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謝謝,永別

槍聲回響,伴隨著些許**滴落地麵的聲音。硝煙伴隨著雪白**力霧氣環繞四周,在野分失望的目光中,雪風不斷顫抖的手在最後時刻偏離了軌道,子彈擦過野分的臉頰,打破了她身為人類最後的心願。

‘人類’的部分在迅速消失,‘JAM’的部分重新掌握了身體的控製權,野分回來了……以無比狂亂的非人之姿回歸。如同時光回朔,被闡釋者破壞的身體迅速恢複,包含那套仿佛特戰服的衣物,在短短數秒內回複。

雪風呆滯的看著野分,對方那緋紅的眼眸仿佛嘲笑般變為獸瞳孔,嘴角再次勾起笑容,帶有淚水的臉頰浮現三道晶體。如同金黃色的結晶順著臉頰一直到脖頸浮現出來,那是核心,JAM的核心。

最後的改造完成了,渦輪化的心髒不再跳動,奔湧的黃色血液中再也找不到一絲鮮紅,手背的結晶再次被手甲覆蓋,比冥王三型更強的力量奔湧而出,死死的掐住了雪風的脖子。

仿佛拎起布娃娃一般輕鬆的將雪風提起,淚水還沒有幹的野分露出了極端厭惡和悲傷的表情。

“真是……令人失望……雪風……”

被動的抵抗著那令人悲傷的眼神,雪風雙手握住拎起自己的手腕,想要掙脫開……

“我分明給過你提示了,已經如此努力的壓抑自己了,結果……最後還是變成這種結局了麽。”

如同附加在衣服上的肌肉,黃色結晶以肌肉線路的路徑在那身黑色皮甲上蔓延。手肘,膝蓋等關節更是出現了銀色的金屬覆蓋物,黑色的貼身皮衣上,無數六邊形納米單元組成了柔軟的外部牽引纖維,來自野分本身的散發的能量瞬間被吸收,在雪風的製空圈中,野分的身體迅速變冷,和背景溫度趨近一致。

“我明明已經這麽努力了,為什麽我還是變成了這樣的結局?!就連最後的安息都是遙不可及的話,我一切切的努力……又是為了什麽?告訴我啊,雪風隊長!!”

掄起手臂,如同發泄般的怒吼,野分將雪風投擲出去。巨大的衝力從背後傳來,緊急啟動的氮氣裝甲減少了衝擊但是原本還有少量機組供電的發電設備現在是徹底完蛋了。無數電流在雪風身上蔓延著,哪怕有著魔力裝甲的保護,雪風還是感覺到身體劇烈的酥麻感。

“雪風,我決定了……”

努力的聚焦雙眼,雪風看到的是,全身皮甲浮現出紅色線條的野分,那仿佛皮質束帶收縮的聲音讓雪風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結束這一切吧。”

‘砰——’

拳頭與身體碰撞聲讓無法行動的莉涅感到毛骨悚然,而接下來無論是牆磚的倒塌聲還是遠處樹木的爆裂聲比起一開始那聲破空的一擊又微乎其微了。

而野分眯起緋紅的眼眸,看向遠處久久無語。力量模式下的全力一擊,她相信就算是雪風也絕對不會好過。盡管JAM的AI不斷的在那片煙塵中標識著[危險目標]的生命跡象。但是野分卻提不起勁進行攻擊了。

在知道自己的意識即將進行轉變之時,自己用盡一切手段進行了預防和處理,到目前為止,野分也算是達成了自己的目的……

至少,沒有任何一人死在野分手中,時雨也好,妮可也好……對自己造不成傷害的就不進行攻擊,一旦戰鬥起來會給自己造成傷害的就使用誘拐的方式糊弄走。

原本以為作為最強的雪風會毫不猶豫的斬下自己的首級,但是沒想到哪怕自己釋放出如此的惡意,雪風也僅僅是選擇了對身體破壞最小,死亡痛苦最低的破壞心髒。

如果自己還是人類的話,確實是會在那一瞬間毫無痛苦的死去吧。可惜……我已經不是人類了。

納米纖維繼續在野分身上蔓延著,從耳朵後方蔓延出兩根支架,最後的鮮紅色的眼部裝甲的收攏掩蓋了哀傷的緋紅眼眸,握了握手心,野分覺得現在的自己哪怕不使用魔力也可以輕鬆徒手撕碎卡爾斯蘭的虎式重戰車。這就是JAM說的力量麽……

“Nano-MuscleSuits麽……不同於strike-unit的全新武裝……”

再次看向遠處緩慢站起的雪風,野分看了看天空,慢步走到雪風身邊。

“這次就到此為止吧……最後送你一個情報——好消息是,那隻讓你們頭痛不已的Type-2型已經被召回,雪風你不用再擔心我們會偷襲你了,壞消息……”

歪歪頭,野分看著雪風那仿佛是彌漫又仿佛是不可置信的表情感覺有些微妙,心裏不由自主散發出一種‘這孩子也會有這種表情麽?’的感覺。

“壞消息是上麵決定徹底摧毀這片區域。”

“徹底摧毀?”

雪風捂住腹部,剛剛野分那三下重擊完全打穿了魔力裝甲和氮氣護盾層,現在僅僅保證清醒已經是很費力了。

“具體我不知道,上麵很神秘,不過……應該是要把這一片抹平吧,至少說話算話也是JAM的特點了……”

熟悉的噴氣式引擎的尖嘯,雪風看見野分身後的事物近乎絕望。J-10,代號蛟龍,機體編號J100233……是自己的機體。

仿佛穿上一身盔甲般,引擎與腿部護甲融合,機翼比例縮小後出現在腿部兩側,圓弧形進氣口,最後是在肩部的鴨翼。這台銀白色JAM在數秒內變為了一套飛行腳出現在野分身上,而那門標誌性的雙管23毫米高速機炮也出現在了野分的手中。自己那台總也找不到下落的座機……被誰拿走已經顯而易見了。

“最後……大概是我們最後說話了吧……雪風……”

一陣狂風吹過,野分臉側的發絲擋住了她的嘴,仿佛瞬間失聰一樣,雪風更本不知道自己聽見了或是沒聽見,呆呆的看著野分轉身,呆呆的看著她啟動引擎,呆呆的看著她離開。直到野分的身影完全消失,雪風艱難的背起癱瘓在地上的莉涅,蹣跚著離開這片即將會毀掉的基地。這時雪風才開始想——野分,你當時說了什麽呢?

翻遍了機庫,代步用載具是一架帶翻鬥的摩托,武器沒有找到,食物和水統統沒有,信號彈亂七八糟的倒是找到了不少……

“那個是……”

但是,就在雪風帶著莉涅準備離開的時候,雪風缺看見了天上的一道火光。或者說燃燒著的火箭?劇烈摩擦帶來的仿佛燃燒的光芒加上尾部巨大的尾焰表明了這絕對不是天然形成的東西。帶著令人不安的,仿佛野獸哀嚎的咆哮聲,徑直向基地這裏衝來。

“不會吧……”

想起剛剛野分說的話,雪風現在連發牢騷的話都說不出來,而這時,雪風看到了遠處的紫色信號彈,這應該是火炮開火的許可……但是是向哪裏開火?

沒等雪風反應過來,製空圈先發出了大量的異形軍警告,在正前方,有著相當數量的異形軍正在想基地內衝來。

“為什麽異形軍會出現在這裏?前線呢?前線怎麽樣了?!”

不過比起異形軍,顯然JAM的那枚疑似洲際導彈的東西更加可怕,雪風想都沒想直接將魔力盡數注入摩托內,然後將油門扭到底。

感受著那足以將自己和莉涅風箏一樣吹出去的狂風,雪風現在很慶幸自己當時嫌麻煩直接把莉涅綁自己身上了,不然現在莉涅一定是被吹飛出去的下場。

加快加快再加快,這是雪風第一次感到與死神賽跑的感覺。

在六十公裏之外的炮兵陣地,在手表的指針和12點處重合的瞬間,發令員揮舞下手中的號令旗,三發試射重炮被射出。接下來就是等待觀察機的報告進行彈道校準,但是在等待數分鍾後,發令員也沒等到觀察機的報告。

“怎麽回事?觀察機報告情況!!”

【茲茲——這裏是阿爾法……目標被摧毀……觀測到……】

“啥?”

觀察機混亂不堪的語調讓觀察員有些摸不著頭腦。

“難道我們打爆彈藥庫了?不過不是說那個基地已經沒什麽彈藥儲備了麽?”

沒等觀察員回過神來,一陣劇烈的震動忽然襲來,而隨後而來是巨大的爆炸聲,那如同最暴虐的天之雷鳴般的怒吼讓所有人呆若木雞,直到一架火炮差點被震動掀翻,炮兵隊的人才緩過神來安置炮彈扶正火炮等等。

“隊長快看!!!那片蘑菇雲!!!”

聽見下屬的慘叫,發令員下意識的回頭看去,那直衝天際的蘑菇雲讓自己不由得一陣腳軟,那東西……難道是自己打的麽?

【喂!!炮兵團回答!!你們特麽的打的什麽東西!!給我報告情況!!!我特麽叫你阻擊基地外異形軍!!你們居然給我把整個基地都炸了?!】

“那什麽……少尉聽我解釋……”

【你解釋個蛋!我哪有功夫聽你解釋!!我特麽的還要去和清秋院大人去解釋……到時候你直接去和奇跡魔女在軍事法**解釋去吧!!】

無限電就這麽掛斷了,留下了下巴掉了一地的炮兵們。

而另一處,被衝擊波震的四腳朝天的時雨也掀掉身上的桌子,一天之內差點被活埋兩次,今天一定是災難日。

“喂!!有人受傷麽!!”

“這裏!!!強尼被壓在下麵了!快來幫忙!!!”

聽見有人需要幫助,時雨撐起自己然後快速趕去,等趕到時發現蒂法已經在那裏了。

“喂,蒂法剛剛那個……”

“我不知道。”

回過頭,蒂法神色複雜的看向遠處那直衝雲霄的蘑菇雲。

“但是,這絕對不是我們的炮兵能打出來的效果,能打出這個效果的……”

“蕾?”

“不過,她在帶領卡爾斯蘭重戰車團向東北方撤離,她沒有這個功夫的……”

“那麽是?”

“不知道……不過……”

蒂法和時雨迅速開始重新整隊,根據觀察機的報告,托剛剛那個劇烈爆炸的福,追擊的異形軍已經全軍覆沒,她們可以乘現在感覺離開這裏了。

“我們總會知道的。”

……

而比起隻是被震了一下的時雨等人,距離基地更近的蕾她們就要難受很多,劇烈的響聲讓坦克內的乘員們頭暈目眩,等震動過去後,不少人都爬出坦克大吐特吐,而情況好一點的也是眼冒金星虛弱的不行。

這個樣子根本沒有辦法行動,好在不遠處就有條小溪,在蕾取來水後,稍作休息應該可以好轉不少吧。

蕾轉過頭看向天空,那直達天際的蘑菇雲簡直是最惡劣的玩笑。人類沒有這樣威力的爆炸物,蕾知道的,哪怕是隕星係統全開,也打不出這樣的戰略效果。

一擊抹平五公裏內的所有異形軍,八公裏的內的異形軍被震成廢鐵,二十五公裏內的人類受到衝擊波影響無法戰鬥,七十公裏內的人們都可以感受到這次爆炸的震動,五百公裏內都可以看見那直插雲霄的蘑菇雲。

這就是JAM的戰略武器,可惜除了雪風和莉涅沒有人知道真相,還好我已經不打算寫悲劇了,不然這就是一次異世界的古斯通大爆炸。

“黑崎上尉!!看!!那裏!!”

聽見虎式營所屬魔女艾娜的喊聲,蕾的瞳孔頓時收縮,天邊那近乎將天空遮蔽的異形軍大部隊正在緩慢前進著,光是凶惡白鯨就有至少二十架之多,其中還夾雜著許多其他異形軍,而它們的前進方向是……伏爾加格勒城。

不少人低喃著上帝的名諱癱坐在地,就連蕾也愣住呆滯了數十秒,幸運的是異形軍飛的相當高,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發現樹林中的虎式營,但是,至少是沒有準備順手拍死這隻人類小部隊的意思。

“餒,艾娜……”

“在!”

“車載無線電還能用麽?”

“恩,蓄電池還有電的,發報內容是?”

“撤離。”

蕾握緊了手心,指甲刺痛手心的痛感和心裏巨大的無力感讓蕾不由得咬緊了牙關。

“讓城內的人們趕緊撤離,全麵撤離,要他們快跑!!”

艾娜從蕾顫抖的聲線中聽出些許啜泣,而她眼中那閃過的亮光也讓艾娜確認了心中所想,失去了飛行腳,打空了所有炮彈,使用完了全部氮氣儲備的蕾,現在已經沒有任何辦法阻止異形軍的推進了。二十架以上的凶惡白鯨會瞬間讓那座城鎮成為火海,而能夠阻止它們的……已經沒有人了。

不撤離的話,報告書上隻會用四個字來形容伏爾加格勒的情況。

【無人生還】

而隨著異形軍的推進,在塵埃遮天蔽日的北方軍空軍基地不遠處,兩顆微弱的心跳在地下數米的地方輕微跳動著。

雪風睜開雙眼,點點魔力光芒照亮了晦暗的地下,而看著眼前全身被血覆蓋的人,雪風差點沒認出這是莉涅。

而鬆開抱住莉涅的手,那仿佛頂著700PING上網玩遊戲的延遲讓雪風知道了自己的情況也不容樂觀。無數裂口在皮膚上裂開,血液如同涓涓細流般緩慢留出,不止是皮膚,眼睛,口鼻,耳朵,仿佛全身全方位被碾過一樣。

哪怕是雪風的防護手段全開,也僅僅是避免了和那些異形軍一樣被震為粉末的下場,全身各處開放性大出血也是相當嚴重的傷痕。不過雪風還是無比慶幸,如果不是體能無法辦到,雪風現在都想抱住莉涅痛哭一番來慶祝一下自己兩人在那種攻擊下活下來這一事實。

將口中的血液吐掉,小心的清理掉莉涅氣管中的淤血,雪風再一次的背起莉涅,背上女孩那穩定的心跳仿佛給予了雪風力量,爬出這個緊急用闡釋者砸出的深洞,雪風的聲音甚至帶上了一絲哭腔,明明現在看來這是值得慶祝的事情。

“莉涅……我們該回去了……”

亮紫色發絲在塵埃中飄動著,體力耗盡連說話都說不了的莉涅趴在雪風背上,閉上雙眼在心中默默回應著。

[恩……我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