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瑾瑜滿臉戒備地盯著江文昊,本來應該什麽也不說轉身就走的,吃過一次虧就應該離這個討厭的家夥越遠越好,誰知道他心血**又想出什麽陰招害他,但是,瑾瑜咽了口口水,火辣辣的感覺劃過咽喉,仿佛刀割一般難受,江文昊手裏的那瓶水,吸引力實在太大了。

看著瑾瑜一邊滿臉保持戒備一邊雙眼含著渴望盯著自己,像隻膽小卻又貪食的小老鼠,江文昊覺得這樣的人吃虧一點兒都不冤,自找的。

“給你。”江文昊把水放在地上,“我不知道你怕水,昨天本來隻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瑾瑜看著江文昊走開,走過去拿起那瓶水看了看,打開喝了一口,頓時一股清涼進入身體,舒服的不行,瑾瑜連喝了幾大口忽然聽見身後傳來江文昊不懷好意的聲音:“你就不怕我在水裏下藥啊?”

“噗!”瑾瑜嚇得一口水直直噴了出去,嗆得咳得滿臉通紅,狼狽的樣子逗得江文昊眼淚都要笑出來了。

“瑾瑜,我總算知道榭衍那家夥為什麽這麽喜歡和你在一起了,你這個人,呆呆的這麽好騙,實在太好玩兒了。“

“榭衍才沒你這麽壞!”瑾瑜好容易順過氣來,擦著嗆出的眼淚罵道。

“是是!他是大好人!虛偽的大好人!”江文昊就看不慣榭衍那副假惺惺的老好人樣子,對瑾瑜的話卻也並不怒,“放心吧,那水很幹淨,不會喝死你的。”

“哼!”瑾瑜從鼻子裏鄙夷地哼了一聲。

江文昊的惡作劇收到了預期的效果,心情大好邁著方步走開了,瑾瑜看著他一步三晃的背影吐了吐舌頭。

隨著一聲發令槍響,高二組的一千米長跑開始了,江文昊並不急著發力,悠哉哉地保持在中遊往前跑,榭衍和他隔了幾個跑道不相上下,兩個人明顯都在刻意保存體力準備後期的正式衝刺。

瑾瑜仗著年紀小個子矮擠在人群前,周圍全是穿著超短裙的漂亮拉拉隊學姐,瑾瑜卻絲毫沒有熱血上升的感覺,兩隻眼睛緊緊盯著跑道上的榭衍,當然,順便也會不小心瞄到和榭衍不相上下的江文昊。

一千米過了一多半,其餘的人已經開始顯露出力不從心的疲態,而此時保持著充沛體力的江文昊和榭衍開始加速,兩個人不一會兒就將另外四人甩在了身後,交替領先,眼見著離終點越來越近,鹿死誰手卻仍舊看不出個分曉,這時跑道上的人群中忽然發出一陣驚呼,榭衍下意識地扭頭看去,發現瑾瑜捂著肚子倒在跑道邊,大家沒有防備驚得齊齊向後退去,一時竟沒有一個人上前查看瑾瑜的狀況。

榭衍當時就慌了,也顧不得正在衝刺的緊要關頭,跑出跑道衝到瑾瑜身邊,見他緊閉著雙眼□□,豆大的汗珠順著已經蒼白的臉頰不停往下淌,兩隻手緊緊捂著肚子,整張臉都是痛苦不堪的表情。

榭衍顧不得一臉氣急敗壞跑來的班主任,一把抱起瑾瑜就往醫務室衝,那副紅著眼睛的猙獰樣子可把美麗的醫務室老師嚇了一跳。

“同學你哪裏不舒服?可以告訴老師嗎?”不過醫生終究是醫生,有條不紊地讓榭衍把瑾瑜放在床上,然後俯下身溫柔地詢問。

“疼。”瑾瑜皺著眉隻吐出一個字。

老師把手按在瑾瑜的腹部:“是這裏疼嗎?”

“是。”瑾瑜的聲音已經帶了哭腔,一隻手抓住榭衍的手委屈地說,“榭衍,我疼。”

瑾瑜是肚子疼,榭衍那兒可是心疼,看著瑾瑜難受的樣子榭衍都要急哭了:“老師,他這到底是怎麽了?剛才好好好的,怎麽突然疼得這麽厲害?”

“別急,我先幫他做檢查。”老師拿出醫務器具熟練地幫瑾瑜做各項檢查,然後稍稍鬆了口氣,“別擔心,應該是吃了什麽不幹淨的東西有些輕微的食物中毒,不過不嚴重不用洗胃,先輸瓶液回去再按時吃藥好好休息一晚就沒事了。”

“食物中毒?”榭衍越想越不對,輸了會兒液拍了拍瑾瑜問他,“你早上都吃什麽了?”

“沒什麽啊,你今天沒來找我,我就在家吃的早飯,”疼痛開始緩解,瑾瑜昏昏沉沉地嘟囔,“比賽前喝了瓶江文昊給我的水,就沒別的了。”

“江文昊?”榭衍一聽就怒了,立刻認定又是江文昊在整瑾瑜,“瑾瑜你先睡一覺,我出去一下很快回來。”

“榭衍。”瑾瑜一下沒拉住榭衍,不知道他跑出去幹嘛,但實在覺得沒力氣,頭一偏就沉沉睡了過去。

再醒過來天色已經擦黑,榭衍正坐在床邊,瑾瑜看到他臉上一塊明顯的瘀青,伸出手一碰榭衍就皺起了眉:“榭衍,你臉怎麽傷了?”

“沒事,你怎麽樣?肚子還疼嗎?”

“好多了,你別和我轉移話題,到底怎麽弄的?這麽大塊的傷不會平白無故就跑你臉上去吧?”

“和江文昊打了一架,不過他也沒占著什麽便宜,也掛彩了。”榭衍一提起江文昊還是一副氣得不行的口氣。

“你和他打架了?為什麽?”瑾瑜吃驚地問。

“他把你害成這樣我當然不能放過他!這麽大就學會下藥害人,要不是你沒事我非讓警察抓他不可。”

“不關他的事,他給我喝的水沒問題,是我自己的問題,應該是早晨在家吃的東西有些變質了,我吃得時候以為沒事就沒在意。”

“瑾瑜,你不用擔心他會對你怎麽樣就不敢揭發他,現在全校都知道他做的這點兒破事,一千米的冠軍資格也給他取消了,校長讓他寫檢查在全校公開道歉,但這樣我都覺得算便宜他了。”

瑾瑜暗自叫苦,現在他說什麽估計也沒人相信了,江文昊平時的表現再加上好學生榭衍的證詞,這下藥害人的罪名算是坐實了,但是瑾瑜清楚這次真不是江文昊的問題,那瓶水他喝之前檢查過是沒開過封的,而且江文昊那時候雖然是為了捉弄他,但卻沒有絲毫的惡意,隻是純粹惡作劇地逗弄他,就像一個頑劣的孩子逗弄路邊無助的小貓一樣的心態,雖然被江文昊害得掉過河裏,但瑾瑜就是從心裏相信,相信那個表麵看上去十分惡劣的男孩兒其實對自己是沒有惡意的,那是一種毫無理由地相信。

再次見麵,從江文昊看向自己那充滿怨恨和不屑的目光中,瑾瑜知道他們之間的梁子這次是真結上了。

插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