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戰鬥減員 保衛伏爾加格勒

“那麽,我們就此告別……今後,就拜托了。”

鄭重的對著麵前的四人敬禮,這是雪風表達內心敬意的方式。這裏是火炮陣地,兩名退役魔女和兩名擁有魔法資質的女孩將被編入炮兵序列,為歐拉西亞第64軍團重炮團的B-4型203mm重炮附魔。

而由於雪風的做法,其他的部隊也開始在其他廠房搜羅幼年魔女編入戰鬥序列,嚴重時甚至是用繩子和手銬綁來的,這一帶有強烈惡質的強征入伍行為直到教廷以強硬姿態插入給予軍隊巨大壓力後才逐漸平息,而作為始作俑者,雪風也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加上相當糟糕的評價。

“那麽,莉涅特……桑?”

“不不,您叫我麗涅就可以了……那個,關於我……”

“恩,那就首先說下你的事吧,麗涅你想要從我這裏學一些什麽呢?或者說……你為什麽想要在我這裏學習?先說明,我的戰績其實擁有很多水分,如果是教人的話,我並不擅長……”

雪風從陸軍那裏借來了一輛吉普,現在雪風也總算是夠得到踏板可以開車了,雖然迎麵看來隻能看見雪風的眼睛和發動製空圈顯現的貓耳晃動……挺嚇人的。

“那個,我其實已經收到入伍通知了……明年一月我就得去布尼塔尼亞的皇家空軍報道……家裏的意思是讓我來找您,姑且學習一下……”

“家裏?為什麽不讓你去空軍學院?來前線的話……死亡率很高的哦。”

轉動方向盤,雪風操作車輛在土路上狂奔著,在莉涅的身上,雪風沒有看見鬥誌……或者說,雪風沒有看見這孩子有什麽戰鬥的理由,她隻是因為被要求參軍才參軍,被要求找自己才來找自己。

而且,之前她的那個表親好像想要阻止她來著……為什麽?她家裏的意見其實是不統一的麽……

“因為,這也算我自己的意願吧……”

深深的將頭低下去,莉涅的聲音也相當低迷。

“早點適應戰場,我能活下來的幾率就越大不是麽。”

看了看莉涅那不安的眼神,雪風沒有說話,隻是加快了車速,全力向基地趕去,算算時間……野分她們也應該結束戰鬥了。

【(茲茲)——結束,RTB】

已經來到基地範圍,魔力發報機已經可以使用了麽……

“莉涅,這個給你……”

從耳朵裏取出一個耳機,這是魔女專用的小型無線電,隻要塞耳朵裏就可以用,自己直接用魔導針可以做到同樣的效果,自己的這個就先給莉涅用好了。

“這個是……”

疑惑了一下,莉涅將耳機帶好,而和雪風估計的一樣,野分已經帶隊回來了。

【總部這裏是A-5,呼叫醫療班就位,重複,醫療班就位——】

【這裏是HQ,醫療班在跑道旁待命,請說明傷者情況。】

【傷者是蒂法·洛卡特,護盾被擊穿,傷口為貫穿型大出血……】

【HQ收到,我們會安排好搶救措施,請注意傷員運送時不要造成二次傷害……】

……

“雪風桑,這是!!”

“……坐穩了,我要加速了。”

隨著一路狂飆,雪風兩人快速趕回基地,而此時,正好趕上野分等人降落完畢。

“讓開讓開讓開!!!”

目送醫療班人員推著蒂法離開,雪風帶著麗涅走向機庫,其他人都在那裏。

“雪風……”

“隊長。”

“唔……雪風……姐……”

看了看四人的臉色,都不怎麽樣,尤其是在角落的露娜,臉色煞白還在不斷發抖。對著野分做了個手勢,讓野分去帶露娜休息,這應該是她第一次看見友軍負傷吧。

“蕾,怎麽回事。”

“是魔力消耗太大了……”

搖搖頭,蕾用疲憊的語氣說道。

“最近大家都是三班倒,我們特殊戰魔力原本就很強還撐得住,但是蒂法……”

“是我的錯……如果我但時能早點發現的話……”

妮可不斷摸著眼淚,眼睛紅腫的厲害。

“那東西我和野分都沒發現,要說責任的話……在高空的我得負全責……”

“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蒂法到底是被什麽傷的?貫穿傷什麽的……那不是異形軍空軍粒子炮能打出的傷害,你們被異形軍的地麵高炮攻擊了麽?”

擺擺手讓她們冷靜下來,雪風現在關心的就是為什麽蒂法會是貫穿傷,魔女的護盾對於異形軍的粒子炮擁有超乎想象的防禦力,哪怕是魔力消耗過大,隻要不是被異形特機的主炮擊中也應該都能擋下……

雪風現在非常擔心,希望不要是那種情況……如果是那樣的話,就是最糟糕情況了。

“是之前的小型特機,剛開始我們在清剿異形軍的時候很順利,最後擊落那架大型特機也沒有怎麽費工夫……但是……”

妮可你別再揉眼睛了,會瞎掉的哦。

“最後我們撤離的時候,那架小型特機直接從上空俯衝下來,它的機炮隻用了8發就擊破了蒂法的護盾,然後有一發擊中了蒂法的左腹部……幸好口徑不是很大,看傷口應該是七毫米機槍……”

聽見蕾和妮可這麽形容,雪風回想起來了,那兩年前高緯度的雷雲……還有一個月前中央近衛軍帶給自己的資料,是它們不會錯……

“JAM……”

看了看晴朗的天空,雪風覺得少許有些眩暈。是那些偷走自己座機的家夥的話就能理解了……為何自己沒有辦法鎖定那台小型特機,為何它使用的是實彈,為何無法用對異形策略來對付它……

它壓根不是異形軍……是JAM!!不同於異形軍的另外一個物種……不同於異形軍是以壓製人類普通軍隊占領地盤為目的,JAM更像是專門為了對付魔女而誕生的。

遠超普通魔女的機動性和速度,專門用於打破護盾的實彈,為了躲藏魔導針搜索的特殊塗層……這個是從我的J10上吸收的技術吧。

“好了,事情我知道了,這是我們隊伍第二名戰鬥減員了……命令:從現在開始,北方航空隊收縮巡航空域,不再前往空中交戰區攻擊異形地麵部隊,以保護我方地麵部隊為第一任務。我們,已經不能再減員了。明白了麽……解散,晚餐時我會介紹新成員給大家,現在先休息吧。”

““是。””

雪風背對著大家,看著天空出神,JAM的話,除去自己和蕾擁有氮氣裝甲還能與其一戰以外,對於其他人都擁有致命威脅,要怎麽辦……

“莉涅,你說你想在我這裏學習的吧……”

“是……是的!”

“那麽,你就從這句話記起吧……”

回過身,雪風以堅定的目光看著比自己高了不少的莉涅,四周的光線似乎暗淡了下來,就連聲音都不見了,麗涅的眼中就隻剩下了穿著紅色洋裝的雪風,還有那不斷在耳旁回響的那句話。

【不要死了。】

目送雪風向醫務室跑去,莉涅不斷回憶著那句話……

……

“那麽,現在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莉涅特·畢所普,她將作為誌願軍參加我們北方軍航空隊,莉涅很膽小大家不要欺負她哦。”

介紹很簡單,雪風隊伍裏人很少,所以大家很快就相互認識了。

“野分,蒂法已經脫離危險了,不過……想要趕上作戰是不太可能了,我想……”

“恩,讓她去後方靜養比較好。”

“這樣啊……那麽送後方去把,三天後有車,等她的傷穩定下來之後就送去吧。”

將土豆撒上鹽然後塞嘴裏……這是今天第三餐土豆,雖然還有發麵包,但是大家都沒有要吃的意思。

“那個……大家都不吃麵包的麽?”

“這個嘛,莉涅你嚐嚐就知道了。”

聽見野分這麽說,莉涅疑惑的咬了一口,結果沒嚼兩下,莉涅的臉色就變得鐵青,然後就是意料之中的‘呸呸呸——’。

“呸呸——這是!?”

“是木頭啦。”

趴在桌子上有氣無力的妮可拿著勺子挖著手中的烤土豆。

“食物已經很短缺了,現在的麵包是混著木屑樹皮做的。”

“這個!這個能吃麽?!”

“我們還有土豆可以選哦,前線的話貌似隻有這個。”

雪風拿過莉涅手中的麵包,然後捏碎掉,將裏麵的大塊木片挑出,用水拌了拌吃掉。

“這樣勉強吃一點吧,其他人也是……土豆的話,現在也不夠管飽了,把木頭挑出來,多少吃一些……”

看見雪風這麽做了,其他人也隻能相互無奈的對視後,一邊歎氣一邊艱難的將‘麵包’吃掉。

“不是說有扶桑的補給麽……為什麽還沒到啊……啊!!”

妮可眼淚汪汪的看著對麵的雪風,而在雪風的角度可以看見,妮可嘴裏那片木刺。

“妮可別動……”

小心的將妮可嘴裏的木刺拔出來,雪風將自己的那碗交給妮可,自己的製空圈居然還能用作過濾食物……這倒是意想不到的用法。

“大家吃的時候小心點,你們也把碗給我,我來處理那些麵包吧……”

愁雲慘淡的吃完晚飯,雪風將莉涅帶到自己隔壁房間,這原本是時雨的房間,不過時雨現在在住院,這裏就先讓莉涅住好了。

“莉涅你就先住這裏,行李就那些麽?”

“恩……就這些……”

說是一些……也就是一些貼身衣物和洗漱用品罷了。

“那如果有什麽需要的話,就去隔壁拿,門沒有鎖。”

“那裏是?”

“是我的房間。”

“那怎麽可以!?”

混亂的揮動雙手,不管是誰在聽見‘缺什麽就去我的房間隨便拿’這種話的時候都會陷入混亂的情況吧。

“我晚上值班,所以**啊什麽的我都用不上,你明天還有訓練,然後照顧傷員的事估計也得落你身上,加油哦。”

“啊……那個……我會加油的!也請您小心!!”

“什麽您啊您的……我比你還小兩歲的吧,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

“這樣……可以麽?”

“恩,可以的,那麽我走了。”

幫莉涅帶上門,雪風套上憲兵大衣後向機庫走去。要做的事有很多,不斷遊弋的JAM也好,異形軍那不正常的數量也好,還是不斷減員的隊伍也好,新增隊員的訓練和裝備也好……

到處都是事啊,而且事是不是越來越多了?

穿上那特有的異形軍一樣的黑色飛行腳,帶著藍紫色的魔力光輝,雪風開始了今夜的夜間巡航。

“B-3雪風……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