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致傷痕累累的宿命

[艾露……死了麽……]

那個梳著短發總是麵無表情的家夥,就這麽死了?

寒冷的夜風夾雜著些許冰花拍打在雪風的外裝甲上,刺骨的深寒讓她不由得全身顫抖。雪風知道的,早就知道的,讓魔女死亡並不是什麽困難的事,一次疏忽,一次走神,一次不查……也許那隻是第一次,但是很可能就是最後一次。

飛行腳加大了推力,雪風穿過雲層,明亮的半月掛在天空中,在小雅的導航下雪風要做的隻有將魔力源源不斷的往引擎裏塞而已。

機翼拉出白色的軌跡線,雪風第一次對自己的決定產生了迷茫。

說是迷茫可能是不太對,雪風隻是感覺,自己的航道開始模糊不清了。自己來到這世界也有段時間了,自己也算是融入了這個世界之中。自己是知道的,魔女的存在意義不是‘去死’,但是大部分的魔女都走上了退役前死去的BedEnd。兵器的存在意義,是保護家園,但是現在人類的落腳之處卻越來越少。

這是魔女的錯?還是說是兵器的錯?亦或是將魔女投入戰場的錯?還是說是製造那些兵器的工匠們的錯?

“或者……我的錯?”

因為自己貪圖那一點點溫暖,因為自己沒有及時回到職位,所以她是因為自己死去的?

別開玩笑了!

這是我的錯?!

是因為自己已經開始進入北地的關係麽?

煩躁的翻個麵,讓月光可以照耀在自己臉上,背上沉重的裝備仿佛重了許多,雪風有種自己可能會被這些重量直接拉到地麵,然後直達地獄的感覺。

因為自己在那裏她就不會死,所以現在她死了就是我的錯?那麽全世界六大戰區每天都在死人,是不是也要全部算在我頭上?!

又是一陣強氣流,隨著顛簸之後,雪風看著下方翻騰的雲海,自己在這裏感受到的……隻有死寂的天空和越加寒冷的自己。

“……稍微,把高度降低些吧。”

一頭紮進雲海之中,距離補給點的路程還有一半,確認了方向和預警沒有問題後,雪風鬆了鬆一直握著槍柄的右手。

越來越冷了……明明最外層的氮氣裝甲可以起到一定程度的保溫來著。

應該說,不愧是阿拉斯加麽……

“阿嚏!”

揉了揉鼻子,雪風心理想的卻是:原來我也會感冒麽?

自己不應該是已經是無所不能了麽?按照那些家夥說的……在這個世界自己在魔女中應該是‘最強’了才對。

那麽……這種無力感又是什麽?是錯覺?還是說……所謂的‘最強’也不過如此而已。

自己很強麽?

近乎無底的魔力,無時無刻在運行的製空圈,可以承受宇航任務20G+過載的身體,計算力足以媲美計算機還擁有自我智能的第二人格……

自己,是很強沒錯吧……

針對賈姆實彈攻擊的氮氣護盾,針對異形粒子炮強化結構的魔力裝甲,從蕾身上拷貝可以實彈粒子兩用的火炮係統,以及……專門為自己開發的神劍係統。

無論是異形還是賈姆,無論是單體作戰還是團隊作戰,自己都應該是很強的才對……

自己……很強???

……

大概吧。

因為自己確實是在向著更強的方向在努力。

從一個普普通通的自己,變為現在特殊的存在。

自己是知道的……

昨天也好,未來也好……

自己全部放棄了啊,放棄了一切,去追逐那所謂的‘力量’。

現在……足夠了吧,不說‘無敵’……自己已經是‘最強’了吧。

那麽,為什麽在自己麵前還會出現艾露這種事?

為什麽自己隻是離開了半個月不到就出現這種事?!

為什麽自己……眼淚停不下來……

……

“還是說……自己,從一開始……就沒有變強過呢……”

慢慢降落到這片唯一的水泥地上,收起背部的輔助引擎和飛行腳,光著腳踩在淺淺的雪層上。雪風原計劃是就地解決掉晚餐問題後就起飛的,但是遠處提著煤油燈來的人影打亂了她的計劃。

“啊啊,比原定時間早了兩小時啊,現在的魔女都是工作狂麽?”

停下了腳步,雪風看了看這個拿著懷表發牢騷的家夥,穿著統合軍的製服,但是卻沒有一點軍人的樣子呢。

“……是誰?算了……誰都無所謂。”

心情低落的雪風沒有管那個人,徑直向物質倉庫走去,而一直在抱怨的那個男人,遲了一會才注意到了雪風的舉動

“誒?喂!等等啊……”

連忙跟上雪風的步伐,在一旁舞動著手臂想要雪風將注意力轉回到他身上。

“那個……我是這裏的負責人啦,傍晚的時候得到了您會來的消息,您看~我一聽到引擎聲就連忙跑過來了……”

“負責人?”

看到雪風緩下了腳步,負責人也鬆了口氣。

“是的,我就是這個補給站的負責人。”

“哦,這樣啊……”

說完,雪風就沒有管他,繼續伸手準備打開倉庫。

“等……等等!”

雪風停下手,但是眼神卻仿佛如同利刃一樣看向這個自稱是負責人的家夥。

“你最好能解釋……”

“嗯……這個……哦,補給的話……這裏已經不多了!我有帶來新的補給,就在車上。”

“車上?那一輛麽?”

雪風看向了道路盡頭的卡車,負責人也向那個方向看了看,但是他的視力什麽也沒有看見就是。

“是的,補給的話在我車上,我們去車上拿吧……”

“哦,這樣啊……那這個倉庫裏是什麽呢?”

“這個倉庫是空的……”

雪風死死的盯著他的眼睛……

“真的是空的?”

“是……是空的!”

這個人在撒謊……雪風透過製空圈可以清楚知道倉庫內的物品擺放,裏麵可不是向這個負責人說的一樣是空的啊,而且從剛才開始一旁的草叢裏也有一個人蹲著,同夥?還是說……

雪風往前走了一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然後使勁踢到他的小腿上。麵對雪風非人的力量值,這個負責人雖然沒有受傷,但是被個頭隻有自己一半的雪風一腳踹到地上可不是什麽好受的事。

而雪風隨便從背包裏抽出梗拖拽繩將其捆好後,抽出了自己的MG42,隨著哢嚓的上膛聲,迷迷糊糊的負責人終於反應過來了。

“不……不要……閣下請……”

雪風將其踢到一邊,同時雪風可以明顯的察覺到倉庫內部還有其他動靜……會是什麽呢?隻是小偷麽?還是說隻是這個負責人今天貪汙被自己抓個正著?

“趕緊處理掉……然後快點出發吧……”

雪風可以發誓自己說這話絕對沒有帶任何惡意,自己隻是想快點拿到補給然後出發罷了,但是被捆成團子的負責人似乎誤解了雪風的話。

“不要!!長官不要啊!那些孩子們都是無辜的啊!不要開槍啊啊啊……”

“爸……爸爸……”

先是地上的這個男人忽然痛哭起來,然後從一開始就蹲在邊上草叢裏的一個女孩也衝了出來趴在這個男人身上。

“不……不要傷害爸爸!爸爸他沒有錯啊!!”

而倉庫內部隨著這對父女的吵鬧也有一陣**,但是馬上就安靜下來,是不想引起雪風的注意麽?

“不要吵了!”

將槍口對準他們,剛剛還吵吵鬧鬧的現場立馬安靜下來,雪風甚至可以聽到自己麵前這對父女的心跳聲……

“現在說吧……你到底幹什麽的,還有……倉庫是怎麽回事……給你一分鍾……”

“請……請把槍放下來……”

看著雪風將槍口對準了倉庫,剛剛從一旁衝出來的女孩小心的說著。

“倉庫裏都是爸爸接濟的孩子們……村子已經沒有可以安置他們的房屋了,所以才……”

聽到這個女孩這麽說,雪風壓低了槍口。

“這樣啊……那補給呢?”

聽到雪風問到補給,男人艱難的咽了口口水,然後斷斷續續的說。

“補給……已經全數分發給村民了……倉庫裏……已經什麽都沒有了。”

“這樣啊,你這麽做,有許可麽?”

作為負責人,他對這些物質和設備的使用是擁有一定自主權的,而物資補給的私自挪用……隻要有許可的話,雪風也不用追究什麽,但是……

“沒……沒有……”

“這樣啊。”

雪風收起了自己的槍,打開了倉庫……而那對父女也沒有再阻止她,在他們心中,雪風從見麵就沒說幾句話,就算說也是重複的幾個詞,是相當難相處的人吧。

倉庫門口原本應該暢通的大門被加上了保溫用的簡易擋板,繞過這些擋板雪風看都的是一個小煤爐,簡易的通風管道,一個燒水壺,還有一堆抱在一起發抖的孩子們。

跟在雪風身後的兩人在進屋後連忙把門關上,那些孩子們才停止抱在一團,而雪風被這些隻比自己小一點的孩子們用恐懼的眼神盯著,這樣的感覺一點也不好。

在確認了確實沒有成年人在這裏,也沒有任何彈藥之類的補給之後,雪風一言不發的走出倉庫,而在雪風離開時,她清楚的聽到了那對父女鬆口氣的聲音。

“那個……閣下?”

“嗯?”

“這個……您準備上報麽?”

聽到他這麽說,雪風疑惑的回頭。

“你想讓我上報麽?”

“不……這……怎麽會……”

“那不就結了……”

父女相互疑惑的對視,之後女兒鼓起了勇氣問道:“那麽……您不會告發爸爸了!?”

“大概不會……”

“為什麽?”

雪風沒有回頭,繼續向前走著。

“這……與我無關。”

忽然站定……雪風從口袋裏掏出一個信封,這個是之前做飛行表演得到的酬金。

“這個給你們……重新建一個房子吧,這倉庫畢竟是統合軍的東西,被發現了的後果你應該很清楚……”

看著被丟到自己懷裏的信封,負責人有些猶豫。

“卡車上的東西……也是給這些孩子們的吧,快去拿給他們吧,都在等著的吧。”

光腳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即使有複合裝甲的保護,雪風也能感受到刺骨的寒冷,午夜的寒風吹過雪風的衣角,全黑色的憲兵大衣下,鮮紅色的裙角也隨著狂風搖曳著。

自己有魔力的保護也能感受到明顯的寒流,那些倉庫裏的孩子們,大概情況會更差吧。

“請等等!”

雪風疑惑的看向身後,是那個負責人的女兒……為什麽要跟來呢,還在擔心自己會向上麵告發麽?

“那個……您的補給?”

雪風聽她這麽說,疑惑的歪歪頭,不是說已經全部分發給其他的村民了麽。

“您難道不準備補給了麽?”

雪風點點頭,這不是很明顯麽,難道自己還去從那些人手中搶不成……

“那個……食物和被服雖然已經沒有了,但是彈藥和油料都是滿倉……而且……”

“不用了……”

雪風搖搖頭。

“我需要的,隻是食物和水……沒有的話,也無所謂……”

是的……自己可以連續一周高強度戰鬥期間不吃東西不喝水,所以沒有也無所謂的。

聽到雪風這麽說,少女皺了皺眉頭,看著雪風現在一直沒變過的臉色。

“您好像……很傷心?”

“不……我隻是在想其他事而已。”

“其他事?”

雪風抬起頭,阿拉斯加的雲層蓋住了月光和星光,隻能看見灰蒙蒙的一片。

“你說……後悔了的話……要怎麽辦?”

歪過頭重新看向女孩,雪風自己都沒發現,在她轉頭的一瞬間,臉頰一側有晶瑩的冰晶掉落下來。

“我後悔了……怎麽辦……”

原本以為有力量就能得到一直在追逐的幸福……但是即使有了力量……卻發現自己隻是越加的不幸而已……

我……可以後悔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