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光明之女黑暗忽臨 保衛伏爾加格勒

北方軍空軍基地,按照前一次的會議結果,現在由時雨上尉代理基地指揮權。在雪風進入手術室前,輕傷的蕾帶著妮可在前線來回巡視了好幾遍。而在接下來雪風手術的很長時間內,作為現有唯一拿得出手的戰力,她們也將包辦接下來的空中戰鬥任務。

“誒都……武器、彈藥、飛行腳……都沒有問題!那麽接下來就是文書~文書~”

從飛行腳維護支架上跳下來,妮可熟練的將基礎維護工作搞定,拿出一份文件開始奮筆疾書,雖然字體歪歪扭扭,但是好歹妮可也是受過神殿教育的班科魔女,這點比作為征召兵,臨時覺醒的露娜要好上不少。那孩子到現在看見文書就抓瞎,完全不知道如何下筆。最後除了哭著撲莉涅懷裏求代筆外沒有其他可能……

想到這裏妮可一陣竊笑,看了看庫房外全副武裝進行負重行軍訓練的莉涅和露娜,在心裏為她們加油。

‘好好幹吧~我當初也是這樣過來的呢~’

吹了吹文件上未幹的墨跡,妮可小心的將手上的鋼筆收入做工精良的木質筆盒中。無論是鍍金製作的鋼筆還是熏香木製筆盒都是價值不菲的貴重物品,都是雪風手術前下放文件同時交給妮可她們使用的。

小心的將筆身的指紋用錦布擦拭掉,妮可對著筆盒傻笑半天才將其收入行軍包中。

“校級軍官的簽字筆啊,我也好想要一隻……”

一邊這麽想的妮可準備將文件放入文件袋,不過夢想很豐滿,現實很骨幹,在文件上簽字的是自己那狗刨出來的字,就不說和雪風那樣華麗的花體字比,連蕾和時雨那樣最基本的整潔都算不上……

該感歎一下教育的差別麽。

雪風是標準的後世大學學曆,不然也不可能成為最新銳戰鬥機駕駛員。而蕾和時雨都是經過長時間神社教育的,時雨更是曾作為財閥繼承人受到過係統的精英教育。要是用學曆來形容的話,那麽蕾至少是高中學曆,而時雨在某些方麵甚至可以達到本科學曆的程度。

雖然不可能達到後世一樣廣泛的知識教育,但是在認知程度上,無論是蕾還是時雨都是具有成熟的外界認知能力。這也是,成為一名合格魔女的前提。

當然不是說隻有現在義務教育水準的妮可就不是一名合格的魔女。相反,在戰場成長起來的妮可擁有俯視大多數魔女的資格。無論是拚命得來的偽·特殊戰能力還是從155中隊學習來的戰場意識。作為戰士,妮可算是魔女序列中的精英魔女了。如果妮可現在去好好補習一下文化知識,那麽軍銜再翻個翻成為和時雨同樣的尉官也未嚐不可。

“交掉文書就去吃飯吧,然後還要和蕾姐換班……”

從庫房中走出來,燦爛的太陽讓妮可稍稍眯起眼睛,用空著的手搭在眼前,透過指縫去感受那一縷陽光的溫度。妮可笑了笑,繼續向辦公樓走去,而身後的一陣電流聲讓她停下了腳步,忽然黑下來的庫房讓妮可一陣苦惱,過會還要出擊呢,機庫裏黑不溜秋的怎麽搞。

“算了,讓地勤來修一下吧。”

沒有進入庫房內查看,妮可一蹦一跳的離開了機庫。

而另一邊,時雨也看著麵前的小女孩苦惱不已。

妮蒂婭.蘇茜.普羅賽斯

這個疑似冥王計劃產物的女孩沒有在軍隊檔案中留有任何痕跡,無論時雨怎麽詢問,這個女孩隻有在雪風和蕾在場的時候有小聲說了一些什麽外,就再也沒說過一句話。連溝通都成問題的話,自然不會取得任何進展。

不過,當初雪風是怎麽和這孩子說話的?

時雨冥思苦想半天,然後略帶遲疑的,解開了左手的半指手套。和雪風那已經覺醒了自我意識,色澤明亮的核心不一樣,時雨左手的核心顏色近乎是接近透明的淡粉色,但是在技術方麵兩者是相同的。如果這孩子是對這個起反應的話……

用左手手背對著妮蒂婭,時雨來回晃了晃,確認了自己的判斷後做了個深呼吸,是否能完成雪風布置的任務就在此一舉了。如果特殊戰無法判定這孩子的來曆的話,那麽等待她的,就隻有被送往實驗室進行提前【拆解】了。

“餒,告訴我吧……”

仿佛異形核心是妮蒂婭的認證方式一樣,隨著那空虛的眼眸中一縷紅光閃過,瘦小的銀發女孩終於開口了。

“身份認證,失敗……NoDate……數據庫連接,成功……二次驗證,失敗-NoDate……注冊新用戶……”

一連串的莫名詞匯讓時雨聽的一愣一愣的,如果是雪風的話大概可以得出不得了的結論吧,時雨如此想到。

“本機番號確認,Nydia.Susie.Process-five/Six,注冊臨時用戶……請說出你的名字……”

時雨歪歪頭,剛剛那一長段話她就聽懂了最後一一句。而妮蒂婭在時雨發呆的十來秒中用那無機質的眼神盯著時雨的眼睛,在時雨歪起頭的時候,妮蒂婭也跟著把頭歪了過來,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反倒有種很可愛的感覺。

“……請說出你的名字。”

明明是陳述句為何帶有異樣的命令感?時雨覺得這樣的妮蒂婭有種熟悉感……在哪裏見過的呢?

高達三米的紅黑色鋼鐵巨人形象一閃而過,那仿佛野獸般的咆哮聲時雨在影像資料中看過很多遍,但是時雨下意識就將心裏的推測推翻了。這孩子的核心也僅僅是普通的異形核心,和雪風不一樣……應該隻是現在的妮蒂婭和雪風下命令時相似的語氣造成的錯覺吧。

自顧自的下定結論,時雨開始自我介紹。

“咳咳,我呢……是隸屬於統和軍憲兵部,歐拉西亞北方軍所屬,清秋院時雨哦,我們……”

“記錄,臨時用戶,清秋院時雨,完成……D級人員——清秋院時雨,登陸完畢。”

仿佛自說自話一樣,妮蒂婭以完全無視的態度打斷了時雨的自我介紹,最重要的是時雨壓根聽不懂這孩子說的是什麽意思。她說的話時雨每個字都聽得懂,但是合一起時雨就不明白了。

紅果果的欺負時雨不是實驗室出身啊這……

“啊喏……妮蒂婭醬?”

“是的,蒂尼亞在這裏。”

時雨沒想到隨口一問蒂尼亞居然回話了!自說自話已經習慣了的時雨差點沒被一口茶給嗆死,將嘴角的水漬擦掉,時雨兩眼放光的看向妮蒂婭。

“妮蒂婭?”

“是的,請問,有什麽吩咐?”

“哇哦……”

平穩的語調,毫無機質的眼神,略微縮手縮小的小動作,偶爾還會對水杯這樣的日常生活用品發呆。不知為何,時雨覺得這個全身上下充滿疑團的孩子和雪風獨自一人時異常相似,那種被隔離在世界之外的孤寂感。

每次任務,每當雪風背對著大家時,作為雪風的重點保護目標,時雨都能感覺到,安靜、黑暗,還有那無盡的壓力,那是深海一樣的孤獨。

就如同麵前這個孩子一樣,仿佛初生在這世界一般。

微笑著,時雨托起妮蒂婭比起自己要小了一大截的小手,帶著稍稍有點過低的體溫。女孩沒有反抗,雖然她不明白,為何眼前這個D級人員要做如此無意義的事情。

時雨知道,自家隊長那是因為她自己選擇的道路,時雨作為外人無法幹涉什麽,也無法幹涉什麽。在當初作出了選擇,中途可能疑惑,可能悲傷,但是,雪風絕不會後悔。

她就是那樣的人,自顧自的選擇,自顧自的奮鬥,自顧自的悲傷。外人能給予她的幹涉非常少。哪怕被現實打倒在地,她會做的也就是另選一個方向,繼續背著以往的選擇走下去。而不是丟掉過去的包袱,跳到新的路途進行新的旅程。

說實話,時雨在私下裏和大家都或多或少提起過雪風那看似傻瓜一樣的選擇。但是,一次次的討論所得出的一次次結論都大相徑庭。

如果雪風不是腦子有病,那就是她刻意疏遠著這個世界對她的好意。

就如同現在在自己麵前靜靜把玩著茶杯的妮蒂婭一樣,靜靜的,看似乖巧的坐在那裏,但是卻將身邊的一切置若罔聞。

專門被派來和她溝通的時雨也好,用於討好小孩子,露娜特意貢獻出來的糖果點心也好,對於外界傳達的善意,仿佛總是帶有異樣的警惕。

將一切的一切都拒絕掉,但是無論何時都彰顯著自己的意誌,自顧自的自說自話,想當然對方會理解自己,想當然的說著對方完全聽不懂的話。

和雪風是何等的相似。

“妮蒂婭……”

“是的,時雨你有什麽想說的麽?”

抬起頭用那不帶任何感情色彩的眼眸看著時雨,時雨見過這個眼神。雪風將敵人套進瞄準環中的時候也是這個眼神。

時雨微笑著,用空著的手用力的摸了摸妮蒂婭的小腦袋,將那捎帶分叉的銀發揉的如同雞窩一樣一團亂。

“來吃點心吧~這可是特意為妮蒂婭準備的呢~”

越是被遠離就越是想要接近,因為知道放任不管的話這孩子會迎來怎樣的悲慘未來,所以想要改變那樣的結局。

雪風這樣的家夥一個都嫌多,妮蒂婭應該可以得到更好的未來才對……時雨如此想著,將手中的點心交到妮蒂婭手中。

首先,讓這孩子知道什麽是‘甜’的感覺吧。

‘啪——’

忽然而來的黑暗讓時雨有些措手不及,窗外那明亮陽光和屋內的黑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叼著一塊曲奇餅幹的妮蒂婭抬起頭看了看後,嘴巴‘嗚嗚嗚——’的對時雨說著什麽……

“妮蒂婭~吃完了再說話哦~”

聽見時雨的話,妮蒂婭雙手捧起曲奇餅,‘哢嗤哢哧’的將餅幹吃掉。舔舔嘴唇,麵朝時雨用手指向天花板。

“照明,損毀……線路,正常……詭異。”

銀色的眼眸不知何時變為緋紅,在黑暗中發出了如同紅月一般的色彩。

“妮蒂婭……你能看出線路沒有壞?”

點頭點頭——

“唔……燈壞了,但是線路是正常的……很詭異?是這個意思?”

點頭點頭——

“詭異!!線路,過載否認,燈具損壞,異常……能源終端,探查必要。”

聽著妮蒂婭奇怪的表達方法,時雨努力的理解這孩子想表達的事情。

“恩恩……線路很詭異,沒有發生跳閘燈缺壞了,可能是電動機出問題了……這個意思?”

點頭點頭點頭!!

“預感,刻意,不祥……”

沒等時雨翻譯完成,隨著慌亂的腳步聲,辦公室大門被人一把推開。

“時雨姐不好了!!基地內出現大規模停電!!就連城市方向也有停電跡象……”

不斷喘著粗氣,妮可一手抱著文件,另一手拎著作戰板,上麵用紅色筆跡圈出了一個個紅圈。那都是電力被切斷的地方,而其中一處被其主人用力劃破了。用力之大甚至將下放墊板也摳出一道如同刀痕的痕跡。

“這是……急救室?!開什麽玩笑,隊長不是還在手術麽!!”

急救室的手術房使用的可是獨立電源,怎麽可能被切斷,唯一的答案……

“基地……被滲透了麽……妮可!!!”

“在!”

“拉警報!!全員警戒,對前線發射信號彈,紅、紅、黃,全員第一戰鬥配置!!”

“可是,沒有電……警報……”

“去用嘴喊,加上魔力你不比警報小聲多少,快去!!基地出這麽大事情,前線絕對不能再有問題,發布警告的同時去發射信號彈,必須讓蕾小心!”

“是……是!!”

雖然想借用一下窗外的陽光,但是在基地可能被滲透的情況,時雨還是拉上了所有的窗簾,準備封死這間房屋,但是在她準備鎖門才發現,那個有著銀白長發的女孩不知何時已經不在自己身邊。

“妮蒂婭?!”

找遍整間房間,都沒有看到那個小小的身影。

“這種時候基地被入侵……可惡……該不會是衝著妮蒂婭?異形軍……”

心髒如同被無數隻投槍刺穿一樣,時雨捂住了胸口……之前的傷口似乎因為精神過於激動而有些惡化。

“等等……難道目標是……雪風?!”

“時雨姐?”

“時雨上尉!”

三個人影穿過陽光的光幕跑進辦公室,外部光線過於刺眼時雨沒看清誰是誰,但是從聲音判斷……是那兩個見習生和蒂法吧。

似乎是被妮可叫來的……雖然其中兩人很不成熟,但是也是見習魔女了,勉強能參戰了吧……抱歉啊雪風,我知道你一直反對讓這兩個孩子提前參戰的……但是,現在可是特殊情況啊。

“時雨怎麽回事?”

在場還算冷靜的也就隻有蒂法了,今天原本是她坐車離開的日子,誰知道就在離開前幾小時會遇上這種事。

“咳咳……基地大規模停電,毫無疑問,我們被滲透了,雪風……咳,妮蒂婭……咳咳咳咳……”

話還沒說完,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時雨那貫穿肺部的傷口看來並沒有大家看到的那麽樂觀。而蒂法作為原155分隊的副隊長兼參謀則迅速想出了應對方法。

“莉涅露娜你們去3號機庫,那裏有封存的BF109即使沒有電源也可以快速啟動。完成武裝後莉涅在基地就地升空進行狙擊和戒備,露娜馬上對周邊進行巡視,尋找可疑人物,防止混亂,一旦發現……就地擊殺……時雨這樣可以麽?”

時雨沒回話,比劃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

“還有,尋找野分……她自從昨天晚上就沒露過麵了……”

“不會把……野分姐那麽強,怎麽會……”

露娜略微吃驚的捂住嘴,但是那閃爍的眼神表明了她也不放心野分。

“現在妮可正在傳遞警報,相比聽到警報後野分會盡快回來的吧。”

搖搖頭,蒂法對野分安全歸來沒有什麽信心。或者說,她已經習慣隊友在各種不可能的地方失去生命了。

“總之,我們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我和時雨暫時負責指揮,你們兩個也一定要小心,最少……也要活著等到隊長回來,隊長在的話,就有希望。”

露娜和莉涅看著蒂法那嚴肅的表情,兩人同時立正,鄭重的敬禮……她們知道,自己這回要去的,不再是雪風規劃的訓練場了。

“那麽,願諸君武運昌隆。”

目送兩個新人離開,蒂法摸了摸左臂未拆封的夾板……如果,亂來一點的話,自己也是可以上的吧。

沒等蒂法有什麽實際動作,時雨就拽住了她。

“你想都別想……咳,你這情況比我好不到哪去,給我乖乖呆著。”

露出個無奈的笑容,蒂法輕輕拍掉時雨的手。

“知道,不用你提醒……那麽,這次作戰的重點是?”

“重要程度從上往下,雪風、防線、間諜、妮蒂婭。”

“妮蒂婭?”

“恩……妮蒂婭,最近[唯一]留在我們基地的[陌生人]。”

抬起頭,時雨咬了咬嘴唇,她不敢去想那最可怕的想法。

[如果……蒂尼亞你就是間諜的話……那麽,就由我——親手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