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越加迷惑的戰局 保衛伏爾加格勒

雪風在空中緊了緊扣子,背上並不是熟悉的MK103航炮沉穩的重量感,因為作為主武器的航炮正在進行通用化改造,雪風現在不得不使用不熟悉的歐拉西亞製武器進行戰鬥。

背部早已設計好的硬式武器收納帶也不得不取下,使用原始的槍帶來固定武器。闡釋者被取消了實體化已騰出新主武器的位置,腰間的逐暗者也綁到了右邊大腿原本放手槍的位置……至於那把M1911?雪風不得不把自己的配槍丟在了基地,這對於雪風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要知道她還是很喜歡這把專門為自己改造過的小手槍來著。

“PTRS-41反坦克步槍,要我用這種東西打空戰那群人腦子壞掉了吧。真是的陸軍那群家夥……連把轉盤輕機槍都不舍得……”

抱怨還沒說完,隨著一陣強氣流吹過,雪風身上的裝備也因為震動發出了哐啷的響聲,連忙捂緊了後腰上的PIAT和附屬彈藥,雪風現在開始懷念自己定製的武裝帶了。

反坦克槍的14.5*114mm彈藥還好說,但是產自不列顛的PIAT所使用的可是類似迫擊炮的工作原理啊,聽說這東西彈藥撞針超不好使的!如果真的因為震動而引爆了腰間的彈藥,雪風真的哭都沒地方哭去。

“哪怕真的沒有火箭彈也不用拿這種坑貨給我啊……哪怕是巴祖卡也比這貨好啊……”

該不會是沒人願意用這東西,等我去要的時候才想起來有這一坑貨幹脆一股腦的交給我了麽。

雪風苦著臉將速度保持在700公裏的時速,魔導針和製空圈則全力尋找著可以安全銷毀……啊不,尋找著可能藏有敵人的位置。

其實前段時間雪風炸出來的那個坑就不錯,可惜今天的巡航路線不經過那裏。

而現在,雪風帶著那件危險兵器已經完成了50%的巡航路程,在完成了定時報告後,雪風開始緩慢爬升,同時將後腰上的PIAT拎在手裏,自己前部裝甲比後腰上好,真炸了也能盡量減少點傷害……你們就當真的聽。

“這裏是……卡爾斯蘭重戰車營,人呢?有了有了……那麽這裏也是安全~換地方。”

看了看機翼上開啟著的巡航燈,雪風在空中晃動雙腿讓燈光劃出幾道弧線後離開那裏,想必地麵執勤的人們在看見魔女之後士氣會有所提升的吧。

“下一個地點是……白天的戰場。”

繼續向前飛行,距離戰車營距離8公裏的地方就是白天蒂法被擊落的地方。

關閉引擎,張開背部的異形金屬翼,使用滑翔的方式在地麵上降落。地麵上有一道機槍掃射過的痕跡,還有一處放射型血跡,這裏就是蒂法被擊傷的地方。

雖然光著腳有些不習慣,不過可以完全不發出任何聲響的移動也算有舍有得,氮素裝甲避免了腳底因雜物受傷,而作為空中單位的雪風,這次卻得客串一下特種部隊的角色了——雖說現在這個年代也沒有特種部隊的說法就是。

“這個彈孔……”

最吸引雪風視線的就是地麵那一連串的掃射痕跡,並不是像野分她們所說的7mm彈藥,從地麵足以塞進雪風手臂的大小來看,這架JAM所使用的主武器至少是20mm機炮,數一數數量的話,20mm速射機炮至少有兩門,其中還散落著零散的37mm炮打出的彈孔,最後才是密密麻麻的7毫米彈幕留下的痕跡。

蒂法在護盾破碎之後隻被打中了一發7毫米彈藥已經可以說是幸運表爆棚了,20毫米炮也好37炮也好那都是擦一下就殘廢中一發就死翹翹的節奏。

用逐暗者把彈孔挖開,沒找到彈頭,隻有一些金屬碎屑,用帶好的牛皮紙袋裝好,繼續向前走,那就是如同花一樣散落地麵的血跡了。

在雪風夜間視覺中呈現暗紅色,還殘留了一些蒂法獨有的梔子花一樣的魔力味道,雪風摸了摸地上的血跡,不自覺的將那一捧泥土握緊,直到石子硌痛手心才反映過來。

鬆開手,讓那些泥土就那麽散落在地上。

愣了一會,雪風繼續向前方前進。再往前就是異形軍的控製區了,這數個月以來,隨著人類逐漸收縮防守,異形軍的推進也愈加緩慢,現在的戰場如果不出現特機的話,戰場就會一直保持這樣的焦灼狀態吧。

當然前提就是……人類也保持不變的反擊力度,不過連魔女都吃上帶木屑的麵包了這點還是不要太期待比較好。

忽然,雪風停下腳步,就地臥倒,關掉會散發光亮的魔導針係統,全憑製空圈來觀察四周。在前方的平原上,雪風可以看到一輛多足戰車正在緩步前進著。

“沒有步兵?”

雪風舉起PIAT,這東西在使用的時候不會發出聲音,槍口也不會有硝煙,除掉威力和穩定性問題這東西就是非常優秀的靜音武器,在雪風處於隱藏狀態的情況下,那輛戰車是無法發現雪風的。

要做麽?

雖然無法保證一發擊破核心,不過多打幾發的話……

‘停下來了?’

雪風關掉已經打開一半的保險,先看看這家夥準備做什麽把。忽然,又一個異形單位進入雪風的感知範圍,而方向確是雪風背後,那些異形軍來自人類陣地?見鬼,哨兵幹什麽吃的……

一邊在心裏誹謗著今天值班哨兵,雪風在草地上打個滾,躲到另一塊半人高的石頭後麵。

前來的是曾經見過一麵的異形軍重坦克……寬大的四履帶讓其有了足夠的支撐力,而且不知道異形軍使用了怎樣的技術,近12米長的車身發出的響動卻隻和人類中坦克相仿,地麵震動更是少之又少,完全沒有人類重坦克的那種走哪哪雞飛狗跳的場景。

“步兵8個,重坦克一輛,多足戰車一輛,沒有反人員輪式車……”

而接下來,坦克上的步兵一個個的換乘到了多足戰車上,卸下了負重的坦克繼續像內部前進,而多足戰車則載著那些步兵向前線進發……這是,換防?還是換班?

總之這對於雪風來說是個好機會,異形軍坦克要去的地方……會是哪裏?隱藏起來的巢穴?還是異形軍的屯兵據點?不管是哪個,隻要找到的話,將坐標發回去召喚重炮集群來上幾輪的話。壓力就會小很多了吧……

雪風目送戰車和坦克分開,直到坦克隻剩下一個灰影,雪風才追著坦克留下的些許履帶痕跡一路追尋過去。

但是顯然兩條腿的人是跑不過四條履帶的坦克的……在追蹤了3小時後,雪風決定放棄,不僅僅是目標丟失的問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天快亮了。

記錄下一路經過的標識物,雪風沒有使用魔力驅動飛行腳,而是使用了小雅的擬真信號騙過這附近的異形軍,雪風回到了基地。

“雪風。”

“蕾……”

脫掉重新具現化的飛行腳,在看見蕾的時候雪風隻能歎氣,那又紅又腫又是黑眼圈的眼睛……昨天晚上基地發生了什麽事麽?

“昨天出事了麽?”

“沒有,和雪風你預想的一樣,JAM沒有出現……但……”

“怎麽了?”

“但是這樣畢竟還是太冒險了,隻有我一個人的話……”

沒有說出下半句,雪風伸出手指點在蕾的嘴唇上,雪風可以感覺到蕾的嘴唇上基本是冰涼,而摸了摸蕾的臉頰,同樣是一片冰涼。

“蕾你昨天晚上在高空呆了一晚上?不是讓你在地麵待機麽……”

如同小孩子鬧別扭一樣,蕾將視線扭到另一邊,然後嘟囔著說道:

“沒有辦法啊……完全聽不到雪風你巡航的聲音,不敢睡……”

話沒說玩,蕾就打了個打哈欠,看樣子真的是一晚上沒睡,加上之前白天一整天的戰鬥,看來今天蕾得缺席一整天了。

雪風上前兩步抱住在不斷打哈欠的蕾,貼住她冰冷的臉頰蹭蹭。雖說雪風也是執行了一晚上任務,但是魔力並沒有使用多少,體力也很充沛,處於疲勞狀態的蕾根本沒辦法推開雪風。

“好了好了~是我的錯,來蹭蹭,下次你睡覺的時候一定會不定時的來你頭頂巡航的。”

“什……什麽嘛!這像是離了你就睡不著覺的說法是怎麽回事啦,搞的像是我在像你撒嬌似得……”

“沒關係啦,蕾的話……偶爾撒嬌也沒有關係的,我們可是意識相連的哦,哪怕沒有打開戰術網絡,我也可以感受到蕾你的心。”

“……不公平,為什麽我什麽都感受不到。”

“大概因為你魔力沒我強吧。”

……

而就在雪風抱住蕾使勁蹭的時候,另一個聲音打斷了雪風。

“……唔……黑琦長官,我完成了……誒?雪風……桑?”

回過頭,雪風看到的是剛剛結束晨跑的露娜和莉涅。

“已經跑完15圈了?那接下來你們就聽雪風的吧,我得回去補覺……”

仿佛逃難一樣的從雪風懷裏逃走,雪風第一次發現一向冷靜平淡的蕾也能跑出這種一路雞飛狗跳式的效果啊。

“至於麽……回去補覺用得到魔力加持麽……搞得和坦克衝鋒樣的。”

回過頭,雪風看了看癱坐在地上的莉涅和勉強站著也隻剩下喘氣力氣的露娜。

“剛剛跑完晨練了?”

““是的!””

“這樣啊……”

將昨天完全沒用上的武器收好,雪風用製空圈仔細觀察了兩人的身體狀況後做出了決定。

“那再去跑20圈吧……”

“誒?!”

“帶負重,全裝備30kg,路線是包括機場跑道到四個倉庫的上下樓梯……可以使用魔力,速度不能太慢。嗯……開始吧……”

……

於是,野分被雪風叫來後,首先看到的是兩個全副武裝綁著沙袋淚流滿麵的莉涅和露娜……

“哇哦……這是幹什麽……強化體能訓練麽?”

“野分……”

將笑嘻嘻看熱鬧的野分叫來,雪風將昨天敵占區收集的東西一股腦攤開。

“這些就是昨天的收獲了,這個應該是JAM航炮彈藥的碎片,它們用的和我們同樣是薄殼彈……至少我沒找到穿甲彈的證據,然後你看看這個地圖,是我昨天跟蹤走過的記錄點……”

揉了揉眼角,雪風現在感覺很頭疼。薄殼彈代表著JAM彈藥是加料的,不得不再次感歎一下蒂法的好運氣,而昨天的記錄圖……

“這是什麽意思?異形軍走了一條弧線?也許它隻是在巡邏……”

“我擔心的可不是異形軍夜間戒備……你說……夜晚少有活動的異形軍會開始輸送兵力,或者換防……你覺得它們有什麽打算?這太詭異了,死戰不退的異形軍會將其他地區的異形運往同樣是前線的另一個地區,它們的目的是什麽?會給它們帶來怎樣的影響?而夜間活動的增加是否證明異形軍會開始夜間攻擊?亦或者是更不講理的強攻?或者幹脆就是全麵攻擊的前奏?”

雪風用黑筆將昨天走過的路描起來,形成一條類似勺子形狀的線條。

“今天繼續偵查,白天的任務也增加一個,觀察異形軍控製區的兵力調動……這個任務我隻能交給你,蕾昨天進行夜間警戒今天估計來不了,防衛任務由我來做……”

“那麽,這種潛入活就交給我了~”

野分拍了拍不是很豐滿的胸部笑著對雪風說道:

“就交給我吧~”

目送著野分升空後,雪風轉身向室內走去,敵人越來越詭異的舉動給於雪風的是更加巨大的壓力,無論JAM還是異形都不是好對付的對手,而在基地內警戒的雪風也隻能默默祈禱野分能平安回來,順手再給彈夾裝個子彈罷了。

現在能做的也就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