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JAM的回合

暴風雨過後,必定是晴天……

在經過一晚上的暴雨侵襲後,洗練後的天空透露著一股仿佛是薄荷的味道。然而不遠處護航戰艦主炮上傳來的硝煙味卻總是在提醒著雪風——這裏是戰場!

天還沒亮雷達站就傳來了防空警報,異形軍再次試圖穿越英倫海峽,在和美緒以及明娜通話後,三人將截擊地點定在了距離不列顛海岸20公裏的海麵上。

而原因,則是因為這個時間,這個地點,暴風雨是遠離這裏的。

根據氣象局的情報,在那團氣流迅速通過了雪風所在的航道後就開始了詭異的減速,雖然神殿的魔女們進行了數小時的祈禱,但是也僅僅是加速讓暴風中心離開了海峽,使魔女出擊成為了可能而已。

不列顛尼亞本土艦隊K艦隊……以皇家方舟號為中心的第5搜索艦隊,其實是魔女全員陣亡,回國進行魔女補充的空殼艦隊而已。

接到搜索失蹤魔女的任務也僅僅是順帶……現在他們遇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都說了不可能啦!!”

甲板長滿臉通紅的和雪風爭辯著什麽……一旁的整備員們也都為難的看著雪風,並竊竊私語著。

“皇家方舟雖然是新型航母,但是她並沒有起降超重型噴氣飛行腳的能力。您起飛時的高溫會直接融化掉表層甲板,而且我們的飛行甲板隻有240米,您起飛至少需要300米的支線加速,哪怕是為了您的安全負責我也不會讓您起飛的!!”

看著這個大概剛剛三十歲的甲板長雪風無奈的撓撓頭,超級風妖精並不是攜帶了火箭引擎的HE112。SS的啟動推重比無法讓雪風采用任性無比的海麵垂直起飛,而在甲板上進行強起飛的話……那麽不列顛至少會給憲兵總部寄去一份昂貴的維修報價單,順帶外加一份抗議書。

無論是報價單還是抗議書雪風都不想看見,那麽就隻能想別的辦法來起飛了。

用手指繞了繞兩鬢的發絲,雪風看著遠方漸漸遠去的黑雲忽然發現……

“今天……好像沒有風呢……”

“恩,明明那邊的暴風還在肆虐,我們這邊卻一點風都沒有,感覺就像什麽東西吸走了本來應該吹向我們的風一樣。”

“那我就有辦法。”

敲了敲手心,雪風那個眼神讓甲板長有些不安。

……

“這樣……真的沒問題麽?”

“沒問題……大概。”

忍受著大量血液充斥大腦麵色通紅的雪風如此回答著甲板長,被起重機倒吊著的感覺真的不怎麽樣,全身的重量都由雙腿來承擔,要不是雪風很輕的話恐怕雪風已經被自己的體重拉到海裏了吧。

“那麽可以開始了~”

“哦!”

四處望去,確認到自己的可能的尾焰不會傷到人之後,倒吊著的雪風開始利用慣性和地心引力晃動自己。

“一!!!……二!!!……”

“這種事……果然還是不太可能吧……”

看著在吊臂上晃晃悠悠的雪風,甲板長實在不報什麽希望。

“三,點火!”

猛然發力的引擎讓雪風開始向上發力……

“成功了?!”

才怪……以如此粗暴的模式啟動的引擎以直接明了的方式進行了抗議……熄火。在剛剛齊平吊臂的高度,失去了動力的雪風體驗了一把什麽叫做蹦極。

“唔啊啊啊啊!!”

這次地心引力再次打出了會心一擊,大頭朝下的雪風被麻溜的甩出了熄火的飛行腳,安全裝置為了雪風的安全解除了飛行腳人員一體化,避免了雪風被自己的飛行腳吊死的悲劇。

然而隨著‘噗咚~’的落水聲,沒等幾秒,隨著大量氣泡,甲板上的人們找到了背麵朝上浮起來的雪風……

而睜著死魚眼,換上一件已故的不列顛魔女衣物後的雪風,則忽然想到了什麽……

“浮起來?”

……

“這樣就可以了麽?”

“恩,這次就沒有問題了……”

將一架水上飛機的浮筒綁在了飛行腳的掛點上之後,雪風覺得這樣起飛雖然很累,但是至少毫無疑問可以飛起來了。

“那麽您的武器……”

“通用重機槍就可以了……請多給我兩個基數的彈藥。”

“好的。”

……

我們不提用無比糾結的俯臥撐姿勢起飛的雪風,讓我們將視線轉到已經出發的第501飛行隊上。

“這裏是美緒,距離預計交戰距離還有3分鍾,‘雷霆’請報告高空情況。”

【……(斯——)這裏是(滋啦——)菲特,有輕微電波幹擾,視線淨空無異常,雲層在可接受範圍內……(茲茲——)】

“收到……異形軍交給我們就好,而我們的高空就拜托你們了。”

【雷霆了解~!】

【星辰了解。】

結束了通訊,美緒向身後看了看,這次因為雪風不會來這裏的原因,所以來的沒有一個新人,廣域探查以及重火力攻堅第一人的桑妮雅、無傷擊墜王艾拉、擁有最優秀量產飛行腳P51D型,並且在之前的戰鬥中晉升中尉的夏莉。以及,遠距離攻擊準確度第一,無論敵人如何機動都一定可以命中的莉涅特……

一個標準五人隊,正在以雁型陣快速向預定空域前進著。

而還在她們上空5000米的超高空,近乎一萬3000米的生命禁區內,京子和菲特正在進行高空警戒。

“……餒,京子。”

“恩?怎麽了麽菲特醬?”

也許是因為菲特在隊中年齡最小的關係,包括京子在內,大家總是喜歡用‘菲特醬’這樣本人看來過於幼稚的稱呼來稱呼她。

“這次的行動……雪風姐真的不來麽?”

“恩撒,明娜中校和阪本上尉不是在出發前就說了麽?”

順了順那頭茶色的長發,京子給了菲特一個微笑。盡管京子這也是少有的獨立執行任務,不過,這也是雪風承認她們實力增長的證明吧。

“啊,阪本隊聽得見麽?我們發現異形軍了,正前方6公裏處,5000米空域,低速前進中……”

【阪本收到,這次情報處的工資看來是保住了……我們上了!】

【【哦~~!】】

菲特羨慕的聽著通訊中大家的歡呼聲,其中溢滿著對接下來戰鬥必勝的信心。

“真好呢……”

嘟囔了兩句,菲特看著下方的五道航跡雲瞬間散開,成戰鬥位置向異形軍靠近。

“安心吧,雖然是特機,但是畢竟速度很慢,一定會攔住的,安心。~”

看著菲特好像很在意下方的戰鬥,京子將她的注意力拉回到高空。而沒等菲特回話,仿佛是專門嘲諷京子一樣,那個看起來一直很慢的異形軍忽然開始了加速……

無視掉來自下方一堆類似‘搞什麽哇?’‘這還真是意料之中?’‘加速加速~’這樣的混亂通訊,最讓京子無奈的,就是來自身旁菲特的白眼了。

悄悄那副‘怪你烏鴉嘴!’的眼神……看的京子臉都紅了。

“好了好了~不就是突然加速麽……又不是沒打過這樣的異形軍……那個……呼叫阪本隊,請注意異形軍開始轉向……”

【……】

“阪本隊長?”

再次呼叫,但是無線電中依然寂靜一片。

京子猛然提起第五特殊戰特有的MK108改機炮……看了看下方不知何時濃密起來的雲層,對同樣開始警戒的菲特不安的說……

“我們有麻煩了……或許是阪本隊長她們遇上了麻煩……總之……麻煩了。”

“廢話……”

用兩字簡單的概括了京子那句話的意思,菲特緊握著握把的手心頓時充滿了汗水。

……

比起遠方的戰場,雪風這本就要靜謐許多。

空中除去雨後特有的薄荷味(雪風語)以外,就隻剩下了時隱時現的白雲。盡管目的地處於積壓的黑雲的邊緣,這讓人感到十分不安……

“這裏是B-503雪風,第12次定時通訊,我正在通過F檢查點。”

【這裏是HQ,B-503經過F檢查點確認,請務必小心,那裏依舊是異形軍的轄區了。】

“沒事,一般的異形軍是追不上我的。”

說到這裏,雪風非常自信的將充斥著魔力的白色發絲收攏,在綠色的魔導針照耀下,雪風如同帶著一圈綠色的王冠一般。

【另外,阪本隊於五分鍾前與異形軍遭遇,目前戰鬥中,一切順利。】

“是嗎……如果可以一直順利就好了。”

小聲碎碎念著,雪風開始了加速,接下來的空域雲層明顯增多,而且距離目標地點的暗礁也沒有多遠了。

一頭紮進形狀複雜的雲層中,魔力裝甲激活,塵埃以及冰粒沒有對雪風產生什麽不好的影響,不過,雪風還是瞬間將背後的機槍拉了出來。

點五零口徑彈鏈上膛,在衝進雲層的瞬間……一股不可名狀的惡寒向雪風襲來。

“這是……”

仿佛天地調轉,左右都無法分辨,全世界除了天空就隻剩下天空,如同蠕動的紫色肉塊,如同跳動的血紅血管……在雪風衝出雲層的瞬間,呈現在雪風眼前的,就是這麽一個世界。

“這裏是……JAM!!!”

銘刻在心底的悲痛記憶,特殊戰最恥辱的變節。

那仿佛蝴蝶一般的視覺迷彩隻是看了一眼就讓雪風頭暈目眩,T字型的外形隻是瞬間就變為了M型,伴隨著呼嘯的引擎噴流,一架JAM二型瞬間從雪風麵前衝過。

不!不對!!不止是一隻……

“複數引擎音……被包圍了麽……”

上下左右,全部是JAM那尖銳的,如同鳥類高鳴一般的引擎呼嘯聲。上方,左方……還有之前的前方……至少是三架JAM二型……

那種可變式重型機。

提緊手中的武器,雪風再一次的感受到了曾經在白令海峽感到的無力感……一架JAM二型就足以讓雪風提起百分的精神去應對……而現在,這裏……有三架,而且是這麽近的距離。

無力的絕望感……不過,還不能放棄。如果好好的計劃一下的話……

【如果好好的計劃一下~就能解決這些TYPE2……是麽?~】

耳旁的低語略帶著笑意,雪風全身頓時如同墜入冰窖一般……

略帶笑意的麵容……

忽如其來的身影……如同堅冰融化的隱形外層在空中呈現。

無數微小的正六邊形納米單元構成的不知名戰鬥服,在地麵格鬥戰上可以與100%異形化的雪風針鋒相對的詭異技術……

以及……那在記憶中,久久徘徊如同夢魘一般的聲音……

原本的好友,現在的敵人。

“野分……”

“喲~好久不見~”

黑色的短發少女在雪風身旁揮手輕笑著,那笑容,如同兩人在兩年前剛剛見麵時那樣。

“野分·V·不列顛尼亞!!!”

“恩~是我哦~”

俏皮的笑容無法掩蓋笑容下的悲傷,短發少女隻是笑著,仿佛麵前不是那傳說的奇跡的魔女,隻是兩年前那個嬌小的……依舊需要自己照顧的隊長一樣。

“你依舊記得我呢……太好了……”

伸出手,仿佛想要輕輕撫摸那略帶顫抖的臉龐。

“真的太好了……”

微笑的短發少女眼眸中,點點水汽隨著猛然爆發的魔力暴動而飛散,四周原本溫暖的空氣即刻變得如同寒冬,黑色的巨劍帶著呼嘯的破風聲襲來,哪怕早有準備,但是看到如此的雪風,野分也隻能歎氣……

銀色的飛行腳上標注著紅色金邊的五星,寫有J10為代號的噴氣飛行腳用無比靈活的滾筒機動躲開了這聲勢浩大的斬艦刀。

仿佛是在回味,仿佛是在回憶,野分閉上的眼睛漸漸睜開,之前眼眸的水汽仿佛幻覺一般消失不見。嘴角那一絲悲哀也被嘲諷般的微笑所代替。

紅色的光線在野分身上漆黑的納米服上一閃而過,看著下方因為情緒激動而氣喘籲籲的雪風再次調笑起來。

“阿拉~你就這樣歡迎好友的麽?~真是讓我失望呢……”

擺正姿勢繼續飛行,隻不過雪風握刀的左手更加用力,魔導針開始迅速的閃爍,雪風依舊在試圖聯係基地。

“嘛,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啦……總之~歡迎來到……”

仿佛吃定了雪風不會再次攻擊,野分甚至飄到了雪風不到10米的前方。雪風甚至可以看見野分身上的正六邊形紋路和不斷流動的暗紅色**。

“我……不,是JAM的世界……”

惡質的笑容讓雪風又是一陣惡寒,放棄了連續呼叫100次依舊沒有應答的巢穴……雪風終於承認了……這裏,不是原本的世界。

是JAM的世界——

PS:啊……好累……感冒、加班、出差、考核……全部混在一起了……這兩周簡直感覺天天早上起來都吃了安眠藥一樣……於是更新拖到現在真抱歉……(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