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可疑的線索

搜索……已經持續了一周……

而沒有固定任務的特殊戰,雪風決定留一人做預備隊,另外一人同時投入搜索活動……作為人數稀少的五分隊來說,這已經是非常危險的行動了。但是人是在雪風的轄區內失蹤的,自己總不能幹看著。

於是菲特和京子的所有日常訓練都變成了搜救訓練……而雪風也沒閑著,501隊的活動沒有停止,那麽第五特殊戰的日常工作還需要人來繼續。

隻不過……現在隻有雪風一人可以繼續了。

“哈特曼,8點鍾方向,高度差負750,距離800,你要被咬上了。”

【小意思!!~】

隨著下方的小黑點拉出一道曳光彈的長點射,一片銀沙再次在空中散開。

【這個也不是本體,雪風!!】

“收到,警戒中,哈特曼、明娜、巴克霍隆上升高度至3000,我掩護。”

雪風的視線中,一道道的魔力波四散開掃過厚厚的雲層,下方卡爾斯蘭隊的三人魔力輻射如同黑暗中的探照燈一樣明顯,問題是……這次的敵人。

和以往的異形軍不同,這次的襲擊警報來自第9特殊戰部隊,而並不是不列顛情報部。敵人是可以在雷達波隱形的中型異形軍,子機搭載型。

到目前為止,由哈特曼三人機會的子機已有5架,但是……這貌似還沒完……

【引擎音!上方7點半方向!雪風是衝你去的!!】

‘翁——’

這並不是異形軍發出攻擊的聲音,在聽見明娜的警告後雪風馬上進行了規避機動……最保險的,也是雪風獨有的V字強機動。

橫向三十五度角回衝,相對時速從520公裏每小時瞬間降為140公裏,再3秒內恢複到500公裏每小時……

而這種機動力的代價,就是忽然變為血紅的視線,以及靜謐下來的世界……可以聽見體內血液因為慣性擠壓的聲音,可以聽見骨骼緩衝的哢嚓聲……在仿佛幻覺一般的耳鳴聲退去後,身後的魔導引擎發出更加嘹亮的怒吼,目標就在前方,保險解除。

突破雲層的哈特曼向上看去,可以看到漂亮的V字軌跡雲……還有在雪風飛行腳的飛翼上劃出的水汽痕跡。

“我聽見它了。”

修正航向,雪風一頭紮進雲層,敵人的引擎音很重,不是之前的子機。

‘咻——’

粒子炮在雲層中打出一個巨大空洞,特殊戰對於異形軍有著異常的感應力,這種感應是相互的。

在前方的異形軍開火前,雪風就做出一個滾筒機動躲開了那一道蓄力粒子炮。但是前方的紅點依舊密密麻麻。

“……掃射麽?”

那麽就繼續滾筒機動,同時雪風開始還擊,MK108的30毫米機炮在射程上並沒有雪風之前的武器來的更長,但是這點在新型飛行腳的機動力加持下顯得並不重要。但是,在連續滾筒機動的影響下,雪風的速度還是在快速下降。

【我們已到達預定高度!】

“那就攻擊!!”

喊出這句話,雪風做出同明娜三人一樣的動作,衝著異形軍的腹部下方開始俯衝。如果繼續吊在異形軍身後,隨著速度的降低,被它的粒子炮打中是遲早的事。雪風不想用試那種刀片掛在身上的感覺,一點都不想。

俯衝得到速度趕上異形軍,翻身瞄準,上方明娜三人也進入了射擊距離,這個有著三角翼的異形軍開始在上方釋放大量彈幕,但是那種普通機槍威力都不到的彈幕要如何擊落開啟了護盾的魔女呢。

“攻擊開始!!”

隨著身處正上方的明娜一聲令下,四道彈幕將這個體型不大的異形軍打的千瘡百孔,而隨著彈幕延伸,雪風在尾部中軸線發現了核心。

‘哢嚓——’

“Ammo-out……”

在之前攻擊子機消耗了太多彈藥,雪風摸了摸已經空掉的彈藥盒,然後空出右手從背後抽出比自己身高還長的黑色長刀。

加力全開,將長刀橫在身側,距離測算,在與異形軍交錯的瞬間,360°自轉——

在戰鬥中毫無價值的動作,但是在拿上長刀後這個機動擁有了無與倫比的殺傷力。刀尖的軌跡與雪風形成了一個同心圓,在雪風轉身的一瞬間,刀尖的速度甚至達到了亞音速,在明娜三人看來,在雪風轉身的瞬間,她的四周出現了一個音障圈……而被攪入其中的異形軍核心,毫無疑問的成為了粉末。

在空中繼續轉了幾圈,雪風暈乎乎的停下,將闡釋者掛回背上,滿臉蠟黃的捂著嘴……以超快速自轉並不是沒有想象中那樣一點影響都沒有……

【確認異形軍擊破,漂亮的格鬥戰~】

在雪風頭上,明娜如此說著,巴克霍隆也對雪風比出一個幹得好的手勢,對此,雪風隻能苦著臉揮手回禮……那招……暫時叫小陀螺好了……那招雖然對魔力消耗很少,但是這種純物理攻擊雪風覺得以後還是少做的好。

她覺得自己的手已經沒有感覺了,而且……好想吐……轉的。

“哦~雪風沒事麽?臉色好差的……”

哈特曼湊到雪風身旁,立馬被雪風的臉色嚇到了。

“唔……還好……”

【雪風我們接下來回基地……】

“恩,我去和京子換班……你們路上一路小心,記得每10分鍾的定時通訊。”

【……那個,現在已經6天了,說不準……】

“……還有機會的。”

雪風低下頭去看雲層,佩琳的生還率有多低雪風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

【好的,巴克霍隆、哈特曼……返航了。】

三個身影從雪風身旁轉向,揮手告別,雪風改向另一個方向飛行。厚厚的雲層沒有一點陽光可以透過,這是暴風雨即將來臨的象征。

“必須加速了……”

飛行腳發出嘹亮的哨聲,雪風已經可以聽見遠方戰艦群的身影。

……

501駐地,已經回到了基地的明娜正在自己的桌案上奮筆疾書,作戰報告已經交由巴克霍隆去解決,指望哈特曼會寫報告不如指望雪風在桑妮雅休息的時候不賴床。

現在明娜在準備的,是501隊的年終報告,而明娜比較猶豫的……是關於佩琳的狀態填寫。MIA——戰鬥中失蹤

KIA——戰鬥中死亡

兩個選擇明娜都不想選……但是搜索已經持續這麽多天,說實在的明娜已經死心了。別說明娜了,就連那些搜索的船隻也開始漸漸放棄搜索……你們以為這裏是哪裏?這裏可是處於距離高盧巢穴僅僅600公裏的海域,英倫海峽空戰最前線。

在戰區持續搜索一周,這還包括雪風的強力要求,不然頂多搜索三天就要撤了。六天,也差不多是極限了。

頭疼不已的明娜將手中的鋼筆放到一邊,捏一捏眼間,一種無力感從心中油然而生,而此時,桌子上的電話卻響了。

“喂,第501飛行中隊,我是明娜。”

【我是雪風,我們找到佩琳的線索了。】

“什麽!!!”

驚喜!

令人驚愕的事實!!

不過明娜還是冷靜下來,在電話中說了句‘我馬上到!’就掛斷了電話。

身處搜救艦隊,不列顛皇家海軍‘皇家方舟’航空母艦的雪風放下電話,看了看外麵電閃雷鳴的空中……留下一滴冷汗……

這種天氣你馬上來?你認真的?

明娜還真的是認真的,和明娜一樣認真的還有阪本,在得知雪風這裏有佩琳的線索後就跟著明娜一起衝過來……或者說飛過來了。

這種暴風雨天氣無法正常降落,兩人隻好一頭撞在攔截網上然後撈回船上,期間的廢話我們不提。

“雪風!!你說佩琳的線索……”

剛剛從攔截索裏麵爬出來,阪本就奔向了在跑道邊上的雪風,然而,看見雪風那差勁的臉色後阪本就沒有繼續問下去……她有了超不好的預感。

“來……”

等明娜也過來後,雪風帶著兩人走向船倉。

“這是扶桑護航艦隊在暗礁區找到的,其實……我覺得這個並不能解釋什麽……”

一步一晃,一步一挪的向船艙內走去,路上的士兵們看見三人都側身敬禮,然而阪本和明娜都可以看見,他們眼中那憐憫的視線……

“就是這裏了。”

走廊盡頭的艙室,上麵用彈藥箱的木頭蓋子上掰下來的木板上寫著【yuki-kaze】,這裏是雪風的臨時休息室。

打開門,首先聞到一股濃重的腥臭味,向臭味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件藍色……或者說曾經藍色的魔女用外套。

自由高盧軍——空軍少尉——佩琳·克洛斯特曼

外套的內裏身份卡上如是寫著……衣服腹部被開了一個大洞,破損處附近都無法看出原本顏色,上麵全是斑斑點點的鐵鏽色。

“從這件衣服上看……我們已經推斷佩琳的受傷情況,一枚7.7mmJAM機槍彈穿過了護盾,在彈體變形後打入了佩琳腹部,然後從背後穿出,背部衣物破損有三指大,佩琳她……”

“凶多吉少……”

阪本將雪風的話補完,而雪風……沉默,幾次抬頭想要辯駁,但是最後都變成了歎息,隻能點頭。

“是的……凶多吉少。”

“……好吧,這也是線索。”

明娜將一隻手搭在雪風肩上,那蒼白的臉色讓明娜覺得雪風隨時可能倒下,在明娜對著阪本搖搖頭後,阪本走出這個房間,把空間讓給了明娜。

“雪風,聽著雪風……不要這個樣子……”

“……貫穿彈,而且是彈頭變形的貫穿彈……我曾經幾次要求普及新型魔力裝甲,但是為什麽普及率還是那麽低呢……如果是魔力裝甲的話……”

“雪風你給我振作一點!!哪怕是你們那種魔力裝甲,在被擊穿後的下場比我們好不了多少!!這種小打小鬧的改進救不了佩琳!”

明娜抓住雪風的肩膀不斷搖晃著,比起佩琳她現在更擔心雪風的狀態,作為501轄區唯一的正式特殊戰成員,如果雪風倒下,那麽501就失去了高空,這是明娜絕對不允許的。

“聽好了雪風,這還隻是一件外套,證明不了什麽,還沒有找到屍體!!而且衣服上還有血跡,這隻能是在岸上才能留下的痕跡,海水中是無法留下這樣的血痕的,佩琳有可能還活著!!”

聽見明娜這麽說,雪風扭過去看向桌子上的那件外衣。這件衣服是從礁石區打撈上來的,但是在上麵卻有成塊的血跡……佩琳應該經過相當的時間才能在衣服上留下這樣的快裝痕跡,沒錯,應該還有希望。

揉了揉眼睛,雪風費力的從地上站起來。

“那麽搜尋就必須繼續。”

背對著明娜,雪風如此說道。

“恩,還有希望,從打撈地址附近開始搜索的話。”

明娜摸著下巴,看向窗外,海水的轟鳴聲不斷在船內回蕩著。說實話明娜覺得在打撈地址附近進行搜索,找到的可能性也很低。

誰知道這件衣服是漂流過去的還是從天上掉下去的,迷航最討厭的地方就是這裏。

“明娜,等風浪小一點後你和阪本就帶著京子回去吧。”

“那雪風你……”

“我想再找找……京子的搜索範圍畢竟有限。”

調整好心情,雪風重新轉身看向明娜。

“我有點想法……”

“加油,我們都會支持你的,一定要把佩琳找到。”

“恩。”

將佩琳的外套交給明娜,目送三人離開皇家方舟後,雪風躺到那張折疊床上。

佩琳的失蹤可以說是神不知鬼不覺,JAM這一手玩的很漂亮,一年前的伏爾加格勒也是,神不知鬼不覺的穿插到戰場中間……

這次又是這樣,而佩琳的衣服忽然出現在搜索範圍內……連衣服上幹掉的血跡都沒有被完全衝掉,簡直就是……

“在邀請我去麽……野分……”

咬咬牙,用右手蓋住眼睛,雪風進入睡眠狀態,這次怎麽看都很可疑的‘邀請’,雪風還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