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敵人?不是敵人?是敵人?

“啊拉~~怎麽了?無法接到N能量補給就是這麽讓你驚訝的事麽?”

這樣調.戲般地說著,野分一邊從手旁的收納處中拿出一個圓筒,而隨著話語落定,紅色的光劍隨即展開。

光束的邊緣,後方的景象在此不自然地扭曲著,那是空氣受熱不均造成的光線折射。看那折射的程度,光束部分的灼熱不言而喻。再加上魔導天線中突如其來的周波擾流噪音,在雪風的認知中也隻有磁場約束下的離子流射擁有這些特征了。

想了想,雪風還是將自己不斷強化到現在的零式斬艦刀——闡釋者收回到了背上的刀架……

“嗯?要投降麽?我很歡迎的哦~”

嘴上雖然這麽說著,但是野分握劍的手卻擺出了攻擊的架勢,與雪風同向飛行著,相距隻有不到三十米……

“隻是,覺得這種時候應該節省一點罷了!!”

抬槍射擊同時破S俯衝,轉身回頭,已然不見野分的身影,相對應的,卻是高空的TYPE2向自己俯衝射擊的場景。

快慢機撥到全自動,以MG42為藍本的通用機槍發出了如同鏈鋸啟動一樣的怒吼,橘紅與藍白色兩道彈幕針鋒相對的向雙方襲去,在高空的野分看來簡直是如同煙花一樣美麗的場景。

‘哢……噌——!’

兩道聲音前後響起,一道亮白色的寒芒出現在這紫紅色的天空中,淡藍色的魔力流漸漸褪去,被逐暗者魔力劍斬為兩份的TYPE2無力的向下方墜去。而桶滾翻滾結束的雪風腦海裏不由得開始聯想……這清澈而詭異的天空下……究竟是什麽呢……

“卡殼……”

再次拉動槍栓退出卡住的彈殼,幸運的是雪風並沒有碰上需要拆開外殼才能取出的變形彈。順帶注意了一下彈藥,消滅那個TYPE2消耗了至少420發彈藥……殘彈一千二百。

英麥曼回旋,掉頭直麵與另兩架TYPE2對頭,同樣的全自動模式掃射,在交錯而過後立馬轉身對身後射擊。

“第二架……”

拽出卡在左臂魔力裝甲上的一截彈頭,灼熱的實體彈讓持刀的左手有些遲鈍,不過……如果可以在野分進攻之前解決第三架TYPE2的話……

“在……想我麽?”

雪風猛烈的抽氣聲與在背後細語的野分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熾熱感在背後猛烈綻放開,條件反射般地回身格擋,手中的機槍在光劍砍上自己前與光刃碰觸在一起,槍身產生的感應電場成功地將光刃稍稍阻擋了一下。但不幸的是,匆忙間的格擋動作沒能來得及選擇碰觸的位置,那一劍砍在了機槍的魔導彈夾前方,彈夾傳導的高溫直接引爆了其中的殘彈,剩餘的一千多發點五零彈藥霎時間如同禮花一般在兩人中間炸開。

熾熱的烈風裹夾著彈片在雪風的魔力裝甲上打出劈裏啪啦的聲響,而雪風感到至少有五枚以上的彈片穿過了複合魔力裝甲嵌入了自己的身體,更糟的是,炙熱地灼炎趁著裝甲破損的瞬間舔上了傷口……

好消息是自己不用擔心止血的問題了,壞消息是自己身上至少多出來了五處烤肉味濃重的傷口。唔……不好,好像有點餓了……

“沒有了異形巢穴的支持……你就是如此的脆弱……還沒明白麽雪風!!”

交錯而過的兩人,紅色與白色的相交。

“我當然知道……但那又怎樣!!”

回身反衝鋒,沒有了機槍的負擔可以讓雪風雙手持握,更好地為短刀充能。超過六米的巨大魔力斬擊在野分身上劃出一道深紅的創口。納米服的外裝甲被破壞了,土黃色的粘稠**在外殼下方翻滾著,湧動著將野分的創口補齊……

而雪風則趁著這次攻擊滾轉躲避,但是卻沒有發現之前的TYPE2……它去哪了?

灼熱感再次襲來,雪風向下方俯衝想拉開距離,然而隨著野分拉出明亮的藍色尾焰距離卻一再縮短,不止是場地優勢,在裝備的性能上自己竟然也處下風?!

“人類是脆弱的!!但是人類借助了異形軍的力量後卻可以直接與異形軍對抗!!那麽雪風你說,如果我們擁有了JAM的力量的話!苦惱了世界數十年的異形軍又能算什麽!”

躲過野分直劈的一劍,反手將白色的魔力劍砍回去,兩人如同剪刀一般開始不斷的交錯。

“變成這樣的你哪裏還像人類了!!”

“說的真好笑!雪風你自己又哪裏像人類了!!”

“閉嘴!”高舉起的魔力劍重重揮下,雪風怒吼著貼靠過去。裹挾在魔力刃之下的逐暗者的實體短刃不是那把離子劍能夠完全阻擋的,隻要距離足夠短的話……

避無可避,兩種完全不同的能量劍徑直嗑在一起,炙熱的熱流與寒冷的魔力,相撞的兩者讓空氣都攪動起來,大量白色水霧不斷的重複著凝結與蒸發。兩人僵持在空中,短刃緩慢而堅定地突破著紅色光劍的阻攔,兩種引擎的尖嘯甚至蓋住了二人附帶了魔力的念話。而隨著重型機的超級風妖的出力提升,體型稍小的J10似乎有些力不從心,開始抵擋不住雪風的蠻力而後退起來。

“現在!在這裏!與你戰鬥的!不就是人類嗎!!”

“嗬……”

野分嘴角扯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突然關閉了引擎,而在雪風驚訝著前衝而出的同時,雪風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把紅色的光劍脫離了逐暗者的接觸範圍,野分就那麽伸出了刀刃,讓雪風自己撞了上去……

‘Boom——~’

被引爆的是雪風左腿的引擎——

而在爆炸前魔力裝甲被撕裂的‘滋啦’聲下,野分沒有一絲應有的慘叫,她就那麽佇立在空中,看著雪風拖拽出濃重的濃煙向下方墜落,在之前砍中雪風的那一瞬間,雪風脫離了被砍中的左腳引擎,但是引擎莫名爆炸的劇烈程度依舊超乎想象,尤其是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

“連觸覺都沒有的你……又有哪裏像人類了……”

野分說著,看了看自己,同樣在爆炸範圍內的自己胸口的外裝甲又多了一個大洞,土黃色的納米物質正在努力修複這個碗口大的洞……

這並不是因為雪風引擎爆炸造成的,而是雪風的絕地反擊。

黑色的實體劍直接洞穿了野分的身體,在前後兩麵形成了大腿粗的貫通的空洞,如果自己還是人類的話,那麽這一擊將直接將心髒攪成碎片……可惜,現在的自己沒有任何內髒的需求……在這個疑似人類的身體下麵,隻有數不盡的納米機械而已。

“……所以我討厭二刀流。”

等胸口的創口修複完畢,野分看了看遠處的白色光點,舉起了左手……

而另一邊,拖著黑煙的雪風拋棄了右腿上的機翼,努力維持著平衡想要逃離得再遠一點。失去了一個引擎,半邊身體被那光劍砍中,破損的魔力裝甲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來修複,現在的自己一定非常狼狽的吧。

隻剩下一個引擎,而且似乎因為之前左腿引擎的爆炸也受到了影響,速度也越來越慢……不過,這對於無法異形化的雪風來講似乎是個好消息。至少自己不會因為氣壓的關係死於失血過多……這不是個笑話。

搖了搖昏昏沉沉的頭,雪風回頭看了看,不詳的紅黑色十字星在遠處閃爍著,隨著紅黑色不斷擴大,身體表麵剩餘的魔力裝甲如同烈焰下的雪花一樣消融,雪風在世界進入一片黑暗前,終於反應過來。

這是自己一年前曾經在JAM麵前用過的招數……

‘廣域魔力炮擊……連這個……都學去了麽……’

……

“見鬼……完全鏈接不上……”

京子的魔導針依舊在不斷閃爍著,但是沒有一個頻道回複她的呼叫。

“餒,京子姐……”

“幹什麽啦……我現在很忙嗒……”

“那邊,快看!!”

“看什……”

京子話還沒說完,就被眼前的景色嚇了一跳。

“紫紅色的……天空?”

【星辰!!雷霆!!聽到請回答!!】

“唔啊啊!!我們在,我們在的啊!!”

終於在無線電中聽到了阪本的聲音,京子總算鬆了口氣,而隨著通訊恢複,魔導針的探測功能也一並恢複,京子和菲特找到了在她們下方800米處的阪本隊。

“喂!!你們兩個!!沒事吧!?”

“沒事~~”

菲特衝著夏莉揮揮手表示自己沒事。而身處阪本隊的桑妮雅和艾拉也鬆了一口氣……京子和菲特都是雪風的後輩,平時雖然話沒有說多少,但是就雪風的關係夜間航空組和特殊戰的這兩個候補隊員的關係還是不錯的。

“不過,這裏到底是什麽地方?”

艾拉揉了揉肩膀,剛剛幹掉異形軍,世界就仿佛燃燒起來一樣,火焰一般的紫色光芒侵蝕了天空,剩下的就隻有這個紫紅色,隻有天空的世界。

“不知道,不過,隻是看著就要人非常難受……”

桑妮雅緊了緊手中的飛拳火箭發射器,殘彈剩餘3,在這種環境下果然非常讓人不安。

“總覺得……有種很不好的事情……啊!!”

就在幾人說話的時候,桑妮雅和京子以及菲特的魔導針同時收到了一陣劇烈的雜音,而阪本的魔眼清楚的看到,遠處那如同撕裂天空的紅**力炮。

“那是……什麽啊……”

艾拉惡寒的緊了緊領口,剛剛她感到了一陣惡寒,習慣性的從口袋中摸出一張塔羅牌……【死神】……

“不管是什麽……我們都得去看看……沒準馬上就能知道這裏是怎麽回事了。全員戒備,複合編隊前進!”

【【收到!!】】

……

世界——是全黑色的……是眼睛受傷了麽?什麽都看不見啊……

【怎麽會……這麽嚴重的傷?】

耳旁似乎有聲音?又好像沒有……幻聽了麽?

【那個!請救救她!!】

【……就算你說要我救她……】

確實是有聲音……是誰呢?腦子裏嗡嗡的……我這是……怎麽了?我記得……剛剛是在與野分交戰……然後……

【好了好了……別這樣了……好歹你也是我妹妹……我救她就是了,雖然可能會有不得了的排異反應……】

又是那個聲音……

誰的聲音?

野分的聲音……

野分?

那是誰?

【這麽嚴重的燒傷……一定很疼……誒……騙人!!這不是雪風隊長麽?】

【安啦安啦,我可以搞定……閑雜人等看著就行了……】

哦……對了,我被野分的廣域炮擊打中了啊……而且是那種無裝甲的狀態下……總覺得自己現在一定很見不得人,應該七成熟了吧……

‘精神駁接完成,視覺係統修複開始,聽覺係統穩定中……’

光……微弱的光在眼前呈現開……如同無法完成對焦的攝像頭,能看見的……隻是各種各樣的光斑而已。

好像又聽到了不同的聲音……小雅……

‘檢測到主意識混亂中……現係統開始接管機體,以恢複機體機能為第一要務……’

光線在眼前逐漸消失,耳旁的聲音也陷入靜默……雪風,再次進入漆黑一片的世界。

這裏……誰都不在……

……

“啊~雪風隊長醒過來了!!”

聽見聲音,雪風……不,小雅扭過頭,睜著如同攝像頭一般空洞的眼眸環顧四周。

“人物確認,佩琳·克洛斯特曼……安全。”

說著,小雅試圖起身。

“肌細胞指令響應率43%,以此為基礎重建運動驅動器編製。環境判定……確認四周為敵方控製區域,開始製定脫離計劃。”

“等等!雪風隊長你現在不能起來!!”

佩琳看著一邊身體發出嘎吱嘎吱聲音的雪風一邊急得上火,那些嘎吱嘎吱的聲音是雪風身上的夾板,佩琳剛剛看著雪風之前在某人的治療下一點點把骨折的地方複原。

“駁回,肌體指令響應率高於可操作臨界,任務繼續執行……”

“任務?”

佩琳看著小雅操作下的雪風空洞的眼神,有些害怕的後退一步,她麵前的,好像……似乎……並不是人類。

“任務目標一:尋找佩琳·克洛斯特曼並返回基地……”

“這個啊……但是,你需要靜養……”

“靜養……”

聽到這裏,小雅環顧四周,雖然看上去這裏是某家醫院……但是,總覺得哪裏不協調。

“試問,這裏是哪裏?”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哇啊啊!等等我!!”

稍稍放慢腳步讓佩琳跟上,小雅迅速的打開房門,但是卻迎麵和一個白色的身影裝上。條件反射的摸向身後的刀鞘,但是什麽都沒摸到,不過沒有刀……還有手。

用擒拿的方式扣住麵前這個人,白色短發,藍色眼眸,人種為卡爾斯蘭或者歐拉西亞……識別……

“麵部識別:檔案桑妮雅符合率98.3%……由已知條件駁回此識別判定……”

確認了這個長得很像但是並不是之後,小雅死死的扣住了這個身穿白色護士服的,疑似桑妮雅的人。

“這裏是哪裏?你是誰?為什麽佩琳在這裏?”

“你掐著她的脖子她怎麽回答你?”

一旁的男聲讓小雅猛地將手中的護士推向那個男性身影,隨後,拆下了手臂上一個夾板衝刺,將夾板插進這個不知名男性的嘴中,在繼續用力毫無疑問可以捅進他的腦子時停下……自己腦袋旁被一把手槍指住了……

看向麵前的男性,再看看用自己的配槍指住自己的人……雪風可能認不出出來,但是現在在這裏的並不是雪風,小雅可以輕易的對比以前的資料分辨出麵前人員的真偽……

“桑妮雅……零,還有……黑崎蕾……都是假貨呢。”

“總之,你先放開他吧……沒看見佩琳都開始發抖了麽?”

意想不到的聲音……記憶庫中最新資料中占容量最多的人……

“……野分·v·布尼塔尼亞。”

在一旁無所事事的靠在門框上,身穿憲兵部製服的,不是野分又是誰。

“是我哦~另外~”

嘴上掛著一幅看好戲的笑容,野分走到了手足無措的佩琳身邊,將其摟在懷裏……

“佩琳……是我的表妹哦~貌似我家佩琳是要去501隊的嘛?倒是後幫我照顧她哦,雪風……”

隨著野分話語落下,指在頭邊上的手槍也變成了槍柄衝自己。這是……要和好的意思?小雅看向野分確認了一下,應該……就是這個意思吧。

“恩恩~這樣多好,打打殺殺什麽的最沒意思了~”

接過疑似蕾的人遞來的手槍,小雅看了看,確實是雪風的配槍,重量一點沒變,子彈是滿的,保險扳機都是FIRE的狀態……

“我拒絕。”

抬起手槍,指向了站在自己麵前的五人,佩琳已經是一副反應不過來的呆滯表情,這個確實是真正的佩琳無疑。

而野分則是一副‘果然這樣’的表情,桑妮雅露出了一些悲哀的神色,但是嘴角卻露出了一些笑容,蕾隻是撇了撇嘴從嘴型上看……她默念的是‘這樣就對了……’

而零,護住了一副呆滯樣子的佩琳……

連續的槍聲響徹了整個房間,**飛濺的聲音和子彈撕扯肉體的聲音不斷在小雅耳旁重複著,隨著最後的空倉掛機,一整個彈夾被射向了包括佩琳在內的5人。

“……你們,是敵人。”

在雪風麵前的,剛剛還是好好的幾人,隻剩下了被零按在地上顫顫發抖的佩琳,其他的……都變成了屍體。小雅丟掉手槍,用還能動的右手抓住還在發抖的佩琳的領子,拖著她離開了被紅色血跡濺滿的房間。

“……為什麽……”

“什麽為什麽?”

“為什麽要殺他們啊!!把我……把你從這個莫名其妙世界裏救出來的,是他們啊!!!”

反應過來的佩琳開始掙紮,重傷狀態雪風的身體根本無法抵抗佩琳的力量,小雅緊急調動起剩餘的肌肉組織提升出力,避免了自己被推倒在地,但是佩琳卻跑遠了。

重新站穩,小雅拖著身體向佩琳離開的方向走去。帶佩琳回去……這是必須完成的任務。

“為什麽啊……為什麽要殺了大家啊……明明……大家都是那麽好的人……明明……他們都是你的朋友不是麽!!為什麽你要殺了他們啊!!”在小雅拖著身體找到佩琳的時候,看到的……是如此斥責著自己,背對著一開始那個房間的佩琳。

“他們,不是本人……”

“但是是他們救了你不是麽!!”

“他們,是敵人。”

“但是是他們救了你啊,你又是以什麽根據認定他們是敵人的啊!!因為他們不是人類麽?因為他們不是人類所以是敵人麽?!但是敵人又怎麽會救我啊!!敵人……又怎麽會救你啊……”

看著趴在地上痛哭的佩琳,小雅不知道該用什麽表情來看她,佩琳的疑問,小雅也無法回答……小雅隻是不斷重複著。

“他們,是敵人。”

忽然,一道明顯的震動從佩琳背後的房間傳來。

打開房門,曾經紅色的血液,全部變為了粘稠的,如同黑紫色糊狀物的,不可名狀的東西……如同火焰,如同深淵,空間的裂縫肉眼可見,哪怕是佩琳也明白了,他們不是人類的事實……或許,佩琳在一開始就明白了……這個事實。

自己的表姐……早就已經不再屬於人類的這個事實。

“要離開了……”

強行將佩琳從地上拽起來,拉著佩琳離開這裏,然而,小雅可以感覺到,身體可以控製的部分,越來越少了。到最後……變成了佩琳撐著雪風移動。

“堅持一下!!我記得……那裏就可以通到外麵。那是個機場,你的飛行腳也放在那裏!!”

一腳將大門踹開,兩人看到的……是不斷崩壞的世界……

天空仿佛變成了沾了水的宣紙,紫黑色的區域像墨汁一般在四周暈染開來,無論是什麽被那黑紫色的邊界碰觸到,都會像被擦除一般逐漸消失。

跑道上,在小雅麵前的,確實是雪風的飛行腳。就連那台已經因爆炸而損毀拋棄掉的殘骸也在。不過,是處於拆解狀態的。破破爛爛的外裝甲被卸在一旁,引擎被取出,各種管線被粗暴的拔出,爆炸的汙跡蓋住了B-503的標識,而機油和雪風的血液仿佛同步了一般……一滴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

“怎……怎麽會……”佩琳喘息著,無力地看著眼前被拆解的飛行腳:“明明我在房間裏麵看著……是在修理的啊……”

“……”

小雅環顧四周,跑道上,放著各種各樣的飛行器,有飛機,有飛行腳,都是被拆的亂七八糟,現在,在黑紫色的侵染下,一切都在向虛無靠近。

飛行跑道、倉庫、雪風和佩琳出來的宿舍……一切的一切都在逐漸消失。

出路……貌似是沒有了……

【……(茲茲)……是……(滋啦)阪本……(滋啦)……】

“這是?!”雖然佩琳沒有魔導針,但是她有無線電耳機,清楚的聽到了阪本美緒的聲音。

……

“就在前麵,是雪風師傅和佩琳!!~”

莉涅擦了擦留著眼角的淚水,總算是找到了……佩琳,而且看樣子,雪風師傅要比自己一行人更先找到佩琳。

“雪風的狀態好像很不好……莉涅和夏莉去帶佩琳,桑妮雅和艾拉……”

“雪風就交給我們!!”

點點頭,阪本一行人迅速來到那個詭異的,漂浮在空中的機場,那黑紫色的區域已經蔓延到雪風的飛行腳附近了……

“……”

“雪風?”

桑妮雅注意到了雪風的眼神,艾拉也看到了,在雪風取出腰間的手槍時,艾拉就拉動了自己的機槍扳機,對著已經拆解完畢的超級風妖精開始掃射,而看到艾拉的動作後,其他人也反應過來,開始向這目前為止人類最優秀,也最為精密的裝備發起攻擊。

最後的火箭彈將引擎炸的隻剩下分不出形狀的碎片後,所有人飛行在黑紫色的空中……桑妮雅看雪風依舊將那空洞的視線注視著那具飛行腳的方向,輕輕的用臉蹭了蹭雪風沒傷到的另半邊臉……

“這樣……可以了麽?”

“恩……機體數據全部上載完成,已經沒有關係了。”

桑妮雅不知道小雅接著雪風的嘴說的是什麽意思……但是這不影響理解……總之,找回了佩琳,總算萬事大吉……

至於雪風的傷和經曆……等以後再說吧……

【阪本隊長!!有高速物體向你們那邊去了,雷霆開始攔截。】

【喂!菲特等等我!!】

“什麽?”

阪本回過頭,取下眼罩看向身後,但是阪本看到的……是如同太陽一樣的,熾熱的光球……那是什麽?

“等等,那個是……不行……離開……菲特……京子……遠離那個東西……”

好像在製空圈中看到了極為可怕的東西,桑妮雅和艾拉甚至發現雪風似乎……是在發抖?

“雪風?”

“讓她們……遠離……”

艾拉輕輕拍了拍雪風的背幫她順順氣,現在的雪風連說話都異常虛弱。而阪本在聽到雪風的話後,接通了京子和菲特的通信。

“……聽到了麽?你們離那個東西遠點……喂?喂!!”

‘BOOOOOOM——’

那是如同創世之初的光芒,周圍的雲反射出藍綠色的光,阪本一行感覺自己一下子就被吹飛了,如同被人用樓房從背後砸向了自己一樣。

在失去意識前,小雅用雪風的眼睛記錄下了最後的畫麵,一種類似奶油一樣的雲,裏麵還有一些小型爆炸,不斷的翻滾,而且速度不斷地加快向上,大概會直達同溫層高度的吧……如果這個詭異的世界也有同溫層的話。

在記憶中,小雅找到了要如何稱呼現在自己看到的東西……要如何稱呼現在的狀況……

“蕈狀爆炸雲……那是……核爆麽……”

世界,再次陷入黑暗。

·

咪~做了一些小改動,汐汐注意看下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