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化魔女雪風

北方軍空軍基地——

作為戰地醫院的某教堂

“雪風我來了。”

“恩,歡迎回來,今天情況如何?”

雪風從蕾手中接過憲兵隊大衣,抖了抖上麵的冰渣,將其掛到門口的衣架上。

“和之前三天差不多,小型體兩三隻,而且隻觀望,一看見魔女靠近就逃跑……說真的我不認為這是異形軍會有的舉動……給,這是今天的份。”

蕾將手中的食盒交給雪風,這是給時雨養傷準備的小灶,一位農場主提供的燉牛肉,加上今天這份,他們已經給雪風的小隊提供了整整一周的額外肉食。

“今天軍隊的夥食是?”

“土豆、土豆還有土豆……趁現在高興一下吧蕾,至少我們還有土豆,聽說前線現在隻有黑麵包和鹽,而下一部分的補給要再等半個月。”

蕾看了看正在分肉的雪風,搓了搓手,打開了桌上的籃子,小心的選了個不算大的烤土豆出來。

先小口咬一下,然後再把鹽撒一些到表麵,再繼續咬。

“……也許我該期待一下半個月後的補給?隻有土豆和鹽這怎麽活?”

“在北方軍六百萬人中,我的夥食已經非常不錯了,至少沒人有膽子讓魔女交出手中的燉肉不是麽。”

“這些肉有一半是時雨的,誰搶我敲誰。”

一邊這麽說這,蕾一邊從裝肉的食盒中挑出一塊燉肉吃掉。近乎是同時,雪風的鍋勺也敲到了蕾的頭頂。

“吼啦~等會再偷吃,先去給值班的人送飯,現在你們排班是輪到誰了?”

“(烏姆烏姆……)現在在天上的是妮可和蒂法,野分在教新人,在地麵。”

接過雪風遞來的包袱,蕾再用保溫布仔細的打包後再重新穿上大衣。

“我出門了。”

“一路小心……”

站在窗口,雪風對著蕾揮揮手,目視她再次衝向天空。

“又是不要跑道的緊急起飛模式……說了多少遍了這樣對身體負擔很重的……”

一邊碎碎念,雪風一邊取出籃子中烤好的土豆,放在擦幹淨的木板上後卻發現這間病房裏連一把菜刀都沒有。

“真是的……物資已經緊缺到連把菜刀都沒有了麽。”

抽出逐暗者,將土豆切丁,再倒入裝有燉肉的食盒,用勺子將其攪勻,於是時雨的午飯完成。

“時雨我進來了哦。”

打開門,雪風端著食盒進入病房內,或者與其說這裏是病房,不如說這裏是療養所更加貼切,作為這間教堂少有的套間,原本這裏是作為某空軍上校的房間,但是在經過雪風‘親切’‘友好’的‘交談’後,魔女隊得到了這麽一套三室一廳的套間。

“啊……雪風是你啊……”

稍顯費力的睜眼,時雨努力的想把自己撐起來,可惜失敗了,還是由雪風將她改為坐姿。

現在的時雨時切切實實的重傷員,雖然沒有危及生命,異形化改造帶來高速修複也在起作用,但是預計康複時間也在三周以上。

雪風小心的將土豆和牛肉用勺子盡量碾碎後再喂給時雨,臉部咀嚼肌受損的時雨咬東西會很費力,如果有條件的話,雪風或許會做流食給她。

“今天的天空也很陰暗呢。”

“是啊,畢竟之前還在下大雨不是麽,雖然我也比較喜歡晴天就是……張嘴,啊——”

“啊——嗚!”

雪風看著因為牽動傷口疼的直抽抽的時雨無奈的搖搖頭,將自己的魔力聚集一點在手上,然後小心的幫時雨揉揉臉頰。

“呼——好舒服~”

“隻是鎮痛而已,我的魔力沒有治愈屬性,隻是用冰魔力幫你壓製一下痛覺,而且這樣是有可能讓你的傷口惡化的……”

“嘛嘛~疼的連飯都吃不下和傷口惡化相比,我寧願它惡化……而且早就說這樣會惡化,到現在也沒什麽反應不是麽。”

“不準牽動傷口!!嘴不準張太大!!剛剛好夠我喂你就行了……恩,就這樣……”

接受自家隊長小心翼翼的喂食,時雨忽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那種連做飯都不會的隊長居然還挺會照顧人……這一定是錯覺。

“吃飽了咩?”

“恩,隊長謝謝了……這種情況還一直照顧我……”

“沒事,照顧你們也是我的工作不是麽,好好休息吧,不要想太多了,你是我們的‘眼’,要快點好起來哦。”

點點頭,目送雪風離開房間,聽著屋外雪風收拾碗筷的聲音,時雨依舊覺得現在這個世界實在是太不真實了。

用沒受傷的左手從枕頭下麵拿出一份報告,這是貴重的實驗型噴氣式飛行腳損壞的報告……雖然署名是時雨,但是報告本身卻是雪風在和野分了解情況後,由雪風寫的。

“這還真是……受照顧了啊……”

放下手中的報告書,時雨再次陷入夢鄉。

而屋外,雪風也迎來了她等了一周的人。

“希雅,好久不見……”

“是啊,自從那次航展之後就沒見麵了。”

有著一頭奶白色長發的希雅在進屋的時候就抱住了雪風,足足比雪風高一個頭的她看起來更像是雪風的姐姐……很可惜,在年齡上,雪風比希雅要大上三個月。

“聽說北方戰區出現凶惡白鯨的時候我還嚇了一跳,不過沒想到半個月不到就傳來了被擊落的消息,想來就是雪風你幹的……”

“哦,是麽~也有可能是希雅你們一分隊的人幹的啊……”

“怎麽可能……”

稍微苦笑一下,希雅放開懷裏的雪風,然後兩人將注意力放到了剛剛進入房間,身穿西裝的人身上。

“我們一分隊的任務,除了監控就是護送罷了,怎麽可能上戰場……”

話沒說完,那位黑西裝就忽然插了進來。

“這是當然,特殊戰一分隊是由利比裏昂四十三家航空公司讚助組成實驗隊伍,是不可能送到那絞肉機一樣的戰場上去的,活著的魔女比死去的更有價值……哪怕是重傷,您不這麽認為麽?博麗雪風隊長——”

看了看這個算得上英俊的西裝人士,雪風點點頭。

“當然,每一位戰友的生命都是寶貴的,活著永遠比死去更能創造價值。”

“看來我們會很合得來,我是聯合軍方空軍後勤代表,如您所知,我是來收回時雨少尉的機體殘骸還有黑匣子記錄的,同時,聯合軍總部讓我將這份文件交給您。”

“機體殘骸已經沒有了,破損部分我們隻回收到了一些裝甲板,而黑匣子……算你運氣好,時雨那架機體的黑匣子正好在左腿,安全的帶回來了,你到時候連左腿部分一起帶走吧……這份文件是?”

沒有將其拆開,雪風先抬起頭看了看這個人,而他隻微笑著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沒有得到任何信息的雪風隻能先撕開文件袋的封條。

粗略看一下,基本前半部分就是對自己消滅凶惡白鯨和完美完成作戰任務的表揚,後半部分則是……

“……自此,軍銜升為上尉銜,第二特殊戰分隊作戰半徑擴大500公裏……”

‘呼——’

這是雪風拳風的聲音,原本雪風向一拳頭砸桌子上的,但是想起來時雨還在休息,硬生生的停住了砸下去的手。

“你們這是謀殺!!”

壓低了聲音,但是寒意卻不可避免的擴散開,希雅甚至看見了帶有霧水的玻璃忽然結冰的景象。

“嘿嘿嘿嘿……這不是我的命令,和我無關,你對我實行暴力是沒有用的!”

看見炸毛的雪風,希雅也湊了過去看了看文件。

“這太過分了吧,雪風她們的隊伍剛剛減員一人,而且有兩人是外借人員,另一人還是什麽都不行的見習魔女,怎麽可能再把作戰半徑擴大啊。”

“……我們甚至連足夠的彈藥補給都沒有,我的隊伍裏,每個人隻有半個基數的彈藥,半個基數!!要不是最近異形軍很安分的話,我們現在就隻能用冷兵器作戰了,這些上麵都知道麽?!”

“嘿嘿……冷靜好麽,冷靜——好消息我這裏也是有一些的,聽我說好麽……”

擦了擦額頭上凍住的冰晶,西裝男苦笑著揉了揉凍住的頭發,直麵雪風的怒氣還是很有些危險的。

“人員問題的話,因為155分隊和jg54陷入苦戰,她們是沒有辦法回來北方戰鬥的,這點恕我無能為力,但是作為憲兵的您是有權調集那些有魔力資質的女孩的,無論是讓她們操作防空炮還是臨時訓練成見習裝甲兵都是不錯的應急方案。而補給的話,在一個月前總部就收到了北方軍的補給請求,而算算日子,扶桑那塊的補給也該到了,就在這幾天,歐拉西亞武器的彈藥、卡爾斯蘭的武器彈藥……當然還有扶桑本國的利比裏昂的……統統都有,而且據我所知,歐拉西亞高層也有做相關武器改造,也就是【通用武器】計劃也已經提交到聯合軍總部,至少現階段武器改造的彈藥通用計劃已經有成效了,相比馬上就會開始大規模武器改裝的,所以……”

“所以……我的隊伍工作量一下子就提升了是麽?”

歎口氣,雪風找了個凳子坐下,作戰半徑擴大五百公裏……這代表著每次警戒的人數將由2人提升為4人,而自己也沒有辦法單人控製那麽大的區域……也就是說哪怕自己隊伍,加上露娜那個新人三班倒高強度作業也是沒有辦法麵麵俱到的。

也就是說……由自己隊伍不到位造成的人員傷亡會瞬間猛增300%以上。

“為什麽會這樣?別告訴我隻是看我消滅了一隻大型異形軍就要擴大我們的警戒範圍?這說不通……”

“這個……”

似乎遲疑了一下,但是負責人還是繼續往下說。

“您作為北方軍魔女隊隊長也有資格知道……因為【台風計劃】。”

雪風愣了一下,然後無奈的捂住臉。

台風計劃雪風知道,那是為了呼應卡爾斯蘭部隊的【巴巴羅薩作戰】,而在三個月前就開始實施的對異形大反擊作戰。

其中一個主要目標就是保住伏爾加格勒,雪風現在腳下的土地,而這一目標雪風完成的很不錯。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雪風給了高層一些‘過多’的信心?

“做不到,你就這麽向上麵報告……”

似乎西裝男還想說什麽,但是雪風直接打斷了他。

“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上麵有意見的話就讓他們來這裏找我,我倒要讓他們看看……這裏到底是不是他們認為的那麽‘輕鬆’。”

“好吧,您既然下定決心了的話。”

攤攤手,然後他從懷裏又拿出一封信件。

“這份信件是別人托我帶給您的,擱置了有段時間,而且走的特殊戰一分隊的路線……”

“拜托你的人是?”

拿在手上正反看了看,雪風並沒有找到署名一類的東西,白色的信封似乎放置了很久,紙麵有些泛黃,將其拆開後,則是折疊的整整齊齊的薄信紙,足足5張。

小心的將其翻開,雪風看到的是德文,熟悉的花體卡爾斯蘭文字……

(略微泛黃的紙張,陳舊的筆跡)

——至親愛的小雪風

請原諒我並沒有參加娜塔莎的葬禮,如果你在那天找過我的話,我深表歉意。有太多的後續工作需要我來完成,無論是塔娜莎小隊的事情,還是艾拉與桑妮雅的事情亦或者你的事情……

說實話,在知道你去參加冥王計劃的時候,我是非常生氣的。為何要參與那種無視人格踐踏生命的計劃?你是否知道你的這次選擇很可能讓你的隊長娜塔莎,以及愛著你的人們再次感受到痛失至親的時刻?

我有收集那些參加冥王計劃魔女們的資料,她們都是失去了所有,失去了人生目標,失去了一切的人。

你是那種人麽?

不……你還有著親人。

艾拉拜托我為你辦理了索姆斯國籍身份證明,而桑妮雅也拜托娜塔莎為你報名了歐拉西亞高級飛行士官學校。

可惜……你都用不上了。

你選擇了最艱難的道路。選擇了丟開親友們的手,獨自前行在荊棘道路上……你隻看見了走完這條小路就能到達的寶藏,卻無視了路途中會遇到的種種陷阱。

我甚至無法想象如果你永遠收不到這封信,那另外兩個孩子會是多麽傷心。

你是由她們發現的——

你是由她們照顧的——

你的翅膀,也是由她們給予的,這點尤其重要,尤其是你的性命已經不僅僅屬於你自己的現在。

耗資過億的計劃……聽上去很美不是麽?而且為你清空一切後顧之憂,還能為桑妮雅和艾拉掃平在軍方前進的道路,一舉多得?

這大概就是你當時的想法?

我不想對此評論什麽,我隻請你記住,你不是一個人,請為你的姐姐和摯友好好想想。

記住你的名字,雪風·哈庫瑞·伊爾瑪塔爾·尤蒂萊南(ykkze·kre·tr·)

(稍顯白淨的紙張,顏色更加純黑的墨水筆跡)

——至思念已久的小雪風

我之前陸陸續續寫了將近二十封信,可惜在一次異形軍的攻擊中全毀掉了,總結一下的話,大概就是桑妮雅和艾拉的情況,她們很好,除了艾拉對於讀書好像並不怎麽熱衷,也許你應該勸勸你姐姐,軍銜有時候是按照文化程度劃分的,隻有小學程度的義務教育是沒辦法攢夠養老金的。

桑妮雅的課程相當優秀,不愧是受到高等教育音樂家的孩子,不過聽說她的父母那裏的情況並不好?希望他們吉人自有天相……

再說說你……我通過很多關係想要詢問你的消息……可惜無論是717所還是皇家科學院都沒有你的名字。我倒是聽說了第三型改造的傳聞,希望你不要成為那種可怕計劃中的一環,如果你真的成為了三型之一,那麽,請記住,你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究竟是為了什麽。

我聽人這麽說過【想要成為一名好士兵,要知道的,要準備的一件也是唯一一件事就是……你,準備為此犧牲什麽——】

你是一個好士兵,你犧牲了你身為人類的一切,雪風。

犧牲了來之不易的友情,犧牲了還未感受到就已消失的親情……你甚至在三年前就不將自己人類的身份看做一回事。

已經足夠了,雪風……停手,在其他人會抱著恐懼的眼神看著你之前。請停手……至少給自己留下一個還算是人類的外表。

讓你可以有雙手去擁抱你所愛的人。

咳……廢話多了點?將就著看看吧……三年前你走的太急,後來清理娜塔莎的遺物時你不在場。

她為你留下了很多東西,包括飛行腳的教材,筆記,設計圖……甚至還有份歌,恩,這個我記得,當初是在所羅門要塞攻略戰開始前三周,桑妮雅提議的,準備給你的生日禮物。

是一首歌……

不知道為什麽,我覺得這首歌用來形容現在的你再適合不過,不愧是有預知未來能力的艾拉寫的歌詞大意。

我們當時思考了很久,最後決定由我來填詞,現在看來歌詞大意是多麽符合你現在的情況,或許艾拉當時就明白你現在會這麽選擇?

以後遇見艾拉我會稱呼她為大賢者閣下的。

娜塔莎給你的,這是一份研究計劃許可書。也許你自己都不記得了……在你於齊柏林航母開了亂七八糟的講座後,你自己掉的設計圖。

我記得是叫……超級風精靈?還是超級風妖精?記得起來麽?

記不起來的話我就說你命名的全名。

我不懂你的命名規則,反正在717所在一年前將完成了大半的設計交給卡爾斯蘭的時候我還嚇了一跳……

當然,可不是因為這種誇張的東西能完成才嚇一跳的。

這是娜塔莎為你準備的生日禮物,你設計飛行腳的研製許可……在三年後的現在已經基本完成,想必已經開始讓試飛部隊試用了吧。

這應該是你的11歲生日禮物。

而桑妮雅和艾拉為你寫的歌,這是你的第12歲生日禮物。

而我,在得到b-3這個代號的時候,你想不到我當時的表情,就連我自己也沒想到我竟然會熱淚盈眶……

娜塔莎知道你還活著的話會很高興的,作為她的隊員,同時作為她的弟子,你挺過了那地獄的冥河,將作為人類反抗異形軍侵略的旗幟作戰。

我,我們都會為你而自豪。

你今年十三歲,我也為你送上一份生日禮物。

【利比裏昂強化士官訓練】

我找不到你……但是我知道你在意的人和事……

艾拉和桑妮雅將被送往利比裏昂進行深度進修,哈~我已經能想象艾拉聽說要讀書的哭喪臉了。

願好運與你同在……

(繚亂的筆跡)

(全新的信紙,高級碳素墨水書寫的流暢筆跡)

——至永遠可愛的小雪風

雪風好久不見,這數個月中,每次在卡爾斯蘭聽說【b-3】的戰績我都會感到由衷的安心。哪怕你得到了來自冥王的力量,我也依舊為魔女居高不下的死亡率而擔憂,我遇到的魔女很多,但是像你這樣讓我投入如此之多感情的魔女,恐怕除去娜塔莎就隻有你了。

無論是攔截隕石,還是麵對成建製的異形軍進攻,這都不是普通魔女隊伍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你做到了,你知道在我們這裏如何稱呼你麽?

【奇跡的魔女】

開心的笑出來吧小雪,現在你在很多人眼裏看來,就是不折不扣的奇跡。而更多人堅信,隻要有你在,就會發生奇跡。

無論是對軍級別的戰場魔法,還是在人們口中傳頌的斬裂凶惡白鯨的一擊,在我看來,你本身就可以當做是奇跡的代名詞。

當然對你的說法也有好有懷,布尼塔尼亞皇家空軍中將對你似乎頗有微詞,你曾經在哪得罪過他麽?

不過放心,偉大的元首閣下永遠是你的最強後盾,前不久閣下還專門來我的實驗室詢問你的事情,也是托元首的福,在我手上積攢了如此之多的信件終於可以托付特殊通道交由你手。

現在再看以前寫給你的信件,感慨良多。

從開始的氣憤,再到後來失去你消息的急躁,再到現在以你為豪的心情,不管幾次回味都能感到你的成長與悲傷。

從跟在娜塔莎身後的小妹妹,變為離家出走的叛逆少女,再到現在名震中央的【奇跡魔女】,雪風你的成長也算是跌宕起伏,畫成波浪線一定是非常尖銳的銳角吧。

借著這次難得的,可以確認交到你手中信件的機會,我將積壓在我這裏的禮物交給你。雖然距離上封信隻有不到半年時間,但是現在寫起來卻感覺過了十年之久。

sper_syp在卡爾斯蘭已經完成了噴氣引擎優化,在按裝利比裏昂產的特殊外裝甲後,就會提上量產議程,命名則是尊重原設計,也就是你的命名,量產機命名為ffr-31-syp【空之精靈】。

這是會量產服役於所有特殊戰的機體,而娜塔莎給你的禮物,由你自己定下特殊指標的[sper_syp]也由元首閣下下令製造,通過聯合中央交到你手上。

我有預感,你將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強的空騎士,請不要客氣的使用吧,後續的研究也在不斷進行,也許以後你會用上更加先進的裝備。

附:桑妮雅與艾拉為你而寫的歌

krnz(花環)

我想變得強大!

因為我們的世界非常殘酷而又有價值

你問我雲朵是不是離我們太遠了

你在我耳邊問我你是否還會和你柔情耳語

你問我是否還會毫無理由再次牽起你的手

你問我那時候還會拒絕你嗎

你在我耳邊問我你是否還會和你柔情耳語

你問我是否再次牽起你的手(你在我耳邊細語)

是的,我已經強大許多,比我想象的能飛得更高!

跑得更快!不要忘記我的真心話!

是的,我比我想象得強大了許多,

遙遠的雲朵啊~你看上去為何那樣悲傷?

這個世界很殘酷,她很悲傷,又是那麽奇特!

問題是這個花園到底是真實還是虛幻?

你想在我這裏得到什麽?

不管我想不想

我必須跟蹤敵人

我在這個世界並不自由

不管你怎樣已經飛得那樣高!

跑得那樣快!

你很強大,你已構成一個花環,你為何看上去還是那樣悲傷?

……

“雪風,那是什麽歌?居然卡爾斯蘭語……”

過去的兩小時,雪風一直背對著時雨,在窗邊靜靜的唱著這首聽上去悲哀而又激昂的曲調。而時雨看到的雪風,也是時雨第一次……看到的流淚但是卻不帶一絲悲傷的雪風。

“……這是我,存在於世的幸福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