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三人的溫度、使魔……

“嗯哼?於是你還有什麽要解釋的?”

艾拉拿著已經成碎布條了的床單看著正坐在麵前不停的留冷汗的的雪風,但是很可惜,光是後悔是不會讓壞掉的床單恢複原樣的。

“那個……最主要的還是異形軍忽然打過來……”

“然後你就忘記了是吧。”

“……是。”

歎口氣,艾拉直接把變成布條的床單丟進垃圾桶,然後在雪風的床上躺下。

“算了,我還能把你怎麽樣了不成。不過,你就做好晚上被我踹下去的準備吧。”

“欸……”

雖說是嘴上是在埋怨,但是雪風心裏確實著實的鬆了口氣,為什麽自己總是在各種想不到的地方出問題呢。

桑妮亞這時湊了過來小聲的和雪風說:“安心,艾拉睡相很好的,一晚上也不見得會翻個身的……”

“哦哦~”

“吼啦!!那邊兩個,在嘀嘀咕咕什麽呢?還不過來鋪床睡覺!”

……鋪床……睡覺?

兩個?!

“欸!~!~!~要一起睡?!”

“哼!要不就讓某個害得我也得擠一起的家夥去睡地板?”

“艾拉……現在我們已經進入北極圈了,很冷的……”

“請務必饒了我,艾拉姐姐大人!”

“嗯哼~”

……

桑妮亞將她自己的床墊也墊在雪風床上,然後三個人就如何分兩張被子討論了15秒後得出了‘三個人蓋攤開的一張被子,然後另一張蓋上麵……’的結論。

“於是,桑妮亞你睡最裏麵,雪風你個子最小睡中間,我睡最外麵免得把你們踢出去了。”(桑妮亞身高140公分,艾拉身高150公分,而雪風此時隻有可憐的120公分)

【話說,艾拉就算了,為什麽桑妮亞也過來了呢?】

左翻身,看見的是桑妮亞……翻到右邊,則是艾拉。兩人都沒有睡,而是似乎一直在看著雪風……

接著,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點點頭,然後互相握住對方的手,就那麽將雪風抱在中間。

三人分不出到底是桑妮亞抱著雪風還是艾拉抱著雪風還是艾拉抱著桑妮亞……小小的單人床上睡著三名少女,似乎要將所有的淚水都蒸發掉一樣,三人的溫度相互傳遞著,這是“心”的溫度。無論是外界的寒流,還是不知名的恐懼,在這溫暖中都將消失殆盡,這裏有的隻是三名少女小小的呼吸聲而已。

夜深……雪風忽然睜眼看看點點月光點綴的房間,此時桑妮亞和艾拉已經睡熟。雪風無法相信之前夢中所出現的東西,她現在都開始懷疑她夢中到底是她的幻想還是記憶之中的真實了。

一擊蕩平城邦名為“核”的武器……

一擊擊穿山脈名為“磁”的武器……

一擊撕裂海洋名為“光”的武器……

那真的是人類能持有的力量麽?

【真心覺得,我以前能在那個世界活上20來年真是了不起的事情……】

感受到身邊的溫暖,雪風很快的平靜了下來,不管記憶裏那些凶殘東西到底是怎麽回事,現在這小小的溫暖才是雪風最寶貴的東西……

【就算……是為了她們……】

……

次日……來叫醒三人的是諏訪天姬這個害羞的孩子,看到三人在一起滾床單差點把雪風房間的天花板掀掉。

“什麽嘛……搞半天隻是在一起睡啊……”

“天姬你好像在期待著什麽?”

“不不不……沒有!錯覺!絕對是雪風你的錯覺!”

看著臉紅的和煮熟螃蟹一樣的天姬,雪風覺得這孩子絕對是想歪了……

“其實……我們的關係蠻純潔的……”

“噗……咳咳……”

……

可惜……雪風這句話明顯沒人信,扶桑魔女隊全體噴茶直接表明了她們的態度。看到她們這個反應雪風徹底傷心了、淚奔了,她直接撲向了桑妮亞和艾拉……

“嗚嗚嗚……桑妮亞~艾拉~你看她們4個啊!”、

“嘛撒~不用管她們了,趕緊吃飯吧,今天魔女隊全體訓練哦~當然也包括你。”

“雪風醬摸摸……來,啊~”

“啊~(嚼)唔?困連?(訓練?)”

天姬等扶桑眾死盯著雪風三人……這是一家三口來著吧,是吧!

“是哦~訓練……”

說話的是不知道什麽時候站到雪風身後的娜塔莎少校……

“鑒於上次戰鬥對新出現的異形的戰鬥失誤,雖然一定程度上是裝備的問題,但是如果要做的話,攔截的成功率還是有的,所以……”

“所以?”

所有人,包括扶桑的魔女隊和雪風這半個魔女都緊張的等待著娜塔莎的下半句話,但是不出意外的話,雪風已經看見結局了。

“特訓!所有人來做高速攔截訓練!”

“欸!!!”

所有人在一片哀嚎中吃完了早餐,而接著,則是娜塔莎的訓練時間了……首先是例行的繞著飛行甲板跑十圈……

““嘿咻!嘿咻!Fight~Fight~……””

第二項,負重蛙跳……

“作為魔女!最重要的就是腰和腿的力量,所以蛙跳訓練從以前到現在從未間斷過,舉起你們的武器,跳5圈!”

““是!””

……

“桑妮亞你真的沒事麽?”

“還……好……”

……

【好吧,我就當你還好吧……】

雪風完全無視了自己那鐵青的臉色,她現在還在慶幸幸好昨天她用的是反裝甲步槍,如果用的是從船上拆下來的高射炮的話……

……

“下一項,全體裝備飛行腳進行俯衝和瞬加速訓練……雪風,你留下……”

“是……”

遠處,在竹井的指導下,魔女們開始聯係快速俯衝後變向的技巧,在不減慢速度的情況下靈活的調整方向在魔女中間算是各有各的說法,而娜塔莎擅長的則是在失速下的方向微調,上次戰鬥中的“死亡螺旋”就是她的招牌戰技。在教給竹井後,由這名15歲的‘大姐姐’來教導剩下的魔女們,也不知道能學會的有幾個……

回到飛行甲板上,娜塔莎和雪風看著遠處大家不斷飛行、俯衝、拉升,怎麽說呢。雪風心裏多多少少還是有些落寞的。

“雪風……”

“是……”

“……其實,我並沒有資格教訓你……”

“嗯?”

“5年前,我剛剛參軍的時候,那時我12歲,比你現在還大兩歲,第一次上戰場我被嚇壞了,就那樣,躲回了基地,誰叫也不答應,自顧自的躲在自己的小世界裏……結果,被長官從被子裏拖出來直接用槍托砸了一頓……”

……

雪風睜大了眼睛看著娜塔莎,她無法想像現在這位稱得上是剛毅果敢的長官當時是什麽樣子……

“當時,被罵的很難看,還被關禁閉……然後,等我出來時,我發現……整個陣線被異形軍撕裂了一半,當時因為我被直接嚇傻的關係,隊長不得不一個人扛起了兩個人的防區……最後還有一整個裝甲營被迫丟掉了車輛……而所有人看著我的眼神,是那麽的可怕。”

娜塔莎從懷裏拿出了一個銀製小酒壺,打開了蓋子,裏麵散發了濃厚的伏特加的味道。“當時因為我的臨陣脫逃,差點造成整個陣地崩潰,而我的隊長不得不代替我向指揮官不停的求情,那時……本來我是要被槍斃的……”

苦笑了一下,雪風可以看出娜塔莎那絕望的表情。

後來娜塔莎不再說話,隻是一個勁的灌酒,在酒精的作用下,娜塔莎的臉色越來越紅,雖然眼神還是清醒的,不過她已經開始說胡話了……

“真羨慕你啊雪風……看不到頂的魔力,新奇有效的理論,還有你那詭異的人緣……現在你都快成齊柏林的吉祥物了,那一槍……真是漂亮啊,如同撕裂天空的一擊啊……”

“少校……你喝多了……”

“喝多?!你看我像喝多的人嘛?”

好吧,除去眼神還算清醒外,你現在完全就是個喝多了的樣子嘛!

“雪風啊,你的話……絕對能成為非常強的魔女,這一點我像你保證,在……桑……回合……後……”

【少校你坑我呢……說話敢說完麽……還有這滿意的笑容算什麽,有什麽值得高興的事麽?】

……

“果然又來了麽……”

“愛德華長官。”

向雪風點點頭,看了看遠處練習的魔女隊,愛德華衝雪風招招手……

“每年的今天……娜塔莎總會拿著那個酒壺一通灌呢……”

“為什麽呢?娜塔莎少校不是一直都是一副……”

“一副標準軍人的樣子麽……你錯了雪風。娜塔莎在以前一直是標準的……嘛,反正不是什麽好評價,抗命不從、違反軍規是常有的事……直到那天……”

“那天?”

“她的隊長犧牲的那天……她的檔案從那天開始變的幹淨起來,她整個人也像是變了個人一樣,變的像她的隊長那樣……”

“犧牲了……”

“是的,犧牲了……她很羨慕你啊,娜塔莎很羨慕你。”

“欸?”

“就魔女的能力來說,娜塔莎沒有任何的突出點,無論的魔力也好還是固有魔法也好還有特殊能力也好,娜塔莎就是完全的平庸,比起你……不,不和你和艾拉這種超級天才相比……就算是和那幾個扶桑的小姑娘相比也是完全沒有可比性……”

“可是……艾拉說……”

“說她很強?”

“嗯……”

“除去那從無數戰鬥中吸取的經驗,她什麽都沒有……而那些經驗,我向如果有可能,她是絕對不會要的……那些都是粘著血淚的記憶……”

將娜塔莎放到床上蓋好被子,隨即,雪風被帶到了艦橋後的電報室。

“這份電報你看看……”

“扶桑增援艦隊赤誠航母編隊預計將於12月21日與卡爾斯蘭遠東機動艦隊會和與北冰洋C193點……”

“那艘航母是來接走扶桑魔女隊的,順帶,它將帶來你的使魔……”

“使魔?”

“是的,幫助你控製你那暴走魔力的使魔……原本是封印博麗神社不明隙間的神使……被稱為聖天使墮黑貓的通靈存在……這樣你就是一名完整的魔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