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穿越火線 保衛伏爾加格勒

夜晚,當蕾從久違的深度睡眠中醒來後卻發現,四周的情況不太對勁。安靜的天空仿佛虛無的黑洞,低沉的瘴氣將所有的光芒遮蔽,僅剩下令人不安的心跳聲。

這個時間應該可以聽見雪風特有的噴氣引擎的呼嘯才對,為什麽現在卻如此安靜?難道白天又出了什麽事麽?

連忙套上帶有SS標誌的黑色外套,打開了魔導針,忽然湧蕩起來的魔力讓蕾的腦袋有些發暈,但是不遠處那碩大的魔力源卻讓蕾一直提在半空的心安然落地。

那是雪風……如同黑夜中的探照燈一樣的魔力散發度,除了利比裏昂的最新式魔力引擎,蕾再也沒見過這種規模的魔力散發。

來到飛行跑道上,雪風就在那裏,站在跑道中間,呆呆的看著漆黑的天空。

“蕾?已經睡夠了?”

有些隨意,甚至是有些失禮的話,根本不像是平常的雪風。蕾知道的,隻有在雪風極度心不在焉的時候才會說出如此不加思考的話,果然還是出事了麽?

“野分還沒有回來……”

雪風再次和小雅確認了時間,現在已經半夜11點接近午夜的時間了。而以野分的速度,哪怕是全境巡回一次的時間都夠了。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在不知第幾次的秒針與12的重合之後,雪風再次確認時間,午夜零點——最後的等待時限已過,與野分失去聯係超過8小時,已經可以判定野分在任務中失去聯係了。

“現在A-5野分·V·不列顛尼處於MIA狀態,接下來B-3雪風將進行搜救。命令,全機場一級戰鬥準備,跑道夜間燈光開啟,我離開以後,現場聽從黑崎蕾的命令,地勤準備我的武器。”

“雪風……”

轉過頭,雪風看到的是稍顯擔心的蕾。勉強露出一點笑容,這也算是給自己打氣。

“沒關係的,我去找野分,蕾你要幫我們看好家哦。”

深吸一口氣,雪風一邊走向參謀部一邊對身邊的衛兵下達命令。

“全基地做好轉移的準備,如果來襲的異形軍過多的話放棄這裏也沒有關係,記得注意保護見習魔女和重要資料。”

“但是……物資……”

“扶桑的支援就這幾天到,還管什麽物資……服從命令。”

“是!”

聽到雪風後麵那句‘服從命令’之後衛兵就立即離開了,並不是他想開了,而是……如果出了事故的話,責任會由雪風來承擔。

將大衣扣上,還沒拿到春季大衣的雪風隻能先用冬季大衣湊數了,其實現在的天氣已經允許穿常服飛行了。

但是……穿著一身紅在天上飛是不是太作死了點?

深知人不做死就不會死這一道理的雪風自然不會那麽作死的穿著一身紅而且對自己而言無比寶貴的洋服在天上作死,套件外套再飛行已經成為了雪風的習慣。

而今天雪風也拿回了自己的武器。全附魔式MK103機炮,做了通用化改裝的機炮已經可以使用歐拉西亞的彈藥,在彈鏈中裝填上鋼芯反坦克彈之後,雪風終於取回了與異形和JAM作戰的信心。

將黑刃重新背到背上,短刀入鞘,最後檢查手槍保險是否關好,投擲用反坦克手雷的狀態……全部檢查就緒後,雪風之前下達的命令也開始實行。

機場探照燈的光芒如同利劍一般撕破天幕,跑道燈光向前延伸連接著地麵與天空。防空炮班的士兵扛著彈藥進入各自陣地。而背負著四聯裝防空炮的移動式自行運載車也開始進行防空強化。

電報室開始接收到四周友軍的詢問,而解釋這種事就不需要雪風自己來解答了。

為魔導引擎點火,加力室開始迅速升溫,碩大的扶桑式飛行魔法在地麵展開,為了引擎能夠快速進入飛行狀態,雪風投入了相當的魔力進行緊急暖機。

“那麽,基地就交給你了。”

“……我等你們回來。”

沒有時間挑選副武器,有機炮和刀就足夠,雪風的引擎發出比以往更加尖銳的怒吼,在劃過三分之一跑道後升入天空。

目送雪風離開後,蕾轉過頭,自己的飛行腳還處於準備狀態,不過……自己要處理的事也有很多……比如那從剛剛開始就在不停接收著信息的電報室。

打開魔導針,蕾開始編寫事情的始末,就算不能讓周圍部隊幫忙搜索,至少也得讓他們知道前因後果才行。

……

而在蕾處理無線電回報的事情時,雪風已經衝過了友軍上空,衝過了戰鬥隔離區,衝過了異形控製區的防空網……

改裝過的魔導引擎發揮出了它全部的性能,知道再繼續塞魔力也無法再提高速度的雪風隻能將那些過量的魔力用到魔導針和製空圈上。

要在天空中搜尋另一個魔女可能經過的痕跡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天空的痕跡是以秒為單位消失的,雪風能作為判斷依據的,隻有上次自己來時的記憶。

在與現在的畫麵進行對比,從亂七八糟的數據中分析出可能是野分留下的痕跡,然後再由雪風進行判斷,往哪裏搜查。

在數據分析這一點上,小雅確實達到了雪風前世第四代超級計算機的地步。

“暴風經過的痕跡,是噴氣式飛行腳,今天妮可應該全天在進行基地的守衛,不可能來這裏……是野分沒錯……”

而小雅指出的另一處物證也證明了雪風的猜想,那是散落在四周的MG42用彈殼和彈鏈碎片。現在在北方軍飛行隊中,使用MG42的就隻有野分一人了。

“方向是……這裏。”

加力飛行,帶著圓錐狀白霧,雪風順著線索一路找去,而途中不斷散落的戰鬥痕跡也讓雪風無比擔心。

當初交代她的是隱秘偵查,但是看現在的狀況她完全是一路殺進去的。為什麽會出現這種情況?被發現的話應該馬上放棄任務才對,你究竟看到了什麽讓你決定一路殺進去……野分。

而雪風如此大搖大擺的進入異形軍占領區,照理說駐守這片區域的特機應該找上來了才對,但是現在別說是異形軍特機,就連雜兵都沒看見一個。

而遠處的景象似乎可以解釋這個問題,不斷進入製空圈的異形軍正在以一種平麵推進的姿態在一片樹林中前進,而樹林前方則是一個明顯的魔力源。

“野分!!!”

找到了野分的所在地,雪風徑直衝向了異形的搜索陣列,而以一倍半馬赫速度襲來的雪風確實將異形軍嚇的夠嗆。

低空的音爆攻擊掀飛了足足一條街的異形,而隨後的引擎光芒,拉出雪風獨有的銳角機動。空中那呈現45°角的飛行軌跡完全打亂了地麵步戰車的防空彈幕節奏,在輕鬆脫離對空彈幕的同時,雪風丟出了綁在腰間的所有反戰車手雷。目標自然是以殺傷人員為主要目的的那些步戰車。

【隊長?!】

“野分你太慢了。”

手持機炮一路掃射將跟在野分身後的人形異形軍清理掉,卻發現自己完全沒工夫繼續清理地麵了,即使那些是威脅極大的多足戰車。

因為異形軍的空軍到了。

“接著!!”

從空中看,野分似乎背著什麽,但是絕對不是武器,從她一直沒有反擊可以看出她的武器應該是消耗完畢了。

毫不猶豫的將作為主武器的機炮丟給野分,雪風抽出了背上的闡釋者,魔力裝甲再次強化至一級戰鬥狀態,肉眼可見的六邊形裝甲在雪風皮膚表麵發出點點魔力光芒,伴隨著小雅控製氮素裝甲進行姿態控製微調後,雪風腳上的引擎再次發出以往無法達到的怒吼。

對手僅僅是拉洛斯,在麵對雙手持劍的雪風衝鋒麵前直接連機體帶核心被撞成無數碎片,平舉長劍的雪風在濃厚的魔力包裹下,完全成為了攻城錘一樣的東西。

在一連砸爛三台拉洛斯後,雪風成功吸引了所有異形空軍的注意力,所有飛在天上的異形都向遠去的雪風追去。

“你們的空中現在安全了……”

接通了野分的通信,雪風拖著一大堆尾巴在天空繞出一個又一個不規則線條。

【吼啦!!!你們這些家夥剛剛追的不是很過癮麽!!!現在給我去死啊啊啊啊啊!!!】

回答雪風的是響徹整個頻道的機炮怒吼聲……魔改後的MK103射速達到了瘋狂的每秒120發,希望野分那家夥還記得自己拿的隻是2500發盒裝彈鏈……打完了可就沒有了來著。

空出右手抽出逐暗者,猛然伸長至六米的白**力斬艦刀一下子代替了隻有三米的黑色實體刃成為了斬殺異形的主力。

不斷保持著進攻滾筒機動的雪風在空中畫出混亂的螺旋線條,被繞的七葷八素的異形軍隻能在混亂中不斷被切掉翅膀,斬斷機身,戳穿核心……最後變為一捧瑩白的碎屑,散落在空中。

晃了晃繞的全是星星的腦袋,雪風才不會承認自己也繞的有些發暈的。在解決完天空後,地麵也差不多進入了尾聲。

野分在接住雪風的機炮後,首先就幹掉了最具威脅的兩輛多足戰車,剩下的則全部是人形異形完全不構成威脅,野分很開心的把路上受到的委屈全部發泄了出來。

在打完機炮所有的炮彈後,野分一本滿足的轉過身,那裏雪風剛剛降落,不過保險起見,雪風並沒有關閉飛行法陣。

“看見你真是太讓人高興了隊長~來親一個~”

不斷抖動著眼角,雪風一手推開麵前這個一臉癡漢相的家夥,而野分身後的一個小家夥則引起了雪風的注意。

那是一個看上去相當年幼的女孩,應該隻有12歲的樣子,身上套著野分的外套,而從領子那裏雪風可以知道這個小家夥裏麵應該是什麽都沒穿的狀態。

“這是我放棄偵查任務的原因,我在路上看見這孩子被異形軍押送往東方的方向,可能是巢穴或者別的什麽。當時她是被關在一個透明的水晶狀棺材裏麵一樣,那東西我給不小心砸了,保存了一塊碎片……當然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這個小家夥還活著,而且你看她的胸口。”

將小家夥抱到雪風跟前,最吸引雪風的就是那直到腳踝的銀色長發,而那小家夥的眼神……則是泛著金屬光澤的藍色眼眸,瞳孔如同完全沒有聚焦一般,空洞的打量著雪風。

在雪風看來,這個孩子更是如同完全沒有靈魂的人偶,那眼睛,簡直就是是攝像頭一樣,冰冷……並且毫無感情。

而隨著野分解開外套扣子,雪風的眼瞳也隨之劇烈收縮,略帶遲疑的解開自己左手手套,將手背湊過去。

沒錯……和自己手背的核心基本一樣……在這個女孩胸口靠左處,是一枚經過人工加工的異形核心……如同生長在身體上一樣,雪風可以看見已經深入核心的神經節,甚至可以透過這枚半透明核心清楚看見那不斷跳動的心髒一角。

“哦,對了!這個是這孩子身上帶有的唯一一樣東西。”

野分從口袋裏摸了摸,找到的是一個所有士兵都會有的東西……戲稱為狗牌的東西。

【Nydia.Susie.Process-five/Six】

妮蒂婭.蘇茜.普羅賽斯……5/6?這個孩子,到底是怎麽回事……

‘哢嚓……轟!!’

身後異形軍的聲響打斷了雪風的思考,用隨身攜帶的繃帶簡易處理了一下野分身上亂七八糟的創口,再將特殊戰特有的營養劑給野分灌下,雪風收起了已經打光彈藥的機炮。

這種時候不需要再多說些什麽……野分的任務就是跑,雪風的任務就是拖。

相互點點頭,雪風升空,野分再次背起了妮蒂婭。

而雪風剛剛升空似乎就攤上麻煩了……恩,大麻煩。

近乎是悄無聲息,反正雪風沒聽到這家夥的動靜,這輛裝載了兩門至少150毫米長身管實彈炮的異形軍坦克就這麽把它兩門巨炮對準了半空中的雪風。

而雪風的製空圈也在升空到一百五十米時終於發現那對準自己的炮管,視野忽然被小雅的警告塞滿,側向解放氮素裝甲以起到橫向平移機動的同時,雪風掄起左手的闡釋者丟向警告來源。

伴隨著令人頭皮發麻的異形嚎叫,一陣詭異的衝擊打斷了魔導引擎的加速,那零點幾秒的熄火讓雪風在空中停下了一瞬間……坦克開火了。

雪風投擲出去的黑刃在接觸到異形炮彈的一瞬間引爆,將這枚炮彈的彈道擾亂,但是另一枚150毫米重達50公斤的彈頭卻實實在在的砸中了雪風。

雪風甚至可以聽見氮氣裝甲和炮彈劇烈摩擦的斯斯聲和自己魔力裝甲一層層破裂的哢嚓聲。

‘轟!!!——’

炮彈正中雪風的側腹部,在雙重裝甲的努力下,這枚炮彈沒能把雪風砸成肉醬,被偏轉的炮彈砸到了一旁的樹林中,肉眼可見的一大片樹林倒了下來。

“啊——!!”

乘著一下輪炮擊未到,三公裏的距離在超音速的雪風麵前不值一提,光之劍徑直插入炮塔,伴隨著雪風的衝擊力將其輕鬆開瓢。

改變方向向天空飛去,雪風卻發現這輛坦克並沒有被消滅,它正在以相當快的速度恢複著被斬斷的炮控係統。

“炮塔不是核心麽……那麽!!”

舉起左手,如同烏雲一般的黑色粒子在雪風身旁浮現,8把黑刃緩慢顯現,漂浮在空中,被雪風的魔力場束縛著。

雖然這種臨時造出來隻能當火箭彈丟的東西完全沒有辦法和雪風手中的那把比強度就是,這是百煉鋼和枯樹枝的區別。

8具刀刃對準了下方的戰車,魔力場不斷加大著強度,直到雪風認為可以擊穿坦克頂部裝甲為止。

“Fox-1,攻擊!!”

鎖定!引擎蓋兩枚,散熱孔兩枚,彈藥架兩枚,駕駛艙兩枚!八把黑刃成功突破坦克裝甲,接踵而來的內部爆炸完全掀翻了這輛坦克的外殼,一個碩大的核心在引擎蓋下方緩慢旋轉著,而隨著彈藥架被引爆,坦克整個炮塔被掀飛。

即使成為這樣,核心也在努力修複著主炮,在它看來,麵前這個搖搖欲墜的魔女隻要再來一發就一定能擊落吧。

可惜它永遠看不到這個時候。

‘啪啪——’

兩聲清脆的槍響,雪風將手槍插回槍套,隨著核心被擊碎,這個和凶惡白鯨同等級的大型異形終於被消滅。

而雪風摸了摸腰間那濕漉漉黏糊糊的衣服後,無可奈何的喝掉一份營養劑和興奮劑。

這算是……離開研究所後第一次的實質性受傷麽……

“野分聽得到麽?你們現在安全了麽?”

【……茲茲——這裏是野分,我們已經到達前線戰車部隊陣地,我們已經安全了。】

“好的,你們馬上回基地,當然……報告你來寫。”

【——額,好的,A-5明白。】

掛斷野分的通信後,接著是和基地的通信。

“這裏是B-3雪風,呼叫HQ。”

【這裏是HQ,請講……】

“A-5正在通過陸地返回,讓醫療班準備,隨行有VIP一名,VIP設定12級軍事機密。給我轉B-1。”

【命令收到,正在轉接……】

【雪風?】

“恩……”

聽到蕾的聲音,雪風忽然感到一陣疲憊感襲來,交代完剩下的事之後,自己就可以好好休息了吧……還有腹部的傷口,解除魔力和異形化之後一定會很痛呢。

總之先用繃帶纏一下吧……

“野分她們平安無事,會有同行的一個VIP在她身邊,詳細情況野分會告訴你,注意保證VIP身上的機密,暫且我設定為12級,蕾你到時候看著辦,有必要的時候,展示一下我們的左手也是允許的……”

雪風說完後,蕾那邊卻是久久的沉默,展示左手……這個暗示已經相當明顯了。

【了解,我會處理好的……】

“我隨後就回來……B-3雪風,任務完成,RTB——”

【恩,歡迎回來~】

伴隨著噴氣引擎的呼哨,雪風向基地飛去。但是……因為失血過多而近乎休克的她沒有發現,就在距離她不到300米的地方,一個拳頭大小的異形軍飛快的向東方跑去,那個異形軍身上,沾滿了雪風的血液。

如果一年後的雪風知道那麽多麻煩事就是這自己的一灘血引起的話,會不會哭笑不得的幹掉這個自己一腳就能踩死的異形軍呢……

那自然就是以後的事了。

PS:

恩……很多人問我那本新書是怎麽回事?

那個就是用來讓四糸乃賣萌逗我開心的……調整心情很重要。你們看我昨天讓四糸乃賣了一天的萌,今天碼雪風效率報表啊!

主要精力還是雪風,大家放心。

(雖然我這完全是不務正業……我還有好多新聞稿和軟文沒寫……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