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沉睡的騎士

藍色的天空……

隨著散香MK2的雙飛行法陣特有的嗡鳴聲,京子背著長久以來一直伴隨著自己的武器,靜靜的飛行在這片萬米長空至上……

藍色的大海、藍色的天空、白色的雲彩、以及嘰嘰喳喳的隊友……原本是那麽尋常的事情,現在在京子看來,卻是那麽的彌足珍貴。

“這裏是B-508‘星辰’呼叫HQ。”

【這裏是HQ,定時通訊完成,請匯報情況。】

情況……一如既往……

藍天、白雲、沒有異形軍的信號,也沒有JAM的轟鳴,沒有莫名其妙的空間,沒有烏黑的瘴氣……

“一切正常,艾拉與哈特曼狀況良好。”

【HQ收到,現在是當地時間標準1100時,如果你們快點的話可以趕上午飯,以上。】

“星辰收到,完畢。”

【完畢】

結束通話……沒有以往與CIC的閑聊,京子緊了緊肩上的武裝帶,下方艾拉與哈特曼的航跡雲清晰可見,兩名以往很熱鬧的成員除去標準報告以外,沒有在公共頻道中發表任何言論,在這沉重的靜謐中,少女們飛行著。

而京子,就這麽看著她們,看著這片藍天……靜靜的……飛行著……

……

“喂,你不覺得,今天那些孩子們安靜的過頭了麽?”

“你不知道麽?501和第五特殊戰的事情……”

“聽了一點……”

“聽說是全員負傷呢?”

“誒?我怎麽聽說是4人重傷?”

“也有人說是80%戰損,反正說什麽的都有,前兩周醫院裏那些孩子的樣子很多人都看見了……”

“恩,大家都在說呢……”

“那個女孩的事?”

“全身65%重度燒傷,雙眼玻璃體破碎外加左眼視網膜灼燒嚴重,左半身粉碎性骨折,胸骨部分甚至插進了心髒……”

“好了好了……你別說了……”

“聽不下去吧……大家都聽不下去……”

“那個孩子……這是完全毀掉了……”

“聽說,搶救那天,來了很多人……很多人都哭了……然後再脫離生命危險的時候……”

“怎麽?脫離生命危險不是應該高興麽……”

“值得高興麽……可能有不少人都不這麽認為吧。”

“為什麽?”

“……她……到現在……都沒能醒過來呢……那個孩子。”

“……”

……

501隊舍……安靜的午餐時間,莉涅穿著圍裙小心的使用著湯勺……手指每一次的動作都讓莉涅輕輕的皺一下眉頭。白色的繃帶從手指指尖一直纏繞到雙臂,就連肩膀都未能幸免。那枚JAM飛彈爆炸的衝擊波……莉涅是第一個接觸的,強大到完全無法對抗的力量帶著碩大的重型反異形步槍將少女的肩膀拉扯成了一個完全扭曲的角度……接踵而來的強光讓莉涅失明了一天,少量的熱流灼傷了少女的手背……幸運的是,沒有留下永久性後遺症……

將吃好的碗盤放在麵前,莉涅呆呆的看了看麵前的餐具,以往是少女來收拾的餐桌,現在隻能拜托地勤的哥哥姐姐們接手。

雖然大家都會用熱切的眼神看著自己,不過……莉涅依舊覺得莫名的寒意。仿佛……在那次強光之後,自己再也無法感受到陽光的溫暖一樣。

在餐廳,除去餐具的碰撞聲外,沒有任何聲音……

以往在吃飯時會侃侃而談的夏莉因為吸入了灼熱空氣而被灼傷了氣管,雖然現在已經恢複了大半,但是這幾周大家都沒聽到夏莉那開朗的聲音。

餐桌上除去還在用餐的夏莉,明娜也比莉涅更早吃完了午飯,呆滯的看向陽光明朗的窗外。哪怕已經過去了一周,明娜在這種難得閑下來的時候依舊會呆滯的問自己……

自己……該不會在做夢吧……

這樣的問題。

而坐在明娜身邊的阪本沒到明娜露出這種表情的時候,就會拍拍明娜的肩膀,然後明娜就會恢複成以往幹練精明的樣子。

雖然……阪本這個拍肩的動作,在這周已經做過了太多次……

衝擊波沒有給阪本美緒沒有帶來太多影響,出去一開始的被吹飛的時候有些肌肉拉傷外,美緒成為了運氣不錯的幾人之一。

或許……這也和美緒的戰鬥經驗最豐富有關……誰知道呢……

“……今天……沒有看到桑妮雅呢……”

“桑妮雅閣下現在……應該在庭院吧……今天是輪到魯基尼了……”

“這樣啊……佩琳,過混過去的時候,記得提醒桑妮雅休息……”

“請交給我吧,少校。”

非常正式的敬禮……佩琳,也是那幸運的一人,被夏洛特完全護住的她,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不,也不能說沒有任何影響。

美緒也好,阪本也好……哪怕是不怎麽喜歡觀察的魯基尼也好……大家都看的出來……佩琳,大概是最辛苦的那一個。

……大家的負傷,其實,都是為了佩琳。

雖然大家不會這麽想,但是身為高盧貴族騎士的佩琳·克洛斯特曼是個會承擔責任的人。她將大家的負傷都歸於了自己……

……如果自己就那麽和野分呆在那個詭異的世界裏……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

佩琳,偶爾也會這麽想一想……

然後,接下基地的一個又一個的任務,盡自己的全力去完成,賭上自己家族的名譽……佩琳不願意成為大家的負擔……

結算物質,整理倉庫,書寫文書,幫助明娜安排警戒人員,幫助阪本調動地勤……佩琳……盡全力了……

大家都看得見。

偶爾,大家也會和佩琳說,休息一下吧……她總是會看一看庭院,然後默默的搖頭……接著,投入到下一個工作中去。

原本青澀的少女,正快速的沉穩起來……盡管,這樣的沉穩,都不是大家喜歡看到的。

“那,佩琳,你幫魯基尼和桑妮雅帶一些食物去吧……扶桑那邊新送來一批補給,你去挑一些……”

“了解……”

離開餐廳,佩琳走在被陽光灑滿的走廊上……伸出手遮住略微耀眼的光線,佩琳看向那蔚藍的天空……

“果然……我還是喜歡這樣的顏色……”

……

遠方,可以聽見地勤人員吹響的哨音,這是外勤魔女歸來的信號,隨著魔導引擎的聲響,兩名魔女同時降落在501隊那寬闊的跑道,而兩人的卡爾斯蘭製109飛行腳也地勤迅速的收起,哈特曼向艾拉點點頭,走向了食堂。而艾拉則繼續等待著……沒過多久,京子也隨之降落。

遠超180公裏的速降是散香的無法快速減速的罪魁禍首,每次整備員看見京子仿佛不拿自己命當回事一樣的降落都會不由自主的皺眉頭,然而,這段時間,京子的降落似乎安穩了很多……但是每當想到這孩子為何變得沉默,地勤的大家也好,魔女的夥伴也好,也都不由自主的沉默起來……

不過,有個人是例外的。

“打起精神來~今天又扶桑送來新補給,稍微擺出高興一點的表情如何?”

被人用力的拍後背,京子在這周時間已經被這樣拍了無數回……

“額……艾拉前輩,好痛……”

“嫌痛就別在我麵前擺苦瓜臉。”

京子勾起嘴角勉強的笑笑,她不得不承認,就精神麵貌而言,艾拉似乎是最好的一個……哪怕在那個人麵前,也經常看見艾拉笑著講述在這周內看見的笑聞,或者有趣的事情……

“額……我盡量……”

看著表情不斷扭曲的京子,艾拉苦惱的捂住眼睛……這樣的表情,別說是那個敏感的孩子了,就連自己都看不下去……

不過……比苦瓜臉好……

“好了好了,我們去吃飯吧。”

“是,艾拉前輩。”

“啊,今天的高空有什麽好玩的事麽?因為我的任務是搜索地麵,今天都沒怎麽抬頭呢……”

“……今天的天空,非常幹淨呢……很漂亮……”

說著,兩人忽然看見,從前麵角落裏,被醫療班的魔女扶著前進的,金色的小小身影。

“菲特~”

“啊~是京子姐~”

雙眼纏著繃帶的少女向聲音的方向伸出手,隨後,艾拉與京子將這個小小的女孩從護士手中接過,牽著她在這靜謐的走廊上緩步前進著。

“今天不坐輪椅麽?讓人推著走更方便一些吧。”

艾拉一邊用另一隻手在菲特眼前晃動一邊詢問著。

“一直讓人推著的話,我總覺得很奇怪啦……我又不是不能動。”

“但是你的視線……”

“現在已經可以漸漸看清一些東西了~剛剛是艾拉姐姐的手吧~我看見了哦。”

雖然眼睛纏著繃帶,但是菲特並不是失明,隻是暫時的光線過敏……或者說,瞳孔因為強光的刺激,而無法自動的進行聚焦……而現在,菲特逐漸恢複的視覺,也是一個不錯的消息。

“那個……怎麽……這一周都沒有看見雪風姐姐……”

“……啊……隊長啊,她很忙的。而且受了不輕的傷……”

“沒錯,小雪那個笨蛋,到時候等菲特傷好了,菲特去找雪風好好說說她,沒準她會忽然起來給菲特道歉也說不定呢~”

……

501駐地的庭院……在一片羅馬涅風格建築中,有著那麽一片小花園……

那裏是501以及第五特殊戰閑暇時用來休息的地方……在靠近西北角的角落,有一顆闊葉樹……

魯基尼並不知道那棵樹是什麽樹,但是這不妨礙她將那裏作為自己的基地……一座樹屋……

現在的午餐後時間,毫無疑問是最佳的午睡時間……

在自己的小基地下方,那個人正在安靜的睡著……而她,卻讓魯基尼這一周怎麽也無法安然入睡。

不知道什麽時候,魯基尼甚至有了那種想法……

那種——‘我這段時間好像又犯了很多問題……你倒是起來罵我啊……’

這樣的想法……

……

不過,如果那個輪椅上的人做出這樣的動作的話,大家都會喜極而泣吧……

那個少女……

現在如同人偶一般……安靜的,一動不動的,坐在輪椅上……仿佛睡著了一般,眼睛半眯著,讓魯基尼覺得,也許她下一秒就有可能醒過來……

……

……雪風

透過輕薄的病號服那不算太低的領子,可以看見裏麵一層一層纏起來的繃帶,昨天固定骨骼的夾板已經拆掉,在雪風蒼白的脖頸上,還留有紫紅色的淤血痕跡,這樣的痕跡,在雪風全身上下都是……這是夾板之前存在的證明……

黑色的發絲隨著午後的清風緩緩飄動,站在輪椅身後的白色女孩隻能再幫雪風將發絲理順……

輕輕的撫摸著雪風那被治療魔法治愈過的臉頰,桑妮雅再次將視線放到眼前的吊瓶上來,這已經是第59瓶輸液了……

桑妮雅一滴一滴的數著**一滴一滴的滴下……

雪風會在滴幾滴的時候醒過來呢?

她會在第幾瓶的時候笑著和自己說早安呢?

她得昏睡到第幾天後,再幽幽專醒……一邊露出羞澀的笑容……一邊輕輕的說‘對不起我睡太久了’呢?

……

她……還醒的過來麽……

……

桑妮雅雙眼無神的看著點滴一滴滴的滴落……嘴裏無聲的念叨著不知名的歌謠。在不遠處的魯基尼看來……這簡直就是一個半壞掉的人偶,守著另一個壞掉的人偶,一起等著壞掉的可怕故事……

魯基尼有好多的話想和桑妮雅講……

也有很多的話想和雪風講……

而可怕的是,魯基尼在桑妮雅那空洞的眼神前……什麽都講不出來……

不,應該說,現在的大家,都沒有功夫聽魯基尼說話了。

佩琳也好、桑妮雅也好、京子也好……無論魯基尼怎麽說,她們都是那麽一副樣子……這一周來,都沒怎麽變過。

哦,也不是完全沒變過……

三天前……不列顛皇家空軍的一位上將似乎來探視過雪風……雖然很快就走了,但是當時魯基尼可以感受到,那時桑妮雅身上散發的殺意……

魯基尼第一次知道……哪怕是如同夜間幽靈一樣的桑妮雅,那個無論什麽時候都是一副淡淡的微笑,如同百合花一樣的桑妮雅……會露出如此巨大的殺意。

【特殊戰第五分隊不歡迎你……】

當時妮蒂婭這句話讓魯基尼印象深刻……似乎在很久以前,那位上將就和雪風不對付……也許,如果但是妮蒂婭不在的話,沒準桑妮雅真的會殺了那個人也說不定。

雖然到現在魯基尼也沒弄清楚,當時……那個上將大人到底說了什麽話……她連那個人是誰都沒弄清……

魯基尼現在,也沒那個閑心去弄明白那種過路人是誰……

魯基尼隻要是閑著就會推著雪風來自己的這個秘密基地,多曬曬太陽,也許就可以早點醒過來呢……

魯基尼不知道這周在心裏發了多少誓,隻要雪風醒過來自己一定改掉雪風經常說自己的那些壞毛病……

羅馬涅的少女看向天空,那刺眼的強光似乎可以掩飾一下眼中流出的**……

你說的那些東西,我都可以改……你倒是起來啊……不要再繼續睡了啊……我……大家……都會等你的……

……

“桑妮雅上尉……您該吃飯了……”

佩琳的聲音嚇了魯基尼一跳,等魯基尼把眼睛擦好之後,看到的就是將食物遞給自己的雙手……

“啊……謝謝……”

魯基尼的道謝沒有任何回音……佩琳隻是搖搖頭,魯基尼不知道她是什麽意思……總之,不像是‘不用謝’的意思。

“喲,桑妮雅……又沒好好吃飯麽?不行啊這樣……”

“……艾……拉……”

“不吃飯的話……Yuki醬起來看到了還不會把我罵個狗血淋頭麽……”

從佩琳手上將餐盒結果,艾拉一把將桑妮雅拉過來。誰的話也不聽的桑妮雅……也隻有在艾拉的動作下,有所回應……

“來……啊~”

似乎是條件反射一樣,又似乎是有艾拉在安心了一些……桑妮雅一口一口的咽下艾拉喂給自己的食物……隻是……每吃掉一些,桑妮雅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在輪椅上歪著頭仿佛睡著了一樣的女孩……

每到這時,艾拉都會將桑妮雅的頭強行掰回來,讓桑妮雅知道,自己應該吃東西……

“好了~這樣就吃完了~”

“……艾拉……”

“恩~?”

“……Yuki……還是沒有醒過來……”

“啊……她是有嗜睡的毛病的,桑妮雅你又不是不知道……”

“……這次,睡的太久了……”

“恩~不過,能睡的孩子才長得高不是麽~桑妮雅你多久沒睡覺了?”

“……多久,52個……小時?”

“好了好了~小雪不會跑掉的……她一醒過來就會趴在你跟前,像以前一樣讓你幫她梳頭的……倒是桑妮雅你,那麽重的黑眼圈……”

“……啊……是麽?那麽……我也得……休息……才行……”

“是啊,好好休息吧……明天你還要值班……”

“出擊……恩,我記得……”

“那就回房間好好休息吧……”

艾拉想將桑妮雅送回房間……但是沒成功……桑妮雅的手死死的抓在雪風的輪椅上……死死的……

“……就在……這裏……休息……”

“……恩,好。”

“……艾拉……也……一起……”

“恩,好。”

“……永遠……不分開……哦……”

“恩,好……我會永遠和你們在一起的……”

銀發的少女終於露出了些許笑容,隨即,趴在金發女孩的腿上很快進入了夢鄉。

金色的發絲反射著太陽的光芒,金發的少女依靠在固定好的輪椅旁,腿上銀發的少女終於進入了夢鄉,而黑發少女的夢境……似乎太長了一些。

……

銀色的公主為了負傷的黑騎士晝夜不得安眠……而如同太陽一樣的金色王子閣下同時照顧著兩人……這是所有人都看得見的……

而金色的王子大人又何嚐不是重擔在身,然而,她選擇了笑著接下了一切。她知道,一旦她也倒下了,那麽……又有誰來照顧失眠的公主與沉湎夢境的騎士呢……

黑色騎士倒下了,一直以來她以如此瘦小的臂膀抗下了過多的負擔……因為身後有著那兩人,所以騎士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跡……然而,盔甲會損壞,劍刃會崩口……哪怕製作再優良的勁弓……也有弓弦斷裂的一天。

敵人,越來越強了……騎士終於發現,自己的盔甲,無法繼續阻止敵人的利刃……騎士所害怕的事情,終究成為了現實。

騎士不知道自己還能支撐多久……或許,眼前的這一關就是到永遠邁步過去的天塹……

睡夢中的騎士那半睜半眯的眼睛偶爾會顫抖一下……也許下一秒就會醒來。

雖然……

在其他人心中,騎士已經被打上了‘生不如死’的標記。

或許有一天……人們會取走騎士的劍,卸下騎士的盔甲,牽走騎士的戰馬……

那時,騎士會變回以前那個瘦小的,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小女孩麽?

還是說,在卸下盔甲後,被人們發現……在漆黑的盔甲下,曾經的女孩已經將自己的血肉賣給了怪物的事實呢……

所謂的事實,就是指隻有少數人才知道的東西……

人們大多數都看不見事實,他們隻會看見,守護國民的騎士……是一個怪物……如此而已。

會無條件接受騎士的……隻有那兩個人……

而騎士的一切,都是為了那兩個人而存在的……

是她們給了騎士存在意義……

哪怕騎士在命運的道路上愈行愈遠,騎士結交了同伴,騎士雇傭了侍從,騎士組建了屬於她的騎士團……

但是,這一切,隻是為了那兩個人存在而已。

‘不要忘了!’

騎士在夢中如此提醒著自己。

身旁熟悉的觸感讓騎士感到安心……

騎士依舊睡著……

作著重複的夢境。

PS:2015……元旦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