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因為是人類 保衛伏爾加格勒

“時雨,觀測到綠色信號彈,莉涅隊抓住了‘天使’。”

“她們的位置是?”

“是總機房。”

時雨將基地地圖拿到麵前,在總機房處畫上圈。

“另外我這裏有個不好的消息……”

“哦天,饒了我吧,我們才剛剛找到妮蒂婭……”

“是前線哦,北麵高地有大量交火跡象,敵人規模不明。”

迅速的在地圖上標出戰鬥位置,時雨看著眼前這內憂外患的景象不由得將頭發撓成一團亂麻。

“那蕾呢?”

“已經交火了,前線出現過152mm炮的聲音。”

“那至少我們可以暫時放心了,有蕾在的話……”

‘噠噠噠噠——’

遠方傳來的槍聲讓時雨和蒂法猛的抬起頭,那個方向是——

“總機房?糟糕……難道間諜真的是妮蒂婭?衛兵!!”

時雨迅速喚來了警衛,而蒂法也將之前警衛送來的武器裝上彈夾。MP44,這種卡爾斯蘭製衝鋒槍基本是憲兵隊的標配,當然,雪風還弄來過兩套火焰發射器,不過那顯然不是這個時候用得上的。

“留下一隊人在這裏,其他人都去總機房,發現可疑人員以抓捕為第一目的,如果抓捕困難允許射殺,以上!”

“喲~好大的火氣,誰惹你了麽時雨醬~”

所有人舉起槍指向忽然出聲的方向,結果惹來對方一陣調笑。

“喂喂喂~不至於吧,話說,你們不是還要去機房麽?”

從房屋間的陰影走出,野分舉著雙手走上前來,而她的話也提醒了時雨,實際上就在野分話沒說完的時候,時雨就對部隊做出了出發的手勢。

“你這家夥到底跑哪裏去了!”

“沒,我就是去城裏晃了一圈而已,那麽,現在什麽情況?”

看著野分依舊那副無鐵炮模樣,時雨甚至聽見了自己磨牙的聲音,你好死不死趕在這個點出去,你是對麵派來的逗比麽?!

“還能有什麽情況,基地內一團亂,前線還出現了異形軍。電報無法使用也不知道是什麽情況……野分你身上怎麽搞的?”

一邊說著,三人一邊向屋內走去,而提到野分的衣服時,蒂法故意落後了一步。而就這一步,剛剛好錯開了野分忽然抓來的手,時雨和蒂法迅速提起MP44對準了她。

“啊啦啦?什麽時候暴露的?”

“不好意思,我們兩都是偵察兵出身,你身上那連個破洞都沒有但是血腥味十足的衣服是糊弄誰呢?!好了馬上束手就擒吧,間諜桑……”

野分那充滿紅光的眼眸環顧四周——

前方是散發著劇烈魔力反應的時雨,而側麵則是距離自己5米開外的蒂法,已經不可能抓住她做人質了。至於時雨?一開始就沒有這個選項……特殊戰魔女的近身戰有多強野分一點也不想知道。

“好了,現在把手舉高,放在我看得見的地方,然後乖乖趴在地上……對,很好……”

蒂法一直保持著隨時可以射擊的狀態,而時雨迅速的用附魔手銬將她的雙手銬死。

“好了,現在讓我看看你的真麵目吧——”

確認自己將對方固定死之後,蒂法總算是鬆了口氣。現在這個間諜算是抓住了,接下來就是審問和……

“不可能!!你這……”

時雨的驚呼讓蒂法的心跳又上升了3個點數,確認時雨沒有受傷,蒂法將扣住扳機的手指收回,同時疑惑的詢問道。

“時雨怎麽了?”

“不可能?這不是麵具和化妝……這是……”

“呼呼呼——啊哈哈哈……”

野分那充滿狂氣的笑聲讓時雨和蒂法從心底裏發寒,明明被捆在那裏的是對方,但是自己卻有種身處冰窖的感覺。

“誰告訴你們我這是化妝了呢?恩?~撒,自我介紹一下……”

如同童話故事中的史萊姆,亦或者是軟泥怪?反正是類似的東西……在時雨和蒂法驚愕的眼神中,野分的手如同**一般穿過了附魔手銬,恢複了自由。

“我的名字是,唔?——野分·V·不列顛尼亞,是這麽讀的?初次見麵你們好……唔,有些不對,你們應該經常見麵才對……”

如同最惡劣的玩笑,時雨死死掐了自己一下,確認自己不再睡夢之中……然後,接受了自己的友人變為了敵人這個事實。

“蒂法開火!!!”

“但是……”

“開火!!”

猛烈的開火聲響徹整個作戰室,兩把在魔女操作下的衝鋒槍打出了大口徑航炮的效果。兩麵石牆被打出了無數個大洞,牆外的陽光落入洞中,在地麵照出點點光斑。

時雨和蒂法則乘著霧氣彌漫的時候會和,一邊為打空彈藥的衝鋒槍上上新的彈夾。舉著手中的槍,兩人緩慢上前。這種火力密度,就算是多足戰車也得掛。但是……

“不可能——”

如同惡魔一般的身影在散開的煙霧中出現,伴隨著粘稠粘液滴落的聲音,從對麵傳來了原本是野分,但現在一定不是野分的聲音。

“恩,看來大家都很急呢,那麽初次見麵,以及……”

紅色的晶體發出耀眼的紅光,時雨連喊出危險的時間都沒有,直接把身邊的蒂法用力推開。

“永別了——”

‘轟——’

再一次的劇烈爆炸,氮基粒子炮的全功率開放直接讓這棟樓成為了危房。蒂法搖搖發暈的腦袋讓自己站起來,而麵前這被削去了大部分一二樓的小房子似乎也到達了極限。

伴隨著混凝土的崩裂聲,這座四層水泥建築變為一片廢墟,而守衛在四周的憲兵們也迅速靠攏過來。

“時雨?”

找遍身邊,蒂法沒有找到那個黑長發的身影。

“不會吧……”

四周都是平坦的機場建築,四周都沒有的話……

“時雨!!聽得到麽?!”

看了看手中槍栓被砸掉的MP44,蒂法可惜的將其丟棄,拖著傷上加傷的身體,向那塌方的建築移動著。

“洛卡特大人這裏發生了什麽?!”

“你們快去找找,時雨可能還在裏麵!!”

在憲兵們的攙扶下,蒂法開始處理身上新添的傷口,而她忽然想起了什麽,對著憲兵們交代著。

“記住,敵人偽裝成了野分·v·布尼塔尼亞,看到野分了之後如果對方不配合帶上束具,那麽馬上開火!!”

“是!!”

將視線轉到麵前,蒂法隻能在心裏祈禱,時雨……你一定要沒事啊……而且……

“給我聯係炮兵總隊!!”

……

如此劇烈的衝突,醫務室的愛德華自然可以發現,從早上一直保持高度集中的他現在已經不僅僅是身心俱疲可以形容的了,不過……他還是完成了任務。

“手術……完成……”

擦掉了額頭的汗水,指揮著護士和憲兵們推著雪風前往地下防空洞,這是愛德華想出的最靠譜的方法。

至少,要支撐到雪風醒來才行。

“啊拉~各位這是想去哪裏呢?”

“你是……雪風隊的——”

愛德華撐了撐眼鏡,防空洞那自帶的弱小電源隻能開啟應急燈,如此昏暗的燈光下,愛德華也隻能勉強認出來這是雪風小隊的那個魔女。

不過……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

“現在上麵的戰場需要她呢……已經可以出擊了麽?”

“不行,而且……你站在那裏別動。”

一邊說著,愛德華打開了隨身攜帶的強光手電,隨著刺眼的強光,愛德華看清了麵前這個女孩,確實身穿著雪風小隊的大衣,不過……果然很奇怪。

愛德華將手電放下,對麵的女孩也隨之送口氣,但是沒等她這口氣咽下去,愛德華再次舉起手中的強光手電同時舉起的還有自己的配槍.

“誒?為什麽……”

“人類可做不到在強光下連瞳孔都不收縮一下的,更何況是更敏感的魔女……”

“真是的……又露餡了,貌似除去第一次以外都被發現了呢……看來我要學的還有很多呢……”

隨著一陣**的滾動聲,在護士們的尖叫聲中,身穿特殊戰大衣的女孩瞬間換了一張臉。愛德華知道那是誰,不列顛的第三王女,由扶桑長公主的孩子。

“你……到底是什麽人?”

“我可從來沒說過我是什麽人來著……話說,別拖延時間了,你難道在等上麵那些衛兵麽?他們是來不了的哦。”

攤攤手,野分很無奈的笑了笑,而愛德華則實打實的收到了那笑容中的惡意。

“你殺了他們?”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好了別廢話了,交出B-3,也許我心情好放過你們也可以哦。”

愛德華瞅了眼依舊處於麻醉狀態的雪風,繼續詢問道。

“你不告訴我你是誰,也不告訴我你是屬於哪個單位,我自然不能將她交給你……”

“嗬……現在了還在試探我麽,我就明說了吧,我不是人類……”

劇烈的紅光開始在野分左手聚集,愛德華知道那是什麽,冷汗瞬間從臉頰流下。

“不想被活埋就交出B-3,或者死在這裏也可以呢……反正我的任務也沒說一定要活的……到時候把屍體挖出來也是可以的吧……”

雖然後麵一句是小聲說的,但是在這片防空洞中,任何微小的聲音都會被無數倍放大。野分那輕鬆的語氣再一次的給愛德華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我的耐心到極限了哦,說吧醫生桑,你的決定呢?還是說你覺得,讓你身後那些護士也和你一起陪葬也沒問題?”

護士們顫抖的靠在一起,至於其他幾名憲兵也在等待愛德華的命令,現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愛德華身上。

而等愛德華的目光再次凝聚之後,回應野分的,是一連六發槍響。

“你們兩個推著雪風離開,其他人從其他道路離開,快快快!!”

左輪手槍彈倉空掉之後,愛德華從白大褂口袋中摸出一個手雷,原本隻是順手跩起來的,沒想到居然會用在這裏。

“……真可惜,你選擇了最差的選項。”

就在愛德華拔出拉環前,原本還應該在遠處的野分忽然出現在愛德華背後,隨著一下刺刀入肉的聲音,鮮紅的血跡染紅了潔白的大衣。

“……咳!”

拔出手中的刀,野分沒有去管推著雪風遠離的那兩個憲兵,也沒有去管四散逃跑的護士,她隻是靜靜的看著愛德華,手中的刀還在不斷滴落著血跡,她不明白,為什麽眼前這個男人會選擇這明顯最不利於生命延續的選擇。

而愛德華也不明白,為什麽眼前這個女孩……暫且當它是女孩吧,會用那樣深邃的眼神看著他。

是對自己彌留的生命抱有不滿麽?還是僅僅想看著自己這個家夥死去而已?

“為什麽要這樣選擇呢?我說過了吧,這樣的話你一定會死的。”

“剛剛那是?”

“加速術式……屬於野分的固有技能。”

“原來,那不是粒子炮麽。”

明明口中不斷滲出血液,但是愛德華還是笑了。

“為什麽要笑?”

“因為這樣的話……其他人就可以活下來了……”

“身為獨立個體,為什麽要如此在意其他個體的死活呢?”

溫度在不斷流失,愛德華覺得眼前的事物也在不斷模糊,但是他缺笑的更厲害了。

“因為……”

舉起手……努力的想要更接近這個‘怪物’一點……更近一點!

“……我們……是人類!”

野分在強光下毫無反應的眼瞳現在卻猛烈收縮,那如同尖刀對準要害一般的危機感緊緊的包裹著野分,一腳踢出……隨著骨肉斷裂的聲音,劇烈的爆炸在這個防空洞回響著……

良久——

隨著些許瓦礫的移動聲,女孩的身影出現在防空洞裏。

“呼呼……哼哼~哈哈哈哈——”

爽朗到詭異的笑聲在地下回蕩著,野分抱著雙臂在瓦礫上大笑著,就連眼淚都笑了出來,淚珠跌落地麵濺起些許灰塵,和笑聲一起回蕩著。

“人類?有意思……真有意思!!”

又是那粘液滾動一般的聲音,野分身上手雷造成的傷口迅速恢複,在遠處強光手電的照射下,那是如同黃泥一般的粘稠**,如同具有生命一般,有意識的在野分身體上滑動著。那原本屬於特殊戰的大衣也如同遇到強酸一般迅速溶解,**在野分身體上凝固,形成了如同作戰服一樣的東西,那如同皮革一樣的材質反射著詭異的光芒,在**完全凝固後,野分‘穿上’了她原本以為毫無意義的衣物,屬於她自己的衣物……

“真有意思呢……人類!!”

皮靴踏在地麵的聲音響徹整個防空洞,而遠處的炮火聲,也越來越近了。

“全麵進攻吧,異形……前進的道路,我們已經為你打開了……不過……和之前說好的一樣哦,B-3是我們的……”

女孩的身影漸行漸遠,逐漸和黑暗融為一體,隻有那如同來自深淵的聲音依舊在這裏回蕩著。

“雪風,是屬於JAM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