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迫降 保衛伏爾加格勒

回到基地,雪風無比慶幸跑道燈光依然處於打開的狀態。哪怕是小雅進行了眼部強化與曝光率輔正,雪風現在所看見的視覺影像也依舊模糊不清。

異形軍坦克那速度高達5馬赫50公斤的坦克炮彈給予雪風的不僅僅是失血過多的問題,那仿佛ECM幹擾一樣的吼叫讓飛行腳內部的線路發生了過載,炮彈擦過引起的高頻振動就連在異空間內的髒腑和雙腿都受到了影響。說真的雪風能夠飛回來得多謝小雅的飛行輔助才行。

【這裏是HQ,B-3我們可以看見你了,現在開始報告跑道情況,西南風5級,溫度9攝氏度……】

雪風晃了晃腦袋,耳中傳來的地勤聲音有些沉悶,雙腳引擎也因為出力不足而傳出斷斷續續的哢嚓聲。

就雪風本身而言,她並沒有什麽實際的難受感覺,其實,她現在就連普通的感觀都快消失了,視覺已經消弱到除去地麵燈光什麽都看不見了,耳朵也漸漸的聽不清了,地勤剛剛說什麽來著?

身體變得好沉,飛行姿態控製……

“……這裏是……B……3……迫降……”

【什麽?B-3聽得到麽?請重複一遍……B-3?!哦,見鬼——】

……

漆黑的夜空中,穿著一身黑大衣的雪風已經來到了跑道上空,腹部不斷滲出的血液在探照燈的照射下呈現出妖異的紅色。

……

“B-3的迫降準備!!醫療班消防班快點就位!!防空組去把跑道前的防空車開走,你們擋住路了——快快快快快!!!”

……

雪風艱難的保證著自己的意識,或者這已經和意識沒有什麽關係了,隻是單純的讓自己雙眼保持睜開的狀態而已。

從地麵看去,原本具有最高識別率的雪風那亮紫色的長發已經變為不使用魔力時的純黑,但是和飛行腳飛行燈一樣明亮的,是處於左手手套中的核心,小雅在確認雪風完全失去意識後,接過了機體控製權。

[Automatic_Drive_On]

自動駕駛開始……

[Landing_procedure_Get_Ready]

著陸程序啟動準備……

[ON]

開始。

……

標準到如同教科書一般,也許是身體的殘存記憶,失去意識的雪風搖搖晃晃的進行著降落姿態微調。

“西南風5級……襟翼開啟……成功……左水平翼上揚6°……完成……姿態控製良好……接地……”

一切都似乎和平常一樣,讓聚集在跑道四周的人們鬆了一口氣,但是坐在輪椅上的時雨卻忽然叫喊起來。

“不對!!雪風沒有展開著陸用魔導陣,直接用飛行腳接觸跑道的話……”

那麽就是最糟糕的事項,雪風會直接墜毀在跑道上。

“值班的魔女呢?讓值班的魔女快來接住B-3!!”

“來不及了,值班的妮可·幸·阿斯卡這三天都被調往北部防線了……”

聽見時雨那萬念俱灰的聲音,機場地勤指揮非常憤怒。

“開什麽玩笑!!一整個魔女中隊!!連一個能飛的都沒有麽!!!”

轉過頭……這個身穿破爛海魂衫的地勤卻愣住了,現在北方魔女隊,除去任務中的妮可和執行護衛任務的蕾,其他人全部都在他的麵前。

清秋院時雨,右腿骨折,肋骨骨裂,右手開放性多重骨折……

野分·V·布尼塔尼亞,全身65%判定2級燒傷,多足戰車重粒子炮傷痕3處……

蒂法·洛卡特,腹部8cm直徑貫穿傷,左手骨折,右眼輕度受損……

現場還算完整的就隻有那兩名魔女學員,而在飛的,除去在保護城市的妮可外,就隻有高空的蕾……

現在的魔女隊,一個能飛的都沒有。

“下來了……”

隨著時雨的話,大家再次看向跑道。隨著刺耳的金屬撕裂聲和肉體翻滾摔在地上的聲音,雪風再次回到了地麵。

呈放射狀的血跡在跑道上一片片盛開著,就如同那地獄的蔓沙陀羅一般。魔女隊的大家目送著那紅色的小小身影被抬上擔架,小小的哭泣聲伴隨著關閉的探照燈在這片基地飄蕩著。

“是麽……雪風她……我知道了。”

蕾那依舊毫無變化的語調似乎引起了野分的憤怒,那明碼編碼發出的魔導針通信就連基地的無線電室都聽得到那嘶啞的吼叫聲。

【知道了?!你知道什麽了?雪風她快死了啊!!腹部完全被擊碎了一部分外加失血過多休克……我們的隊長可能要永遠離開我們了啊!!你這麽平淡算什麽意思啊?想體現你的理智麽?你個混蛋就不能好好想想用什麽辦法可以救雪風麽……】

3000英尺高空,蕾靜靜的聽著野分那近似無賴的咆哮,臉上卻是一副茫然無措的表情,一直以來,不管遇上什麽樣的事件,隻要雪風在,自己就隻需要跟著那個紅色的背影就行了。

戰鬥也好,隊伍的事情處理也好,轉屬後與當地交接也好,還是獨自采買新機體也好……隻要雪風在,那麽就不會有問題。

緩緩反過身,蕾忽然覺得很冷,哪怕再怎麽提高魔力輸出,全身依舊仿佛處於冰窖一般。那似乎連意思都能凍結寒氣在身上來回穿梭著,蕾不知道自己該怎麽做,靜靜的……飛行在這隻有自己的天空中。

雙手抱肩,仿佛這樣可以給與自己一點溫度,閉上雙眼,仿佛這樣可以再看不見那血紅的地麵。

會消失麽?那不斷牽著自己前進的背影。

蕾不相信會有難住雪風的事,雪風一定會平安回來的,明天早上自己回去的時候,一定可以看見雪風笑著對自己打招呼然後摸著自己的頭說‘夜巡辛苦了’。

哪怕自己的身體在不斷顫抖,哪怕自己的意誌在不斷的嚎叫著想要去雪風的身邊……自己,所擁有的卻是其他任務。

這是雪風出發前交給自己的任務……這也是現在隻有自己能完成的任務。

答應雪風了,要好好保護大家……現在這裏,自己是唯一可以保護大家的人了。

……

魔導針中傳來一閃而過的畫麵,蕾從背上卸下早就準備好的152毫米重炮,漸漸減速,懸停在空中。

……

保護大家——

這是約定——

我會做到的……而雪風你也得遵守約定才行。

當初不是說好了麽!我會等你回來的……一定要回來才行!!

……

手術室門外……時雨聽見了天空傳來的一聲悶響後,將輪椅挪到窗邊,將窗戶關好。而似乎因為這聲悶響,和露娜一起趴在長椅上的莉涅卻被驚醒了。

“怎麽了?打雷了麽……”

“不是的,沒有打雷。莉涅再趴一會如何……現在還很早。”

將輪椅挪到莉涅身邊,時雨順了順莉涅因為趴在凳子上變為一團亂的栗色麻花辮。

“雪風桑,還沒有出來啊……”

“那種出血量……怎麽看都不是容易搞定的傷吧,剛剛你睡覺的時候我看見又有一大車血包送進去了來著……至少不用擔心輸血問題了。”

似乎想起了跑道上的血跡,莉涅縮起脖子,抱住膝蓋縮在長椅上,仿佛是冬天雪中的貓咪一樣。

“魔女……就是這樣的麽……天天在生死邊緣打轉……這就是前線的魔女麽?就連雪風桑這麽厲害的人都……”

斷斷續續的哭泣聲,還有不斷的顫抖……還隻是個孩子啊,這個莉涅。

“不是哦。”

打斷莉涅的話,時雨輕輕拍了拍莉涅的臉頰。

“我們呐,平時哪有這麽鬧的……我們平時會集體起床,在晨練後練習飛行隊形,然後呢,雪風隊長就會給我們講一些戰鬥的注意事項。莉涅你可能沒見過,如果說平時的隊長是一塊寒冰,那麽隻要讓隊長講解和航空有關的東西,隊長就會變得很開朗哦!和平時那無語無表情的隊長是不一樣的哦。而且別看隊長好像很嚴肅的樣子,其實隊長從來沒有教訓過人哦,如果你做錯了什麽,她都會很仔細的告訴你錯在哪裏,應該如何應對和避免錯誤……雪風,是一個好隊長呢。”

似乎是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情,時雨閉上眼睛勾起一抹微笑。

“而且啊,隊長她啊……其實是很害羞的類型哦,別看她整天擺個冰山臉,其實隊長隻有13歲呢,而且好像還是虛歲,這個我們都不是很清楚。而且現在我們對隊長都有些依賴症了……莉涅你別和其他人說哦,蕾啊……就是黑崎士官長,她可是離開雪風就睡不著覺的類型哦。看不出來吧!!”

隨著時雨爆出了大量信息(八卦),莉涅終於停止了哭泣。眨了眨帶有淚光的雙眼,莉涅很不解。

“為什麽……要和我說這些呢……”

“為什麽啊,大概……因為你和露娜都很受雪風重視的原因吧……要是等雪風出來了知道你們兩個哭了一晚上的話……我這個生活委員難辭其咎呢。”

擦了擦露娜眼角的淚水,時雨不由得歎氣。

“莉涅你知道麽?當時那個不列顛上將……”

“啊……記得的……”

“你可能看不見,當時我用魔導針可是看的很清楚啊……你知道當時是怎麽回事麽?”

隨著莉涅搖搖頭,時雨讓動了動自己的位置,讓自己可以在輪椅上坐舒服點。

“當時呢……那個家夥是讓雪風出動兩名魔女來協助他……當時我不知道要協助什麽,後來雪風和我說了,那個家夥想要完美的捕獲異形特機的核心。”

莉涅驚訝的捂住嘴,以避免自己叫出來……捕獲特機的核心?有這本事你怎麽不去拯救世界……

“我當時的表情和你差不多啦,而且這個要求呢,是在2天前就開始發送給雪風了……恩,就是你來之前的一天。知道為什麽雪風讓你和露娜一直做高強度訓練麽?”

搖頭搖頭……

“吸引異形,那麽需要外放大量魔力……而我們這些特殊戰的人,說句不好聽的,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打我們的注意。”

“所以他想讓……露娜和我……去當誘餌。”

時雨點點頭。

“如果不是雪風打亂了他的計劃……恐怕就是用綁的也要把你和露娜綁走吧。可惜……被雪風來了一招釜底抽薪呢。”

時雨無奈的靠在輪椅靠背上,嘴上帶著一抹嘲諷的微笑。

“長達公裏計數的負重越野,這不僅僅是讓你們顯眼起來,可以讓衛兵很輕鬆的確認你們的位置,而且因為如此劇烈運動,你們的魔力也早就被放空……所以直到那家夥來,捕獲計劃即將開始,也沒找到合適機會接觸你們。所以他幹脆惱羞成怒的把捕獲任務交給我們了。”

對著莉涅笑了笑,時雨拍了拍這個和自己同歲女孩的腦袋。

“別看雪風好像對你們不理不睬的……她最關心的就是你們了……”

“可是……為什麽……”

“為什麽?這當然是因為基地裏除了你們兩個,就沒有什麽雪風需要擔心的了啊。”

撐著牆壁,時雨將自己支起來。

“莉涅,你以為你所在的這裏是一個什麽樣的隊伍?”

說道這裏,時雨不由得發出一種‘你以為我們是誰?!’這樣的氣息,嚇得莉涅一愣一愣的。

“哼~以後你會知道的,或者你去問雪風,如果她願意告訴你的話,那麽我到時就可以稱呼你為同誌了。”

擺擺手,時雨扶著牆壁一步一步走著。

“等……時雨桑你的輪椅……”

“不需要那個!”

似乎音調有些高,時雨看了看愣住的莉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臉頰。

“我已經坐太久了……而且……”

“而且?”

“我也差不多該開始做複健訓練了……那個東西已經不需要了呢。”

“但是……時雨你不等雪風……”

“隊長?緊急搶救燈不是已經熄滅了麽……已經脫離危險了啦,你們也趕緊回去睡覺吧,要是讓雪風知道你們這樣搞一定又得訓我了。”

時雨話說完,好像想起什麽……

“哦,對了對了……莉涅。”

“嗨?”

“明天,我在庫房旁邊做複健訓練,你也來……把隊長丟機庫的那把步槍一起帶來,就是那把PTRS-41……”

“誒?為什麽我也……”

時雨嘴角勾起一抹神秘微笑,莉涅看見之後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

“聽了那麽多八卦還想跑?我給你說,你已經是我看好的內定成員了……明天開始給我除去基本訓練外再加上射擊訓練……至少要練到被雪風點讚的等級哦。”

“誒——!!”

……

天明——

被緊急呼叫回基地的妮可也回到了這個基地,失去了所有空軍的城市開始討論是否放棄這一戰略地點,而隨之而來的扶桑補給船隊的信息讓大家稍微安了安心,增援這種東西還是最安撫人心的。

在朝陽升起的那一刻,回到地麵的黑崎蕾將自己的武裝脫下,交給地勤人員之後,走出機庫,看見那朝陽下的身影,不自覺的熱淚盈眶,就連身上那被JAM的穿甲彈打出的淤青似乎都不再疼痛了。

那個身影,就是這麽讓人安心。

“歡迎回來——蕾。”

“……我……我回來了,雪風。”

PS:假期最後一天……我好像這個假期什麽都沒做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