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荒野求生與巷戰

雪風是在一片蕭索的寒風中醒來的。

距離那可怕的,仿佛核彈一樣的爆炸後,這已經是第八天。而從地上爬起來的第一件事,自然是確認莉涅的安危。

將身下的幹厚樹枝樹葉小心翻開,為了保證莉涅在寒冷夜晚的生命保障,雪風挖出了這個近乎3乘3米的坑洞,用幹枯的樹葉,樹枝填滿。等夜間降溫,將莉涅放入其中後,用幹草樹枝封住大部分洞口作為簡易的防風洞。

小心的將莉涅身上的保溫布取下,雪風還是發現了糟糕的事情。莉涅的腳上出現了一塊水泡,那是因為寒氣和長時間不移動而產生的水腫,解決的方法,隻有一個……

“雪風師傅(YukiMaster)?”

“咬緊……”

遞過去一根手腕粗細的鬆樹枝讓莉涅咬住,而現在稍稍恢複了行動能力的莉涅看雪風的架勢也知道要做什麽了。

“我數一二三,處理掉這個水泡。”

“那個……”

“不準看。”

看見想要起身的莉涅,被雪風一手戳中額頭,然後被推倒在地,這近乎半個手掌大的水泡還是不要讓她看見的比較好。現在她身體反應遲鈍,看不見反而對她有利……至少不會痛的鬼哭狼嚎。

“一、二……”

“唔!!!”

但是和莉涅想的不一樣,雪風在數到二的時候手中刀刃泛紅的異形軍刀就貼著皮膚一刀劃過,化膿的膿水還有血液一起流了出來,隨著雪風另一隻手不斷用力擠壓不斷流出,淌到雪風手上。

雖然莉涅疼的雙腳亂蹬,但是畢竟莉涅的身體太虛弱了,連蹬開黑發雪風的力氣都沒有。

“嗚嗚嗚……過分!太過分了,不是說好的數到3麽?”

將膿液擠出後雪風開始墊上紗布包紮,這幾天莉涅身上的藥物也用的差不多了,現在隻剩下最後一個空藥箱,雪風準備改改做個陷阱抓抓鬆鼠兔子老鼠什麽的……

“我什麽時候說了在三的時候下手了麽?”

聳聳肩,雪風表示自己從來沒有這麽說過,避開莉涅水汪汪的眼神,將其扶起靠坐在地上,從身後摸出M1911和信號槍交到莉涅手裏,雖然她還無法走路,但是開槍射擊已經沒有問題了。

“我去找點東西吃,莉涅你……先張嘴我看下。”

雖然滿臉不樂意,莉涅還是沒有拒絕,雪風大衣口袋裏掏出手電,在莉涅仰起頭後站起來將軍刀變為一根筷子粗細的金屬棒,伸進莉涅嘴裏,撥開臉頰部分,那裏有一道現在已經止血變為白色的猙獰傷口。

左右各超過四公分的巨大開放傷讓莉涅根本無法咀嚼食物,這是JAM那巨大爆彈爆炸時莉涅自己咬傷的,同時咬傷的還有舌頭側麵一根血管,如果不是雪風發現的及時,莉涅很可能直接被自己的血嗆死。

也是因為嘴中的這些傷,莉涅這八天說吃的都是流食,哪裏來的呢?你們後麵就知道……

“那個……”

因為嘴角被雪風用金屬棍挑開的原因,莉涅現在的聲音很有種前世80年代米國搞笑電影的樣子。

“還是必須……向之前那樣麽……”

“恩,傷口雖然有好轉跡象,但是你這咬的太厲害了……當場沒噎死你你就謝天謝地吧。”

“唔……”

難過的眯起眼睛,莉涅張著嘴,看著雪風用打通的彈殼把藥粉吹進自己嘴裏的傷口上,雖然已經節省再節省,這也是最後的藥了。

“好了,我去弄吃的,有事就鳴槍,發現救援就發射信號彈,我二十分鍾後回來……”

“恩,我知道的。”

點點頭,目送雪風離開,黑色憲兵大衣下擺已經在逃跑中變得破破爛爛,身上甚至可以透過大衣的彈孔看見內裏的紅色禮服,而在手臂和**的小腿上也有大量刮傷,為了節省魔力消耗,雪風關閉了常年開啟的魔力裝甲,路上的樹枝和灌木給了雪風不小的麻煩,手腳上的痕跡就是證明。

離開臨時營地,雪風徑直走向做完布置的小陷阱處。在曾經的酸奶罐子裏,爬滿了紅色螞蟻。而這,就是雪風的早飯。

雪屬性魔力從雪風手中滲透而出,冰冷的魔力霧氣將螞蟻們迅速凍死在了瓶內,用異形金屬棍敲敲瓶口,爬滿整個瓶子內壁的螞蟻們稀裏嘩啦全掉落在瓶底。

隨手搖一搖,一晚上爬進去了大概有小半瓶的數量,一股子倒進嘴裏開始咀嚼,無論吃多少次,雪風都有種自己在吃冰渣子的感覺,而且還是特別咯牙的那種。味道有點酸,那是富含大量維生素C蟻酸的味道,口感嘎嘣脆,但是雪風沒吃出雞肉味,果然電視上都是騙人的……還是說那個主持人吃什麽都是雞肉味?雪風覺得可能是後者。

好吧,想想當初自己是費了多少勁才讓莉涅把這瓶酸奶吃下去的,好好想想。就拿莉涅那張臉當下飯菜好累,雪風順利的咽下那一大口螞蟻早餐,順手收掉正在用帆布收集露水的兩個水壺。

晃一晃,貌似湊一起可以湊出小半壺水的樣子,看樣子今天可以繼續上路,至少莉涅路上的飲水問題是解決了。

“那麽,最後就是……”

站在一塊巨大的朽木麵前,雪風昨天晚上紮營的時候就注意到這個東西了。這裏麵估計有不少可以吃的東西,讓莉涅吃螞蟻的話那麽虛的身體估計撐不了太久,那麽……比螞蟻更高檔的……

好吧,咱們得承認,雪風早些時候還抓到過些小動物,鬆鼠啊之類的,瞞著莉涅將鬆鼠處理掉,那是兩人這幾天吃的最好的時候。

現在在靠近異形軍控製區的這裏,別說兔子了,就是找個蟲子都費勁。如果這塊木頭裏沒有雪風想找的東西的話,那麽紮營的時間可能就得往後推遲了。

抽出闡釋者,雪風一邊把魔導針開到最大功率,一邊開始找地方下手。研究了一下,雪風直接一刀把這段朽木從中間劈開……不是找到了食物的蹤跡,而是那些拐拐洞洞讓雪風看著頭暈。

“阿拉!”

不過今天運氣相當不錯,刀身上有一道明顯的濕潤痕跡,這塊木頭裏是不會有水分的,那麽就是……

“好的,在這裏……”

一臉嫌棄的將這隻被砍成兩節,粘液糊了一手,不是什麽的幼蟲從樹幹裏掏出來,研究了一下,將頭扭掉,拉出內髒,雪風將這隻蟲子一把塞進嘴裏,嚼爛。

粘稠、苦澀、冰冷。

這就是這隻肥碩蟲子的味道,雪風忍了半天終於沒把這東西給吐出來,咀嚼到吃不出味道,雪風在挖到相當數量的蟲子後開始往回走。

處理掉全部蟲子,雪風嘴巴一邊嚼手上還捧著一堆像是嘔吐物一樣的東西……當然這些隻是[處理]好的蟲子而已。

回到營地,莉涅看見雪風手上的東西還有嘴裏不斷嚼著的什麽,念叨什麽雪風懶得去聽,但是那副[我已經嫁不出去]的表情雪風倒是很好的收到了。

先是小心的將手上的肉醬?還是肉泥一樣的東西喂到莉涅嘴裏,因為嘴裏傷的原因,莉涅吃東西非常困難,哪怕是雪風已經將其嚼到稀爛,莉涅的吞咽也需要不少時間。而剩下的,雪風將手掌上的肉掛到自己嘴裏,然後再喂給莉涅,嘴對嘴……不要想歪了,隻是單純的幫助莉涅吞咽罷了。

在喂食結束後,莉涅滿臉通紅的喘氣,而雪風則開始處理嘴角的碎肉,一點都不能浪費,全部塞嘴裏吃掉。

“哎?那個是……”

隨著莉涅的目光,雪風的反應更快,通過製空圈一下子就找到了讓莉涅驚訝的根源,那是一隻蟲子的殘肢……

“嘔——”

一直不知道自己吃的什麽的莉涅一下子出現了嘔吐反應,雪風自然不會讓她把好不容易找到的蛋白質吐掉。捂住莉涅的嘴,抱住她,另一隻手安撫性的拍她的背。

“不能吐,千萬不能吐,你現在身體剛剛好轉,吃掉的絕對不能吐掉……”

顯然,莉涅也知道如果吐掉的話自己就完蛋了,一邊流淚一邊克服嘔吐反應,最後終於不再出現幹嘔。

雖然……很辛苦的樣子。

用幹淨的左手摸了摸莉涅的腦袋,替她摘掉頭發裏的枯葉和樹枝,獎勵性質的說了聲“乖孩子。”沒想到還換來了莉涅一個堅強的微笑。看樣子莉涅已經對叢林生活有一些適應了呢。

“那個……”

“??”

“唔……廁所……”

好吧……這下真的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了。雖然雪風貌似也有在醫院照顧不能動彈的長輩的記憶,但是向莉涅這樣的吃喝拉撒全部照顧到位的,估計隻有莉涅一人了。

處理了一下個人衛生問題,雪風將亂七八糟的紮營物品掛到背後,然後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起莉涅。確認莉涅的手已經環住自己的脖子後,雪風再用布條將莉涅固定在自己身上。雖然用背的方式可能更方便,但是自打異形軍的一次突襲從背後襲來,嚇得雪風汗毛都立起來之後,雪風還是無視了莉涅的要求,一直將其掛在胸前。腿部用束帶固定,右手抱住,左手騰空用來持刀開路,現在基本上就是這麽個狀態。

不得不說雪風做到這個地步也是非常能幹的人了……

“那麽,繼續跟著這些痕跡吧……地麵履帶印記都很新,是卡爾斯蘭6號戰車的印記,我們應該距離虎式營很近了。”

仿佛是為了莉涅做說明,一邊自言自語,雪風順著那些履帶印追去。

【距離雪風到達目的地還有5天……】

……

而另一邊,雪風的目的地,一場巷戰在艱難的進行著。

“手榴彈!!!”

隨著清脆的爆破聲,沒等炸飛的水泥渣落下,作為現場唯一的高級魔女,蕾死死咬住牙關,拖著近乎和自己一樣高的漆黑長刀向敵陣衝去。

短短12米自然沒有讓大路上的多足戰車反應過來,帶著魔力忽然暴起的斬艦刀順利的將其一刀兩斷,其中自然包括正中心的核心。

帶著衝鋒的餘韻,蕾迅速的衝向對麵的大樓,背後剩餘的異形軍步兵們抬起了手,大量手指粗細的粒子炮劈頭蓋臉的打向蕾,隨著粒子炮與作為惰性氣體的氮素裝甲撞擊,蕾被擊中的地方甚至仿佛出現了霓虹一樣的色彩。

【虎式營!衝鋒!!】

而緊接著出現的虎式坦克如同壓路機一樣的跟在蕾後麵出現在這個滿是廢墟的路口,除去打頭的艾娜座車使用了MG42車載機槍與同軸機槍以外,其他車輛均使用了最原始的碾壓結束了戰鬥。

鋼鐵與鋼鐵的碰撞,在噸位的作用下分出勝負,隨著蕾從對麵樓道探出小腦袋,戰鬥也隨之結束。

“快快!去把倉庫的食物、彈藥、油料都補充一下,在異形軍巡邏隊來之前閃人了!!”

一邊指揮著虎式營的人們還有跟在後麵的民兵們搬運物資。蕾將從倉庫翻出來的槍支和束帶分給從路口路過的所有人。

“注意!民兵最優先拿食物和彈藥,坦克兵們最優先補充油料和機槍彈藥,我們的時間很緊。加速加速!!!”

緊張的握著闡釋者的盜版,蕾神經兮兮的看著遠處來回張望,直到一個樓頂的哨兵開始揮舞手中的黃色布塊,蕾迅速的命令所有人馬上離開。

用斬艦刀在牆上開了個後門,所有人逃命一樣離開這個位置。沒等多久,帶著低沉的嗡鳴與黑壓壓的陰影,一艘凶惡白鯨帶著劇烈的蒸汽噴湧聲來到了這片區域。

“不要出聲,畢所普桑拜托了……”

隨著蕾的聲音,莉涅的堂姐……或者是親戚或者是員工,反正是類似的關係。薩拉·畢所普,正在使用她的固有技能遮蓋大家的蹤跡。

雖然不知道異形軍是通過什麽的來確認目標位置的,但是薩拉的魔法確實起了作用,蕾聽見幾聲異形軍疑惑的嚎叫後,凶惡白鯨就離開了這片倒塌了一半的倉庫。

而隨著異形軍的離開,這個小小的地道裏的人們都鬆了口氣。

“好了好了!大家離開,離開~~”

背起搶救來的補給,蕾和其他人順著地道跑動起來,所有人都知道,這種方法不可能有效太多回,而他們也沒有能力繼續擴大地道規模了。但是,戰爭依舊在繼續。

城內並非是異形軍占領區應該有的一片寂靜,相反,城內是相當熱鬧。

步兵們手持鐵拳、巴祖卡和對戰車步槍在每個街道,每個樓房,每個樓層做著殊死抵抗。借由異形軍不會大規模破壞已占領建築這一條特性,魔女、見習魔女們、士兵們、民兵們、沒有撤離的民眾們,所有人都在進行著戰鬥。

用槍炮,用履帶,用刺刀甚至是用頭盔來對異形軍步兵巡邏隊們發起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偷襲,哪怕是普通人,在拚死一擊下也是可以砸爛那些類人型腦瓜內的核心的。

這是最原始最血腥的戰鬥,在這個年代久遠的城鎮中,以街道、以房屋、以厘米、以公分為單位進行著反複的拉鋸戰。

蕾坐在地上,一口一口撕咬著夾著木頭的僵硬麵包,腦海中卻是其他人的模樣……

【大家……都沒事麽?】

“廣場!廣場那裏受襲擊了!!”

吃到一半的蕾立馬放下手中的麵包,背起綁好的集束手雷。

“我們走!目標……”

““異形軍的增員!!!””

士兵們嚎叫著舉起豁口的刺刀,坦克的引擎再次噴湧出濃烈的黑煙,年幼的見習魔女們再次拿起手中的槍,不管她們是否在發抖、是否在流淚,已經持續戰鬥超過一周的她們現在已經可以被稱之為戰士。

北方戰區最殘酷的戰役,繼續進行著。

【距離伏爾加格勒城增援到來還有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