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要塞的崩壞 保衛伏爾加格勒

前線——

“這裏是B-1黑崎蕾,到達檢查點……”

【茲茲——這裏……前線……遭到攻擊——】

“喂……”

無線電開始變的混亂不堪,但是從之前收到的信號來看明確是受到攻擊。運氣好的是今天是個大晴天,蕾沒有費多少功夫就找到了那炮聲轟鳴的戰場。

“這裏是B-1,呼叫總部,前線出現異形軍,申請開火許可……”

一邊減速進入炮擊航道,蕾一邊聯係著身處指揮部的時雨,但是和預想中不同,別說是開火許可,就連最基本的回應都沒有。

“總部?”

蕾疑惑的敲了敲耳機,但是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咻——砰!]

從身後傳來的響笛聲,那是緊急信號彈升空的聲音。回頭看去,紅、紅、黃三色信號在各個陣地傳遞著全體準備戰鬥的緊急信息。

“總部……出事了?”

蕾默默地停止繼續呼叫,既然已經對前線發布戒嚴命令,那麽時雨那邊也應該有具體對策了。否則就應該是紅藍白的撤退信號,而不是第一戰鬥狀態的緊急信息。

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高度降低至雲層以下,五百米……這是相當危險的高度,對於戰鬥機來說是隨時可能被異形軍用各種長槍短炮砸下來的高度。

但是……蕾,是魔女。

“氮素裝甲進入戰鬥狀態,速度穩定於320……目標確認,多足戰車……”

從側麵切入戰場的蕾將炮口指向左方,打擊順序決定為由遠至近,目前能做到的最大短期連射是——五發。

“彈種確認為輕型長杆穿甲彈,彈夾數量5,短急射準備,AI……火控調整。”

左手逐漸升溫的核心給蕾帶來了如同灼燒的痛苦感覺,將近三公裏的距離不僅僅帶來了大量計算負擔,還對蕾的炮擊穩定性提出了相當的要求。要知道這可不是在地麵進行固定的定位炮擊。而使用重炮的蕾,可以說是飛在天空的驅逐艦。

“升溫流密位減2,風向斷層左移3,距離固定為三公裏環繞,倒數……”

152重炮的短急射如同給晴朗的天空帶來了數次晴空驚雷,當不斷噴吐著死亡紅光的異形軍戰車同時被擊破核心時,伴隨著噴氣式引擎的呼哨聲,人類的歡呼再次出現在戰場上空。

“這裏是B-1,前線聽得到麽?”

【這裏是772高地,剛剛的火力支援,萬分感謝。】

“不用多謝,我這裏有事需要你那裏確認……因為無線電幹擾嚴重,我需要你使用有線通訊確認周圍陣地的安全。”

【了解。】

魔導針中傳來炮擊警報,做出一個滾筒機動躲開炮擊,蕾很無奈的發現了異形軍的空軍,而且看樣子還是大部隊。

“飛行杯12隻,拉洛斯改40隻,拉洛斯40隻……真看得起我……”

毫不猶豫的向己方陣地俯衝,丟掉沉重的火炮,蕾拿出了背後少有建樹的MG42。

“雖說我對於空戰並不擅長……這種情況也沒辦法了吧……”

確認了一下自己那少的可憐的機槍彈藥,蕾感到了些許不安,敵人來的數量太多了,異形軍……已經等不及了麽。

“772高地這裏是B-1聽得到麽?”

【是的很清楚。】

“我覺得你們可以開始準備撤離了。”

拉動槍栓,蕾將剩下的唯一一個彈鏈掛在身上,看著前方頗有遮天蔽日感覺的異形軍,蕾第一次開始羨慕雪風。

如果她是和雪風完全一樣的對軍強化類型……那麽這時候刷一個對軍魔法會很爽的吧……可惜,自己是對城TYPE呢。

【撤離?但是……】

“請快點決定……”

舉起手中的機槍,蕾開始加速,以往這樣的衝鋒都是跟在雪風的身後,忽然看不到那個背影,心裏很不安。

“在我的彈藥徹底空掉之前……”

B-2,黑崎蕾Engage——

而比起前線,似乎基地的混亂更加嚴重。

不知何時燃起的黑煙徹底打亂了時雨和蒂法的計劃,尤其是那些黑煙來自於彈藥庫和油料庫的時候。

“妮可!!”

“啊?在!!”

突然聽到身後一聲怒吼,妮可轉身,喊住她的是野分。

“野分姐你終於回來了……剛剛觀察哨傳來報告……”

“我知道,但是現在你不能去找異形軍的麻煩。”

[誒?]

沒等妮可反應過來,野分有點別扭的湊了過來。

“野分姐你的腳受傷了?誒?!身上這麽多血!?”

“沒事,妮可看那邊……”

一把搭在妮可的肩膀上,野分指向了伏爾加格勒城的方向。

“那是……城市?怎麽會?!”

“你現在去那裏。”

野分一邊喘氣一邊對妮可說道,但是身上那濃厚血腥味和還在往下滴落的血跡讓妮可相當在意。

“但是……前線……”

“沒問題,前線不是還有那個家夥在麽,而且,現在隻有你可以去了……我很擔心,工廠……”

現在支持基地和前線運轉的軍工廠都在城裏,一旦伏爾加格勒城出事,那麽將直接代表北方戰區的大麵積崩盤,這些事妮可都是知道的……但是……

“好吧,那野分姐?”

“我去把這些處理一下……而且,這些不礙事,過會就去找你。”

野分指了指身上這些血跡,無奈的笑了笑,卻仿佛幹擾了呼吸的順暢,又咳出一大攤血來。

“好的,那我去城裏。野分姐你自己小心,基地內滲透過來的家夥沒有找到,總部的安全就有野分姐來吧。”

“恩,就交給我吧,她們在哪?”

“誰?”

“當然是現在指揮的人了。”

“現在是時雨和蒂法姐在指揮,就在參謀部。”

揮揮手,目送妮可向遠方飛去。野分輕輕摸了摸身上的血跡,然後轉身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雖然妮可去解決城市的問題了,但是造成基地癱瘓的元凶還是沒找到。

莉涅背上是空戰時使用的反戰車步槍,手上拿著的卻是司登衝鋒槍,這是出國前家裏交給自己的防身武器,沒想到會在這裏派上用場。

全負武裝背著一把重步槍的同時,還帶領著一隊憲兵隊在基地內搜捕破壞者。這放在以前莉涅絕對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但是現在她做到了。

一隊5人迅速來到一道卷簾門前,屋內散發著烏黑的濃煙,這裏是總供電室。半開的卷簾門下方不斷釋放濃煙,根本看不清裏麵有什麽,就連莉涅有遠視魔法也不行。

“準備進入!”

聽到莉涅命令的憲兵迅速撐住了卷簾門,隨著莉涅的手勢,兩人將卷簾門猛地往上一抽,另外二人手持MP44衝鋒槍衝進屋內,防毒麵具加上濃重的黑煙,屋內視野近乎是沒有,但是保持在魔力輸出狀態的莉涅聽到了那一小聲驚呼。

“什麽人,給我出來!!”

憲兵跟著莉涅的動作迅速將槍指向前方,而隨著煙霧從大門散開,莉涅也看清了在主發電機旁的那個小小身影。

“你是……妮蒂婭?你在那裏做什麽?!”

雖然莉涅已經算得上是嚴肅的詢問,但是妮蒂婭卻連一絲理會的意思都沒有,銀白的發絲隨著妮蒂婭的動作搖晃著,發電機的外殼已經被掀開,裏麵是密密麻麻的魔動線路和轉接電容,莉涅隻是看了一眼就覺得暈,不過這不妨礙她工作。

“那個……妮蒂婭?”

“轉輪,損毀……工具,缺乏……”

在莉涅靠近之後,妮蒂婭忽然的出聲嚇了莉涅一跳,但是順著妮蒂婭的目光看去,哪怕是莉涅再怎麽機械白癡,也能看到卡死在機輪中的兩根鐵棍。

“異物、取出……修理……繼續。”

勉勉強強的理解妮蒂婭的意思,莉涅讓身材最高大的一名憲兵去協助妮蒂婭,然後用信號槍打出了一枚綠色信號彈。

意思是:妮蒂婭確保

這樣時雨姐布置的目標就完成了一半了,接下來再保證雪風手術室的安全的話……

“喲~這不是莉涅嘛。”

“這個聲音……野分大尉。”

莉涅聽到聲音後很高興的回頭,但是卻發現野分渾身沾滿血跡。

“這……這些傷?難道野分姐遇見破壞者了麽?”

“誒?沒有哦。”

“那這些傷是……”

看著野分一步步走來,莉涅總覺得哪裏不太對。忽然背後一陣微弱的嗚咽聲傳來,回過頭,那是之前還在修理發電機的妮蒂婭。

但是這時的妮蒂婭仿佛是看見了什麽可怕的東西一樣,喉嚨裏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一邊還努力的拉著莉涅想要後退。

“誒……沒想到這個小家夥還有這樣的反應啊~”

“麽……妮蒂婭不用害怕哦,那些隻不過……”

“畢所普大人退後!!那些血不是她本人的!!”

沒等莉涅反應過來,那名最高大的憲兵忽然將莉涅和妮蒂婭抱起用寬闊的後背擋住了野分……同時一陣劇烈的眩暈感向莉涅襲來。她最後看見的……是如同冥河彼岸開滿鮮紅花朵的機房,以及……

野分那如同野獸般的,比異形軍瘴氣更加黑暗的豎瞳。

[血……不是她的?]

莉涅的世界,陷入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