意思。

劉勝宇不找他們麻煩已經算是格外開恩了,會這麽好心的來幫他們?

“劉總,程總,你們也不用瞎猜測,劉先生就是純粹的幫你們對付陸天翔,事後也不會像你們要什麽,你們就說幹不幹?”金三胖看到兩人的反應,一下就猜出了這兩人在想什麽,直截了當的問道。

這句話讓劉朝天兩人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接口,拒絕肯定是不行,爽快的答應下來,又有些不放心,兩人的臉色都變得有些漲紅。

劉勝宇也不著急,笑嗬嗬的看著兩人,似乎兩人做出什麽決定他都不會生氣,越是這樣,月讓兩人拿捏不定,最後還是劉朝天下定了決心,“劉先生,怎麽幹你說吧。”

陸天翔進軍港島的第一站就是他說涉獵的影視業,就算劉勝宇不來找他,他也會和對方杠上,之所以猶豫,是不知道劉勝宇的真正目的是什麽。

不過他很快就想通了,以劉勝宇的實力,真要想對付他,有的是辦法,相同榮這些後,也就沒那麽多顧忌了。

看到劉朝天表態,程嘉利猶豫一下,最後也對著劉勝宇點點頭,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他,也沒必要一直糾結。

接下來的話題就輕鬆多了,在知道劉勝宇和陸天翔之間的矛盾後,劉朝天和程嘉利心中的最後一絲疑慮也放下了,兩人不同的提出各種對付陸天翔的辦法,最後幾人商量後,敲定了最直接的一個。

“劉先生,如果按照劉朝天他們的計劃,好像不用我們出手,他們就能搞定陸天翔吧?”離開九點後,金三胖笑嗬嗬的向劉勝宇問道。

“你覺得陸天翔沒有十足的把握,他會親自來港島嗎?”聽到金三胖的話,劉勝宇冷笑一聲。

讓劉朝天兩人先去對付陸天翔,隻是試探對方各異,來之前陸一鳴提供給他的消息,可不是金三胖知道的這些。

他之所以沒說出來,是怕金三胖和劉朝天兩人再知道了陸天翔的強大後,不敢出手,真正的對決隻有他出麵才能搞定。

…………

港島大酒店陸天翔的房間中,一個瘦小的男子突然你出現在房間中,“陸總,劉朝天和程嘉利在香格裏拉大酒店和劉勝宇碰麵了。”飄忽不定的聲音在房間中響起,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一群跳梁小醜,先讓他們蹦躂幾天,查理那邊聯係好了嗎?”陸天翔冷笑一聲,平淡的向男子問道。

“已經聯係好了,查理先生明天就能到港島。”男子恭敬的回答了一句。

“很好,通知下去,一切按照原計劃進行。”陸天翔說完,對男子揮揮手,瘦小男子的身子一陣恍惚,突兀的消失在房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