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殘酷之夢與現實

歐拉西亞的土質道路上,人群緩慢的在道路上移動著。這是從伏爾加格勒撤離的最後一批人,大多數是當地的民兵。沒有任何交通工具,人們背著簡易的行囊緩慢的移動著,走在最後的妮可滿臉愁容的看向身後,那仿佛蔓延至天邊的道路上沒有任何人影出現,自己是最後一人,盡管已無數次確認,但是妮可知道,城裏還有人,還有很多人。

回想起當時的通信,妮可就一陣毛骨悚然,超過二十架次的凶惡白鯨,上百大型空中單位的大規模異形軍掃蕩。除去進攻卡爾斯蘭首都以外,這是異形軍最大規模的成建製部隊調動,上一次直接將卡爾斯蘭掃進大西洋,而這一次……輪到歐拉西亞了麽。

拉緊束帶,沉重的噴氣式飛行腳讓妮可時刻輸出著可觀的魔力來避免自己被壓趴下,徒手搬運飛行腳這隻能是魔女才能做到的事。但是,妮可現在絲毫感覺不到身為魔女的榮耀。

盡管一路上被人們視為唯一的保護神,盡管沿途解決掉了無數異形軍追擊部隊,妮可始終無法提起精神……

她——從戰場上逃走了。在那驚天動地的爆炸後,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接到來自時雨的緊急通信,從戰場上逃走了。

但是之後無論是時雨還是蒂法,甚至是比她資曆更少,連民兵都算不上的莉涅也在戰場上戰鬥。

離開的,隻有她一個人……無論如何向身後張望,始終沒有人跟上。也許,在第一波異形軍趕來的時候就該死心了,但是妮可不相信……妮可不想相信……離開那裏的,隻有自己一個人。

妮可,害怕了……

“阿斯卡少尉,前方大概還有500公裏就是莫斯科了……阿斯卡醬?”

“啊?哦,還有一段路是吧,那大家加油呢~”

不斷回頭的妮可在聽見身邊人的提醒後,仿若大夢初醒一般的表現讓民兵沉默了,由正規軍退役而來的他知道,對現在的妮可而言,一個帶有棉被的床鋪比任何安慰的話語更要管用。這一周以來,前三天妮可仿佛瘋掉一樣的以一人擊退無數次異形軍的追擊,再然後就是無盡的失眠,到現在為止,她已經五天沒有睡過覺了。哪怕是魔女,哪怕是最特殊的特殊戰的魔女,這樣也太過不正常了。

與其空洞的安慰她,不如讓她好好休息一下的好。

“嘿~來幾個人把妮可醬的家夥抗一下……”

“喂喂!等等,你們要幹啥?”

直接解開了妮可身上束帶的退役兵大叔熟練的將妮可的裝備扒了個精光,然後將妮可背在背上,地上稀裏跨啦的掉了一地的東西,則全讓其他人收好背起。而原本妮可一人背的裝備也一下子分攤進了三十人的行囊中。

“好了,妮可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但是……”

沒有給妮可爭辯的機會,受到過些許軍事訓練的民兵們再次開始前進,而妮可,也漸漸進入了夢鄉。

……

無盡的黑暗中,妮可不斷踩踏著地上一片又一片的紅黑色小蟲子。

“死啊!死啊!為什麽不全部死光,為什麽總也殺不完!?都去死啊!!”

在黑暗中,一座城市浮現出來,更多的小蟲子如同潮水一樣湧向了城市。妮可覺得眼睛仿佛一股熱流趟過,心髒如同被繩子捆起來一樣跳動困難。

“不行……不能去……你們不能去那裏!!”

用腳踩,用手抓,用牙咬……蟲子們如同海嘯一般將妮可淹沒,連帶著身後的小城一起。

不能讓它們過去!!不能讓城受到損害!!但是怎麽辦?根本殺不完啊,殺不完!!!

“怎麽辦……怎麽辦?!到底怎麽辦啊!!!”

仿佛回應妮可的疑問,那是震耳欲聾的爆鳴,是天搖地動的世界,從天而降的巨大石頭在妮可的麵前砸了下來,連著小城一起。

蟲子們消失了,紅黑色的潮水不見了,而從那潮水中浮現的東西,卻讓妮可全身戰栗。

“蒂法?露娜……”

殘肢斷臂在地上滾動著,顏色各異的內髒在地板上隨意堆砌著,妮可後退一步,卻發現自己好像踩到了什麽,轉過頭……

“莉涅……大家……”

【你這個叛徒】

蒂法的聲音……忽然傳遞而來,如同從地下飄來的聲音讓妮可渾身發冷。

【你離開了我們……】

和平常開朗的語氣完全不同的冰冷,露娜睜開了滴著血的眼眸盯著妮可的眼睛。

【在我們最需要你的時候】

莉涅那隻剩下骨頭的手抓住了妮可的腳腕……

“不是……不是的……我不是叛徒……我不是!!”

如同耳鳴一般,世界整個被白色充滿,嘴裏充斥著苦澀的味道,但是看到的,卻是以前,一直照顧自己,剛剛貌似在九幽深淵裏的蒂法……

“妮可?妮可!!哦,太好了,醫生?愛德華醫生!!妮可醒過來了!!”

一滴一滴的東西低落臉頰,這些就是流入嘴中苦澀的源頭,但是自己卻連提起手的力氣都沒有。

“醒過來了?讓我看看。”

隨著聲音,妮可眼前的人影變為另一個有著金色短發的男性。妮可記得?他應該是在給雪風隊長治療才對啊?

“大量魔力虧損,不過已經恢複部分意識了,她現在需要休息。”

“恩,謝謝您,愛德華大夫。”

“這有什麽好謝的。”

收起聽診器,一隻手打著石膏的愛德華看向這幾天一直在照顧妮可的蒂法·洛卡特。

“若不是你們把我從防空洞裏麵挖出來,我還不知道我會成什麽樣呢。”

“請您千萬不要這麽說,而且將您找出來的,可是醫院的那些護士們。”

想起了當時那一大堆醫護人員嘰嘰喳喳的圍在參謀部的樣子,蒂法瞬間露出了笑容,一邊擦拭著淚水一邊是莞爾的笑容,但是卻沒有絲毫衝突。

“傷員還有很多,我去別的地方看看,這幾天阿斯卡隻能吃流食,正好洛卡特你來照顧吧。”

“恩,由我來吧,這家夥,我帶了她3年呢。”

“……蒂……法?”

“妮可你……你還不能亂動!!”

沒有等蒂法說完,眼神清明起來的妮可忽然將坐在床邊的蒂法抱住,抱的非常用力,仿佛想要將蒂法揉到身體裏一樣。

“蒂法……蒂法……蒂法……”

沙啞的聲音不斷喊著蒂法的名字,已經幹涸的眼睛再次再次湧出淚水,到後麵就連蒂法的名字都變的模糊不清,隻是單純的哭泣罷了。

而蒂法也沒有再訓斥她的意思……靜靜的,輕輕的抱住這個一直由自己帶領,一直由自己照顧,現在仿佛已經可以依靠但是依舊脆弱不堪的孩子。

什麽時候,她開始獨自飛行。又是什麽時候,不知不覺的她已經肩負了無數人的性命。從何時開始,自己鬆開了她的手,讓她一人前進?

現在……再次撲入自己懷中的這個孩子,又是因為什麽呢?

蒂法不知道,蒂法現在能做的,也就是像以前一樣,抱住她罷了。難道已經這個年齡了,還要自己給她唱搖籃曲不成?

“啦?~啦啦?~啦啦?~”

一邊輕輕拍打著妮可的背部,一邊按照記憶中的旋律緩慢哼唱著,隻是一會,妮可就再次進入夢鄉,隻不過這次不再是噩夢了……

“說到底……還隻是個小鬼嘛……”

重新坐回床邊,看著護士為妮可更換吊瓶,蒂法也難得的鬆了口氣,抬起頭看向窗外,心裏為其他的隊友默默祈禱著。

……

【距離反攻還有5天】

PS:慶祝群有新人加入~更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