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意外

等雪風再次從睡夢中醒來,首先看到的,是被雲層覆蓋的天空。

厚厚的雲遮住了太陽,手背上有著熟悉的麻木感,那是植入式靜脈輸液器正在工作的證明。輕呼一口氣,清晰的白色霧氣隨著寒風飄散,而隨之而來的雪花也讓雪風不由得詫異,自己這一覺到底睡了多久呢?一個月?兩個月?或者幹脆直接睡過了新年?

輕輕的試圖移動身體,關節處仿佛鏽蝕了一樣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而隨著魔力開始運行,眼前的視線也似乎正式清晰起來,雪風這才發現,自己根本不是在不列顛境內的基地內,而是在一艘航行中的航母上……

艱難的歪過頭,可以看見飄揚著各色旗幟的纜繩,以及扶桑航母特有的彎曲煙囪,就著零星的記憶雪風得出了自己所在航母的名稱……

“……赤城號……麽?”

“不是哦,這是天城號,剛剛下水的新艦,因為要回扶桑進行改修所以我們搭一趟順風船而已……”

熟悉的聲音,隻是聽到的瞬間雪風就能認出來身後是誰。

“桑妮婭……抱歉,這一覺稍稍睡的久了一點。”

“笨蛋……知道就別讓我擔心這麽久啊……”

“這是不可抗力呢……”

淡淡的百合花味道從身後傳來,帆布大衣與臉頰的摩擦感帶來了些許疼痛,但是背後那個將自己抱住的懷抱更加讓人覺得心安。

是桑妮婭的味道,是桑妮婭的觸感,哪怕在飄雪的冬日也能讓人覺得溫暖和心安……這是隻有桑妮婭在身邊才會有的感覺。

“下雪了呢。”

“畢竟雪風你睡的太久了,現在已經44年2月了,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麽……算了,早就知道和你說這個是沒用的……”

“抱歉。”

不知道該說什麽,雪風隻是默默的在心裏重複著“抱歉”這樣的話,除了這樣自己還能再做什麽?淚流滿麵的保證自己再也不會這樣麽?雪風自己都不會信……

“說起來……我們為什麽在這艘船上?基地呢?”

聽見雪風的話,桑妮婭有點驚訝的看了看雪風那毫無自覺的臉後,沉默了一會,默默的開口……

“小雪……你還沒有發現麽?”

“什麽?”

“……請你多少有點自覺吧,你那糟糕的身體狀況。”

身體狀況?

雪風抬抬手,然後扭扭頭……好像除了身體有些僵硬就沒什麽事了嘛……

直到自己試圖站起來,雪風才發現,自己從腰間往下,整雙腿都沒有了任何知覺。再次嚐試……依舊沒有任何感覺。

到這裏,雪風才真正鬆了口氣。

“果然,正麵和她對上不付出任何代價隻是妄想麽……”

雖然雪風嘟囔的很小聲,但是又怎麽瞞過擅長聽覺的桑妮婭,隻是,桑妮婭眼色暗了下來,沒有說什麽。

“嘛~這都沒什麽的,桑妮婭你還沒說我們為啥在天城號上呢?”

看著笑的沒心沒肺的雪風,桑妮婭皺著眉頭發泄一般的揉了揉雪風的頭發,讓本來就不是很整齊的黑色發絲變的更加雜亂。

“主要是帶雪風你去扶桑做後期治療,然後……還要順帶去接兩個人。”

“去扶桑接人啊……哦,其中一個應該是我的小隊的……不是到是什麽樣的人呢?”

看著開始抱胸思考模式全開的雪風,桑妮婭就算再生氣,也不由得被逗笑了。兩個人笑著鬧成一團,在遠處觀看了全程發展的阪本美緒也不由得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美緒?】

“啊?啊,我在聽,明娜你繼續。”

【怎麽了?】

“……雪風……”

【還是那個樣子麽?】

“恩,今天似乎意識還算清醒,不過……腿部的麻痹症狀似乎已經到腰部了,如果不在三月前到達的話……”

【內髒衰竭而死……麽……聽起來真是異常可怕呢……】

美緒沒有回話,暗自歎氣。

【從來沒想到……當初的征召兵,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

“誰又會想到呢?當初以為不會再有交集的孩子會被套上英雄之名……”

【但是,都是有代價的不是麽……】

聽見明娜這麽說,美緒不由得捏緊了拳頭,深呼吸……最後低下頭不再去看遠處甲板上的雪風和桑妮雅。

“……如果,這是代價的話……那麽也未免過於沉重了。無論是對於她自己,還是對於我們……”

【……好了,打起精神來,送她回後方不就是為了這要死的代價麽,一點可以治好的。】

“恩……一定!”

放下手中的電報機,美緒再往甲板上看去……仿佛世界的切換一般,之前的歡聲笑語都消失不見,身穿黑色大衣的桑妮雅沉默的握著載著雪風的輪椅,而之前仿佛很精神的雪風,現在卻一動不動的癱坐在那裏。

“桑妮雅……”

“阪本隊長。”

穿過艦橋的走廊,阪本在艙室外找到了麵無表情的桑妮雅。

“剛剛雪風醒過來了?”

“恩……是的,剛剛很精神呢……雖然一眼看過去就是裝的……”

一邊說著,桑妮雅露出了孤寂的笑容,一隻手輕輕撫摸著雪風那愈來愈幹枯的頭發,輕輕的說著。

“明明就連自己一小時前醒過來過都不記得……非要裝作自己好的差不多的樣子……明明,連日期都記不住了……”

用手背擦掉眼角晶瑩的淚花,桑妮雅強製自己絕對不能哭出來。一個月的基地修養,外加三個月的海麵航行,照顧雪風的工作一直是由桑妮雅一手包辦的……

從勉強記得自己醒過來幾次,到勉強記得自己在哪……現在,別說自己的位置了,就連自己所在的時間,雪風都記不住了。

在桑妮雅看來,就好像雪風她……永遠的停在了1943年10月的戰場一樣。

每次醒來,都要重新確認日期……一旦失去意識,就仿進入了那個10月的夢境一般。

桑妮雅很多次都在想,在雪風的夢裏,是不是依舊在繼續著戰鬥呢?和JAM的……和異形的……和……曾經戰友的……

又要等到什麽時候,雪風才會再次的回到自己的身邊呢……上一次是兩年……這一次……又需要多久?

魔女的生命……又有多少個兩年?

或許……自己再也見不到醒來的雪風了……也說不定呢……

“……妮雅……桑妮雅!!”

“誒?”

猛然反應過來,桑妮雅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麽時候倒在了地上。

“喂……你沒事麽?衛生兵!!”

似乎是被忽然倒下的桑妮雅嚇到了,阪本的的反應也及其誇張,叫喊聲引來了周圍水兵的注意,很快,義務兵和隨船醫生就位,他們無視了桑妮雅的抗議,強行將桑妮雅搬到了擔架上。

“真的沒有問題麽醫生?”

隨著一番檢查,桑妮雅苦著臉從病床上下來,而一旁著急的阪本也讓桑妮雅看到了一些即視感。

“恩,沒有什麽大問題,隻是過於疲勞,低血糖外加輕微的脫水症狀。注意休息和補充營養很快就能恢複。”

聽見醫生的話後,阪本稍稍鬆了口氣,然後以及其犀利的眼神盯著桑妮雅,看的桑妮雅感覺全身都在起雞皮疙瘩……

“你也聽見了!!真是的……這算是人以群分麽?桑妮雅別說雪風什麽了,你先管管你自己!!到時候你倒下了我可不會去管輪椅上那個家夥的。”

仿佛帶著很大的怨氣,桑妮雅甚至可以看見從阪本背後散發的黑氣……

桑妮雅苦笑著摸了摸腦袋,而見她這樣子,阪本也沒有繼續說什麽,和醫生道謝後,桑妮雅推上一旁的雪風,和阪本離開醫務室。

“剛剛我說的話,桑妮雅你……”

“恩……我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點點頭,桑妮雅打斷了阪本。

“雪風還需要人照顧……現在可不是我可以放鬆的時候呢……”

攏了攏自己的發絲,桑妮雅現在的笑容讓阪本看到了些明娜的影子……是錯覺麽?

“總之……算了……你自己注意吧。”

揉了揉眼角,阪本決定不再提這事,如果桑妮雅繼續這幅鬼樣子就找人把她綁了打安定劑強行休息。

“說起來,阪本隊長……”

“什麽事?”

“我們……距離扶桑還有多久?”

“已經不遠了……如果沒意外的話,三天內吧……”

阪本話音剛落……防空警報就響徹整艘戰艦,桑妮雅一臉糾結的表情看著阪本……

“沒……意外呢……”

“咳咳……總之,把雪風送到房間,然後出擊準備!”

“是!!”

和桑妮雅分開的阪本徑直來到了機庫,而當值的戰機部隊第一波已經出動了。

“這裏是阪本,白小隊,報告情況!”

機庫的飛行隊指揮處,阪本看著參謀將現況一點點複原在黑板上,眉頭不由得緊緊皺起。

【這裏是白小隊隊長,發現敵機……方位α150、β70、γ800……是異形軍。】

“繼續監視方位,魔女馬上出動。”

阪本回頭,自己的機體已經準備就緒,而另外一邊的偵查信息後續也陸續到達。

【確認敵機型號……拉洛斯8機,拉洛斯改5機,可法拉斯1機,是衝著我們來的。】

“接戰許可,增援馬上出發……能堅持麽?”

【……我們盡量。】

“紅小隊、藍小隊跟著我上……黃小隊起飛保護母艦,偵察隊呢?”

“偵察隊沒有回應!!”

“嘖……”

拿起了機槍,確認背後的刀是否固定,阪本美緒乘著升降梯來到飛行甲板。

“阪本隊長!”

“桑妮雅你太慢了!!”

“抱歉……”

雖然速度比美緒慢了一些,但是桑妮雅也全副武裝,完成了出擊的準備。

“敵人隻是一些普通異形軍,需要注意的是那架可法拉斯暴擊機,那東西一下就可以把我們的母艦送到海底去。”

“交給我吧……”

桑妮雅緊了緊手中的火箭發射器……

“去海底的隻會是它……”

……

【白小隊……擊中……規避(轟——)……】

耳中的耳機裏傳來無線電的嘈雜聲音,眼前的場景逐漸清晰起來,船艙內回蕩著各種機炮以及粒子炮的尖嘯聲……不知道第幾次……再次醒過來。

“……不認識的天花板……”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連續的碰擊聲從上方傳來,雪風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腦袋勉強認出那是扶桑25毫米防空炮的聲音……

那麽,問題來了……

這是哪?這個不是很重要……

外麵在戰鬥……要參加麽?

“……桑妮雅……”

那是……誰……來著?

少女艱難的把自己從床上撐起來,戰火的聲音在艙內回蕩著……伴隨著少女那不怎麽清晰的記憶……攪作一團。

“我……又是什麽……來著?”

PS:新年好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