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無聊又寶貴的日常

年末,這是個讓人頭疼的季節,如果說雪風還在為年終會議頭疼算是這個小隊最大危機的話,那麽在雪風的隊伍裏,妮蒂婭頭疼的事情就要比雪風高級上很多。

“加大魔力輸出,戰鬥中雪風可是全程開啟渦輪增壓的,如果你連開啟增壓器都需要15秒的話,恐怕雪風是不會允許你作為她的僚機上高空的。”

501基地地下,這個占地達到一千五百平的地下廣場,妮蒂婭手握著秒表用那一如既往的冷靜聲線衝著麥克如此說道,在妮蒂婭麵前這是一麵厚達一米的複合裝甲,表層的陶瓷隔除了魔動機全力全開的高溫流,而內裏的PP793軋製鋼板則將妮蒂婭麵前擋了個嚴嚴實實。

至於為什麽要這麽做……

‘轟——!!’

劇烈的爆炸聲如期而至,妮蒂婭異常淡定的記錄下這次的過載時間後,再次重新開始讀秒。

“京子,你還活著麽?”

“咳咳——妮蒂婭桑,這種測試還要做多久啊。”

看樣子是沒什麽事,妮蒂婭從掩體後探出腦袋,看了看插入掩體鋼板的破碎引擎碎片後,麵色略白的用肉眼確定在一片魔力火海中,毫發無損的向自己走來的京子後,糾結的在筆記本上寫下‘第25次確認,結果無損傷。’

“做到你確實的可以隨時開啟渦輪加壓……”

“誒……感覺遙遙無期呢……”

“還有燃燒加力、襟翼的準確控製、對強光的魔力抵抗、抗G力訓練、爆炸物投擲……”

“唔啊啊啊啊!!我不聽啊啊啊啊啊……”

被炸的灰頭土臉的京子一聽到後續課程後又一次的抱著頭跑開了……話說為什麽是又……

“休息兩小時,然後繼續。”

“我-聽-不-見——”

“……嘛,接下來……”

叫來後勤收拾這些被炸的亂七八糟的場地,妮蒂婭從殘骸中翻出了黑盒子,略殘念的發現自己又報廢了一架散香,雪風將特五隊的預算75%都丟在了後勤部也許是早有預料吧。

和之前一樣,黑盒子的記錄非常清楚,九條京的第25次適應性實驗。開始啟動引擎後15秒啟動加壓器,前30秒魔力輸出穩定,峰值1.2。這意味著京子在魔女中的魔力輸出能力在一般人之上,以博麗神社的記錄為準,抽取了一百名魔女記錄其魔力峰值的平均為1,那麽京子大約是平均偏上,但是還算不上天才,算是優秀的等級。

這樣就足夠,根據三菱重工散香的製作標準,隻要魔力峰值為0.8就可以正常使用,而達到1就能使用加載了高空截擊配件的散香MK2,而京子擁有1.2的最高數據,理論上她甚至可以使用為了獨自在夜間戰鬥所開發的夜間重裝型。

恩,理論上……

實際情況是她現在連高空配件的啟動都有很大困難……而在實驗中妮蒂婭還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京子在這段時間內,損傷性訓練也好,危險實驗也好,從來……注意,她從來沒有受過傷。

因為過度疲勞從機庫樓梯上滾下去也好,因為魔力不穩定導致增壓器過載爆炸也好,因為高溫中暑掉進海裏也好,還是因為明娜的詭異味覺製作的地獄料理也好……

凡是有危險的東西,京子都能完美的避過危險。

並不是說她可以免除危險,而是避過……

從樓梯上滾下去結果身上除了一點灰什麽事都沒有,這個可以用她使用了正確姿勢下樓來解釋……增壓器爆炸,碎片甚至可以插入複合裝甲內部80mm以上,而本人卻毫發無損。這個可以用完美躲避來解釋……高溫中暑掉進海裏,結果一群人找到她的時候卻發現她正仰麵飄在海麵上睡覺,這個可以用她水性優秀來解釋……

但是!!!

誰來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麽所有人一起吃明娜的地獄料理,所有人全部到底,就連明娜自己都捂住嘴表示完全沒法吃,而京子卻依舊毛事都沒有呢!!!隻有她一個人的碗裏那份東西吃起來是正常的這算什麽啦?!

“這已經不是運氣可以解釋的了……不說那些亂七八糟的,光光是25次堪比一百公斤航彈的爆炸毫發無損這就已經無法解釋了……沒有使用魔力,沒有刻意躲避,甚至連本人都毫無危機感可言……”

妮蒂婭將筆記本丟到桌子上,她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麽會有京子這樣的人存在。100%從危險中脫離的能力……這簡直是對雪風那種精密觀測計算流紅果果的打臉。有了這個能力還要護盾幹什麽……把她丟異形堆裏去異形都死完了她都不會有事的吧。

當然,妮蒂婭隻是想想而已,將隊友直接丟異形堆裏去測試她是否可以全身而退……這個有點太喪心病狂了。

“……應該是固有技能沒錯了,暫且就叫做‘強運’吧。”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妮蒂婭眼角瞅到了一邊放著的……高達30公分的……賬單……

“……唔,希望雪風回來不會砍我。”

……

和地下蒼白的冷光燈照耀的地下室不同,501的外麵今天是一如既往的風和日麗。隻有些許白雲點綴的蒼藍色天空加上遠處海天一色的畫麵是艾拉對這裏最滿意的地方。

‘轟——!!’

當然,得除去最近每天都會出現的爆炸聲……哪怕是將試驗場從地麵移到地下,這動靜也太嚇人了。

“……唔啊啊啊啊啊!!還要不要人睡午覺了啦!!!”

這個是被從樹上震下來的魯基尼……作為全基地最喜歡露天午睡的人,她絕對是最大受害者。原本受害者應該還有一個——因為值夜班而白天睡覺的桑妮雅……不過因為雪風前段時間給三人的房間重新裝修過,所以隔音不錯,至少桑妮雅沒出現大白天被妮蒂婭的實驗炸起來這種情況。

“不過……還真慢呢……”

將被風吹散的頭發輕輕挽回耳後,艾拉走到防波堤旁看著遠方,如果雪風回來的話一般就是這個方向。距離她出發已經過去了一天,為什麽還沒回來呢?

“真是的,我什麽時候變成這樣了……”

搖了搖頭,艾拉揉了揉臉頰。好不容易回到了三人在一起的生活,艾拉現在對雪風離開身邊有著近乎神經過敏的反應。

“恩……兩小時……再等兩小時好了……在等兩小時就回宿舍……”

暫且不提在基地邊上當望夫石的艾拉,在基地正麵的機庫中,明娜和阪本正在研究雪風搗騰來的散香……並不是在地下室做測試的備用品,而是用於實戰,京子的座機,散香MK2。

“火力攜帶和爬升都相當優秀,對於駕駛員的負擔也很小,但是……”

“但是航程還是太短了,現在帝國量產的A6M8零戰哪怕不搭載副油箱也擁有兩千兩百公裏的航程,而散香的航程卻隻有一千五百公裏……而且為了對付JAM而搭載的重型機炮還會進一步的降低有效航程……作為特殊戰的作戰用機體是非常適合,但是……”

“但是想要用於普通航空隊的話,還是有些水土不服呢……遠超其他機體的航速會將隊形破壞的一塌糊塗,而過短的航程也無法進行戰略集結作戰。”

無奈的搖搖頭,阪本還是打消了從雪風手上要兩台散香裝備給航空隊的想法。這東西是特殊戰特製的,就是用來對付JAM的,雖然用來打異形也非常給力,但是打完之後能不能回去就是兩說了。

“說起來,年末會要開始了吧……”

“啊……雪風都急的成熱鍋上的螞蟻了,每天都看見她在到處跑。”

“嗬嗬~這也是沒辦法的啊,她的要求是在是太高了……不,應該說,娜塔莎那件事對她的影響太嚴重了……”

“她啊……已經見不得有熟悉的人死去了呢……盡管她知道做魔女這行死亡率有多高。”

兩人無奈的結束交談,【對所羅門要塞作戰】也叫做【驚雷戰役】,高達2000人的傷亡中,那名魔女的死亡直接造就了冥王計劃最成功受體的出現。盡管其中有著相當的波折,但是[奇跡的雪風]這個名字也算是響徹世界。

伏爾加格勒保衛戰

雪風的成名戰,在地域廣大魔女數量眾多的歐拉西亞甚至被授予了英雄稱號。

衛國戰爭的英雄,不死鳥雪風……

多麽榮耀而沉重的稱呼。

自從成立了第五特殊戰後,雪風再也沒有去過娜塔莎的慰靈碑。不想再去思考這件事算一個理由,而更多的原因……可能是雪風自己還是在害怕。那溫熱的血液將視線覆蓋,整個世界變為一片血紅的可怕之處雪風從來沒有忘記。

為此,她製作了無堅不摧的漆黑之劍,為此,她放棄了自己那堪稱完美的超大型護盾,轉而研究了防護力更為出色的魔力裝甲,然後將這兩種技術擴散到整個特殊戰。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一點……

[不要再有熟悉的人死在自己麵前了]

這是雪風的願望,小小的,卻比登天更難的願望。

人們每天依舊在死去……戰場上每天都要往後方發出無數陣亡通知……

每年有多少魔女前往前線,後方就會準備多少棺材放在她們的家鄉。盡管大部分人連死後回家的願望都隻是期望,最多的,是那因為粒子炮燒灼的麵目全非的屍體碎片,還有那一筆筆勾掉的姓名。

軍隊的平均年齡正在逐漸越趨年輕化……而魔女的服役年齡也從5年前的16歲,改為了現在的10歲。以後可能還是會繼續修改的吧。

“說起來,新人你已經選好了?”

“是啊……是故人之子……”

蓋上帆布,阪本和明娜離開機庫,抬起頭,時間已經幾乎黃昏。遠處昏黃色的夕陽掛在海平麵上,而由遠及近的噴氣式引擎的聲音則代表著雪風的歸來。

“Yuki~~”

“唔啊!?”

剛剛脫掉飛行腳的雪風就受到了艾拉的飛撲歡迎,那用力之大雪風甚至以為自己被多足戰車正麵來了一炮。

“誒誒?艾拉怎麽了?”

“沒事……讓我抱抱……”

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雪風不再掙紮,順從的縮到艾拉懷裏,雖然很莫名其妙,但是艾拉的精神狀態明顯不太好。

“……今天,艾拉等了你一天。”

“嗚啊!桑……”

“一邊說‘再等兩小時就回去’一邊在海邊等了一整天……這叫什麽來著……蹭……”

“才不是蹭得累(ツンデレ)啦!”

“……”

眾人無語中……

“——嘰”

老早就探測到雪風並趕到現場的桑妮雅盯了艾拉一會,直到艾拉滿臉冷汗的轉過頭去才將注意力放回艾拉懷裏。

“嗚喵?”

抖了抖沒來得急收回去的貓耳朵,雪風自己確實是莫名其妙的……自己隻是去接個人而已啊。

“恩,沒事……”

懷念的摸了摸雪風頭頂略帶韌性的貓耳朵,桑妮雅拖著艾拉的領子離開了機庫。留下雪風一個人在機庫淩亂……

“那個……雪風姐姐?”

這時雪風忽然想起來自己還帶著一個人呢,回頭一看,已經收拾好行李的菲特滿臉通紅的看著自己。

“啊,菲特啊……唔,我先帶你去宿舍吧,歡迎來到特殊戰五分隊。”

“恩!!”

綁著雙馬尾的金發女孩興奮的點點頭,猶豫了一下,拉住了走在身前那人的手,那略涼的體溫讓菲特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手,不知道,這是否和一年前那時一樣呢。自己……終於再次見到了,那時如同山嶽一般擋在自己與異形特機之間的身影。那和自己一樣……甚至比自己還要瘦弱的身影……

略微勾起嘴角,菲特以輕微到連雪風都聽不到的聲音微微念著……

“……我,終於追上你了,雪風姐姐大人。”

PS:大家中秋快樂~

PS2:好久沒更雪風了呢……其實是路線問題有點困擾……沒辦法,慢慢解決吧

PS3:假期~假期~假期……假期還要上班我喵了個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