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偉大的衛國戰爭

【前進,你們這些雜碎!!前麵還在戰鬥,伏爾加格勒的人們還在戰鬥!!你們這些雜碎們居然想後退!?你們往哪裏退?你們想往哪裏退!!歐拉西亞再怎麽大你們在這裏也無路可退!!在我們的背後就是莫斯科!!!】

——清秋院時雨,自總反攻發動三日前,4000憲兵手持武器壓陣,監管潰散部隊重新回到伏爾加格勒城,同時炸毀了運輸部隊而來的列車。

1943年6月6日——

歐拉西亞的人們,全世界的人們都會牢牢記住這一天……

在對異形戰爭史上,從來沒有……以後也不會有如此巨大的犧牲。

全程近乎八個月的劇烈戰鬥,超過三百五十萬具人類屍體永遠留在了這片曾經的歐羅巴糧倉,七千五百架各式載具殘骸靜靜的注視著那隻剩下殘垣斷壁的城鎮,異形分解的金屬粒甚至來不及降解一層一層又一層的鋪就出銀白色的沙漠。少女持刀佇立在銀色沙海中的景色成為了眾多士兵腦海中最美麗的畫卷……

【戰鬥……戰鬥,繼續戰鬥下去,戰爭沒有結束,我們就繼續戰鬥下去。用槍彈,用刀劍,用石頭,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永遠的戰鬥下去。不要去看地麵你擊倒了多少異形,不要去看地麵你有多少戰友倒下,你要做的就是戰鬥,繼續戰鬥。不要後悔,不要失望的戰鬥下去,不是為了什麽國家大義,也不是為了那些虛妄的榮耀軍魂……這一切,都為了我們自己!!為了能活下去,戰鬥吧!拿起你能拿起的一切戰鬥吧!!】

——黑崎蕾,自總反攻二日前,於‘銀白沙海’向異形軍部隊發起衝鋒。其所在臨時第7魔女隊全隊23人,實際一人,依舊戰鬥在伏爾加格勒城中。

當曾經占領伏爾加格勒天空的凶惡白鯨帶著濃厚的火焰,哀鳴著墜落大地時——

人類開始歡呼,人們肩並著肩高舉著武器為栗色麻花辮女孩歡呼。

當曾經認為攻無不克的異形軍部隊第一次在人類部隊的衝鋒下撤退時——

人類開始嚎哭,隔三差五的人們用刺刀刨出掩埋在磚石下的遺骸,用力扯下一塊又一塊的銘牌。

當有著亮紫色發色的紅**女再次出現在為數不多的守軍麵前時——

人類已經哭不出來了,無數人開始質問魔女,疑惑和不安開始在人群中傳遞。

【為什麽還要固守這裏!?那些家夥拋棄了伏爾加格勒,已經被異形軍夷為平地的這裏到底還有什麽價值值得把所有人的性命都推上這千瘡百孔的賭桌上?!】

【Nothing,Everything】

無價值,無限價值。

——雪風·哈庫瑞·伊爾瑪塔·尤蒂萊南,在南城突出部,最後的裝甲兵團魔女質問下的回答。

這是戰爭的轉折,這是人類第一次正麵戰勝異形軍的裏程碑,這是人類推翻異形軍不可戰勝思想的起始點。

上百萬具屍體證明了異形軍並不是無窮無盡,近萬輛坦克戰車證明了人類自古以來以肉身與異形戰鬥的意誌從未被抹滅,無數的人在這裏成為了戰士,而更多的戰士永遠的留在了這裏。

【人類出生,從來就不是為了去死而出生的!!但是不消滅這些家夥,我們就沒有未來,就隻能去死了。】

——莉涅·畢所普,使用返修的T-34-57型陸戰腳前往一線前,對正準備撤離的小隊所說的話。

在6月6日這一天,當紫紅色的八十八毫米魔戰炮發出第一聲怒吼時,當那些原本守軍看不起的二線兵團身上帶著火焰發射器的火焰衝向異形軍時,當鐵路裝甲列車將無數火箭彈發射出去,把最後一批異形軍援軍砸成**時。

這一日,被人類永遠的刻在了記憶中。

1943年6月6日,伏爾加格勒保衛戰結束的日子。

……

6月6日,清晨——

空曠的大街,隨風飄蕩的銀色沙塵,因為異形軍超量死亡的原因,空氣中氮含量已經嚴重超標,體質稍差的士兵已經無法出門,哪怕是最強壯的士兵也得佩戴防毒麵具過濾異形顆粒才能繼續作戰。

但是這對於魔女來說顯然沒有什麽用,至少,這對於雪風來說沒用。

藍紫色的發絲隨風飄蕩著,不久前學會的,自己的生日歌。清澈的聲音在街道掃過,雪風自己雖然覺得在伏爾加格勒唱德文歌是非常惡趣味的。

但是,這首歌能讓雪風回想起自己那最初的願望。

回想起那兩個人。

從什麽時候開始,漸漸的不再去關注她們的信息。又是從什麽時候開始,自己身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新朋友……不過這都沒什麽。因為工作導致冷落家人什麽的,她們會理解的。

……

“weil-unsere-Welt-sehr-grausam-ist-Es-ist-ratsam~~”

——因為我們的世界非常殘酷而又有價值

……

[警報\異形軍空軍,拉洛斯數量5,11點方向高度800.]

帶著風聲的呼嘯,異形軍輕易的發現了這個大清早不睡覺拖著斬艦刀在街上閑晃的人,距離正好,異形軍們對著那個魔力源打出了粒子炮。

……

“ob-ich-deine-Hand-nehm-Ich-hab-keinen-Grund~~”

——你問我是否還會毫無理由再次牽起你的手

……

沒有讓亮藍**力裝甲輕易發揮作用,高強度氮氣裝甲直接將粒子炮偏轉,AI小雅已經可以做到細微操作氮素裝甲來做到類似引流的動作了。

隨著雪風雙手持刀,熾白的魔力光芒從刀身放出,在強光的照射下雪風那華麗的藍紫色長發甚至一度變為赤紅,當然這隻是光源效果,對雪風自己而言毫無影響就是。

原本攻擊距離長達兩公裏的對軍魔法現在卻隻剩下短短100米,原本如同固體的魔力刃現在也隻剩下了延綿不絕的魔力霧氣,盡管最後還是擊毀了那五架拉洛斯,但是雪風確實已經虛弱到了一個新的層次。

……

“Ja,ich-bin-viel-st?rker,als-ich-je-gedacht-hab-Fliege-h?her!”

——是的,我已經強大許多,比我想象的能飛得更高!

……

清澈的歌謠繼續在街角傳唱著,配合刀尖在地麵拖拽的聲音,思念著那兩個人的樣子,雪風正在前往最後可能擁有補給的地方。

——第3軍列車站,位於伏爾加格勒城外南方84公裏處。

作為在一個月前就被切斷了鐵路線的車站,聽說那裏值班的人在陷入包圍前就放棄了車站直接撤離。如果是以前雪風非找到那幾個家夥狠狠踹他們屁股,但是現在雪風反而得謝謝他們沒有把補給打包帶走,不然現在連找都沒得找。

“南邊……南邊……”

出城後,雪風剛剛分辨出正確的方向,隻聽見一聲清脆的炮響,城市中央部分再次劈裏啪啦的熱鬧起來。這個聲音雪風認識,是莉涅不知道從哪順來的T34的57炮聲音。雖然腳還沒有好利索,但是在醫療魔女的治療下好歹可以上戰場了。在大前天時,莉涅端著57炮將一隻凶惡白鯨擊落的場景現在都還記憶猶新,如果不是T34的魔導引擎受不了自己的魔力輸出,自己一定也要弄個陸戰腳試試。

“哎……希望希望第3軍列那裏能有我能用的飛行腳吧……怎麽說也是BF109G或者拉格5才行啊……魔力太大也不完全是好事呢……”

至少在裝備方麵,自己的準備要比普通魔女多出至少3個步驟,而且那些量產機自己都沒法用……不幸啊。

可能是自己身邊終於沒有人了吧,原本沉默寡言的雪風居然開始不斷的碎碎念起來。而在數百公裏之外,飛奔的軍列上,蒂法和時雨正對麵坐著。作為唯一一截軍官車廂,這裏也是唯一有座位的車廂。

默默看著手中茶杯,如同鮮血鮮紅的紅茶反射著自己的麵孔,居然讓統和軍的憲兵拿著武器指著部隊上戰場。這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雖然很久以前時雨就聽說過歐拉西亞專門有一個叫做政委的職務是這麽做的,但是自己也會這麽做還是挺出乎意料的。

整個車廂相當安靜,除去被時雨槍斃掉了幾個主逃派,其餘的軍官都拿著作戰資料冥思苦想中,雖然是以祖國大義將這些二級部隊逼了過來,但是時雨和蒂法對他們的戰鬥力實在沒有什麽想法。精銳部隊全被困在伏爾加格勒呢,這些人混在精銳部隊一起也許還能被帶動起來,但是讓他們去單獨進攻……還是算了吧,憑那些個‘神族’和‘灰色牲口’們去和異形軍戰鬥這種事你們也想的出來,送屠宰場也就是這樣了吧。

但是……得這麽做……不然等城內的精銳們也潰敗後,就真的得逃去西伯利亞了。

“哎……”

“怎麽了時雨?”

“不知道隊長她們怎麽樣了,一直到我們出發都沒有她和莉涅的消息。”

“安心,雪風隊長的實力不是我們可以想象的,我覺得哪怕把她丟JAM堆裏她也能活的好好的……”

“雖然我也這麽覺得……但是你這麽說沒問題麽?”

“沒問題……吧,大概。啊哈哈~”

“哈~你小心我到時候去告發你哦~”

“去吧去吧~雪風隊長才不會理會這種事情呢。”

這是通往地獄的列車,帶著時雨和蒂法的笑聲,以及滿車廂愁眉苦臉的軍官們,列車終於在午時到達了終點——伏爾加格勒城。

城內不斷響著異形軍的嚎叫,那如同鋼鐵摩擦的聲音讓不少人心生膽怯,下意識死死抓住車廂門不想出去。

“不要……不要!!我不要去……不要去啊!!”

雖然這樣喊的人有不少,但是在憲兵們皮靴和槍托的教育下,所有人還是下了火車,數萬人將整個車站擠得滿滿當當,前方是嚎叫的異形軍,後方是憲兵老爺們的皮靴和槍托,夾在中間的人最慘,要被兩頭的人踩。

而站在高台看下方不斷發生踩踏的時雨這時也出離的憤怒了,前方有異形軍的聲音!沒錯,但是同時有的還有人類的槍炮聲。還有人在戰鬥,即使過了將近半個月,這裏依舊有人在戰鬥!!

但是看看下麵這些家夥,隻是聽見聲音就害怕的無法前進?隻是聽說就無法邁動雙腿?寧可吃憲兵的槍托和皮靴也不肯去戰鬥?!這是何等的……令人悲傷。

“喂,我說……你們知道麽?在歐拉西亞這個國家的軍隊啊,撤退要比前進有更多的勇氣才行啊,你們現在這個樣子……是想死麽!!!”

帶有魔力的怒吼橫掃整個廣場,除去還在卸載武器彈藥的挑夫們還在憲兵的監視下工作外,其他的人們都愣了下來。

“你們好好看看你們周圍的人!!那是一群懦夫!身後是祖國母親!是千千萬萬個幼童!婦女!老人!病人!你們已經受傷的,幸運的狗屁戰友!你們現在站在這裏,這個阻擋那些該死異形軍的門檻上!你們居然還有心情恐懼!?居然還有心情逃走!?你們看看你們的手,你們的手居然還在發抖!發抖!瞪大眼睛好好看看!懦夫們!我們是最後的部隊!越過我們,異形軍就能直飛莫斯科盡情獵殺你們的家人了!感覺高興麽?它們會用那金屬的四肢將那些紅色的黃色的紫色的黑色的東西全部踩出來!!然後用粒子炮把它們烤成8成熟後丟去喂狗!感覺到憤怒了麽?!感覺到殺盡一切砸碎的力量了麽?!瞪著我!看好了你們這群懦夫!我是可以送你們下地獄的人!我會送所有懦夫下地獄!但是在那之前!我要讓這些異形軍下地獄!狠狠踩死這些蟲子!眼睛瞪出來了麽!把牙齒咬緊了!像豬頭吃屎一樣噠噠響!把你的憤怒吼出來!讓我聽到你不是豬頭!現在!裝上子彈上刺刀!在我們下地獄之前!讓它們填滿地獄到天堂的路!!”

準備全部就緒的憲兵們舉起了手中的武器,麵露狂熱的他們是這裏所有士兵的噩夢,要麽在這裏被當做懦夫槍決掉,要麽去和異形軍戰鬥,這麽明顯的二選一你們居然還在疑惑?簡直沒救了……

“前進,你們這些雜碎!!聽見前方的炮聲沒?!前麵還在戰鬥,伏爾加格勒的人們還在戰鬥!!你們這些雜碎們居然想後退!?你們往哪裏退?你們想往哪裏退!!歐拉西亞再怎麽大你們在這裏也無路可退!!在我們的背後就是莫斯科!!!”

湛藍的眼眸中甚至閃過一片赤紅,隨著時雨的手勢之前乘坐的列車瞬間爆炸開來,濃煙伴隨著赤紅的火焰在時雨背後升騰著,翻滾著,四千名憲兵隊成員舉起了手中的火焰噴射器指指向了呆立的人群,透過他們指向了戰場……伏爾加格勒城。

“現在,前進!!你們已經無路可退,懦夫將在烈焰中羞愧而死,他將不會有墳墓!他的墓誌銘是無能,他的靈魂將永遠被死戰於此的士兵詛咒!前進吧!前進!!!拿出你們的勇氣!獻出你們的榮耀!對付那些鐵疙瘩不需要仁慈!!粉碎它們!!”

隨著憲兵的腳步,隨著時雨那愈加嘶啞的呐喊,在以火焰和猙獰的表情為主基調,這些原本守城都嫌累贅的士兵衝向了城內的戰場。

仿佛是一周前的重演,記下了一開始的戰略的軍官們也分配好了任務,帶著自己的小隊進入城市。

無數的屍體堆疊成城牆,烤肉的味道和銀白砂礫隨著風來回飄蕩,而正在開槍的異形軍步兵似乎察覺了什麽,而在它扭頭的瞬間,無數莫辛納幹槍彈將它撕成碎片。

“沒錯沒錯!就是這樣!!撕碎它們!打爛它們!!銀色的砂礫是它們的屍體,灰色的煙塵是它們的血!!”

而隨著後方手持重武器的憲兵隊加入戰鬥,勝利的天平迅速向人類傾斜過來。

蒂法環視四周,開始指揮收攏戰鬥了許久的精銳部隊。城市內從這裏開始喧鬧起來,無數的信號彈和信號煙霧都彰顯著一個事實,人類的反攻開始了!

攻擊從早上一直持續到下午,分批次衝鋒的效果對付異形巡邏隊簡直大材小用,當人類被逼急了之後發揮的戰鬥力簡直驚人,也難怪歐拉西亞會在加入統和軍後也還保留政委這個位置了。

蕾醒過來的時候,看到的是背對著自己在討論著什麽的時雨和蒂法,她沒有出聲,或者說她本身還活著就夠讓她奇怪的了。連續將近15天的戰鬥讓蕾感受到了什麽叫做極限,連現在是否是真實都不知道了。不過……又有什麽關係呢……

能再次看見同伴……真不錯呢。

‘黑崎蕾,B-1歸隊……請,批準……’

炸了眨眼,蕾閉上雙眼。

而比起城內的清掃順利,在城外的雪風顯然沒有那麽好運了,頭頂上兩隻凶惡白鯨在遠處來回巡遊著,雪風在地上掰了掰手算了算,加上這兩隻,就剛剛好20隻了。

這是城內遊擊隊給予自己的數據,數百名陸戰魔女努力的結果。

而就在雪風還在苦惱要怎麽把那兩貨忽悠下來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那是噴氣式引擎的聲音,雪風最熟悉的聲音。

隨著熟悉的雙馬尾在空中劃過,雪風難得的勾起一個笑容,對其揮揮手之後,繼續拖著自己的長刀向遠處走去,目標,已經近在咫尺了。

“太好了……是隊長……”

妮可自然也看見了雪風的揮手,同時,也看到了雪風那已經破破爛爛的外套和已經結痂的大小傷口。

這又讓她咬牙切齒起來。

“唔……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是我的錯!!!”

引擎發出一陣怪叫,取下了背後的魔女用巴祖卡,妮可眼角帶著淚花吼了出來。

“都是你們的錯!!!”

爆炸的轟鳴在天空擴散開。而雪風也順利的進入了倉庫,有人在空中掩護感覺就是不一樣。一直是自己給別人掩護,現在被人掩護的感覺果然不同呢。

翻找出了一些魔女用的裝備,首先帶上耳機,啟動魔導針之後,雪風一邊扯掉一塊蓋著的帆布,一邊搜索著調頻頻道。

很順利的找到了部隊的頻率,然後切入其中。

“這裏是B-3雪風,呼叫HQ……”

【這裏是HQ……少校,您終於回來了。】

雪風撓了撓臉頰,自己似乎做了什麽天怒人怨的事?為什麽CIC要哭個不停啊……好在對方也是個成年人了,控製的不錯,沒有什麽特別失態的地方,而聽說了城內清掃順利的情況後,雪風彎起嘴角,時雨還挺能幹的麽~

“那麽現在呢?士兵們士氣怎麽樣?”

【大家士氣很高,在虎式營和近衛們的幫助下,清理異形軍非常具有效率。】

當然,這半個月將近提溜出來了數百見習魔女,能不順利就怪了。

“那好,接下來我給你們個任務。”

終於將麵前的帆布扯掉,雪風滿意的看著麵前的龐然大物。

“人類已經沉寂的夠久了,我們需要反擊!”

【少校您說的是……】

“西邊的森林,曾經的停火分割線!現在沒必要需要了,進攻,我們向異形軍進攻!”

掛掉了通訊,雪風收起了闡釋者,三下五除二爬上了麵前的超重型陸行戰鬥腳——虎式陸行腳。

“魔力供應無異常,異空間法陣效果良好,魔戰炮彈藥生成,壓力計確認……OK,狀態不錯……”

雖然隻是出發前臨時學習了一下陸行腳的用法,但是明顯,陸戰用比空戰用要簡單不少,更符合“穿靴子”這樣的概念。

雖說五米高的靴子確實有些讓人無力吐槽啊哈哈~

走出倉庫,首先看到的就是還在遠處繞圈的妮可,雪風看了看左手的機槍和右手的88魔戰炮,毫不猶豫的拎起了右方的操作杆,同時開始和小雅計算彈道,在眼中紅色的彈道線變為綠色的瞬間,雪風開火了。

‘轟——’

和普通88炮相比完全不清脆,更像是雷鳴一樣的聲音。

紅色的光球劃過天空,輕鬆戳爛一側機翼,接著在妮可的機槍彈幕下,失去了大量裝甲的最後一隻凶惡白鯨也終於化為一片白霧。雪風看向遠方,那裏有列車的聲音傳來。

“來的真快呢……”

調節為履帶模式,如同踩著滑冰鞋一樣,雪風迅速來到了車站。

“A-5清秋院時雨,請求歸隊!”

“115-2蒂法·洛卡特,請求歸隊!”

兩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仿佛是自帶了迷彩一樣,雪風覺得無論自己擦掉多少眼淚也無法看清她們。

“恩!允許歸隊!!”

“啊啊!還有我!!妮可·幸·阿斯卡!請求歸隊!這樣的說!”

看了看漂浮在自己身邊的妮可,雪風笑著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允許歸隊,歡迎回來,大家……”

“大家?”

沒等時雨反應過來,一個清冷的聲線在身後響起。

“B-1黑崎蕾,請求歸隊。”

“那……那個,莉涅·畢所普,請求歸隊。”

左手打著石膏,右手纏著繃帶,甚至左眼都還加著眼罩……即使如此,蕾也跟來了,兩人是類似姐妹而又並非姐妹的身份,同樣的傷橫累累的再次重聚在一起。

而不同的是,蕾的眼中不再有那份疑惑,而雪風的眼中,也不再有那份遲疑。

兩人,都找到了自己的路。

而莉涅,雖然依舊是那副膽小的樣子,但是,她的眼中也多了一份堅強。

“歡迎回來,蕾、莉涅。那麽!現在開始,即將發起北方對巢穴討伐作戰,敵人以精疲力竭,勝利必將屬於我們!!”

““人類萬歲!!””

……

最後,巢穴理所當然的沒有打下來。

哪怕將陸上的異形軍清掃幹淨,哪怕擊破一個異形軍地麵工廠……對於巢穴來說,這些都無所謂吧。因為雪風她們大部分人還是得對著空中的巢穴望洋興歎。至於妮可一人突入?別開玩笑了……別說雪風會不會同意,就蒂法這實質監護人這關都過不了。

你說雪風怎麽就忘記巢穴那貨其實是飄在空中的呢。

不過,伏爾加格勒確實守住了,盡管變為了廢墟,但是在已經清除異形地麵部隊的情況下,想要重建也不是什麽困難的事情吧,尤其是工廠設備其實沒啥損失的情況下。

看著日新月異的伏爾加格勒城,雪風如是想到。而輪換的部隊,也在1943年8月1日來到了伏爾加格勒。

為了完美交接,雪風拒絕了來自利比裏昂噴氣式飛行腳部隊的聘請,表示會服從統和軍的安排。

8月15日,交接結束。而上峰似乎也就最近的作戰做出了新的調整。

1:抽調各地優秀魔女,組成聯合軍統和戰鬥航空團,按照異形軍巢穴位置進行分布。

2:介於野分·v·布尼塔尼亞事件,此後關於JAM的作戰活動全部由特殊戰一手包辦,禁止普通魔女主動介入JAM相關作戰中。

3:特殊戰混編打散,以保護普通魔女為第一要務,成立特殊特務戰略戰術戰鬥小組。各個小組與統和戰鬥航空團預算同級,以培養對JAM作戰用魔女為第一目標,保護航空團魔女,避免其在對異形軍作戰時會被JAM傷害的可能。

4:特務戰略戰術戰鬥小組下屬建立對JAM特戰小隊,數量兩人,各組長獨立挑選人員,統和軍不另外派遣人手。

而看著各自到手的公文,雪風抬起頭,然後拍拍手心。

“好了,看來我們這個臨時的特殊戰二分隊終於也走到盡頭了呢。大家都是被分到哪裏呢?”

這個問題其實有點敏感,不過雪風還是想知道,至少知道大家沒有被丟去幹什麽特別危險的事就好。

“啊!我來我來~我先說~~”

“好啊,妮可先說。”

“吭吭~~妮可是去新特殊戰的哦~”

“新特殊戰?”

雪風歪歪頭,然後反應過來,是說那個特殊特務戰略戰術戰鬥小組吧,確實,也可以讀作特殊戰呢。

“那個,我是和妮可一起。”

蒂法將文件放回文件袋,歪歪頭笑了笑,好像有點高興的樣子。

“這樣我就不用擔心妮可到處亂來了。”

一邊說一邊還撫胸口表示安心,蒂法這樣搞得一邊的妮可嘴撅的相當高。

“唔,我是要被調去統和航空團……唔……”

歎口氣,莉涅仿佛淋了水一樣的小貓一樣,就莉涅自己而言,正式跟在雪風身邊學習的日子其實很少,但是總覺得學了很多的樣子,可是自己又說不出來學了什麽……

而忽然熟悉的溫度在腦袋上撫摸,是雪風。

“莉涅要有自信呢,現在莉涅其實已經是精英魔女了哦。”

“就算師傅你這麽說,我也完全沒有實感……”

聽見莉涅這麽說,雪風好笑的敲了她一下,換來的則是莉涅的一個鬼臉。這孩子也變得比較活潑了呢。

“誒,大家都是繼續在一線呢……”

一邊這麽說時雨一邊搖了搖手中的文件。

“我這邊是要我去參謀部呢……”

“統合軍參謀部?”

時雨的話引來一片感歎,進入參謀部的話,也許以後得稱呼時雨為閣下呢。

“那時雨你升官了?”

“哼哼~你們現在得叫我時雨中校才對。”

“有什麽好得意的,現在雪風姐可是上校呢!”

自打野分離開後,蕾就和時雨越來越對不上眼,以前都有野分來調停的啊,現在自己來吧。

“好了好了,不要吵架哦,說不準以後都見不到了呢。”

聽到雪風這麽說,蕾插起手,擺出一副我無所謂的樣子。

“反正我是回研究所繼續當試飛員……”

“回研究所啊,也不錯,至少不用一直心驚膽戰的在前線飛了。”

出乎意料!居然是時雨說出的這番話。

“呼,多謝擔心,但是我覺得參謀部可能更危險,你受得了麽?那群政客什麽的……”

“嘿~你以為我是誰?”

擺出一副‘我很強’的姿勢,時雨說這句話的時候相當的驕傲。

“我可是清秋院財閥的現任當家!”

“唔,我打斷一下,清秋院家……是做遠洋船隻的那個?”

“恩,清秋院重工~沒準沒幾年你們就能看見成果也說不定。”

坐回位置上,時雨露出了感慨的表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說起來隊長你呢?”

“是呀,師傅您是……”

“我啊……”

拆開文件封口,打開是一份紅頭調令。

【命,雪風·哈庫瑞·伊爾瑪塔·尤蒂萊南,於高盧戰區,建立第五特殊特務戰略戰術戰鬥小組,簡稱第五特殊戰,所需物料已配發營地,請於……】

“恩,是去特殊戰呢。”

“誒!那不是和妮可一樣?!”

“怎麽可能,雪風的話組長妥妥的了,怎麽可能會和笨蛋妮可一樣。”

一邊捏妮可的臉,一邊樂在其中又麵無表情的樣子,蒂法我不記得你是這麽可怕的人啊!

一邊苦笑,雪風舉起了手中的茶杯。

“還有幾小時,這裏就是屬於另一個部隊的營地了,來吧~”

看見雪風這樣,大家也都舉起了手中的茶杯。

“無論遇到怎樣的困難,請記住你們都不是一個人,作為曾經的第二特殊戰的一員,我相信其他人都會給予你盡可能的幫助,無論遇到怎樣絕望的情況,也都不要放棄,因為我們已經創造過奇跡。”

再次看了看大家的臉,蕾、時雨、蒂法、妮可、莉涅……雪風再次記憶了所有人的麵容,閉上眼睛掩飾了一下可能存在的淚水。

“那麽,幹杯!”

““幹杯~””

……

沒有行李,甚至連背包都沒有,雪風直接穿著那套紅色洋服離開了基地,站在基地門口,遙望過去。

曾經被JAM對空飛彈完全摧毀的基地現在已經重建的有模有樣。而那些穿著黑色製服在來回參觀的,就是建立在這裏的統和航空隊的成員了吧……我記得是[503團]台風魔女。

“哇!快看快看!這裏就是宿舍啊!”

“誒,不知道奇跡魔女雪風當時是哪個房間呢~”

而忽然,其中一個年長魔女向門口望去,而那裏,卻空無一物。

“錯覺麽?”

“隊長怎麽了?”

“不,沒什麽,大家挑房間吧,明天就差不多要開始適應性訓練了哦。”

“誒——”

……

在這個世界,存在著那麽一些小小的力量,盡管這小小的力量並不穩定,但是這不是放棄的理由。

放棄的人,是永遠看不到奇跡的。

舊的傳奇在門前走過,新的傳奇即將開啟。

這是,那個小小的女孩,實現那小小願望的故事。

==========分割線===========

第三卷,利刃之名

飛舞於蒼空之上!

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