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人都是逼出來的

感覺這種東西,其實並不可靠。

蒙上一個人的眼睛,在他手腕處用冰擦一下,然後打開冷氣和水龍頭……這個人就會因為自己的‘感覺’而把自己活活嚇死。

但是,一個人如果失去‘感覺’,那麽那個世界又是什麽樣子……

雪風呆滯的聽著船身因為爆炸而扭曲的鋼鐵摩擦聲,雙眼虛無的看著窗外時不時劃過的紅色炮擊……

那是敵人的小口徑粒子炮,雪風認得那種攻擊,時不時的還有一團團的火球從天空墜入海中,那是被粒子炮點燃了燃油的零戰的終局。

‘……打的,真難看……’

可以升空作戰的魔女隻有兩名,而無論是近戰型的阪本還是攻堅型的桑妮雅對於成片的敵人隻能幹著急,何況她們還要去對付那架中型機克法拉斯,母艦挨上記下小口徑粒子炮沒什麽大礙,但是讓克法拉斯來一下的話,那麽桑妮雅和雪風真的就隻能在海底見麵了。

雪風拍了拍輪椅的扶手,自嘲的笑了笑:“結果……又是隻能看著麽……”

外部的轟鳴聲漸漸遠去,視線再次開始模糊,無論自己多麽堅持想要保持意誌,但是最終整個世界還是陷入一片混沌。

沒有船隻設備的爆炸聲 ,沒有無線電中撕心裂肺的求救聲,沒有鋼鐵擠壓扭曲的聲音……仿佛一切的一切都不再存在。

雪風就這麽漂浮在其中,精神確實是清醒的,雪風再三確認後,依舊如此認為。自己確實是清醒的,現在是1944年初,在失去意識前自己在天城號航母上,那艘航母……正在被攻擊……

是的,自己的精神很清醒,沒有困倦的表現,然而……這一片混沌的世界又是怎麽回事呢?

“必須……要做點什麽……”

白色的魔力開始在小小的船艙內聚集,如同寒氣四散蔓延開。

“製空圈,信息回饋,開始。”

混沌的世界重新開始明晰,不能用視覺就用其他的方法,雙腳無法移動就讓其他人來讓自己移動,在魔力視角中,船艙內損管人員已經注意到了這裏的魔力流動,距離人員抵達還有三分鍾。

自己的身體是什麽情況,在經過這麽長時間的適應後,為什麽自己會變成這樣,就算再笨,雪風也能猜個大概。

自己,失去了自己的【控製中樞】。

原本手背上的核心,不僅僅是阿斯特萊雅的AI載體,它更是自己控製這具身體異形化程度的控製器。失去了控製中樞的自己,異形化也會隨之失控,胸口的異形核心會將自己從人類變為異形,人類的大腦又要如何控製鋼鐵的異形之軀……

先是身體逐漸被侵蝕,間歇性的昏迷恐怕就是身體異形化程度的表現。

而現在已經完全無法感受到任何東西的自己,異形化想必也到達了一個相當的地步吧。

不過……身體不接受自己的命令,並不代表自己沒辦法讓身體動起來。

“……全力……全壞!”

第二波魔力爆發,雪風皮膚上浮現出肉眼可見的半透明魔力裝甲……

“稍微嚐試一下吧……魔力裝甲的細化操作……骨骼和肌肉無法行動的話……用外骨骼的模式也可以的吧……”

……

如同大當量爆彈在海麵爆炸一般,劇烈的魔力爆發甚至衝開了海水的阻隔,船員們驚異的發現,以往魔女們使用慎之又慎的魔力,居然會以獨立放出的模式向外快速傾瀉著,然而,注意到這些的不僅僅是人類……

異形軍們更是如同聞到蜜糖的螞蟻一樣全部改變了原本的攻擊目標,向天城號衝去……

【這裏是阪本!!母艦發生了什麽事!!異形軍全部向你們去了!!】

一個右翻滾回轉到一台拉洛斯改的上方,使用機槍將其打成篩子,神色慌張的看著行動完全變掉的異形軍。

“……這個魔力……是雪風……但是為什麽?”

背著火箭彈正在使用衝鋒槍攻擊的桑妮雅回頭看了看母艦,雖然心裏非常著急,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異形軍的那台大型機一直被有著相當裝甲和恢複力的拉洛斯改保護著,盲目射擊隻會消耗彈藥。

【桑妮雅!回去保護母艦!戰鬥機中隊上前,就算給我用撞得……也必須攔住那些拉洛斯!】

“阪本少校……我拒絕。”

【桑妮雅……】

“阪本少校想一個人對付包括一架中型暴擊機在內的4架拉洛斯改麽?這已經不止是無謀的程度了……”

【但是……】

“那些魔力中,可以聽到雪風的意誌,那並不是暴走……”

距離可法拉斯一公裏,桑妮雅取下了手中的飛拳發射器對準了向自己衝來的拉洛斯改……

“請相信雪風……”

微微眯起如同綠寶石一般的眼眸,桑妮雅將對麵的三機套入爆炸範圍,對空火箭九連射!!

前三發的火箭爆炸掀起的魔力暴風限製了拉洛斯改的躲避方向,而剩下的六發兩發直接命中,剩下的一架也被直接震碎了核心,沒有異形軍可以在桑妮雅的正麵攻擊中活下來,這次也是一樣。

然而在下方的第四架拉洛斯改卻好運的沒有被套入攻擊範圍,俯衝後爬升,向桑妮雅衝去……

僅僅衝鋒到一半,一道刀光將其連帶機身和核心全部一刀兩斷……阪本最終還是決定繼續對暴擊機的攻擊。

“真是的……這樣反而好像是我不知好歹了……不過戰鬥機中隊返航,對中型異形軍戰鬥機是幫不上什麽忙的,回去守護母艦!”

【收到!返回母艦護航……】

阪本將刀收入刀鞘,重新給機槍上好新的彈夾,看向還在為火箭反射器一枚枚裝填的桑妮雅。

“不過這樣的話我們很可能漏掉一些拉洛斯……就那麽讓它們攻擊母艦……沒問題麽?”

“安心,那可是雪風啊……沒準……”

桑妮雅笑了笑,那種魔力排列,自己怎麽可能會不熟悉。

【……這裏……是……Yuki……z……桑妮……得到麽……】

斷斷續續的魔力通信從無線電中傳出,仿佛有什麽東西在幹擾,通話質量非常差勁,不過聲音桑妮雅很熟悉,是雪風的聲音。

【……1……3……117……重複,炮擊……1……33、117開始炮擊……重複,坐標11、33、117即將開始魔力炮擊……】

聲音帶著明顯的機械感,純魔力共振發出的語音保證拚寫正確已經廢了雪風老大的力氣,不可能在這麽短的時間裏研究出如何正確表達自己的感情的。

而桑妮雅了笑了笑,繼續對阪本說到:

“……你看,沒準我們會輕鬆很多的。”

“這個坐標……這裏是阪本,呼叫母艦,誰來說明一下雪風上校的情況!!”

【這裏是天城號……上校她……】

“她到底怎麽了?”

就連艦橋的CIC都可以聽出阪本那有些氣急敗壞的心情,但是艦長已經決定的事可不是他一個小小的通訊員可以插嘴的。

而在天城號的甲板上,伴隨著大量的魔力霧,一個有著明顯立體結構的晶狀體體正在半空中緩緩成型,如同大型艦炮大小,被魔力護盾支撐著漂浮在航母的甲板之上。

“重複,坐標11、33、117即將開始魔力炮擊,桑妮雅,阪本以及航空戰隊注意躲避,重複……”

藍白色的魔力結晶開始散發出耀眼的光輝,而此時,毫無感情的倒數從無線電中傳來。而麵對如此劇烈的魔力波動,所有的異形軍甚至連打在自己身上的槍彈都不再理會,開始拚命的向天城衝來,此時……美緒之前製定的‘將異形盡可能遠的驅逐’這個戰略幫了雪風很大的忙,不然……雪風可能就得和異形軍玩一回CQC了……

“發——射——”

空氣爆燃引發的劇烈爆炸如同雷霆一般在天城號的船員耳旁轟鳴著,由魔力構成的純粹光和熱在半空中捅出了一片純白的通路……

隨著這一記炮擊將遠方的雲層捅出一個大洞順帶燒光一片積雨雲,天空中如同赤紅烙鐵一般的可法拉斯發出了慘痛的悲鳴。

外層硬化裝甲大麵積翹起,尾翼等細小構建全部被融化,亮紅色鐵水順著機體不斷滴落,如同血液一般,桑妮雅發現它並沒有被消滅後立刻發射火箭試圖消滅它,可是火箭卻在半空中就被餘留的高溫引爆。

“全體注意,不要使機體經過剛剛的炮擊路線,會被瞬間融化的!”

擁有魔眼的阪本先是在無線電中告誡了飛行隊,然後阻止了想繼續攻擊的桑妮雅。

“它已經死了……雪風的第二波攻擊……來了。”

天城號上,被餘熱波的甲板不斷的冒著因為高溫而升華的白煙,艦橋內的溫度甚至超過了三十九,更別說雪風炮擊下方的機庫……應該慶幸航空隊的升空機庫裏並沒有什麽東西麽……

亮白色的晶體變為淺藍,及其深沉的寒氣落入海中,小小的冰晶在海水中打著轉。

“第二波,發射——”

並沒有第一波那如同雷鳴的巨響,第二波魔力束以‘雪’魔力為彈藥,直接擊中了熾熱的可法拉斯……和雪風預想的一樣,瞬間凝結收縮的機體直接壓碎了那因高溫殘破不堪的核心,最後一架異形軍擊落確認。

放鬆對臨時魔光炮的控製,任由那些失控的魔力凝聚成冰塊砸在甲板上,雪風這是算是鬆了口氣。

雖然在製空圈的顯示中,用於控製魔力輸出的左臂受損嚴重,需要超過半個月的自然恢複,但是比起戰果這也不算什麽了。

無視了醫療班那喋喋不休的嘮叨,雪風依舊是那副不能行動的破娃娃一樣的姿態,但是見識了剛剛那狂暴魔力的醫療班又如何感對一名上校魔女做什麽強迫行為呢……隻能對雪風的左臂進行簡單的包紮止血後,上上固定夾板,然後去處理其他在這次戰鬥中受傷的飛行兵們……

而雪風,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精神一點,重啟了除去左臂外的魔力外骨骼控製……讓自己可以以一個比較正常的姿勢迎接桑妮雅和阪本的歸來。

而隨著一架架艦載機的回歸……最後,在充滿晚霞餘暉的傍晚,雪風終於等回了桑妮雅和阪本……

一從整備架上跳下來,本來有一肚子話要說的阪本,在看見左半身都綁著繃帶,臉頰貼著防止灼傷和凍傷加重的隔溫貼,連著肩膀和整個左臂的繃帶之下滲著點點鮮紅的雪風,阪本卻什麽話都說不出來。

“歡迎回來。”

身體僵硬的坐在輪椅上,嘴巴沒有動,眼睛也是虛無一片,僅僅控製魔力的震動模擬發音……阪本覺得眼睛好像進沙子了……為了大義而獻身的魔女阪本見過,因為戰鬥而傷殘的人阪本更是見過不少,但是做到這個地步的……雪風也是絕少數了。

而比起阪本,桑妮雅知道的更多……並不是雪風有著遠超常人的意誌,隻是她更加不把自己當回事而已。

當一個人連死亡也毫不畏懼,哪怕生不如死也麵色如常……那麽這個人,絕無敵手。而雪風,就屬於獻祭自己的一切,換來了這一次次的奇跡。

然而……雪風又有多少東西可以用來獻祭呢……

自己的結局什麽的,雪風早就知道了。

“恩,我回來了……”

輕輕摟住雪風,桑妮雅甚至不敢用力,自己懷裏的這個女孩真的是放出那種戰術魔法的強大魔女麽……簡直,就像幻覺一樣。

“回來了,以後也不會離開,所以……絕對……絕對不會再讓你做這種事了……你這個……笨蛋!”

愣了一下,雪風虛無的眼眸中流過一瞬間的流光,魔力的電子音再次出現在桑妮雅的耳旁……

“……恩,如果不需要的話,我絕對不會在做這樣的事了。”

“約好了?真的不會了?”

“恩,約好了……這次隻是試試而已,我也沒想到直接重現魔光炮會有這麽大的魔力回衝……”

控製魔力外骨骼僵硬的晃了晃完好的右手……

“在找到安全釋放魔光炮的方式前,不會再進行這種危險操作了……”

“……”

抬起頭,桑妮雅淚眼汪汪的盯著雪風看了許久,就連身體遲鈍到這種地步的雪風也不由得在臉頰出現一些紅暈……這樣主動的桑妮雅,對雪風的攻擊力實在太大了點。

“……我就再信你一次……”

將自己的眼淚在雪風的右肩上擦幹淨,桑妮雅接過了雪風輪椅的控製權,對阪本告別後,和雪風離開了甲板,剩下阪本一人看著魔光炮痕跡默默不語。

“如果是這種威力,那麽那種傷勢也說得過去了……不過,那以前雪風的戰術魔法又是怎麽回事?”

搖搖頭,阪本轉身向艦橋走去……後續報告還有向聯合艦隊申請護航一係列事都等著她去做呢。

PS:很久沒更新……年末家裏出了點事,然後上班了之後全是事……恩,大過年的家裏鬧暴力事件也不好說……隻能說晦氣……新年上班後又因為狗屁‘春季攻勢’忙成poi……

重新提筆又總覺得雪風在戰鬥描寫上缺點什麽……

世界線雖然重新嚐試了新寫法但是卻因為羞恥度太高直接報廢……

於是經過兩周新坑新寫法的嚐試……總算把雪風憋出一章……

恩,先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