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尋找幫助 保衛伏爾加格勒

黑夜——

星星點點的夜空即使在瘴氣的遮掩下也是一副獨特的美麗畫卷,這是雪風所喜愛的天空……當然,如果沒有那煩人的小東西的話。

轟鳴的噴氣式引擎帶來如同汽笛的尖嘯,在1200米的空中來回穿梭,引擎口噴出的灼熱氣流還有不停散發飛行魔法的魔導引擎難得的與雪風的喘氣聲形成了統一節奏。

自從傍晚雪風升空找到那個不明飛行物,到現在半夜5點——雪風已經持續了11小時的高速追逐。

“這就是報告裏的異形軍麽……小型體高速型,而且這個靈活度……”

仿佛是為了印證雪風的猜想,隨著前方那如同W字母形狀的飛翼異形軍將翅膀改為後掠翼,變為了M型的異形軍爆發出了更加妖孽的高速。

這是一般魔女隻能仰望的速度,雪風甚至看到了異形軍前端的錐形激波。

“什麽時候慢悠悠的異形軍出現的這種近音速怪胎的……”

扭動腰部,雪風轉向時不可避免的再次丟失一部分速度,眼睜睜看著那隻有10米左右的異形軍再次飛遠。

對方,在逃跑……這是雪風追逐到第3小時後發現的可能……

也許是驗證機,或許是什麽別的東西,這隻異形軍的求生意識明顯有別於以往的異形軍。而且是少見的外表可變型。

偷偷摸摸的在伏爾加格勒附近觀察了將近一周,雪風是唯一一個接近到如此地步的魔女,可惜,對方的靈活度完全超乎想象,而且那完全不交戰隻想逃跑的態度給雪風帶來了巨大的麻煩。

轉向-加速-轉向-加速-轉向-加速……

不斷的持續這個過程,簡單的策略配合無序的使用方法,這個和人類戰鬥機差不多大小的異形躲過了雪風所有的鎖定。

六點方位完全追逐不到,隻要接近到一公裏內距離就會進行無序機動,而雪風的機炮炮口隻要指向它,沒等炮口就位,異形軍就已經畫著閃電一樣的軌跡不知道躲哪裏去了。

簡直就是摸了油的老鼠一樣滑不留手,打下了過百異形軍的雪風首次感到如此棘手的敵人。這個小家夥,比起所羅門要塞更加難纏。

“擊落它。”

在心中做出決定,雪風舒展了一下握住手柄的右手,閉上眼睛,不斷在製空圈中推算對方的運動軌跡……和數小時前一樣,是無序的亂碼,在雪風的製空圈中畫出如同蒼蠅軌跡一樣的飛行線。

那麽提問!

如何才能打下一隻如同蒼蠅般亂飛的飛行物?

回答——彈幕覆蓋!!

‘噠噠噠——!!’

MK103附魔機炮的彈藥箱中是雪風最後的一箱彈藥,現在看來,估計得全交代在這片天空中了。

藍紫色的混合附魔彈在空中畫出一道道弧線,為了能擊落那個詭異的異形軍雪風甚至開啟了很少使用的製導攻擊。

出膛的魔彈帶著瑰麗的藍紫色軌跡在空中繪製出一道道極光一樣的曳光。

“……開玩笑的吧。”

全部躲開了……雪風減慢了自己的速度,連續的高速追逐外加製導攻擊的使用,再繼續追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結果了。

“總部這裏是B-3……任務失敗,RTB——”

……

“雪風姐失敗了?!”

“是啊……很難相信,但是這是事實。”

瞅了眼裹著保溫布枕在彈藥箱上補眠的雪風,野分壓低了聲音。

“這隻說明了對方有多難纏,妮可。雪風的作為特殊戰二分隊的隊長,自身實力在所有魔女中是頂尖的那個階層,雖然聽說指揮課隻是勉強拿到合格……”

聳聳肩,野分揉了揉妮可的腦袋,這丫頭太容易大驚小怪了。

“……唔,雪風姐都打不過……”

似乎有些為難,也許隻是擔憂吧,野分發覺妮可現在的情緒不太穩定,是因為雪風的這次失手麽?或許她把雪風看成是無所不能的那種類型了麽……

ACE發揮失常任務失敗並不是少見的事情,但是雪風在任務中一直壓製著對方將其從伏爾加格勒一路攆到異形軍控製空域,也不算是太難看的那種失敗。也不至於到人心浮動的地步吧……

“好了妮可,你是準備繼續在這裏偷窺隊長睡覺呢?還是和我一起去巡邏呢?”

“誒?!當然是……唔啊啊啊!等等我啊!!”

“再給你60秒!!快點!!”

“怎麽可能……武器、武器呢?!”

“10秒!!”

“唔啊啊啊——”

在喧鬧聲中,妮可特色的七扭八歪的飛行軌跡滑向天空,雪風也將蓋在頭頂的保溫布拿下,想繼續補覺,卻又完全沒有睡意。

從淪為私物箱的彈藥箱中翻出麵鏡子,看向其中,出現的是一個滿頭呆毛帶有濃重黑眼圈的小姑娘。

“糟糕……這個樣子沒法出去見人的啊……”

雖然這麽說,雪風卻隻是順了順頭頂的呆毛後就離開了機庫,今天時雨那裏有蕾照顧,自己幹點什麽好呢。

看著驅散著瘴氣的陽光,在溫暖的太陽光下呆了10分鍾後,雪風晃晃悠悠的走出營地,伴隨著‘不知不覺已經快到夏天了啊……’的碎碎念,雪風準備去伏爾加格勒城內看看。

使用異形翼配合降落傘,隻穿著紅色洋裝的雪風在出示證件後,成功進入城內。可惜沒有看到預想中欣欣向榮的城市光景,除去那些工廠不斷發出著轟鳴外,街道上擁有的,隻是一片蕭索和肅殺。

如同花朵般鮮豔的雪風在這片近乎淪為灰白色的街道中顯得格格不入,尤其是四周穿著破爛的平民們用冷淡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

自己最近有做錯什麽麽?

歪歪頭思考——

貌似沒有什麽。

踏步向前,或許腦後的幾根呆毛有些影響氣氛,但是無論是因為昨夜任務帶來的黑眼圈,還是因為完全沒睡覺而產生的死魚眼。

現在的雪風意外的擁有平時所沒有的壓迫力。

“伏爾加格勒拖拉機廠……就是這裏了……”

和門衛交涉很簡單,憲兵外加上尉的軍銜可以讓雪風輕鬆進入這個軍事建築,不過仿佛今天有點諸事不宜的感覺,手搖式警報特有的警笛聲在城市響起。

雪風的魔導針也隨之啟動,來自野分的通訊也隨之而來。

【異形軍部隊開始進攻了,是特機,大型體!目測最長處有120米!】

特機——用於形容非量產類異形軍的專有詞,不管是拉洛斯也好拉洛斯改也好,甚至是凶惡白鯨也好,他們都是量產貨,世界各地注意的話你會發現他們到處都是。

而特機不同,特機沒有一個重樣的……就如同魔女一樣,沒有一個重樣的。

“野分,蕾去支援你,蒂法和露娜空中警戒,注意昨夜的那個小型特機。”

【收到——】

掛斷通信,雪風並沒有自己升空作戰的打算,現在自己的身體情況並不適合去戰鬥,而要使用N能量將身體調整到戰鬥模式的話,至少需要20分鍾。

應該沒什麽問題,野分好歹也算是個ACE了,而妮可雖然看著不靠譜,好歹也是個老兵。沒那麽容易出事的……吧?

搖搖頭,將亂七八糟的想法搖出腦海,推開工廠大門,雪風環顧了一下因為防空警報混亂的人們,不由得有些頭大。

這種時候,首先需要的是……

“所有人安靜!!”

如同玻璃碎裂的清脆聲響,冰屬性魔力以雪風為中心猛的爆開,黑色發絲在魔力影響下變為靚麗的天藍,而在雪風那帶有黑眼圈的天藍色死魚眼的注視下,廠房內一千兩百人也安靜下來。

大多數為未成年人和女性的工人們膽怯的看著眼前這小小的魔女。

‘好像有點過火了?’

看到人們害怕的表情時,雪風確實如此[認真]的思考了——1秒。不過,自己的打算也不會打消就是。

“這間廠房的管理人是?”

“是……是我,長官。”

站出來的女性擁有北國女孩特有的白金色發色……和艾拉一樣呢。

“這間廠房是?”

“這間廠房……是歐拉西亞援助工程的產物……由不列顛尼亞畢所普(Bishop)財團讚助建造的……民用工廠。”

“民用?”

雪風瞅了瞅一旁成品處那堆積成山的履帶……好吧,就當做沒看見吧,說起來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麽來著?

雖然雪風依舊是那副表情沒什麽變化,但是在聽到不列顛尼亞的時候那一閃而過的皺眉,負責人很清楚的看見了。

“畢所普(Bishop)……對吧,那麽請問你的名字是?”

“薩拉·畢所普……畢所普財團駐歐拉西亞觀察員。”

“現在都流行把直係血脈丟危險地區的麽?野分那裏如是,你這裏亦如是……所以我才討厭布尼塔尼亞……”

“那個……我並不是……”

“好了,先篩選一下吧,用不了一千多人的。”

負責人隻能跟著雪風那跳脫的思維進行人數的篩選,按照雪風所說,擁有魔力資質,並且受過正規魔女教育,簽署完使魔契約的女孩。

在這一千兩百人中,雪風找到了五人,其中兩人是因為超過20歲魔力衰退而退役的魔女。

雪風站在她們麵前,瞅了瞅在一邊看熱鬧的人們歎口氣,將恢複黑色的眼眸重新聚焦到這五人身上。

“你們應該就是最適合的候補人員了吧……接下來聽我說,然後決定是否同意吧。”

看了看窗外,雪風好像看到了一閃而過的栗色,搖搖頭……想必是外麵看熱鬧的人吧。

“現在這個城市很危險,恐怕大家都知道了……雖然早在三個月前就開始了疏散,不過離開的人也就那麽些。大家都還留在這裏,想必也是對這座城市有著相當眷戀的吧……不過,事實卻是,我們現在的處境相當危險。”

將雙手背在身後,努力做出一副很有威嚴的樣子,雪風仔細的觀察著5人的表情,那兩名老兵似乎已經察覺了自己的目的,而另外三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女孩還有些不安。

“戰鬥機聯隊成建製被毀,相互爭搶的製空權,越來越難吃的食物,因為武器型號而不通用的彈藥……這一切的一切如同路障一般擋在魔女隊麵前,而尋找新的人手,就是我來這裏的目的。”

雪風的話引起眾多竊竊私語,繞過兵部和教會,直接在民眾中強征入伍,這種情況非常少見,隻有在那些情況非常危急的淪陷區才會有這種近乎野蠻的征兵方式存在。

雪風雖然自認為已經很考慮她們的想法,但是難得保證其他人……尤其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的想法。

不過現在雪風也不用理會他們就是……

“我需要人手來為防空炮附魔,我需要人手來瞭望站值班,我需要人手為我的彈藥進行魔法陣維護,我需要人手……來成為新的魔女。”

抬起頭,雪風直視著麵前五人的眼睛。

“你們可以拒絕,這是賭上生命的工作,和在相對安全的工廠內工作不同,我希望你們可以慎重考慮,仔細的為自己的生命考慮,是否成為一名誌願兵……或者成為一名真正的軍人。”

握起右手,雪風在所有人麵前起誓。

“我在此起誓,我會竭盡全力保護你們的安全,而我也希望你們是經過認真思考後才確認加入前線的絞肉機中……過去的一個月,我們失去了無數的兄弟姐們,我也差點失去一名部下,我現在沒有足夠的人手來布置我們的防線……我需要,大家的魔法……大家的力量。”

看著麵前寂靜的現場,雪風歎口氣,搖搖頭……雖然是預料之中,但是實際遇上這種冷場還是讓人很傷心。

“我在城外的航空隊機場,如果有願意來的可以去那裏找我。”

既然沒人願意的話,那麽就離開的吧……貌似,這樣的工廠還有好幾家。

“那個——”

和自己同樣稚嫩但卻充滿溫柔的聲線,轉過身,看到的是之前那一抹亮麗的栗色。

“那個,我可以麽?我也擁有力量的……”

比起自己要高上一截的身高,雙手卻不停的玩弄著肩膀上的麻花發辮。藍灰色的眼眸中充滿了不安與其他的什麽東西……

“小……小姐!您不……”

“薩拉,這一天是遲早的事情不是麽……早晚而已。”

看了看麵前這個溫柔與堅強屬性混合的女孩,雪風可以明確的聞到對方身上同樣貓使魔的味道,應該是蘇格蘭折耳貓……基地裏還是哪裏貌似有一隻來著。

“你是?”

“莉涅特·畢所普(Lynette·Bishop)……請您……”

一個達到九十度的鞠躬,這是……拜師禮?

“請您做我的老師吧!雙料王牌、[奇跡魔女]、[北地極光]……雪風·哈庫瑞閣下!!”

有些沒反應過來,自己的稱呼又莫名的增加了?

撓撓臉頰,雪風鬼使神差的說了句:

“好啊。”

PS:推書時間……

艦娘艦C相關——《艦隊收藏之曉的水平線》《沒有盡頭的航線》

魔導巧殼相關——《魔導巧殼不會受傷》

大家都是很努力的孩子呢……不去捧個場麽?

PS2:我都準備再加班就跳黃浦江了……單位居然開始正常下班了?!你們是對麵請來折騰我的逗比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