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省城放走曾毅的時候,劉勝宇就是想讓他告訴龍家,自己要來燕京了,此時港島燕京就被人跟蹤,不用問也知道是龍家派來的人。

不過令他疑惑的事,龍家為何會拍兩夥人來跟蹤自己,而且這兩夥人都還不認識。

“是龍老爺子讓我們守在機場等你的。”胡哥急忙點頭,對劉勝宇說道。

俏姐猶豫了一下,隨後也點點頭:“我們也是龍老爺子派來的。”

俏姐說話的時候,眼神閃爍不定,這讓劉勝宇眉頭一挑,看來這個女人沒說實話啊。

他一把掐住俏姐的脖子,將她整個身子提了起來:“票我的人隻有一個下場,死!”冰冷的聲音就像是寒冬藍月的溫度,讓房間中的眾人都是身子一顫。

“再給你一次機會,誰讓你們來的?”劉勝宇冷冷的看著俏姐,喊聲問道。

再知道俏姐三人跟蹤自己的時候,劉勝宇就不再將俏姐他們當做女人來看,根本就沒有任何憐香惜玉的意思。

“是龍老爺子派我們來的。”在劉勝宇的氣場亞皮下,俏姐眼中閃過一抹掙紮之色,最後還是要定了自己三人是龍家派來的。

“給你機會,既然你不懂的珍惜,就不要怪我辣手摧花!”劉勝宇平淡的聲音響起,手上突然發力。

被劉勝宇卡住的脖子越來越緊,讓俏姐的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臉龐一陣漲紅,看上去隨時都會因呼吸不暢丟掉小名,另外兩個女子一臉緊張,其中一個急忙喊道:“我說,是月家派我們來的,求求你放了俏姐。”

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俏姐被劉勝宇掐死,也顧不得其他,急忙說出了實話。

“月家?”聽到這個女子的話,劉勝宇眉頭一挑,這個月家怎麽也知道自己要來?

劉勝宇追胡哥和俏姐幾人問了一些問題,聽到這些人並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他知道自己再問也問不出什麽有用的東西,頓時沒了和幾人廢話的心思。

“老水麽這幾人怎麽處置?”劉勝宇看向臉色淡然的水無痕問道。

知道自己變得越來越嗜殺,劉勝宇下意識的就向回避怎麽處置敵人的事。

他怕自己會控製不住心中的那種嗜殺,將這些人全部殺了。

“交給我吧。”水無痕輕笑一聲,在幾人幾張的眼神下,他身子突然一動,雙手在極端的時間內分別在幾人身上拍了幾下。

整個過程也就兩個呼吸的時間,水無痕收回雙手的時候,劉勝宇看到胡哥幾人的眼神都變得空洞起來,沒有一點生機。

“如果你的猜測是真的,就憑我們兩個想要找出那人,根本做不到,他們將會是我們的助力。”水無痕對劉勝宇解釋了一句,隨後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瓷瓶,從裏麵到處幾個米粒大小的藥丸塞到了幾人口中。

劉勝宇看到水無痕將藥丸塞到幾人口中後,幾人空洞的眼神見見恢複了色彩,不過看上去怪怪的,給他一種很不自然的感覺。

“主人,需要我們做什麽?”俏姐嬌滴滴的聲音在房間中響起,讓劉勝宇眉頭一挑。

“哈哈哈,沒想到無聊時候研究的這些東西還有效果。”看到俏姐幾人看向自己恭敬的眼神,水無痕忍不住大笑起來。

“老水,你給他們吃的是什麽?”劉勝宇看著水無痕問道。

“這可是好東西,是我在深淵中無聊的時候用一十八種水果曆練出來的,可以控製人的精神。”水無痕看上去很高興,簡單的對劉勝宇說了一下他研製的藥丸作用。

聽完水無痕的話,劉勝宇雙眼一亮,“那豈不是說,隻要有足夠的藥丸,我們就可以控製更多的人?”

劉勝宇心思電鑽,腦中很快冒出一個念頭。

他的這個念頭敢在腦海中冒出來,就被水無痕否定了:“別想的太美好了,這個藥丸還是有副作用的,隻能控製他們三天,時間一過,就沒效果了,而且我隻剩下兩顆了。”

聽到水無痕的話,劉勝宇臉上露出一抹失望的表情,不過三天的時間也足夠它做很多事了,兩人商量了一下,給胡哥幾人下了一個命令,幾人恭敬的點點頭,隨後離開了酒店。

…………

龍家,龍老爺子的書房中。

龍朵有些緊張的坐在龍老爺子對麵,整個人看上去心神不寧的樣子。

“朵兒,你是不是後悔了?’看到龍朵心神不寧的樣子,龍老爺子皺著眉頭問道。

“爺爺,我,我有些害怕。”龍朵畢竟隻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孩子,之前因為自己父親變成了傻子,讓她的心理隻剩下想要殺了劉勝宇的念頭。

再知道自己將失去自己的意思後,龍朵怕了,不是後悔,而是對未知事物的恐懼。

“朵兒,這條路是你自己選的,就算你此時後悔,也晚了。”看著龍朵因緊張變得僵硬的臉孔,龍老爺子歎息一聲。

暗黑使者已經被在來的路上,如果龍朵不接受對方的傳承,不僅是她,整個龍家都要承受暗黑使者的怒火。

別看龍家是燕京第一大家族,但在暗黑使者麵前,就像是一隻螞蟻一樣,隻要對方願意,一根手指就能碾死龍家。

吱呀……

緊閉的房門突然被打開,隨後是一股陰風吹了進來,讓龍老爺子和龍朵的身子不受控製的顫抖了一下。

“就是這個小丫頭願意接受暗黑傳承?”飄忽不定的沙啞聲音在房間中響起,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聽到這道聲音,龍老爺子急忙點點頭:“使者大人,朵兒願意接受暗黑傳承,成為使者大人的信徒。”

龍老爺子說話的時候,不停的對龍朵使眼色,龍朵也有樣學樣的對著空曠的房門一躬身:“使者大人,我願意接受暗黑傳承,請您接引我。”

“嘎嘎嘎,不錯,是個可照之才。”飄忽不定的沙啞嗓音再次響起,隨後房間中突然湧進來一團黑霧,慢慢凝聚成一個人類的身體。

這個身體看上去很虛幻,卻又很真實,讓龍朵根本就分辨不出這是不是真人。

“放開心神,接受暗黑傳承……”這道聲音像驚雷一般,不斷的在龍朵腦海炸響,虛幻的人影緩慢的伸出一條手臂,放在了龍朵頭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