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日漸扭曲的世界

如果說……有什麽能代表扶桑的春天的話,那麽一定就是櫻花了。這種起源自扶桑曾經宗主國的薔薇科屬植物在經過近千年的改良與變遷,最終在扶桑開出了無比豔麗的花朵。

橫須賀,在這個櫻花燦爛開放的日子迎來了歐洲前線戰場歸來的孩子們。

由扶桑本土防禦艦隊護航回歸的天城號,船身上慘不忍睹的數個大洞被用緊急修補用木材封上,鋼鐵的船身上有著數個土紅色木材補丁讓港口不遠處不明真相的小孩子們指指點點。很快,小孩子們的好奇心和耐心都到達極限,追跑到另一邊繼續著屬於他們自己的遊戲。

“這裏,就是扶桑……”

推著數個月一直不離手的輪椅,桑妮雅對著麵前的繁華世界默然無語。整潔平坦的街道,路邊絢爛隨風搖曳的櫻花,遠處的學校裏傳出整齊的學生朗讀聲,而在遠處的民用港,是那些未到上學年齡的小孩子們玩耍的地方。

“……每次,不管在戰場上發生什麽,隻要回來……看一下這裏的景象,就覺得我們的付出是值得的。”

海風吹起阪本的馬尾辮,陽光透過三月的淺雲潑灑在幾人身上,船上的士兵們開始下船,他們將擁有數個月的假期用來與自己的家人團聚,無論在戰場上≮,ww↙w.如何嚴肅的軍官們在這種時候也露出了和善的微笑,一個個的與自己手下的士兵們握手,告別……

“總覺得,相當不可思議……世界,居然還有這種地方麽?感覺,比起歐拉西亞和穆索斯都要來的溫暖……”

桑妮雅緊了緊扶住輪椅的雙手。

“當然啦,這裏畢竟是後方,各種防禦陣地都比前線要完善的多……無論是異形還是賈母都很少深入到人類的腹地呢。說起來,我記得桑妮雅你也去過利比裏昂的吧……那裏可是比扶桑還要後方的地區呢……整個國家都沒有與異形巢穴相連,隻有零星的異形特機會偶爾騷擾一下……要說的話那裏的狀況應該比扶桑更好呢。”

說道這裏,桑妮雅臉色忽然變的通紅……

“因為……轉時差,路上全部是睡過去的……軍校裏麵和前線氣氛很相似沒感覺什麽……出軍校又是直接坐的飛機……也是什麽都沒看到……”

“哈~?那你這和沒去有什麽區別?”

……

就在兩人說笑的時間,一陣風鈴一樣的輕響隨著微風傳入兩人的耳內……

“啊,看樣子來了。”

“……就是那個人?”

推著依舊半醒半睡的雪風來到船舷邊,桑妮雅看到了來接雪風的人。

那是一位巫女,如同兩年前赤城號上的那些人一樣的紅白色裝束……如果雪風醒著,她就會發現,這位來接自己的人,可不就是兩年前赤城號上一直呆在靈夢身後的那一個人麽……

有著黑色短發的巫女小姐快步走到了天城號上。

“第628屆博麗神社畢業生星白閑,請前輩們多多指教。”

突然的90度鞠躬……嚇的桑妮雅差點脫手,想說點什麽又不知道該怎麽說,最後憋紅臉的桑妮雅隻是點點頭示意。

“我是第501聯合飛行中隊的阪本美緒,遠道而來辛苦了。”

標準的海軍禮,同時阪本心裏有些鬱悶,優秀魔女的話海軍學院裏麵也有很多,怎麽雪風就去要了一名陸航的的士官呢……

恩,扶桑海陸不合由來已久,雖然和魔女沒什麽關係,但是阪本畢竟還是有點不爽的……那可是特殊戰啊……而且是雪風的特殊戰啊……全世界隻有十二個小隊的特殊戰啊……

“不……在前線的各位才是……這位?”

星白有些驚訝,自從兩年前和雪風分開後,她和神社的其他學員偶爾也會提起這位失蹤的編外巫女。

而從伏爾加格勒戰役開始,不死鳥雪風的大名更是讓星白重新回想起那個比自己還小黑發女孩……

但是,無論如何星白都沒有辦法將眼前這個身高和兩年前近乎沒有區別,在輪椅上掛著點滴背後的心跳儀還在滴滴作響,腦波近乎是一條直線的人和那個傳說的魔女聯係在一起。

“如你所見……雪風,現在就是這個樣子……四個月前那場大爆炸的傷勢,外加上以前各種傷勢的積累……外傷已經全部依靠魔法治療,但是……內傷依舊不是簡單的應急治療可以解決的……病例在船艙的儲物櫃裏,你看安排些人搬回去吧……”

阪本看著星白將前線醫療團隊的結論告訴她,因為各種內傷而退役的魔女非常多,阪本不希望雪風也淪落到那個下場。哪怕不能繼續飛行,至少,得讓她可以安心生活才對……這也算是阪本的一點私心吧……如果雪風的傷勢無法治愈,那麽再扶桑退役的雪風,意識恢複後哪怕隻是作為客座講師,也可以帶出一大批優秀魔女吧。

“恩……醫療資料我會讓神社的人去搬運,那麽我們先回神社如何?”

確認了雪風的狀況,星白提出了回神社的提議……自然不是回那個京都的神社本社……星白說的,是處於遠離橫須賀軍港的船越神社,那裏是星白現在的落腳點。

“那裏啊……是不是太遠了點……”

作為海軍軍官……阪本實在不想去神社那種陸軍院校……自己這身白色軍服實在是太顯眼了……

“這樣吧……我因為還有些其他事情要做,就暫且住橫須賀的軍官宿舍好了……到時候如果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可以直接打電話找我。”

沒有等星白回應,阪本直接離開,桑妮雅對扶桑的陸海紛爭雖然有所了解,但是並沒有想到矛盾已經大到可以讓阪本落荒而逃的地步……

星白倒是毫不奇怪阪本的反應,魔女與魔女之間不會有什麽沒法破解的矛盾,讓阪本落荒而逃的,估計還是那些陸軍的軍官們吧,哪怕是魔女,麵對上級的刁難也是很難對付的。

推著雪風,桑妮雅和星白走在開滿櫻花的港口大道上,桑妮雅忽然想起來一件事:

“星白……是麽……說起來,雪風的新隊員那個星白……是你麽?”

“是的,原本神主聽說雪風大人昏迷的狀態後,就提議讓我來作為雪風大人的副官照顧她的起居生活……隻是大家還在想如何給雪風大人提起這件事的時候,雪風大人直接說需要人手加入特殊戰……於是神主大人幹脆直接讓我完成了特殊戰的集訓,並且將我轉屬到雪風大人名下的小隊……”

“誒……副官啊……”

阪本離開之後,星白似乎也放開了一些,數個月前知道自己即將成為雪風的隊員,星白就調查了自己這位‘主人’的資料……桑妮雅對於雪風而言是什麽地位,星白心裏也一清二楚。

自然,對桑妮雅的態度也和對阪本的態度截然不同……

不過,也是有所隱瞞……神社所謂的‘副官’,並不是桑妮雅所了解的那個‘副官’……星白閑,是作為雪風的神伺巫女配屬的。

神社的監管人,是為‘神主’……監管神社內外事物。神主配屬神伺巫女一名,負責神主的生活起居,也有幫助其處理事務的職能。而神伺巫女,是會一直伴隨著神主……哪怕其結婚生子,哪怕遠遊病逝也不會分開,與其說是夥伴,更像是影子一般的存在。

博麗神社所有的,擁有繼承權的人,一旦擁有穿戴千早(ちはや)的權限(也就是畢業成為正式巫女的那一刻),就會擁有一名屬於自己的神伺……

現任神社擁有繼承權的兩名女孩,博麗靈夢與博麗雪風……雖然靈夢依舊沒有成為正式的博麗巫女,但是已經擁有了‘不死鳥’等眾多稱呼的雪風,自然不可能和靈夢一樣繼續頂著見習巫女的名號在世界亂晃。

哪怕是為了博麗神社在特殊戰的話語權,為雪風配屬神伺也僅僅是時機問題。而派遣星白閑的原因……

“我的固有技能,是被稱為‘意識鏈接’的輔助技能……哪怕對方處於深度睡眠甚至昏迷,隻要沒有死去,我的技能也有可能鏈接到對方的意識上……”

“這就是說!!”

“就是說,雪風大人可以不用繼續忍受半昏迷半清醒的煎熬了……”

星白說道這裏將右手放到胸口,以及其虔誠的方式對桑妮雅說道:

“雪風大人可以用我的眼、我的耳……必要的時候我的身體也可以交由雪風大人使用……不死鳥的神話,歐拉西亞衛國戰爭的英雄,不會繼續沉寂下去的。”

……

沉默,雖然很高興可以和雪風交談……但是聽到星白這麽說,桑妮雅總覺得有些心塞。

“……這樣,雪風可能不會高興的……”

“這是我被賦予的責任……如果能幫上雪風大人的忙……是我的光榮……”

沒有繼續這個話題……桑妮雅推著輪椅繼續走在這開滿櫻花的路上。而星白也開始向桑妮雅介紹這個港口城市。盡管,桑妮雅的注意力已然不在四周絢爛的景象上。

在上車前往神社前,桑妮雅環顧四周……依舊是和平的色彩,依舊是熱鬧的景象,但是……在桑妮雅的觀察下,卻發現了些許異常……

人們雖然工作熱火朝天,但是眼神中並不是對生活的熱愛,而是一種狂熱隻有在戰場上的敢死隊身上才會看見的……戰爭狂熱。

遠處學校的朗讀聲已然可以聽清,那是異形軍的入侵史。但是和桑妮雅學習時聽到的建設家園,保衛祖國的主題不同……扶桑的教師,宣揚的卻是仇恨……對異形軍的仇恨……以及哪怕死亡也要帶著一名異形軍的複仇理論……

桑妮雅忽然感覺有些毛骨悚然,這樣的國家,會誕生星白這樣思想的魔女就不讓人意外了……或者說,以及完成學業的她應該比那邊學校裏的學生們要正常很多……

在這樣教育下,扶桑魔女的戰鬥力可能比其他國家魔女高出三層甚至半倍……但是,這個國家,卻是扭曲的。

或者說,在異形軍的壓製下……人類早就開始扭曲起來了?

桑妮雅默默的撫摸著雪風的發絲默然無語,冥王計劃……雪風的誕生又何嚐不是扭曲的人類為了生存下去的產物……

甩甩頭,桑妮雅停止了這方麵的思考……默默抱緊雪風……哪怕窗外繁花似錦,也依舊改變不了這令人寒心的扭曲世界。

似乎隻有身前那小小的身體可以給自己些許溫暖一樣,桑妮雅抱著雪風,就這樣緩緩進入夢鄉……

ps:世界線那邊fate線結束,於是開始雪風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