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增員中……

距離上次的‘超級雪風欺人大賽’已經過去了一周,而和魔女配套的空軍單位也相應到位。不列顛皇家空軍-殲擊航空兵司令部下屬東南部第11航空兵群正式歸屬於第501統合航空隊,作為下屬單位配合參加戰鬥。

而隨著防空作戰中心的正式啟用,魔女們肩上的重擔也漸漸輕鬆了一些。除去夜間配合夜戰機體們警戒高盧國境線的巢穴以外,在白天魔女們甚至可以用無所事事來形容。

當然……無所事事的都是除了訓練就沒事做的人,比如魯基尼啊魯基尼啊還有魯基尼啊之類的。雪風也曾經就這點對魯基尼進行了為期三小時的訓話,就結果而言還算不錯,魯基尼的訓練成績超過了以往20個百分點,但是在另一方麵嘛……

“魯基尼!~魯基尼——”

“魯基尼你跑哪裏去了!雪風師傅已經出任務去了你可以出來了!”

這樣的事,現在隔三差五的出現在501的駐地中……

訓練場的樹蔭下,身穿扶桑特有體育服的京子將被涼水浸濕的毛巾蓋在頭頂,井水特有的涼氣從頭頂直往腦子裏鑽,冰涼的井水混合著汗水順著臉頰往脖頸處劃落,琥珀色的眼眸輕輕眯起,看著遠方的天空出神。

特殊戰超大的訓練量讓這個剛剛走出校園的魔女感到很不適應,但是看在休息日充足(特殊戰沒有每日巡航)工資量管夠(遠超普通魔女三倍的薪金)上級很隨和(雪風基本不管事)這幾點的份上……京子還是努力的完成了雪風每天定下的訓練量。

但是畢竟是第一周,哪怕已經開始適應這樣的高強度訓練,但是身體還是在對此進行強烈抗議,雙腿仿佛已經沒有知覺,腰部肌肉更是帶有強烈的酸痛感,雙臂和背部情況稍好但是也是一動就痛的這麽一個情況。

而現在,才剛剛到午飯時間而已。

“——京子~”

頭頂冰涼氣息的來源被人輕輕提走,但是京子本人也就是抬起頭看看,連回一句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樣可不行哦,會感冒的。”

“阪本少校……”

白色軍官服下是扶桑海軍特有的黑色泳衣,說起來為什麽要在裏麵一直穿泳衣?

這也是個迷——

“訓練完之後這樣可是大忌呢,來,起來……”

二話不說,阪本直接將京子從地上拽起來。而沒等阪本鬆手,京子又掉了下去……整個人仿佛還沒睡醒一樣,不過阪本知道,她是真的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來,我幫你……”

將京子丟在地上的毛巾和水壺拿上,另一隻手把京子扛起來,然後招呼上不遠處的夏莉和莉涅。

“喂——夏莉莉涅快來幫把手!”

“阪本?這不是京子麽?又暈過去了?”

“沒,這次比前幾次好上不少,好像還有意識的樣子。”

莉涅接過阪本手中的雜物,看了看京子那副神遊天外的樣子點點頭表示理解,之前在伏爾加格勒自己差不多也是這副樣子。

“總之,先把她帶回去吧……”

三人點點頭,將京子帶回隊舍。

而另一麵,在機庫,雪風正嚴肅的看著妮蒂婭將一套飛行腳組裝起來。扶桑陸軍的土綠色塗裝讓雪風感到些許不快,而體積和普通飛行腳相當的‘散香’卻有著重型機體特有的掛載翼,也不知道是三菱集團對這款來自不列顛的引擎有信心還是他們單純的在完成雪風的戰術指標而已。

“這就是散香?”

“是。”

和妮蒂婭相處久了雪風知道她就是個一棒子打不出三句話的那種類型,幹脆不去問她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技術說明書。

“巡航速度690千米每小時,最高戰速超過一馬赫……這東西,雖然消耗壓製在了普通魔女就能承擔的等級,但是依舊不是什麽新手就能玩轉的裝備……”

晃了晃手中的說明書,雪風無奈的撇撇嘴。而且因為是常規魔導引擎和護盾排列,這款改進自震電機體的裝甲在JAM麵前和紙沒什麽區別。

而護盾……對應異形軍緩慢的手操式護盾來防禦JAM的突襲這是一件相當有難度的事情,更別說JAM的實彈對於魔女的護盾來說近乎天敵的關係。

“修改,方案?”

“這東西還能怎麽改?組裝起來讓京子先飛幾圈再說吧……”

將手中的說明書丟到一邊,雪風現在有點頭疼。在年末,也就是三個月之後的12月25日的新年之前。會有一次年終會議……

當然這個會議本身沒有什麽問題,無非就是要求匯報一下組織進度還有人員裝備落實情況。但是現在有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擺在雪風麵前。

自己的小隊……戰鬥人員隻有自己一個人!!!

三個月後就是年終會議,哪怕是加上京子,特殊戰第五分隊也隻擁有兩名實戰人員。而就這兩名實戰人員就使用了包括妮蒂婭在內的一個大隊級後勤設施,一名特級工程師——妮蒂婭,一個百人級飛行基地還有一係列大隊級待遇。

……會被說閑話的,這個樣子絕對會被說閑話的。

但是特殊戰這個工作,又不可能隨便拉個人就進來啊,這是對隊員的生命不負責。

“總之,打個電話問問吧……喂?莫西莫西~幫我接第二特殊戰。”

一邊繼續看妮蒂婭小心的組裝京子的散香,雪風一邊打通了統合軍本部的電話。

【那個……這裏是特殊戰第二分隊……嗚啊!】

接電話的是個非常弱氣的聲音,但是對麵四周仿佛非常吵鬧,光是聲音雪風就分辨出了超過5個人……還真是熱鬧啊。

【吼啦!把電話拿過來啦……】

【等……等等!頭發,我的頭發!】

一滴冷汗從雪風的額頭低落,這是在幹啥,搶電話拽住頭發了麽?

【妮可你個蠢貨放開菲特!】

緊接著一陣熟悉的聲音,其中還夾雜有幾個熟悉的名字。接著就是一陣劈裏啪啦的雜音。雪風很機智的將話筒拿開了耳旁,等她們消停了才重新繼續聽聽筒。

【這裏是特二隊,你是誰?】

“……嘛,就我個人角度而言,聽見這個番號還真是……嗯,心情複雜呢。”

從話筒中傳來些許吸氣聲,就連另一邊的噪音都似乎安靜下去了。

【雪風?!是雪風吧!!】

“沒錯,是我。不過……就這麽稱呼自己為特二……沒問題麽?雖然我覺得妮可有時候確實挺二的……”

【嗚啊!隊長我才不二!我一點都不二!】

【笨蛋妮可!你一點都不二你就是個回,上下左右都是二啊!不準再扯電話線……】

沒等蒂法說完,電話線不負眾望的斷掉了,抱著微妙的表情掛斷電話,雪風捧起了手邊早已涼掉的茶。

“……人生啊。”

感歎了一下人生的哲學之理和妮可那越發二貨的腦神經,掛掉的電話響起鈴聲,接起後,果然是二分隊打來的,不過現在那邊的人既不是作為最高長官的蒂法,也不是最強打手的妮可,而是一開始的那個弱弱的聲音。

記得是叫……菲特?為什麽總覺得這個名字很熟悉呢……

【那個,您好……請問,是雪風閣下?】

“額……叫我雪風就好,嗯,菲特……對吧?”

記憶中確實有著這個名字的印象,但是雪風還是沒有想起來這個菲特是誰來著。倒是一個金色雙馬尾,如同紅寶石般耀眼的眼眸忽然出現在了記憶中。

【是的!真的好久不見了呢,自從您上次離開利比裏昂後我就再也沒機會見到您了,真是的……明明是您在當時救了我,真的是非常感謝!】

“不不不,那是我應該做的……”

利比裏昂?自己確實在去年去執行了一次任務……金發赤眸……菲特?

“菲特·沙利亞……對吧……”

【您果然還記得我,真是太好了~】

“撒,我倒是也沒想到,你居然會參加特殊戰呢。”

將聽筒換個邊以便掩蓋自己想了好久才把菲特想起來的窘迫感,雪風捎帶微紅的臉色倒是被樓梯道的艾拉看到了。現在艾拉正拿著果汁鬼鬼祟祟的在聽牆角呢。

【嗯~速射魔光炮已經成功搭載到了陸地戰鬥腳,我這裏實驗室的工作就完成了。後來聽說特殊戰擴招對JAM小隊,我和姐姐就都報名了呢。】

“你姐姐?哦!是當時做現場指揮的……我記得名字是……”

【艾利西亞,艾利西亞·沙利亞,姐姐也經常念叨雪風你呢,說了一定要當麵感謝什麽的。】

“啊啊,那倒不用了,大家都安全比什麽都重要呢。”

【對了,雪風姐姐是為什麽找我們唔?】

菲特的稱呼讓雪風嘴角又抽了一下,按年齡來算自己比菲特要小吧,或許是同年?但是說自己比她大是怎麽都不可能的事。

“啊,差點把正事忘了,蒂法人呢?”

【隊長啊……嗯,隊長帶著妮可副隊長不知道去哪裏了……】

“你不用幫她們打掩護……我大概猜得到她們在幹啥……”

……

第二特殊戰隊舍

“我讓你偷吃!我讓你搗亂!我讓你拔我電話線!!”

“嗚啊!別打了蒂法,好痛啊!!”

……

【哈……啊哈哈……】

略微尷尬的笑聲,看來雪風的腦補沒啥問題。

“是這樣的,三個月後的年終會議你知道麽?”

【嗯嗯……】

“這樣,你們看能不能借個人給我……”

……

新卡爾斯蘭,特殊戰第二分隊,大廳。

不遠處還能聽見隱隱約約的‘啪啪啪’的聲音,相比妮可這次會漲記性吧,但是剛剛自己聽見了什麽?!雪風那邊的第五特殊戰借人?

真的嗎?自己可以去麽?自己去不會添麻煩吧,蒂法隊長會同意我去麽?姐姐呢,姐姐會介意我跑不列顛去麽?路很遠麽?最近有路過的船麽?還是說自己得自己用飛行腳飛過去呢?哎呀自己的那套破F4F飛行腳真的能堅持到不列顛麽?路上會遇見異形軍麽?怎麽辦!怎麽辦!!!

【我說……菲特醬?】

“嗨……嗨!!”

【就我剛剛說的事情,記得幫我和蒂法說一下啊。我這邊能用的人手實在不夠,先借我一個人吧,湊數的不要哦,要能幹的。就這樣~先掛了。】

“那……”

沒等菲特說話,雪風那邊直接掛斷了電話,畢竟,要說的要交代的都交代了,繼續煲電話粥也沒什麽意思了。

“唉……”

歎口氣,將電話放回原位,然後再蓋上防塵的帶花邊白布,小心的用白布擦去電話聽筒上的指紋,看著電話如同新的一樣後,菲特很開心的笑了。

“嗯~這樣就沒問題了~”

“剛剛是誰的電話?”

“嗚啊啊啊!什麽?姐姐啊……沒事別嚇我啊。”

“嘛,我很好奇嘛,剛剛那是誰?”

嘴上還叼著麵包片,在第二特殊戰擔當夜間巡航的艾利西亞睡的迷迷糊糊剛起床,但是一起來就看見自家妹妹一副**的表情,怎麽可能會不在意。

“是雪風啦……”

“噗——”

剛剛入嘴的綠茶差點噴出來,艾利西亞把菲特嚇了一跳。

“誰?!”

“雪風啊,雪風·哈庫瑞·伊爾瑪塔·尤蒂萊南……沒想到居然可以接到這位閣下的電話呢~”

“等等等等……你等會再花癡,這種大人物怎麽會忽然給我們打電話,要找也是找隊長才對啊。”

菲特沒說話,指了指樓上……那些‘啪啪啪’的聲音還沒停呢。

“好吧,今天又是因為什麽……”

“妮可在隊長打電話的時候掐了電話線……”

“……唔,作死等級越來越高了啊。”

“誰說不是呢。”

兩姐妹同時歎氣,金色長直發和金色雙馬尾似乎將整個房間都映襯成了金光閃閃。

“說起來……雪風找我們什麽事來著?”

“唔……是什麽來著?”

看著自家姐姐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不和善,菲特咽了口口水,飛一樣的跑遠了。

“我去看看我的飛行腳姐姐你不用管我了……”

目視著自家妹妹一騎絕塵的跑的老遠,艾利西亞收起了死魚眼,無奈的歪歪頭。

“這孩子……那F4F有什麽好看的啊……”

吃掉剩餘的食物,艾利西亞在電話旁的筆記本上記下了這麽一段話。

【下午4點,特殊戰五分隊隊長來找,1943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