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6 離開的,歸來的

·

PS:前文,雪風的主治醫師是瑪麗,愛麗絲是我們的親王閣下……我給弄混了……點娘修改起來蠻麻煩的,於是在這裏說明一下…………Do……以上是小汐汐的備注,不過既然小蝶看到了,便順手改過來的了的說喵,於是這段乃們就忽略吧喵~

---以下是正文----

位於不列顛尼亞的臨時軍事法庭,今天迎來了一場特殊的答辯會……

“佩琳·克洛斯特曼,你是否承認,因為你導致特殊戰第五分隊隊長,雪風·哈庫瑞·伊爾瑪塔·尤蒂萊南的重傷這一事實?”

“我……我……承認……”

“那麽原告佩琳·克洛斯特曼少尉,對於不列顛魔女監察委員會的指控,在四位法庭審判官的麵前,你有什麽可以為自己辯護的材料麽?”

“……沒有,法官大人。”

“那麽,佩琳·克洛斯特曼少尉,你承認不列顛魔女監察委員會向你指控的叛國、通敵、作戰不力、消極應戰以及謀害長官5項罪名麽?”

“……我不承認。”

在兩位憲兵的看護下,佩琳如此斬釘截鐵的,頂著四位檢察官,兩位審判員以及一位最高審判長和412名陪審團成員的目光如此回應著。

“我不承認。”

眼角裏還帶著相當的淚水,佩琳不太理解自己為什麽要受到這樣的對待。

“我不承認!!”

人們的視線如同聚光燈一樣聚集在自己身上,仿佛有一種異樣的魔力在心中慫恿著自己……

‘承認吧,反正大家受傷和自己確實是脫不了幹係的不是麽?’

“我不承認!!”

‘自己在見到野分,確實沒有攻擊不是麽?’

“我不承認!!”

“而麵對已經是敵人的,野分招待……自己也確實接受了不是麽?”

“我不承認!!”

少女嘶啞的聲音在大廳內回蕩著,陪審團以及旁觀席人們的討論聲充斥了整個法庭,法官不由得開始敲響手旁的法錘。

“肅靜……肅靜!!因為被告人心情過激無法正常作答,同時原告無法提供有效證據,現臨時法庭暫時休庭,希望原被告雙方盡快準備決定性證據以及正式的答辯發言,仲裁審理期限放寬至後天,以上……”

……

回到501駐地,已經是佩琳出門第三天的傍晚。和她一起回到501駐地的,是巴克霍隆上尉。

“呐,上尉……為什麽他們會指控我那些罪名呢?”

扯著自己的衣角,佩琳如此向特露德詢問道。

“按照我的看法,他們這並不是特意的針對你進行的罪名指控……”

稍微想了想,巴克霍隆小心的思考著措辭回答佩琳。

“與其說是指控你那些莫須有的罪名,我覺得他們更像是在拖延時間來準備別的什麽東西……那些指控,叛國、通敵和作戰不力姑且不說,消極應戰以及謀害長官是最可能罪名成立的……但是隻要雪風醒過來,那麽這兩條最可能的指控也就會隨風飄散的。安心,大家都站在你這邊,都會幫你的哦。”

摸了摸身旁這個比自己小一歲的高盧女孩,特魯德想起了遠在不列顛本土醫院的妹妹……

“大家,都會幫我……”

默默念著巴克霍隆的話,兩人走進了501的隊舍,在送佩琳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巴克霍隆被明娜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憲兵部?他們來我們這裏幹什麽……”

“不知道,隻是……好像從雪風身上取走了什麽東西,就急急忙忙的走掉了。而問題不是這裏……”

“怎麽?”

看著明娜在自己眼前不斷繞著圈圈,特露德覺得自己有點暈。自己不就是陪佩琳去了趟答辯會麽?怎麽好像基地發生了很多事一樣……

“首先,那四個魔女並不是憲兵部的魔女,我拜托總部的朋友去調查了那四人的證件號碼……雖然證件是憲兵部的證件,但是根據出勤表,那四人在當天並沒有來501駐地的記錄,而在對比了外貌之後,也可以確認……她們四人的證件,是被盜用了。”

“盜用證件?”

“是的,這意味著那四個人以及被她們取走的東西暫時都離開了我們的追蹤範圍……而且,感覺麻煩事才剛剛開始的樣子……”

“那麽?雪風的情況呢?”

“我說不上是好是壞,你最好自己去看看就明白了……不過,佩琳那邊的調查情況呢?”

說到佩琳,巴克霍隆這邊反而開始歎氣,讓明娜感到非常奇怪。

“原本是很順利的……口供也好,詢問也好都很正常……但是最後環節之前,不列顛魔女監察委員會方麵似乎接到了什麽通知,臨時在會上向佩琳提出了五條指控……每一個都是及其麻煩的罪名。我就搞不懂了……他一個不列顛的魔女監察組織,控告一名高盧魔女叛國罪是什麽意思……嗯?怎麽了明娜?”

“……沒,隻是稍微想到些什麽……關於佩琳還需要你多費點心了。那些罪名一個都不能承認,這個是絕對的。辯護人和答辯材料我會去準備,恩,你先回去休息吧……”

在將巴克霍隆送出門外後,明娜看了看桌子上已經涼透的紅茶,感到渾身發冷。

“可惡,魔女監察委員會也能插手麽……這樣一來又多了一條線索……不過證據,還是不足呢……”

看向窗外的月光,明娜的手緊緊握拳,指甲深深刺進了手心,壓出一條條鮮紅地血痕。

“希望你們的小動作到此為止。”

……

“核心,被取走了……”歪著頭,妮蒂婭從地下實驗室爬出來,聽完魯基尼亂七八糟的形容,開口第一句話言簡意賅的抓住了重點。

“啊,說起來啊,妮蒂婭你知道那個核心是什麽東西麽?聽那個黑崎上尉說好像是很重要的東西……”

“不,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是個重要的東西,畢竟核心本身多少也算是珍品了……”

搖搖頭,妮蒂婭的解答讓魯基尼陷入了更加迷惑的狀態。

“核心的價值在於其提供了一個讓人類使用異型軍武器的可能,其他人,認為這是異常重要的東西。但其實,對雪風來講,真正有價值的是其中保存的經驗和記錄。而核心本身則隻件裝備,就如飛行腳一般可以隨時放棄的裝備,如此而已。不管對別人來說那東西意味著什麽,但在這裏,沒有什麽是不能被同類裝備取代的。”

拍了拍身上的白大褂,妮蒂婭向等在一旁許久的地勤人員招招手,一群人順著妮蒂婭指示的方向進入空曠地地下實驗室。隨後,在魯基尼目瞪口呆注視中,幾架還散發著新鮮機油味的飛行腳被地板下的升降機從更下層傳說中從未有人進入過的區域中抬升了出來。

“那些人並不明白,冥王計劃中,最重要的並不是那一批代號為N的核心。自始至終,那個計劃的關鍵一直是身為受體的魔女們,這一點他們從一開始就搞錯了。”

魯基尼的眼睛開始轉圈圈,然而妮蒂婭沒有理會暈乎乎的魯基尼,自顧自的繼續講解著。

“拆下的核心將會用於什麽,我的話大致可以猜到一些……但是呢,雪風的存在本身就是個奇跡。想要複製奇跡,區區那種層次的努力是無意義的……與其想要打造出全新的奇跡,還不如安心的將現有的奇跡維持下去。那些蠢貨完全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在他們努力的道路前方,有著遠超異型軍和賈姆的技術門檻在等著他們……哼哼……”

說著,妮蒂婭的嘴角悄然勾起了一絲弧度,原本淡漠地眼神也有帶上了一絲嘲諷。即便隻是轉瞬即逝,但這樣的表情依然讓一旁的魯基尼感到有些害怕。

……盡管,她完全沒有聽懂妮蒂婭話語中隱藏著的是什麽樣的含義。

“說起來……或許還得感謝他們也說不定……”

“???”

雙手插進白大褂的口袋,妮蒂婭看著地勤們將全新的‘超級風妖精’飛行腳搬上整備台,一邊用略帶嘲諷的語氣說著……

“被取走的那個AI核心有著‘自首次啟動後便不可中斷魔力供給’的要求。為了不出現一覺醒來後珍貴的核心已經報廢的情況,那顆核心會在宿主睡眠的狀態下依然保持對宿主魔力的榨取。自然的,即使宿主不是睡眠而是昏迷,這種榨取也不會停止。平時那些消耗沒什麽問題倒是;但……像雪風如今的情況下,將對恢複帶來極為沉重的負擔。因此就結果來看,他們的行為成功地使得雪風的蘇醒概率從百分之三左右上升到了百分之二十五,再加上同型改造體,擁有‘魔力同調’固有技能的黑崎蕾……”

“……唔……妮蒂婭你講的太深奧了我有些聽不太懂啦…………”

“……唉……簡單的說就是……AI核心的剝離等同於移除了一個長期的魔力負載,有利於雪風的身體恢複;而黑崎蕾的到來則可以讓雪風的意識恢複更加順利。”

“……喔哦!!……呃……妮蒂婭你原來可以好好說話的麽?”

看著一臉‘我發現了新大陸!’表情的魯基尼……妮蒂婭的眼角不由得跳動兩下……你的關注點好像錯了吧?

……

隨著深沉地黑夜過去,501的駐地再次的迎來了陽光的浸潤。跑道前方,桑妮雅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晃晃悠悠的開始降落,艾拉則在跑道盡頭衝著遠處的桑妮雅揮手迎接。

而等二人來到大廳,卻發現了一大早非常難得的景象,明娜與阪本兩個基地最高長官齊聚一堂正在看一份文件……

“這個是?”

隻是本著好奇心,艾拉隨口問了一句。

“啊,桑妮雅和艾拉啊……桑妮雅夜巡辛苦了……”

“沒什麽……”

如同迷糊的瞌睡小貓,桑妮雅揉了揉眼睛輕輕回應著明娜。而艾拉則繼續盯著明娜手中的文件。艾拉有預感……這份文件好像和自己有很大的關係。

“你說這兩個?一個是上個月雪風發出去的文件,一份是那個黑崎蕾帶回來的文件……都是人事調動的事呢……”

“人事調動?”

“黑崎蕾?”

兩個人關注的完全是兩個方向,不過這不影響明娜為她們說明兩份文件的內容。

“一份呢,是雪風申請的第五特殊戰人員增員申請,她本家的博麗神社決定派遣一名帶刀祭司來第五特殊戰,上麵已經同意了。而另一份,是昨天來的黑崎蕾上尉與另外一人正式調遣至第五特殊戰的橫向調令。”

“啊……等等啊明娜,那個黑崎蕾是昨天那個我知道……但是另一個是?”

艾拉的提問剛剛落下,遠處的跑道上就傳來了一陣噴氣式引擎特有的的轟鳴聲。聽到這個聲音明娜和阪本也露出了一個輕鬆的表情。

“啊,說曹操曹操到呢……應該是那個人來了,要一起去看看麽?”

雖然是提問,但是明娜和阪本似乎沒有給艾拉和桑妮雅思考的時間,直接帶著兩人來到了機庫。

進入艾拉和桑妮雅眼中的,是一個有著黑色過肩發,深紅色眼眸的女孩,如果從身高來看,感覺比雪風更加幼小,用橡皮筋紮起的雙馬尾隨著其主人的動作一顫一顫的抖動著。改小的黑色憲兵服上有著用紅色蝴蝶結做的小裝飾,給了這個孩子一種意外可愛的感覺。

“妮可·幸·阿斯卡!!前來報到!!不好意思我的飛行腳引擎好像出了些問題,我現在可以領取新的飛行腳麽?”

忽然前來的妮可,給了明娜和阪本一個忽然的問題……機庫中的幾人麵麵相覷,最後,所有人的視線都放在了在一邊發呆的妮蒂婭身上。

“驚愕……為何要看著我…………”

……

遠離機庫的隊舍深處……

深度隔離治療室。

隨著白色的魔力流飄過,原本緊閉的窗戶隨之而開,靜謐的花園中,些許鳥雀的鳴叫讓趴在少女身旁的蕾稍稍皺起眉頭。

陽光透過窗簾在床鋪上打出些許光斑,少女伸出手,明亮的陽光在蒼白的手上照耀出明晃晃的光斑。

似乎是少女的動作吵到了蕾的休息,抗議一樣的小聲哼哼了幾聲,蕾將自己的手從少女的手中抽出,墊在了腦袋下麵。

嚇的少女還以為自己把她吵醒了一樣……

而隨著蕾重新安穩下來,少女的嘴角勾起一個弧度,將自己手背的點滴針拔下後,輕輕的撫摸上蕾略帶分叉的頭發。

盡管左手已經全然失去了知覺,盡管自己失去了一個陪伴了自己數年的夥伴……但是少女並不是對最近自己身邊的事情一無所知。對於自己的親友,對於自己的家人……少女還有很多話想說……

“……謝謝。”

冰藍色的發絲隨著微風飄蕩,少女的心情隨著微風飄向遠方。未來會是什麽樣,少女現在已經完全摸不到方向。

但是,這不妨礙少女大步走向前方,哪怕少女已經失去了那所謂‘最強’的力量,她也依舊是最強的魔女,她還沒失去‘奇跡’的力量。

隨著微風的吹拂,少女再次閉上的眼睛,現在的她還是需要休息

……就讓她稍微再休息一下吧,恩……再一下下就好。

冰藍色的少女如此想著,再次進入夢鄉。

·

(話說汐汐……這根本就沒有什喵要改的吧喵!最多調整一下遣詞而已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