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漠然消失的信標

回到基地,雪風的事情也一點不少。將菲特和京子機體的黑匣子回收,送兩人去洗澡然後丟去宿舍,這次的任務簡報以及彈藥文書的申報,隻是想想都覺得頭皮發麻。

索性雪風就沒有去宿舍大廳,直接上樓進了自己的辦公室……但是,明顯今天的夜晚還很長。

“雪風你在麽?”

“門沒鎖請進……阪本桑?”

推門而入的是阪本美緒,那嚴肅的表情和她身後明娜都讓雪風有了不好的預感。

“怎麽了?”

“佩妮奴不見了!”

美緒的一句話讓雪風愣了半天,而明娜沒有理會雪風繼續說道:

“雪風你還記得今天下午最後見到克洛斯特曼隊員是什麽時候麽?”

“是對異形軍特機進行第一次攻擊的時候,我讓佩妮奴使用電擊解除了異形軍的最外層氮裝甲活性……”

“是的,大家的記憶也都是到此為止……”

說著,雪風可以看見美緒捏的死死的左手,右手也有輕微的顫抖,美緒……這是在害怕?

“往後開始自由攻擊之後,所有人都沒有再見過佩妮奴……就連返回基地時的人數清點大家也下意識的忽略了她,這個情況直到我們回到了基地,飛行腿維護人提起我才反應過來。”

“這個情況大家都知道了麽?”

“目前隻有我和明娜,地勤主管,以及你知道。”

雪風為難的敲了敲自己的頭……自己居然會無意識的丟掉了一個隊員,這麽大的失誤居然會在自己身上出現簡直不應該。而且不僅僅是自己沒有發現佩林奴的失蹤,就連其他人也沒有發現……

“我沒發現佩林奴的失蹤……我的兩位僚機也沒有發現……不僅僅是這樣,就連阪本你也是其他人提醒才發現的……這已經不是我們忽然忘記可以解釋的了,應該是什麽‘讓’我們忘記了佩林奴的事情。”

揉了揉眉心,雪風也可以體會到美緒的心情,雖然是新來了不到三個月的新隊員,但是不明不白的在自己手上把人丟掉還是說不過去。目前要做的,就是趕緊發動對佩瑞妮·H·克洛斯特曼進行廣域搜索,同時安撫魔女們的情緒,保證在下次異形軍來臨時501隊依舊有作戰能力。

“美緒,佩林奴失蹤的事情估計大家遲早會反應過來,到時候就由你來安撫她們。”

“嗯。”

“明娜的話盡快聯係不列顛皇家海軍,讓他們派遣軍艦在佩林奴失蹤前最後的區域尋找,也就是今天異形軍擊落地點進行搜索。”

“沒問題,我馬上就去聯係。”

歎口氣,雪風又拿起了搭在座位靠背上的白色圍巾和黑色大衣。

圍巾是桑妮亞和艾拉送給自己的東西,雪風每次係上的時候都會用非常輕柔的動作。

“我現在就去按照阪本隊的返程路線進行低空搜索,也許可以發現什麽也說不定。基地的事情就拜托你們了……”

把文書和報告一係列的東西全一股腦丟給了明娜,雪風重新叫來了後勤,開始了緊急起飛程序。但是特殊戰所使用的重武器都已經重新歸庫,如果要按照正常程序提取武器彈藥又要花費很長時間。

“現在——機庫的常備武器是什麽??”

拉過一旁記錄機體情況的技術軍士,在噴氣式飛行腳呼嘯的預熱聲中大吼著。

“常備武器——隻有MG——通用機槍——兩種口徑都有!!”

“點五零!!”

又在那個士官耳邊吼了一嗓子,雪風覺得這樣實在敗壞自己的形象,沒辦法用收比劃了一個拳頭一個巴掌,然後指了指遠處的武器櫃。

那名技術軍士了然做了個明白的表情,然後帶著幾個人就跑開了。

而等雪風爬到超級風妖精的整備架上,固定好腰間固定鎖完成武裝後才想起來,自己貌似有個更適合搜查的東西。

從一旁的飛行任務本上撕下一頁,在背麵寫上了準許特殊戰那架大型後勤機的出動許可,讓士兵交給明娜,至於到時候誰來開這個高耗魔的東西就不是雪風現在能管的了。

將有半個自己高的MG42端起,確認了彈藥以及備用槍管,雪風滑行到跑道上,因為是緊急任務加上雪風的獨立權限。

僅僅是通知了塔台,雪風就在引擎的咆哮聲中衝向天空。

將高度穩定在了兩千五百米,雪風魔導針變成了全力全開的大紅色,監聽著一路上的情況,雪風迅速的開始了搜查。

而在基地,隨著明娜一通通電話打出去,皇家海軍以及高盧自由軍和利比裏昂太平洋艦隊也各自調出了數艘驅逐艦用於海麵搜尋。

但是距離今天下午擊落那架異形軍地點最近的卻是——

扶桑聯合艦隊,第4驅逐艦隊。

沒費什麽事雪風就聯係上了這隻由四艘驅逐艦組成的商船護衛隊。

而令雪風感到驚訝的,是這個小小的艦隊中居然配備了兩名魔女。而搜尋海麵無果的雪風,也順便的申請了著艦請求。

雖然驅逐艦是沒有專門的艦載機彈射器,更別說魔女專用的蒸汽彈射器。

但是魔女的降落明顯更加靈活……雪風直接把速度降低了近乎失速,然後一手扒住了起重機的繩索……

在水手的幫助下,借用了一下這個艦隊所屬魔女的整備架,雪風決定稍作休息再走。

“您……您好,我們是所屬第四驅逐艦隊的魔女,我是工藤曉,這位是我的妹妹工藤響。”

“您好。”

從年齡看,麵前這兩個孩子也就是十三歲左右,按照魔女的學年表的話,這兩人應該都是剛剛畢業一年的魔女。姐姐曉有著一頭長達臀部的黑發,而妹妹卻是少見的白發,眼眸也是一副歐拉西亞血統的湛藍色,兩人都身穿著扶桑海航的水手服以及防濕氣以及保暖的百褶裙,當然也許也和船上男性水兵眾多有關。

“曉和響麽?這麽玩了打攪很抱歉,你們知道了麽?”

“是魔女在這片海域失蹤的事吧,具體情況我們已經知道了,我們兩自己也曾經起飛在周邊尋找過,但是天太黑了,什麽都看不見。”

回話的是響,雖然是妹妹,但是她的語氣比她姐姐更加沉穩、可靠。

“我們並不是專門的夜戰魔女,也沒有夜戰用裝備,所以能提供的幫助……”

低下頭,曉偷偷看了看雪風,然後繼續低著頭用鞋子捅甲板。

“夜間搜索的困難非常大,我們能做的也隻有監聽和提供補給醫療了。”

聽到這裏雪風倒是有些驚訝了。

“你們還有正規的隨船醫生麽?”

“唔,隻有一個班的醫護兵,但是我和響都是治愈係魔力,所以如果那個孩子受傷的話我們也可以進行治療。”

……

繼續和曉與響談論了一下搜查路線的問題,雪風又和旗艦艦長工藤大叔談了談他的以權謀私的‘小問題’後……雪風再次準備出發。

——把兩個魔力等級A+的女兒用職務之便安排在護航艦隊……雖說是不想讓自己女兒去最慘烈的前線算是人之常情,但是一想起歐拉西亞伏爾加格勒戰場因為缺少魔女護航而死去的軍人們,雪風就依舊覺得可惜。

兩名優秀魔女的加入也許就可以改變一個戰場的狀況,曉和響的能力應該可以發揮出更大的作用才對。

不過雪風現在沒有那個閑工夫去管工藤大叔這個問題,在經過休息之後,雪風馬上起飛繼續進行海域搜索,在路上遇上了非常多的戰艦,但是很可惜她們都沒有配屬魔女,更別提稀有的夜戰魔女了。

雪風以異形軍擊沉為基準點進行圓形廣域搜索,直到天亮……雪風搜索完畢了超過四百公裏直徑的海域,就連附近可能墜機的小島和暗礁也查看過了,但是絲毫沒有佩林奴的一絲線索。

裝備碎片也好,求救信號也好,甚至機體殘骸也好……雪風沒有找到任何東西……這樣也好,至少沒有證據證明佩林奴已經遭遇不測。

因為魔導針最大功率模式的使用過量,雪風覺得腦袋裏仿佛被插進去了一根燒紅的烙鐵一樣,眼睛也異常的酸澀,眼皮也無法保持正常工作,隨時可能罷工。

為了搜索效率著想,雪風還是回到了有魔女裝備維護設備的扶桑第四驅逐艦隊。

從飛行腳上下來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這是許久不曾體驗的疲憊感,自從去年將莉涅帶出歐拉西亞的森林,雪風就再也沒有這麽累過。

不過莉涅那是身體的疲憊,現在卻更多的是心理壓力罷了。

從曉手上接過水杯,水杯側麵還用粉紅水彩塗著[Akaziki]……是這孩子的水杯麽,也是,戰艦上基本沒有什麽可以用來招待外人的餐具就是。

將水杯內的熱可可一飲而盡,雪風撐著背後的支架從地麵爬起來。搖搖晃晃的向飛行腳爬去……

“……請恕我多嘴,雪風你現在的狀態可能根本沒有辦法達成任務要求,而且很可能錯過目標,你需要休息。”

響如此平淡的對雪風說道,而這個問題雪風又何嚐不知道,隻是……自己不能停下來,各種意義上。

“我有預感,佩林奴就在這片海域,而且情況並不好……”

“那你更應該去休息啊……哪怕是歐拉西亞衛國戰爭的‘不死鳥’,拖著這種疲勞的身體又能做什麽?”

雖然響這麽說了,但是雪風依舊全副武裝,開啟了引擎。

“我可以——給她希望……”

巨大的呼嘯聲再次響起,響略微後退了幾步,看著雪風的背影默默無語。

“雖然我找不到她具體在哪裏……但是她一定可以聽到我的引擎聲,隻要能聽見我的聲音,那麽她就知道……我們還在找她,事情還有希望。所以……”

不要停——

哪怕隻有一絲希望。

PS:久違的雪風,也是TV劇情開始前最後一段劇情了……攻略完英國妹子的雪風終於開始攻略佩妮奴了……

嗯,又要‘受苦’了呢……

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