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第一日—保衛伏爾加格勒

黎明,天空隨著太陽的升起而逐漸明亮起來。

正在返航的雪風不得不遮住了些眼睛,習慣了黑夜的雙眼在朝陽的刺激下顯得略微脆弱了一點。在遠處,伴隨著嘹亮的引擎聲——和雪風同型號的飛行腳在它的主人催動下爆發出驚人的力量。

“這裏是雪風呼叫基地——”

【這裏是基地,B-3請講……】

抬起頭,看到的是拉出波動航跡雲的時雨野分二人,看來她們也看到自己了。

“確認A-11、C-5到達,B-3雪風,R-T-B——”

【了解,RTB許可,歡迎回來。】

感受著清晨的涼風,劃過一道弧線,雪風降落在跑道上,在確定自己掛在整備架上後,雪風沒有取消飛行腳的具現化,將異形化的飛行腳留在了整備架上,異形軍隨時會打來,將飛行腳留在機庫比臨時具現化更有效率。

機庫裏沒有其他人,妮可和蕾應該在待機,蒂法和露娜應該在休息,希望安穩的時間能更久一點呢。

脫掉套在身上的憲兵隊黑色大衣,恢複了紅色禮服裝扮的雪風伸了個懶腰來到餐廳,也沒有看到其他人,不過鍋子裏還有剩下的土豆西紅柿雞蛋湯,看這個大雜燴應該是野分的手筆。時雨的話,會做出更誇張的東西呢,不愧於扶桑大家族的大小姐的身份。

踩著凳子從鍋裏乘出早飯,一邊有蕾和妮可留的字條。

【有事情時雨姐會叫我們去的~雪風隊長好好休息哦~】

這個是妮可……

【我們能解決的我們自己解決,當然會通知你,安心休息。】

這個是蕾……

個人特色鮮明不是麽。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雪風希望自己可以一覺睡到晚上。盡管知道這是基本不可能的……

從個人物品櫃中翻出保溫布(被褥)和彈藥箱(枕頭),今天就睡在機庫好了。

“希望醒過來的時候,世界沒有變成一片火海……”

碎碎念叨著什麽,雪風閉上了雙眼,發絲漸漸回歸為黑色,雪風——變回了那個雪風。

……

伏爾加格勒前沿陣地

卡爾斯蘭遠東軍下屬裝甲部隊,虎式營——

艾娜無聊的扯動著手中的狗尾草,依舊是春天的現在,這種東西開始漫山遍野的生長,可惜的是沒有辦法吃,唯一的作用就是拿來調戲要塞廚房的貓咪。

可惜,在陣地上的艾娜連找隻貓調戲都做不到。

“士郎?”

隨著腳步聲由遠到近,艾娜輕鬆的辨認出自己兄長的聲音,從坦克上蹦起,眺望遠方來的人們。

“喲~艾娜,有好好的看裝備麽?”

“當然,一枚子彈都沒丟~”

自傲的挺起胸膛,少女已經初現規模的胸部晃花一片人的眼睛。

“咳咳——艾娜,扣……扣子……”

“唔!!”

無視掉少女悉悉索索的聲音,士郎對著身後來著的人說到。

“長官,我之前提的問題還請您幫我們向上麵提一下,還有艾娜的專屬武器,我也希望貴部能盡快交予我們。”

“恩,補給問題我會和上麵說的,但是……”

似乎有什麽難處,這個身穿校官服的歐拉西亞軍人為難的搖搖頭。

“艾娜閣下的專屬戰鬥腳我們確認已經收到了,但是要運往這裏的話……”

事情好像有轉機,士郎連忙追問著。

“是運輸有問題麽?還是……”

“VI號超重型戰鬥陸行腳-Tiger,從北阿非利加戰線緊急調配而來的重要裝備,這種敏感裝備我們是不敢有什麽歪心思的……但是……我們沒有辦法將它運到這裏。”

士郎想到了些東西,但是不敢確定。

“連通索姆斯和歐拉西亞的鐵路幹線……被異形軍截斷了……”

最糟糕的情況。

“現在,運有卡爾斯蘭方向來的武器援助,統統到不了伏爾加格勒。所有的鐵軌都被異形軍吃光了,而在戰鬥前,唯一的備用鐵軌儲備也被一個保密單位提走,鐵道部隊已經沒有鐵軌可以用來運輸了。”

無奈的揉著額頭,士郎有種彈盡糧絕的絕望感。

歐拉西亞的這裏缺少虎式坦克需要的汽油,缺少88炮需要的炮彈,缺少食物,缺少取暖的衣物……

為艾娜申請的超重型戰鬥腳是早三個月就提出的,虎式營也是為了以艾娜為中心組建的部隊。

結果卻是現在這個樣子麽……

“士郎?”

“啊……有事?”

“安心,哪怕沒有專用的戰鬥腳,用坦克,我也可以的……”

看著整個人都趴到自己胳膊上的艾娜,士郎隻能苦笑,有沒有搭載魔動機,有沒有進行附魔處理,有沒有進行精加工……這對於魔女來說是非常影響戰鬥力的,艾娜還沒用過真正意義上的魔女裝備,不在乎也是正常。

不過……士郎是見過的……

作為扶桑義勇軍,在阿非利加上見到的——那足以一騎當千的傳說,如同神話一樣的戰鬥。

單人戰鬥腳中最強的陸戰戰鬥腳-「虎(Tiger)」,光知道有裝備虎式戰鬥腳的陸戰魔女身在相同戰線中就足以士氣大大的提升,連一般士兵都能被鼓舞到能說出【一定打得倒異形軍】的這般自信。

由弗裏德莉凱?保時捷技術少校所率領的傳說虎式實驗部隊……

傳說的魔女-夏洛特?呂德士官……離開那裏的時候應該是上尉了吧。

自己所在的傳說——第501重戰車營。

不過……也許這個傳說要斷在自己手裏了也說不定,也許沒法運來也是幸運。

虎式的使用需要相當的魔力,並不是隻要是陸戰魔女就都可以駕馭的。

一般來說飛行腳都比走行腳來得需要大量的魔力,然而虎式卻不在此列,它需要相當巨大的魔力,所以能夠駕馭虎式的魔女,都不是等閑之輩。不過戰鬥腳與魔女的適性這點仍舊存在,所以也是有發生那種在使用一般戰鬥腳時沒有多大表現的魔女在換乘虎式時一瞬間有著怪物般的表現的事例存在。

順帶一提,裝備虎式的魔女在麵對遠距離與中距離的目標都能發揮毫不留情的威力,但目標移動至短距離後用主武裝的88mm魔戰炮來對付就有點困難了。

為此雖裝備了作為近接防禦武器的MG34,不過說到效果對於一般士兵來說差不多是與一位裝備輕機槍的魔女共同作戰而已。不過實際上,的確留下許多一般戰車與裝備輕機槍與火箭筒的士兵與虎式一起行軍的照片;而虎式與已為舊式戰鬥腳的卡爾斯蘭II號輕型戰鬥腳與羅馬涅的M13/40戰鬥腳組成關係緊密的陣形的這般情景實在讓人不經會心一笑。

而說到陸戰魔女——

作為地麵作戰的主力活躍在北阿菲利加戰場上的她們也有著不輸給航空強襲魔女的貢獻。於地麵作戰的魔女,尤其為了地麵戰鬥和生存而裝備的戰鬥腳,不像那些由於必要性而必須直接將大量魔法輸出至魔導引擎的空戰型,陸戰型是將多得多的重點放在了護盾,火力以及提升體能這些方麵。它們護盾的防護力,以及它們主炮的火力都遠遠超過了飛行航空兵,並且它們的行動時間也更加長久。

在這裏請忽視我們的空中炮艇黑崎蕾同學和ICBM博麗雪風同學……

換句話說,飛行魔法所消耗的巨大的魔力,都被裝備陸戰型戰鬥腳的魔女用在了其他方麵。

咳咳,跑題了……

“所以沒問題的!艾娜沒問題的!!”

忽然驚醒,士郎發現自己走入了誤區,裝備優勢也就隻是裝備優勢……重要的還是‘人’。

“恩,艾娜沒問題,我們一定沒問題的。”

摸了摸妹妹的腦袋,士郎送走了歐拉西亞方麵的負責人,全體爬上了各自的坦克。

排除路上拋錨的,現在虎式營還擁有4輛完好無損的虎式坦克可以使用,而陪伴虎式營進行任務的,還有歐拉西亞第65中央坦克團,裝備了近40輛T-34的他們也是值得信賴的夥伴。

拿起手持式步話機,士郎一邊指揮乘員啟動坦克,一邊布置著今天的任務。

“各位,來自昨天夜戰魔女的偵查,我們已經發現了小股敵人的位置,而因為異形軍的空中突襲和脫節的地麵進攻,我們完全有能力先收掉這些落單的異形後全身而退……”

看了看手表,士郎抬起頭仔細聽著天空的聲音,那是噴氣式引擎特有的呼嘯。

“看來我們的夥伴很準時,天上那兩位北方軍的精英魔女會清理掉所有的異形戰車,而我們的任務,是清理掉剩下的異形!”

汽油機的轟鳴加上鋼鐵履帶的摩擦聲,來自卡爾斯蘭的猛虎露出了它的獠牙。

“虎式營!!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