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港維多利利大酒店,童雯看著劉瑩傷痕累累的樣子,臉上的表情變得很複雜。

“童教官,隊長那邊有消息傳回來了嗎?”來到多倫港已經四個小時,劉勝宇那邊一直沒消息傳回來,劉瑩忍不住對童雯問道。

“應該快有消息了。”童雯歎息一聲,他的話音剛落,手機在這時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童雯柳眉一皺,猶豫了一下,最後接通了電話。

聽著電話另一端傳來的咆哮聲,童雯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直到對方掛掉電話,她一個字都沒說,但她握住手機的手卻在不停的顫抖。

“龍部長竟然變成了傻子?難道是他做的?”電話來自國內,是高度加密的衛星電話,聽完電話中的內容後,童雯感覺天塌了。

就像是有一座大山當頭壓下,壓得她呼吸都變得苦難,俏臉一片慘白。

“童教官,是不是隊長他們出事了?”看到童雯的變化,劉瑩心中一緊,急忙問道。

“不是他們,是別的事。”聽到劉瑩的話,童雯才從剛剛那個震撼消息中清醒過來,她努力的讓自己保持鎮定,不過說話的聲音卻一直在顫抖。

“不是隊長他們就好。”聽到童雯的話,劉瑩緊張的心這才放鬆下來,隻要不是劉勝宇那些事出事,那就不是她該操心的了。

她在乎的隻是和自己並肩作戰的戰友,其他人的死活,她從來不會去考慮。

“劉瑩,你留在這裏等劉勝宇回來,告訴他先不要回國,等我電話。”童雯慢慢平靜下來後,她知道自己現在必須馬上回國,但劉勝宇這時候卻決不能回國。

劉瑩還沒反應過來怎麽回事的時候,童雯已經離開了房間,等她追出去,早就沒了童雯的身影。

“難道是童教官家裏發生了什麽事?”這是她第一次看到童雯如此失態的樣子,疑惑的嘀咕一句。

小黑山附近,趙立幾人被高隱和郭強抬著放在一堆木材上,隨著劉勝宇手指一彈,木材頓時被一團火焰吞噬,趙立幾人的聲音消失在火焰中。

“老大!老大!”

高隱四人強忍著在眼眶打轉的淚水,跪在火堆前,聲嘶力竭的吼叫著。

曾經一起並肩作戰的老大哥,一直將他們當做最親近的人來照顧,有危險的時候總是衝在最前麵,論功行賞的時候,總是把自己忘記。

一直被高隱這些人當做自己最親近的那個老大永遠的離開他們了,臨走前一句話也沒留下!

劉勝宇站在原地,深深的彎下身子,雖然他和趙立這些人的接觸不多,說不上有什麽感情,但他們和自己一樣,都是被當做棄子的存在。

趙立他們流血流汗的圍國家付出這麽多,到頭來不但什麽也沒留下,還要拋屍異國,劉勝宇這一鞠躬,是對趙立幾人的最終,也是在為他們的犧牲感到不值。

“趙立,一路走好。”劉勝宇在心裏默念一句,久久才站直身子。

看著跪倒在地上的高隱幾人,他並沒有去打擾他們,隻是靜靜的看著這一幕,人世間的悲歡離合每天都在上演,像趙立幾人這樣的悲劇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這讓劉勝宇明白,想要不被別人玩弄在股掌中,隻有讓自己變強。

強大到任何人不敢伸出打你主意的程度,才能真正的去過自己想要的平淡生活,不然永遠都要活在別人的喜怒之間。

“老大,我們回家了。”高隱幾人跪在地上的雙腿已經發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才慢慢站起身,從火堆中將造粒機人的骨灰收集起來,小心翼翼的放到一個罐子裏。

看到這一幕的劉勝宇,感覺雙眼有些模糊,他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

“有人來了,快躲起來。”劉勝宇剛要招呼幾人離開的時候,突然聽到你遠處傳來一陣轟鳴聲,那是汽車極速行駛的聲音。

聽到劉勝宇的話,高隱幾人快速躲進路旁的草叢中,劉勝宇這是晶晶的站在路中間,他的心中此時壓抑著無盡的怒火,不管此時來的是什麽人,都將成為劉勝宇發泄的對象。

“拉長官,前方二裏外發現可疑人物,請指示?”四輛軍用卡車行駛在公路上,對講機中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坐在第二輛軍車上的拉頓聽到手下的匯報,雙眼微眯,“就地擊斃!”拉頓雙眼中閃過一抹擇人而噬的冷芒,冷聲說道。

“收到。”之前那個聲音再次從對講機中響起,隨後行駛在最前麵的那輛軍車探出兩挺幾槍,槍口正對站在路中間的劉勝宇。

“要怪就怪你們的命不好。”劉勝宇冷笑一聲,腳下一滑,身子消失在原地。

軍車上架起機槍的兩人剛將槍口對準劉勝宇,還沒來得扣動扳機,突然失去了劉勝宇的身影,這讓兩人一愣。

轟!

劉勝宇消失的身子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了急速飛馳的軍車前,他右手揮動,向著軍車揮出一拳。

看似平淡的拳頭卻帶起猛烈的破空之音,隨後是一道悶響。

“怎麽回事?”第一輛軍車上幾人突然感覺車神猛烈的顫抖起來,就像是被一輛坦克撞到一般。

劉勝宇的拳頭撞擊在軍車上,令車子一瞬間停留下來,他的手上猛然發力,在他狂暴的力量下,車子直接倒飛起來。

轟轟!

被劉勝宇一拳轟飛的軍車砸在後麵那輛車上,發出一聲爆響,連帶著後麵兩輛車也撞擊在一起,車內的眾人被甩飛出來,不斷的有慘叫聲響起。

“我靠!隊長也太猛了吧?這還是人嗎?”躲在草叢中的高隱看著眼前震撼的一幕,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聲。

其他三人也是一陣倒吸涼氣,眼前的一幕要比劉勝宇之前一拳轟飛越野車的場麵,帶給他們的震撼還要大。

拉頓摔落在車外,幸好的助手眼疾手快,給他當了肉墊,這才沒讓他受傷,不過整個人也是被摔得一陣頭暈腦脹。

噠噠噠……

拉頓剛想爬起來的時候,沉悶的腳步聲由遠而近,一雙普通的帆布鞋出現在他視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