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講鬼故事的是濃妝女人她老公,人長的比較帥,就是嘴上的胡子沒修理,顯得有些猥瑣。

他的鬼故事是關於運屍蟻的,故事內容如下:“

大軍最近發現家裏麵多出螞蟻,剛開始他也沒注意,隻是最近螞蟻越來越多,連臥室這樣的地方都有螞蟻存在,他用了驅蟲藥也無濟於事。

更奇怪的是,他家裏麵的家具也像許久沒人住似的,慢慢布滿了灰塵。

人們和他說話也是奇奇怪怪的,早晨出門時,他和隔壁的王嬸打招呼,王嬸回答的第一句話居然是:“你怎麽也來啦?”

他感到莫名其妙,什麽叫自己也來了,我一直就住這裏的啊。

另外,其他人也是神神叨叨的。他在回公司的路上,發現好多人都在重複的幹著一件事情,就是一句話也能念叨個十幾遍。

這個世界怎麽啦?他心中想到。

他的身體感到一切都是正常的,但心裏卻感到一切都是不正常的。

現在他隻想趕緊幹完工作,回家好好睡一覺,忘記這些另人不安的事情。

回到家後,他疲憊不堪的躺在床上,正準備睡覺時,忽然想起一個對自己很重要的人,但就是記不起來是誰。

是誰呢?他心中默默回想。

這時,螞蟻已經快爬到他的床上。

他發現自己已經記不起來很多事情,就連剛剛想到的人也會轉眼間忘記。

他感到越來越困,就在要徹底睡著時,忽然想起那個很重要的人是誰。

那個人,是他的女朋友。

隻是,螞蟻已經爬到他的鼻子上。

“你終於想起來啦,這下我們自由啦。”原本平坦的被子漸漸鼓起來,她女朋友的屍骨掀開被子,對著他說。

他本應該感到無比恐懼,但此時卻覺得這些事理所應當,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螞蟻開始搬運他的屍體,他想起來著,原來自己早已經死掉了。

原來,由於種種原因,他和他女朋友的愛情一直得不到世俗的承認。於是,他們二人隻能通過死,去尋找真正自由的世界。

而他出門所見的那些人,早已經死了,隻是他一時想不起來而已。

看著螞蟻一點點把他和他女朋友的屍體分解成細屑,運送到未名的地方,他們二人手挽手笑了。

終於,一切都解脫了。

聽完他的故事,短發女孩打了個嗬欠,對著她閨密說:“真無聊,我們回去睡覺吧。”

圍在篝火旁邊的其他幾個年輕人也是叫嚷著要回去,於是,篝火旁邊的人一下子少了很多。

濃妝女人撇著嘴說:“真沒意思,人家還準備講個精彩的鬼故事嘞,人都跑了。”

潮流裝男孩打著圓場說:“沒關係,我們幾個不還是等著聽你的故事嗎,美麗的小姐。”

濃妝女人這才鬆口說:“算了算了,就給你們講吧,反正帳篷破了,也不能回去睡覺。”

她接著講到:“

我要講一件關於塑身衣的鬼故事,這件事就發生在我朋友身上。

我以前在模特公司待過一段時間,這個故事就是在模特公司裏發生的。

不管在那個公司,做模特最大的優勢就是一副好身材。即使你長的再普通,如果有一副好身材,公司也能

把你包裝成萬人矚目的大明星。

再不濟的話,也能憑借一副好身材,釣得一個金龜婿。

為此,我們公司的模特們想盡了辦法,有每天堅持做豐胸運動的,有每天吃木瓜的,反正千奇百怪什麽方法都用。

而在這些方法之中,穿塑型衣是一種比較普遍的方法。那時候,塑型衣還是種新型產物,價格也比較貴。但為了能有副好身材,模特們咬牙也得買一件。

因為塑型衣的緣故,引發了一起鬼事。

那時候圈子裏流傳著這麽一類塑型衣,隻要穿上去,不到半個月,身材明顯能變得更好。

我是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的,但我有個朋友晴卻對此深信不疑。

有一天演出完畢,她神秘的拿回來件塑型衣,包裝很時尚的樣子。

我向她問到:“晴,你又買了件塑型衣啊?”

她回答說:“是啊,我托了好多關係才弄到了這件塑型衣。”

我們這個圈子,朋友之間也不會什麽都告訴你,總會留一手。晴並沒有告訴我全部,隻是她喜悅的表情卻讓我有些羨慕。

晴穿上塑型衣,身材似乎一下子變化許多。

她原來雖然臉蛋不錯,但身材也就那麽回事吧。該翹的地方不翹,該平的地方也不是很平。

但穿上塑型衣之後,這些缺陷立馬沒有了。配合她的臉蛋,真有些女明星的味道。

我很羨慕,甚至有些嫉妒。但嫉妒也沒有用,這個圈子競爭很激烈,別人是不會無緣無故幫助你,就像你也不會無緣無故培養其他對手一樣。即使,她是對你的朋友。

晴此後幾乎每天都穿上塑型衣,她的身材變得越來越好,很快就得到上司的重視,成為重點培養的對象。

她漸漸出名了,出演了很多模特秀,贏得無數鮮花掌聲,每天都有豪門公子相伴,香車寶馬相隨。

而我還是一個小模特,每月靠基本工資和幾場不為人知的表演混吃等死。

我和她的生活軌道,越來越遠。說實話,我真的很嫉妒她。

不到半年時間,她已經成了圈子裏麵的一線明星。就在我準備也找一件這樣的塑型衣時,她再次出現在我的世界。

那天演出後,我坐在化妝鏡前準備下一場演出時,她帶著墨鏡過來找我。

“我們到咖啡廳談談吧。”她摘下墨鏡。

那時候化妝間沒有其他人,我沒怎麽好氣的說:“這大明星架勢就是不一樣啊,說讓我走就走。我可跟你不一樣,接著還要演出嘞。”

晴掏出一疊錢壓在桌子上:“這些錢是這次補償你的,等事情解決了,我再給你一筆錢。”

我數了數錢,大概有一萬塊錢,這可不是個小數目。沒有人和錢過不去,我說:“好吧,既然大明星發話了,我也就隻能和你一起去了。”

走出公司,坐上她的跑車,我的嫉妒又一次迸發,心裏有些怨恨她當初為什麽不告訴我在哪兒弄到的塑型衣,哪怕傾家蕩產我也要買一件。

沒想到來到咖啡廳,晴談到的話題就是塑型衣。

“芬,你還記得我穿的那件塑型衣嗎?”她向我問到。

芬是我的名字,藝人嘛,總會起個藝名,我們公司模特藝名一般就是一個字,比喻晴,簡單好記。

我幽幽的說:“怎麽會忘嘞,我可是日

夜都想有你那麽一件神奇的塑型衣啊。”

她苦笑一聲:“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麽簡單,如果可以,我寧願沒有得到這件塑型衣。”

我沒好氣的說:“那也沒看到你把它給我啊。”

晴說:“你聽我把話說完。”

原來,晴從別人手中買下這件塑型衣之後,穿上果然有神奇的效果,身材變得一天比一天好,她心裏欣喜異常。

但是,這件塑型衣也有個壞處,就是脫下不久,身材就會逐漸變回原樣。

晴一開始也沒當回事,再說身材變回原樣的時間也比較長,對她的生活也沒影響。所以,她就沒管這件事。

但是後來,這個時間變得越來越短,而且她脫下塑型衣之後,身材變得越來越走樣,看起來比以前肥胖了許多,就算她拚命減肥也沒有用。這樣,逼迫的她不得不繼續穿這件衣服,除了洗澡,平時連脫都不敢脫。

接著,她遞給我一張報紙,說是與她的塑型衣有關。上麵報道著:因為穿塑型衣,多名模特身材走樣,最後抑鬱自殺。報道後麵附有一張黑白圖片,上麵的女人長的挺漂亮,但那身材實在不堪入目,跟堆肉山似的。

我看了看報紙,再抬頭看看晴,實在無法把兩者聯係在一起。

晴見我不信,於是邀請我去她家中。

來到她現在住的家,是一棟豪華的別墅,我看著十分羨慕。

她對我說:“這棟別墅是個港商送我的,你隨意看看,喜歡什麽盡管拿。但是,可千萬不要把今天的事說出去。”說到這兒,她的語氣有些陰森。

我說:“這些事情我懂,你就放心吧。”

晴笑了笑,試圖緩和一下氣氛。然後,她伸手把所有的窗簾都拉起來,點開燈,脫下外套。

我看見,她裏麵居然還穿著那件塑型衣。

看著我驚訝的眼神,她說:“等下你就知道了。”

她艱難地解開塑型衣,露出火爆的身材,接下來的事情卻是滲人不已。

大約過了三分鍾左右,她的身子抖了一下,接著開始慢慢變胖。最後,她的身材變得比十月孕婦還胖,讓人真不敢相信她是怎麽穿上地上那件曼妙的塑型衣的。

她以前的身材雖然不好,但也不至於這樣,一點青春的樣子都找不到。

晴艱難的彎下腰,撿起塑型衣,又愛又恨地說:“塑型衣啊塑型衣,你就是一件魔物,你讓我受到萬人關注,讓我功成名就,卻又把我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我走到她身邊,從她手裏取下塑型衣。塑型衣有生命似的在我手中微微跳動,有種熱熱的感覺,讓人感到不舒服。

我掂著塑型衣說:“現在你隻有兩個選擇:要麽放棄這一切,要麽繼續穿著它。”

晴癱倒在地上,滾動著肉球似的身子,“嬰嬰”地哭了起來。

後來,我再也沒見過晴。而我,在圈子裏麵待了段時間之後,也辭退了工作。再後來,我就隨便找了個男人把自己給嫁了。

濃妝女人說:“好了,我的故事算是講完了,輪到你們了。”

接下來是一對姐妹,坐在我旁邊聽故事,一直沒有多說話。

她們,會講些什麽樣的故事呢?

沒有人知道,隻有在黑霧中,顯得更加寂靜的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