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來的,走的

1943年11月1日……

距離那噩夢的一周已然過去了快半個月之久。而對於明娜和雪風而言,這是原本是兩人頭疼許久的日子……年末會議。

但是現在……為此頭疼的,也隻有明娜一人而已了。

……

“啊……是麽?所以這種會議什麽的一向讓人感覺很討厭來著。”

將鋼筆的筆帽插好,然後將其小心的放入筆筒。明娜每天需要這樣收放無數次……如果是需要簽收文件的話,那支筆的工作量可能還會飆升。

“是啊,說是會議,其實還是搶預算罷了,原本我們魔女隸屬於各個國家下屬,預算什麽都是上麵分好的……現在不一樣了啊。”

站在窗口,阪本一邊和明娜閑聊著,一麵雙手撐著窗沿,看著窗外的景色出神。

“不僅僅是統和戰鬥航空團的問題,還有特殊戰……忽然增加的兩個預算大頭,聯合議會的人也會很頭疼吧。”

笑了笑,明娜似乎可以想象出那些議員們在會議上口水橫飛的場景。

“其實隻是從各國分離出來的部門罷了……而且還不用本國進行財政支持……對於我們的祖國而言,這算是丟下了一個大包袱。更多的國內預算可以用於魔女的教育和基本建設……”

“嘛……美緒,錢這東西,不是憑空出現的哦……哪怕我們從國內分出來,但是供養我們的金錢、設備、物質……一切的一切依舊是需要各個國家進行支援不是麽……”

“撒,明娜你這麽說我倒是想起來了……還記得統和戰鬥航空團的前身麽?”

忽然記起了一些有意思的東西,阪本回過頭帶著一絲神秘的微笑看著明娜。

“啊……你是說索姆斯的那個獨立飛行隊?”

“索穆斯義勇獨立飛行中隊……原本隻是將各種問題兒童魔女丟到偏遠的前線一角……結果卻爆發出了意想不到的力量呢。”

“這也是統和戰鬥航空團的存在意義不是麽……”

明娜從背後的櫃子中拿出兩個茶杯,將其添滿紅茶後,交給阪本。

“我們為何會在此戰鬥……不就是因為索穆斯那樣的戰果,才出現了世界級的魔女成員調動不是麽?”

對於明娜的調笑,阪本隻能聳聳肩,表示自己無言以對。

看著拿著茶杯看向窗外的阪本,明娜半依靠在辦公桌上,放輕了聲音……

“今天在那邊的是?”

“恩,是桑妮雅呢……”

從阪本的角度看去,可以看見花園中,銀發的少女,推動著輪椅的樣子。

“……研究所的醫生呢?那位醫生也來這邊有段時間了……怎麽說?”

莫不可聞的歎氣,明娜繼續詢問道。

“你說瑪麗醫生那邊啊……說是生命體征已經穩定下來了,雖然有些微弱,但是遠洋航行已經沒問題了……不過,飛機貌似還是不能坐呢……”

“那麽,坐船的話……差不多現在就要安排了吧……”

這麽問著,明娜替阪本滿上茶水……阪本自己的任務,是要去扶桑接一位故人的孩子……用來彌補501隊的人數不足,聽說,是一位世家的孩子,美緒對阪本的眼光很放心……

而現在的問題……則是另一個問題……

阪本和明娜,準備計劃將雪風送往大後方扶桑,也是雪風的魔女注冊地點,扶桑的博麗神社進行深度治療。

在身體情況逐步好轉的現在,也差不多是時候進行喚醒治療了。

“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次……大概是赤城號那一批航線吧……”

“赤城號啊……以前,雪風離開卡爾斯蘭……也是坐的赤城號呢……”

“或許這就叫緣分?撒……誰知道呢……”

沉默……在兩人間蔓延開……

……

和外界的醫生預計的一樣,雪風,一直沒有能醒來。

大家的工作作息也日漸穩定,桑妮雅在艾拉的看護下終於去掉了那如同大熊貓一樣的黑眼圈,魯基尼在夏莉的安慰下也逐漸找回了笑容,在大家的安慰下,莉涅的笑容也重新有了溫度,不再是那冷冰冰的表情。

不過佩琳……依舊是那個一板一眼的佩琳。

大家,會在自己休息的時候,將雪風從那個充滿了消毒水味道的病房裏推出來,替雪風將那亂糟糟的頭發梳好,和瑪麗醫生打過招呼後,就可以推著雪風去往不遠處魯基尼的秘密基地下方了。

今天……又輪到了桑妮雅。

看著睜著呆滯的眼神,被護士扶起坐在床上的雪風,桑妮雅不由自主的鼓起臉頰……應該說,每次桑妮雅看見雪風那副樣子就不由自主的開始生氣。

至於自己在生誰的氣,又為什麽生氣……就連桑妮雅自己都說不出來。

“今天也是晴天哦,陽光很不錯……”

拉開窗簾,打開窗戶。

隨著新鮮空氣進入病房,似乎,是受到了冷風的影響。雪風的那看向虛空的眼睛稍稍閉上了一些,桑妮雅才發現,雪風身上,還是那套單薄的病號服……

因為被判定沒有意識,連咀嚼和吞咽都無法做到的雪風,每天都在用吊瓶維持著最基本的身體營養需求,兩手蒼白的手背全部是紫紅色的針孔……似乎,在雪風沉睡之後……那強大的恢複力也進入了休眠一樣。沒有絲毫恢複的跡象……甚至連普通人對不如……

護士們已經開始頭疼下一針往哪裏插,而雪風的主治醫師,那位在冥王計劃時期就負責雪風的瑪麗看來,或許插上一根永固導管是個不錯的選擇……

至少不用把手背插的和馬蜂窩似得不是麽……

“說起來啊,本來佩琳說是要來和我一起來的,不過,半路上被憲兵部的人叫走了呢……說是去記錄什麽東西去了……餒,小雪你知道麽?”

一邊為雪風套上一件外套,桑妮雅一邊碎碎念叨著什麽,桑妮雅也漸漸習慣了……雪風不再回應自己的生活。

“好了~這樣就沒問題了,接著就是……誒?輪椅哪裏去了……”

經過半個月的調整,不知何時桑妮雅變成了這樣碎碎念的習慣,也不知道,這到底是說給雪風聽……還是說給自己聽的。

“先把輪椅展開~然後是坐墊……最後……”

伸出雙手,用公主抱的姿勢將雪風從病床上抱起來……

【好輕……】

無論多少次抱起雪風,桑妮雅每次都要如此感歎……是什麽時候起,這個孩子開始一直站在自己前麵的呢……

又是什麽時候起,我們忘記了她實際和自己同年,把她當做自己的指引者的呢……

那比自己還要瘦弱的肩膀,又到底承擔了一些什麽樣的事情……

桑妮雅不敢詳細去想……比起這樣胡亂猜測,桑妮雅更希望哪天雪風能自己告訴她。她自己的事……工作的事……生活的事……

盡管……這個希望在目前來說,隻是奢望罷了。

將雪風小心的搬到輪椅上,與正在和厚厚一疊的檢驗報告做鬥爭的瑪麗打招呼之後,桑妮雅推著雪風來到了戶外。

雖說已經到了十月,但是對於出身極北的桑妮雅而言,這樣的溫度依舊可以用溫暖來形容。這時再看向雪風。

卻發現不知何時她又閉上了雙眼。

“又睡著了呢……”

不知是歎氣還是稱述的語氣……桑妮雅就這麽推著雪風在基地緩緩行動著。宿舍、後勤區、辦公區、花園、跑道……

哈特曼甚至調笑過桑妮雅,這樣搞的像是牽著小狗散步一樣,結果被桑妮雅一句‘雪風可比小狗乖多了……’噎的差點背過氣去。

特殊戰停機坪,每次路過這裏,桑妮雅都會停上一陣。每次來到這裏,雪風似乎對外界的刺激有著更為直接的反應。

“今天也是京子陪著艾拉出擊了……兩人好像很合得來,不過……最近這邊似乎也安靜下來了……是因為京子的那些測試都完成了的原因麽……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到時候小雪自己問妮蒂婭好了~”

明明知道哪怕雪風醒著,也是看不見身處背後自己的笑臉……但是每當和雪風說話時,桑妮雅都會不自覺的帶上笑意。

是為什麽呢……

桑妮雅不知道……或許……隻是身體的記憶……

畢竟,和雪風在一起的時候,自己大多數時間,都是笑著的。

遠遠的和待機中的菲特揮揮手,桑妮雅推著雪風離開了機庫,接下來桑妮雅得去休息了……夜間的警戒還需要桑妮雅來完成,將雪風重新搬回到病房廢了桑妮雅一段時間,不過說一句晚安的時間……還是有的。

而接替桑妮雅的,是眼睛已經痊愈了的菲特。

和調整過來了的桑妮雅不同,這個有著比艾拉更加絢爛的金發女孩,到現在也無法接受,那個可以在異形軍特機手中救下自己,仿佛無所不能的人,變為現在這個樣子的事實。

而她,是比桑妮雅更加堅定的,【雪風一定會痊愈】這一觀念的堅定擁護……而在其他人問道為什麽的時候……菲特總是堅定的回答……

“因為,她可是‘奇跡的魔女’哦……別看雪風姐現在還睡著,沒準馬上就醒了!”

……這樣的回答。

而就在雪風昏迷到現在為止,菲特也沒有改變過自己的觀點。

【雪風會回來】

菲特如此堅信著……

雪風答應過菲特要帶她去不列顛的博物館,菲特也邀請了雪風到時去自己家中做客……雪風答應了做菲特的導師,雪風也說過……在廣域魔力炮擊和近戰方麵,自己有著比莉涅高出很多的天賦……

菲特會一直等下去……雪風答應的事情一件都沒有完成,菲特不相信雪風是會如此放棄的人……就像雪風從來沒放棄過菲特一樣。

哪怕當時菲特距離異形軍特機隻有不到5米遠……雪風依舊成功救下了菲特……

那麽,菲特……也絕對不會放棄……

同樣,菲特也希望雪風不要放棄。

金發的少女如此祈禱著……日複一日……

……

遠方,地勤人員的哨音再次響起,基地內的魔女們略顯奇怪的向遠方看去……那並不是501或者特殊戰第五分隊的人……

“這種時候……會是什麽人呢?夏莉你知道麽?”

魯基尼用毛巾擦掉臉邊的汗水,剛剛完成訓練任務的她一聽見哨音就跑來湊熱鬧了。

“唔……看那架飛機,應該是卡爾斯蘭的吧……至於是誰……我也不知道哇……莉涅你看得見麽?”

攤攤手,夏莉表示自己無能為力,而在門口的莉涅再三確認之後,麵色古怪的向大家說道:“我看見了……是雪風師傅的熟人……”

“誒?這種時候來……是來探望的麽?”

“應該不是……那個人我在以前見過的……”

莉涅略帶遲疑的態度讓魯基尼有些著急……

“見過?哪裏?”

“莉涅經曆過的戰鬥……也就是那場吧……伏爾加格勒保衛戰……如果是那張戰鬥的話……”

明娜很快理清了思路……但是在想通之後卻又更加迷糊了……如果是莉涅在伏爾加格勒保衛戰見過的,雪風的故人的話。

那麽十有八九是舊特殊戰的人……那些人現在不是總部高官就是特殊戰的實權人物……怎麽會來高盧前線呢?

“來的是誰?莉涅你認識麽?”

“恩,我認識的……”

看著遠處的向基地飛來的飛機,莉涅覺得,很不安……

飛機很快降落,從中魚貫而出的是4個身穿憲兵服的魔女,而在她們中間,這是一個有著黑發黑瞳,但是一臉不爽的……和雪風很像的女孩子。

“蕾!”

“啊……莉涅~”

似乎因為看見了熟人,蕾那板著的臉有了一絲鬆動,但是隨著身後那四人之一的提問,蕾的表情再次凝固下來。

“請問,雪風上校在哪裏呢……”

毫不客氣的提問,包括遠處明娜在內的所有人都皺起眉頭。

而隨著那位魔女從背後拿出一份公文,大家的臉色都變得奇怪起來……隻有蕾……似乎在忍耐著什麽……

“根據憲兵總部的調令進行裝備移交,調取編號N02-Astraea,是雪風上校的裝備……請問,雪風上校現在在哪裏呢……”

“那個……如果可以的話,能先等等……”

聽見明娜這麽說,憲兵魔女隻是搖搖頭,斬釘截鐵的說:“抱歉,上麵要的非常急,我們現在取走裝備就走。另外,我們這裏還有一份調令,不過是交給雪風上校的……她人呢?”

“我知道她在哪……”

就在大家麵麵相覷的時候,蕾說話了,頂著莉涅不理解的目光,蕾憑借著與雪風相連直覺,找到了雪風。

“雪風,就在這裏了……另外醫師也在這裏……手術現在就可以開始……”

低著頭,蕾這麽說著,看見自己的養母也沒有打招呼,仿佛做錯了什麽事的小孩子一樣,一直低著頭。

明娜和阪本替雪風接下了來自憲兵總部的命令,在確認了任務代號與印章的真偽後,明娜和阪本沒有了可以阻止的理由。

大家默默的看著雪風被推進了手術室……

蕾在進入手術室前,看了看門外,大家的眼神都帶著各種各樣的情緒。

焦慮、疑惑、擔心……

黑崎蕾咬緊嘴唇,向大家鞠躬,悶悶的做出了保證……

“我一定讓雪風安全的出來,哪怕賭上我這條命……”

“那個……是很危險的事麽……”

“……是的……非常危險……對雪風來說。”

簡短的回答了阪本的提問,蕾轉身走進了手術室,大門將室內外隔離成了兩個世界。大門的碰撞聲如同攻城錘一樣砸在蕾的心裏。

她無法幹涉總部的決定……她能做的……隻是死皮賴臉的跟著這票子憲兵,用自己的能力,盡力保護住雪風的生命安全,如此而已……

“那麽……現在開始N02-Astraea,異形核心的移植任務……”

黑衣的憲兵如此對瑪麗下達了命令。

“至於你……如果你真的可以保住她的命的話,那麽你盡可以嚐試你一切可以嚐試的東西……”

“嗬……說的真好聽……”

“我們的任務隻是移交雪風的異形核心罷了……至於她本人的死活與我們無關,是你說你可以壓製魔力暴走,我們才帶你來的……畢竟ACE級別的魔女無論何時都是稀缺資源……”

“那麽不取出小雅不就行了!!再給雪風一些時間的話……”

“已經沒有時間了……”

憲兵打斷了蕾的話……

“現在不列顛失去了高空……上麵希望的,隻是高空製空權而已……”

沉默降臨在這間小小的手術室……瑪麗一言不發的看著自己的養女和麵帶殺氣的憲兵魔女們對峙……何其眼熟的畫麵不是麽。

“……那麽瑪麗醫生,拜托了。”

“恩……”

走到手術台前,瑪麗牽過蕾的手,將其與雪風那瘦小的手緊握在一起。

“加油……”

蕾看了看瑪麗,點點頭,雙手握住雪風的右手。

“那麽,手術開始。目標,取出異形核心,識別編號,N02-Astraea【阿斯特萊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