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和平的一天 保衛伏爾加格勒

歐拉西亞北方軍防線今天陷入了與以往不同的,歡快到近乎暴動的熱烈氣氛中。來自扶桑和利比裏昂的援助船隊自裏海出發,在高盧和卡爾斯蘭總計6艘巡洋艦和驅逐艦的護送下,終於將物資送到了北方軍守護的中心,要塞化的伏爾加格勒城。

北方軍除去雪風外所有的長官都派出了領取物資的小隊,大街上可以看見排隊等待領取物資如同長龍一般的隊伍。

而與這暴漲的士氣同樣暴漲的還有那見鬼的軍民衝突率,自從軍隊開始斷糧以來,這種衝突就沒少過,隻不過上麵的人們都關注著前線沒空管而已。今天援助總算來了,以往積攢的怨氣有一部分當場消解,不過也有一部分火氣大的,卻是在這時間猛地爆發出來。

“籲籲——!!那邊的!!幹什麽呢!!”

尖銳的哨聲從天而醬,將一整套憲兵裝備穿戴整齊的露娜直接用飛行腳一腿踹在了那個搶奪物資的士兵身上。而他懷中作為奢侈品存在的水果罐頭也自然滾的滿地都是,不過現在卻沒人敢撿。

“在老娘的地盤上搶東西?!誰給你的膽量!!為毛都在我這裏搶?!你真想彰顯你有本事的話,去黑崎隊長在的航空部搶啊!!去野分姐的第四倉庫搶啊!!我這特麽的都是第22個了……”

“是23……”

跟在露娜身後,和露娜一樣暫時使用BF109D型老式飛行腳的莉涅也小心的降落在這裏,一邊指揮憲兵隊將散落的物資重新歸類,一邊糾正露娜的口誤。

“哦?這已經是23個了麽?真是的……為什麽都來我們這裏啊,明明野分副隊長那裏就沒有這種事……”

“而且聽說黑崎長官那裏連高聲喧嘩的都沒有呢……”

聽見莉涅如此碎碎念,反到是露娜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發,蕾那裏為什麽是那樣個詭異情況,露娜倒是看見了。

被人用一百五十二毫米重炮指著腦袋這種事……果然比被魔女踹更恐怖一點麽?

露娜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下手太輕了點……

……

遠在城鎮五公裏外,飛行隊機場,專門配屬於魔女隊和航空隊的補給車隊在魔女的護送下駛入基地。

是的,魔女護送。一名身穿巫女服腳穿零式改飛行腳的魔女正在車隊的上空盤旋,那種露腋設計的巫女服……是雪風注冊的所屬神社,博麗神社特所有的製服。

因為聽說這裏有JAM的存在,所以哪怕在無數防空兵器的中央,這名魔女也不敢有任何的懈怠。而陪同的,則是現在北方軍魔女隊唯一保有完好戰力的妮可·幸·阿斯卡,為什麽說是唯一呢……在昨天雪風迫降時,如同雪風預想的一樣,JAM找準了機會投降,但是被蕾攔了下來,在付出氮素裝甲全滅護盾被破3次的代價後,蕾終於找到機會一炮轟掉了那台二型JAM。

這種配備了M字至W字可變翼的飛翼機體在給魔女隊帶來了足夠的傷亡後,終於被消滅掉了。

但是,在JAM資料及其稀少的現在,沒人敢說這裏是否還有其他的JAM存在,護航魔女的小心表現也可以理解了。

“說起來,我貌似一直沒有看到二小姐……啊,就是你們隊長啦,博麗雪風,你知道麽?”

“誒,你找隊長啊。”

聽見護航魔女的詢問,妮可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今天早晨全員緊急出勤的時候,好像黑崎副隊長是怎麽交代的來著?

【不許透露雪風受傷的事……】

是這樣來著吧。

於是摸了摸頭,妮可敷衍了一下就將話題引到其他地方去,而在車隊進入基地後,妮可正好看見了回程的莉涅和露娜。

“露娜~~莉涅~~~你們已經回來了啊~!”

“哦!阿斯卡前輩!”

“幸~!”

對於妮可的稱呼,近乎全隊叫什麽的都有,這裏就不要在意這種事了。

“這位是扶桑護送物資的隨行魔女博麗千月,人家可是從裏海一路將船隊護送到伏爾加格勒哦,很厲害的哦。”

“哪裏,我要是真厲害就不會讓我做護送了,是沒法和在前線戰鬥的大家相比的……”

“哎呀~千月又在謙虛了,我可是聽船員說了哦,平均下來每天兩次的異形攻擊呢~”

“沒什麽啦,和二小姐比的話,這完全上不了台麵的啦……”

一邊嬉鬧著,魔女們在車輛開始卸貨後,在跑道降落。

“說起來,不知道補給有些什麽呢!?”——露娜

“要去看看麽?”——妮可

“可是……雪風隊長和黑崎副隊長都沒有回來……”——莉涅

“沒關係啦~隻是去看看而已~”——妮可&露娜

“你們說要幹什麽?”——黑崎蕾

“喔啊!出現了!”——妮可&露娜

“哈……哈哈……”——哭笑不得的某千月

……

“相當精神的隊員們呢。”

“確實,如果她們提不起精神的話,那我這裏就難辦了。”

木質椅子上墊著不知誰送來的坐墊,雪風抱著一包扶桑新送來的茶葉開心的找來幾個杯子玩起了功夫茶。

雖說她完全不懂這個,但是作為記憶中少有的可以實行的娛樂活動,雪風還是樂此不疲的將茶缸中的茶葉倒來倒去,等自己玩的差不多了,在將麵前這位客人的杯中倒上茶水。

“請用,希望你習慣這樣喝茶。”

“嘛……我都是喝咖啡的來著。”

有著一頭純正金發,在三年前的卡爾斯蘭大撤離中幫助雪風完成了神社注冊的亞曆山大·愛德華,正略微苦笑著看著雪風因為將茶水倒來倒去濺到身上軍服。

這可是為了來見雪風專門穿上的軍禮服。

“卡爾斯蘭的咖啡能喝?!別開玩笑了。”

端起茶杯抿上一口,愛德華笑著瞟了雪風一眼。

“總覺得你對卡爾斯蘭的咖啡有什麽誤解……”

“哼……那種得加糖加到變為半糊狀才能入口的東西到底誰才會去喝啊。”

“唔,也沒人逼你非要去喝手製咖啡吧,雖然我承認,卡爾斯蘭人除去專業人士,一般人做的咖啡確實沒法喝。”

一邊說著,愛德華一邊將手伸向不遠處的牛奶和糖包,結果被雪風拍了回去。看著雪風那小貓偷到魚一樣的表情,和輕搖手指的動作,愛德華反倒微微笑了。

“好吧,雖然不知道你這是哪的喝法,但是我這也算入鄉隨俗了。”

再拿起茶杯喝上一口,淡淡的茶香飄蕩在雪風的辦公室,兩人看著遠處跑道上魔女們的嬉鬧,不自覺的都帶上了些許笑容。

“這種日子,真是懷念呢……”

閉上眼睛,愛德華感覺似乎回到了齊柏林航母上……隻不過說衝泡的由奶茶變為了茶葉,和自己喝茶的對象由娜塔莎變為了雪風。

是錯覺麽?愛德華看著雪風的側臉,總覺得似乎可以和已故的娜塔莎重疊起來一樣,在午後陽光的照射下,就連雪風那頭黑發都帶上了太陽的金光。

“愛德華?”

是啊,在卡爾斯蘭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吧,同樣是在午休的時間,自己會把之前攢下的奶茶和糖果拿出來,然後靜靜的等著那位有著金色卷發的女孩來到自己的醫院門前……

“嘿~愛德華!?”

反應過來,麵前的金發少女變為了黑發女孩,同時反應過來,那個曾經偷偷扒在窗口,等著自己給她糖果的女孩已經永遠都不可能再出現了。

“……怎麽了麽?忽然感覺……愛德華你好像……”

“不,沒怎麽……”

將口袋裏時刻都會準備的糖果包拿出來,打開放在了桌子上。

“唔……喝茶的時候吃糖?愛德華你真奇怪……”

[唔……喝黑咖啡缺要吃水果糖?你果然是個奇怪的家夥。]

從金屬製的糖盒中挑出一塊蘋果味的,懷念的投入口中。看著雪風趴在桌子上細細的數糖果數量,愛德華依舊沉浸在這仿佛錯亂的時空中。

……

“報告!”

“進來。”

如同變臉一樣,在聽到門外報告的同時,雪風那和三年前無異的天真笑容被完美的收斂起來,幼小但威嚴十足……這就是雪風在工作時的樣子麽?

裝作沒看到雪風偷偷將糖盒收起來的動作,愛德華端起茶杯再喝一口。而進門的這是剛剛在跑道上降落的魔女們,除去野分和蕾還在視察,其餘魔女都回到了基地。

“至今日1435時,北方軍臨時魔女隊已完成第2-5倉庫補給分發任務,處理糾紛31起,收監鬧事人員54人,其中士兵……”

“好了,現在大家都回來了麽?”

“除去野分姐都回來了。”

打斷了妮可不知從誰那裏學來的刻板報告模式,雪風在了解了一下情況後就直接開始分發任務。

“那麽命令,莉涅以憲兵隊的名義通知被拘留人員所屬部隊,讓他們的隊伍來領人。露娜陪同扶桑來的博麗桑了解一下住宿情況,然後去整理一下我們魔女隊的補給,晚飯前給我個單子。妮可……蕾昨天晚上受傷的事你知道麽?”

“是的……”

“那麽基地的防禦就交給你了。”

“……是!!”

一反常態的樂天和放鬆,妮可這回給予了雪風最堅定的回答。雖然就雪風而且,更擔心妮可的人身安全就是。異形的話隻要不是特機妮可就可以逃掉,唯一的問題就是JAM……

“妮可,記住不要逞能……不要受傷。”

“是!!那麽我去進行任務了!”

連著妮可身後的莉涅和露娜也和雪風敬禮後離開。雪風可以聽見,她們在離開了之後進入了隔壁的房間,那裏是正在處理文書的時雨。

果然……比起冰冷的自己,溫柔開朗的時雨更加受歡迎麽……

撇撇嘴,雪風掏出一塊水果糖丟入嘴中,然後喝了口茶。

“唔,奇怪的味道……”

“你自己之前不就說了喝茶不能吃糖麽?~”

“你管我……”

麵對愛德華的調笑,雪風撇撇嘴一邊喝茶一邊把糖果嚼的嘎吱作響,這一孩子氣的舉動也就隻能讓愛德華笑的更開心而已。

“說起來……雪風你受傷了對吧,不用擺那副表情,想在一名三級魔藥師麵前隱藏傷勢和血腥味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把衣服掀起來……怎麽這幅表情,我年齡做你爸爸都有多的……”

總之,在雪風極不情願的配合下,愛德華檢查了雪風腹部的傷口。那如同被砸成了肉醬一樣的皮膚和暗紅的皮下淤血都表明了雪風的狀態並沒有看上去那麽好。

“這什麽時候傷的?”

“昨天晚上。”

“什麽東西打的……”

“異形實體炮。”

“搶救了很久吧。”

“4小時……啊呸,愛德華你套我話!”

雖然是氣鼓鼓的表情,但是雪風依舊接受了愛德華的臨時治療。治愈屬性的魔力,雪風這還是第一次感受到。

“晚上我幫你配兩服藥……傷口還好,你的身體質量夠好,還能撐得住,比較麻煩的是你現在的貧血。這兩周內不許飛……”

“不可能……現在戰力非常緊缺……最多一周!”

凝視著雪風的眼眸,愛德華最後不得不退讓,這個眼神……簡直和當初她的老師一模一樣,娜塔莎在她的小隊覆滅前,也是這個表情吧。哪怕知道危險也要上,哪怕知道這種行為出了增加自己的被擊落率以外毫無用處……也會拚了命一樣的向戰場飛去。

“……一周,那麽藥物改手術……我要放出你腹部積血,然後使用醫療術式接好你的肝髒和腎髒,一根根把血管接起來……手術時間可能會很久,沒關係麽?”

“沒關係。”

近乎同樣的,和當時重傷的娜塔莎相同的選擇。

“減少了一周時間了不是麽……”

放下衣服,雪風如此說著,沒有啟動魔力的她自然沒看見愛德華那欣慰卻又悲傷的表情。

“說起來啊愛德華……”

“怎麽?”

“你聽說過Process[普羅賽斯]麽?”

雪風沒想到自己隨口一問卻引來了愛德華那似乎看白癡一樣的眼神。

“什……什麽嘛!這樣眼神什麽意思嘛!?”

“Process……那不就是幫你接手開發Super_Sylph的研究所麽?果然雪風不管你怎麽變,也依舊改變不了你是個笨蛋的事實……”

沉默……這份低氣壓甚至將隔壁的時雨和那莉涅她們引了過來……

“……時雨你別攔著我看我不砍死這個混蛋!!莉涅你也給我放手……”

……

今天的北方軍——依舊很和平呢。(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