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坑爹任務 保衛伏爾加格勒

“……哈……哈……我們……這樣跑……到底……有什麽用……”

將背上的負重脫下,莉涅毫無形象的癱坐在地上連將臉上汗水擦掉的力氣都沒有了。而這時她卻感到了一旁露娜在扯動自己的衣角。

“莉涅快看!”

紅色發梢甩動著,露娜還擔心莉涅看不見專門用手指向那邊,卻沒想到莉涅家的固有魔法可以讓她清楚的看清一公裏之外的靶紙,這麽不到500米的距離自然是看的比露娜更清楚。

“雪風桑……為什麽會在那裏?”

那裏應該是空軍指揮部參謀處,莉涅啟動了自己的遠視魔法,可以清楚的看見正處於立正狀態仿佛在報告什麽的雪風。

“哇哦……隊長在和那個人說什麽?他好像很火大的樣子?”

“露娜,我們這樣不好吧,被發現的話……”

“怕什麽啦,又不是偷看……”

一臉壞笑的露娜衝著莉涅搖搖手指,竊笑的嘴角可以看見一閃而過的小尖牙,如果在她頭頂插上小惡魔角一定很適合她。

“我們可是正大光明的看哦,而且現在是休息時間啦。”

“但……但是……”

“啊啊,可惜沒辦法聽見隊長和那個家夥在說什麽……”

將手支在眼睛上方,仿佛這樣就能讓自己看的更清楚一些,露娜隻能看見雪風的背影,還有另一個身穿黑色製服的男性……

“露娜……要不,我們還是繼續去跑步吧……”

不斷拉動著露娜,莉涅努力的想打消露娜繼續偷看的念頭,擁有遠視魔法的莉涅可是清楚的看見了那個男人肩膀上的四顆星……那是一名Air-Chief-Marshal,一名不列顛的皇家空軍上將。

[這樣偷看……如果看到或者聽到不好的東西就完蛋了啊!露娜不做死就不會死你為什麽不明白!!]

“走了啦!不要再看了,有什麽看的啊……”

“莉涅不要拉我啦,讓我繼續看嘛,隊長故意氣人這麽少見的場景讓我看完嘛……”

“什麽少見場景?讓我看看~”

被發現了!!

莉涅特忽然愣住不動,然後戰戰兢兢的回過頭去。

“喲~沒見過的孩子啊,在看什麽,這麽熱鬧~”

“哦!!時雨姐~”

站在兩人身後的,是一名腿上打著繃帶,手上還拄著拐棍身穿憲兵服的魔女,而看露娜的反應,不用說,來的人是正在養傷的時雨。

“時雨姐你已經可以下地了麽?這麽過來沒事麽?”

“沒事沒事~別看我回來時那麽慘,其實沒多嚴重的,再過幾天就可以拆繃帶了呢。那麽,這位就是新來的魔女麽?而且還是雪風帶回來的?”

見時雨時雨轉過來,莉涅緊張的站直了身子,有點結巴的自我介紹著。

“那……那個!我是來自不列顛尼亞的,的莉涅特·畢所普,您叫我莉涅就……就好!!”

“恩~我是清秋院時雨,請多指教哦。”

笑著伸出手,時雨略無奈的歪歪頭,自己貌似讓麵前這孩子很緊張?難道我有做出什麽奇怪的事麽……

“說起來,你們在幹什麽?這麽熱鬧拉拉扯扯的~”

時雨拄著拐棍向前湊了湊,露娜則完全無視了不斷擺動著雙手讓她別說的莉涅,還專門讓出位置讓時雨也可以看到參謀處。

“時雨姐快看~就在那邊!”

“那裏是參謀部?那裏怎麽了……哦,那不是雪風麽?”

雪風的背影很好認,一起出任務的時候時雨都是看著那個背影起飛的,那麽對麵的人是……

“崔佛·馬洛尼……怎麽是那個家夥……”

“誒?!時雨姐你認識那個氣得跳腳的大叔?”

皺著眉頭點點頭,時雨是知道隻要和崔佛有關的都不是什麽好事……不管是Warlock還是他對魔女隊的態度,都是時雨討厭他的理由。

“啊!他們出來了!!”

“不好!快臥倒!!”

“誒?!誒!!——”

一直盯著參謀處的露娜和時雨很機智的直接就地臥倒,讓茂密的草地擋住了自己,而之前還在神遊天外的莉涅特的反應就沒那麽快了,在雪風和崔佛出來時被抓個正著。

“雪風上尉,這是你的隊員吧。”

看了看一臉無措的莉涅特,還有那莉涅特腳下附近的位置,雪風不得不點點頭。

“這是新來的預備隊員……”

“明顯雪風隊長你並沒有教給你的隊員什麽叫做軍事禁區,這裏不是她這種列兵可以來的地方,憲兵呢?!來抓住這個可疑人員!!”

雖然喊的很中氣,但是四周的警衛顯然沒有要鳥他的意思。畢竟這裏是歐拉西亞,不是不列顛。當然……不排除他們也有想看好戲的心思。

“不好意思我就是憲兵……莉涅的教育我會好好進行的,順帶一提上將您的飛機還有十分鍾就要起飛了……”

板著臉給崔佛一個請的手勢,在對方臉憋得通紅開始罵街前利落轉身,想必崔佛現在的臉色一定是鐵青的吧……

而在崔佛剛剛準備跟上雪風的腳步時,雪風猛的站住然後轉過頭,把崔佛又嚇了一跳,鐵青的臉色忽然變白。

“莉涅你在那站著幹什麽……”

“誒?——”

“過來。”

“啊……哦!”

沒理會崔佛那發白的表情,雪風自顧自的轉身繼續走,還在崔佛的麵前帶上了個小尾巴,這種完全目中無人的態度已經不僅僅讓崔佛火冒三丈了,但是雪風言辭和任務方麵確實毫無尾巴可抓……

有火發不出來,這就是崔佛現在不斷變化臉色的根源。

“上將閣下,您還在原地做什麽?機場還有點距離……難道您想跑步過去?”

隨著雪風的話語落下,崔佛的臉色已經從發白變成發黑了。他就黑著臉一路跟著雪風來到了機場,在地勤人員莫名其妙的注視下,踏上了去往扶桑的飛機。

而雪風則帶著莉涅在跑道盤對著飛機敬禮,沒錯,雪風就是故意膈應他的。

“起飛,起飛!!”

“但是……塔台還沒下達起飛許可,閣下??”

起飛許可?什麽時候上將專機起飛還需要起飛許可這東西了?!崔佛探頭看向塔台,那裏確實是沒有豎起許可起飛的信號旗。

“雪風·哈庫瑞·伊爾瑪塔爾·尤蒂萊南!!!”

咬牙切齒的念叨著這個機場的實際控製人的名字,惡狠狠的瞪視著那個遠去的背影。而雪風也似乎察覺到了來自背後的視線,抽出插在口袋裏的左手,然後再頭頂順時針畫出兩個圓圈,這是緊急起飛的手勢,瞬間,機場的旗幟變了。

……

至於那緊急起飛的飛機是否讓沒係安全帶的人撞到頭,這個雪風就不知道了。

目視飛機離開後,對著指揮塔揮揮手表示感謝,雪風帶著莉涅慢步往回走著。而看著雙手背在身後的雪風,莉涅覺得雪風似乎……在高興?

“那個,雪風桑?”

“恩?怎麽了莉涅?如果是剛剛那家夥說的話,不用管。”

“啊……那個……”

雙手手指點了點,莉涅還是把一直憋在心裏的話說了出來。

“那個……這樣得罪一名上將好麽?那可是一名上將哦……”

“恩,那個人的話,沒問題。”

“不過,不會……不會給我們穿小鞋麽?”

雪風抬起頭看了看莉涅那擔心的表情,無所謂的聳聳肩。

“現在是他求我們,有什麽擔心的……而且那家夥針對我也不是一兩天了,像今天這樣戲耍他的機會可不多。”

聽見雪風這麽說,莉涅腦海中不由得出現了一副雪風手拿肉骨頭,然後崔佛身穿狗狗裝在地上被耍的繞圈跑的畫麵。

“戲……戲耍……”

完全無法想象!!(不對!你不是已經想象出來了麽!)

莉涅特都快哭了,被雪風嚇的。

“喲~!雪風醬~~”

“時雨,已經可以下**了麽。”

一邊讓扶著自己的露娜放開,時雨就那麽站在那裏,連拐杖都沒拿。

“你看~已經好很多……多!!”

逞能玩脫的後果,可以參考時雨3秒後的樣子……不過為了她在新人麵前的顏麵著想,雪風還是接住了她。

絕對不是還沒想好身體就自己動起來的哦!

“你這叫哪門子的好很多啊……不還是站都站不住麽。”

“喵哈~不要在意嘛~”

隨著露娜推來輪椅,雪風終於從時雨的拐棍這一身份中脫離……所以有拐棍不拿非要抱著雪風什麽的,時雨你隻是想欺負雪風而已吧。

“說起來,為什麽莉涅你會在那裏……雖然沒有明確給魔女設定軍事禁區,但是那裏確實不是你們該偷看的地方,時雨別裝……我知道當時你們兩也在。”

一個手刀敲在傻笑的時雨腦袋上,雪風也鼓起臉頰做出一個氣鼓鼓的樣子。當然在時雨嚴重,雪風這更像是在撒嬌罷了。

“啊呀~當時看見你在裏麵嘛……而且你對麵那人氣急敗壞直跳腳的樣子……很讓人有種好奇的感覺嘛~”

完全沒有要反省的樣子,於是雪風又賞了時雨兩個手刀。

“那你們……也是和時雨一樣咯?因為好奇?”

“我……”

“唔QAQ……”

看著露娜那副‘啊哈哈,露娜什麽都不知道~’的表情,雪風就知道這個小姑娘絕對是自己作死留在那的。反倒是莉涅,一副自己是被冤枉的樣子……好吧,她確實是被冤枉的……不過她也在現場這件事,同樣在偷窺這件事,卻是實打實確立的。

“這麽喜歡到處看的話,那麽就多去幾個地方吧,繼續上午的練習,負重越野……恩,20圈……”

至於接下來的哀鴻遍野什麽的,就略過吧。

雪風推著時雨的輪椅,緩緩的在跑道邊上走著,一邊為時雨說明現在的戰況和作戰方法,兩人向機庫移動。

“雪風你還是覺得異形軍那邊不對勁?”

點點頭,擾動黑色的發絲,將那些不聽話的頭發順到耳後。

“異形軍的兵力調動,怎麽想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它們沒有調動的理由。”

“也沒有調動的必要,我們甚至從來沒有發現過異形軍補給的跡象。”

坐在輪椅上的時雨撓撓頭,也想不出個一二三。

“而且,還有JAM。”

“那東西啊,當初加入特殊戰之前就和那東西打過一次,差點我就掛了……”

時雨回想了一下,貌似蕾對付那些東西滿輕鬆的啊,怎麽到自己這裏就變得這麽厲害了呢。

“那些JAM明顯是在不斷進化的,而且對於魔女來說非常具有針對性,時雨你不是戰鬥特長,不要太在意。”

“就算你這麽說……”

雪風摸了摸時雨的腦袋,作為偵查強化型人員,時雨在戰鬥方麵不比普通魔女厲害到哪去,和雪風和蕾就更沒有相比的必要,現在的時雨隻是自尋苦惱罷了。

“啊,對了,那個崔佛·馬洛尼是來幹什麽的?”

不再去考慮JAM,時雨忽然想起來那個坑了特殊戰二分隊兩次的坑爹上將。

“他啊……給了我們一個麻煩的任務呢……”

“連你都覺得麻煩?看來這個任務確實很麻煩,是讓我們幹什麽?單刷巢穴還是解放全世界?”

一邊說著,時雨一邊從雪風手裏接過熱水……

“他想讓我們去捕獲異形軍核心——特機的。”

噗!!——

……

擦了擦嘴角的水,時雨神情嚴肅的握緊了雪風的手:“我們還是去解放全世界吧!”

“……別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