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我回來了

九月……這是個異常尷尬的時間,在各個神殿重新開學的這個時候,學校都會就近請回畢業的最優秀魔女學員進行軍訓和最基本的戰地常識訓練。其中包括基本傷口處理、野外求生、射擊、軍事命令理解和意誌訓練五項。

若是說為什麽尷尬的話,當一個正在服役的統和軍上校和一堆熊孩子坐上一班飛機的時候,被當做熊孩子的一員,沒什麽比這種事更加尷尬了。

“所以……現在這是……什麽情況?”

背後背著單肩包,單肩包一旁則是用帆布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如同棒槌一樣的東西,這就是雪風去利比裏昂探親的時候。順手在新卡爾斯蘭,蕾所在研究所順來的附魔武器。

——MK108型航空機炮

作為新量產的30毫米機炮,這種僅僅64公斤的航炮成為了雪風的新主武器,哪怕有著各種各樣的不足,但是MK108輕便,緊湊,且便於大量生產等優點還是讓雪風放棄了MK103這一賠錢貨。

沒錯!MK108最大的優點就是夠便宜!!摔上多少雪風都不會心疼,而且現在作為一個航空隊級單位的最高長官,雪風有把MK108作為製式武器的想法。這絕對不是給自己容易弄丟主武器找借口,拔刀的瞬間丟棄負重不是很正常的事情麽!

扶了扶腦袋上的草帽,雪風知道自己那如同天空一樣的淺藍色長發非常顯眼,背上再背著一挺航炮一定更加顯眼。但是!誰都沒告訴我,這飛機的降落地點居然是不列顛皇家空軍學院啊!!

“啊……不過想想也是,在這種異形軍滿天飛的情況下,也隻有飛行學院才有足夠的護航魔女敢開上這麽一條航線吧。”

站在這麽一堆和自己差不多高不斷鬧騰的熊孩子堆裏麵,雪風把草帽壓低一點遮住眼睛,接下來就是如何不動聲色的離開的問題了。

[咳咳——大家安靜下來啊,接下來,我們大家有請不列顛尼亞皇家空軍學院優秀畢業生,莉涅·畢所普上尉為大家講話。作為從我院畢業的優秀魔女,畢所普上尉在之前的伏爾加格勒保衛戰中做出的卓越表現……]

後麵說了啥雪風沒去聽,不過**的嘴角和眯成一條縫的眼睛表明了雪風現在想笑又不敢笑的糾結心情。偷偷看了看台上的莉涅,那苦笑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沒變過,看來她也不知道會這麽說自己吧。明明在戰場上除了開槍什麽都不會,體能測試也是一團糟,除了槍法還過得去以外什麽都要自己手把手教的小貓莉涅原來這麽厲害啊~還真是令人出乎意料呢。

[恩,那個……大家中午好,下午呢將由我來帶領大家前往我們第501強襲魔女團駐地進行參觀,時間是午飯後下午一點出發,回歸時間大概在晚上七點左右,期間大家可以見到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魔女,她們還為大家準備了節目呢~稍微期待下吧~]

說完,好像鬆了一口氣一樣趕緊將話筒還給了主持人,而且雪風發誓這絕對不是莉涅能臨時想出來的講話,聽上去更像是發言稿……隻有半截的,前半截應該還有不少客套的話的,莉涅你剛剛是不是忘詞了?

[現在呢,大家前往食堂,吃過午飯後強襲魔女隊有專車來送大家過去,現在大家排好隊……]

在莉涅和那個主持人扯皮的時候,雪風不動聲色的取下了背上的單肩包和MK108送往了機場附近的郵政打了個包送軍隊特快回去,然後偷偷摸摸的混回了學生隊伍。

取消了不斷輸出的魔力,天藍色的發絲也回歸於夜空般的漆黑,將草帽扶正,雪風笑著看了看臉紅耳赤的莉涅,然後和那堆熊孩子一起走進了食堂。

……

盡管雪風在經曆了伏爾加格勒那段時間後,有足夠的底氣說自己在牙口上已經和貝爺一個等級,但是在見到了真正的不列顛料理後還是覺得一陣坑爹感撲麵而來。

為什麽麵前這個看上去色彩繽紛的糖果吃到嘴裏會是一股花椒八角的味道?!而且直衝鼻腔比芥末還刺激!?

“你說什麽?這東西是糖?你告訴我名字,我要砸了那家店……”

淚流滿麵的雪風乘著周圍人不注意的時候吐掉了嘴裏的Liquorice(甘草糖),繞開了久負盛名的藍紋奶酪,來到了一個看上去黑不溜秋聽旁邊的人說是布丁的東西麵前。

“black-pudding(黑布丁)?又是什麽東東?”

外表倒是很光滑,除了是黑色的以外看不出什麽,聞味道隻是有種淡淡的鹹味,看名字應該是一種點心吧……

小心的挖上一勺,鹹味裏麵帶上了一點血腥味……雪風有種不好的預感,但是周圍那麽多人,直接丟掉也不好……心一橫、深呼吸、一口塞進去!

“唔——見鬼……”

將嘴裏的東西咽下去,雪風覺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幾個月前玩荒野求生的時候,這東西看上去很正常但是吃下去雪風至少吃到了不知是什麽東西的內髒、肉,攪拌著大量的動物血、豬油還有很多很多的黑胡椒。

黑布丁對雪風造成了25535點傷害,黑布丁升級了,雪風逃跑了。

基本就是這麽一個戰鬥過程,灰溜溜的跑到了另一個餐桌上,幸好是自助餐類型,不然一定糗大了。雪風還不信了……偌大一個不列顛食堂,還找不到一個能吃的東西?

找了半天,雪風終於找到了另一張看食物上去不錯的桌子。這回上麵的東西倒是比較正常了,我說看上去……恩,比如炸魚薯條啦,這個好認,莉涅給自己做過,大塊的是炸魚,小的是薯條。黃油酥餅?學習食堂居然有這個,恩,也拿上。一般這種東西是由糖、黃油、麵粉烘製而成,通常切成手指狀或圓形餅幹,這種毫無技術水準的東西你們要是做出奇怪的味道那我就真的服氣。恩?這個是……Trifle(英式查佛——英國的傳統甜品,通常由水果,蛋糕或是餅幹,custard,奶油一層一層做成,用甜酒比如雪利酒淋泡過的蛋糕或是手指餅點綴,水果的清甜加上美酒的香醇,算是非常獨特的甜品。)?這個學校的預算真不錯,連甜點都有好幾種麽~拿上一杯~

其他的也還有不少……恩,比如土豆啊薯條啊土豆泥啊,炸魚啊炸魚啊還有炸魚啊之類的……

(╯‵□′)╯︵┻━┻你這不就是同樣的東西嘛!一個土豆你要分幾種做法啊!?所以莉涅不是我吐槽你,你們這裏真的沒幾樣東西可以吃的啊!

當然,雪風沒敢把桌子掀了,端著找到的幾樣能吃的東西趕緊找個位置坐下然後開動。而期間零零散散的,那些挑完食物的學生們也都找到了座位。

雪風坐在桌子的最左側,再左就是靠邊的走道和牆,所以這個位置還算清靜。因為是吃飯,所以雪風摘下了帽子,黑發黑眼的亞洲人形象在一群不列顛小蘿莉中間也挺顯眼,不過比起魔力開放時那近乎白色的天藍,黑發就要好上不少。

“喲~這裏有人麽?”

轉過頭,雪風看到的是一個13歲左右的小孩,和自己一樣,黑發但是眼睛卻帶有一絲蔚藍,混血?話說,雪風現在想起來,仔細算算的話,自己今年也是13歲?大概……

“沒有,請隨意。”

“哦!多謝多謝~不過真好呐~還以為這次扶桑的交流生就我一個呢,我是橫須賀海軍航空學院的三年生九條京子,因為父親是不列顛人會點不列顛語所以被丟過來了~你呢?”

這家夥……是哪裏來的自來熟麽?

“唔……索姆斯……”

“誒誒誒!居然是那麽遠的極北之地?而且那裏是前線吧。”

“恩,好像大部分依舊是淪陷區,不過遊擊隊的大家很努力所以不用擔心。”

“哦——”

做出了一些不明覺厲的回應後,雪風覺得京子似乎有點泄氣的感覺,是因為來找同伴結果找了個空的原因?

“雖然是索姆斯人……但是我確實是扶桑神社出身的……”

“誒!就是嘛,我就說嘛~”

果然……這樣就精神起來了。

吃掉午飯,隨著學生們爬上三輛軍卡,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向501駐地前進,雪風倒是很舒服的找了個靠邊的位置,帶上草帽遮擋9月依舊毒辣的太陽,一邊聽旁邊的京子嘰嘰喳喳的說她學校的事情,仿佛進入了很久之前的前世,學校組織春遊一樣的場景。

當然,學校春遊用的可不是軍卡,去的也不會是軍事基地這種地方。

“啊!博麗你快看!是501的駐地!”

沿海公路向另一側看去,可以看到那孤島一般的基地。逆風修建的跑道上方是不知名女神的雕像,富有羅馬涅風格的建築群錯落有序的布置在四周,而根據小島為中心,三條跨海石橋連接著小島兩端,而遠處延伸出的四座大型碼頭則如同小島的手臂一樣,從上往下看去,整個小島如同一個帶有翅膀的圓形,也算是片翼天使的延伸麽?括弧笑……

不過學生們可不會從立體層麵去想這個小島的地形圖,大多數人都被那個羅馬涅風格的巨大雕像吸引,嘰嘰喳喳的交談聲充滿了整個卡車。

“博麗快看,那個雕像底下,那個地方直接連著跑道,那裏麵會不會有漫畫裏那種彈射裝置?一旦警報響起人就可以從雕像中的滑軌迅速到下方的機庫然後出發?”

“……不知道呢。”

這麽好的陸基基地會有彈射器麽?而且雕像中的滑軌什麽的……你漫畫看多了啦,給我好好走樓梯!實在懶就給我坐電梯啦!

車隊穿過一個隧道,然後走過大橋,最終在基地起飛跑道前停下。

“好了,大家排好隊,現在將由我帶領大家參觀基地,然後大家可以在今天這個開放日好好了解一下魔女的生活到底是什麽樣子。我是夏洛特·E·葉格,接下來請跟我來~~”

夏洛特,這個人雪風有印象,兩年前的白令海峽戰役,利比裏昂大西洋艦隊中的艦載魔女的一員,沒想到會在這裏遇上呢。

話說基地都有誰來著?但是隻看見艾拉和桑妮雅興奮過頭結果完全沒注意呢……

“博麗快跟上,不要掉隊啦~”

京子看見還在神遊天外的雪風,一把抓起,以極高的行動力拉著雪風跟上了大部隊,跑步帶起的風差點吹翻雪風的帽子。

連忙用手壓住,雪風也沒有再去想基地的事情,反正現在不就是參觀麽,總會知道的。

‘……那麽,桑妮雅、艾拉~我回來了。’

下集:基地開放日,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