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星白閑

魔法,是來自於神明的恩賜……

這是全世界人類所公認的真理。☆→

雖然和人類自己研發的科技的力量相比也隻是小小的光輝,然而,人們就依靠這小小的光一路走到了現在。

從最基本的附魔武器,到花費數代人研究總結而出的戰略魔法,再到近代簡單粗暴的魔導科技。

魔法的力量,已經滲透到了人們生活的方方麵麵……而魔導發動機的出現,讓魔法與科技的轉換成為可能。

魔女在此時,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種族,一個職業……同時,成為一種資源。

和身為前線的歐拉西亞與不列顛尼亞不同,四麵環海的扶桑有著先天的地理優勢,在卡爾斯蘭已經發布全民動員令,要求五歲以上魔女參加戰鬥的時候,扶桑國內的神社依舊卡著六歲才能進行魔女教育的基本準則。

拖這個準則的福,扶桑的魔女們大多在六歲才開始接觸魔力釋放技巧,而這一小小的差別讓扶桑的魔女們在12歲時擁有了比同時期前線魔女們更加穩定的魔力輸出。

而所謂‘扶桑魔女多精銳’的情況,也是和安定的大後方脫不開關係。

星白閑,博麗神社第628屆畢業生,扶桑首都飛行護衛隊隊員,博麗神社第86代神伺候補……

她則屬於精銳中的精銳。

“那麽,雪風就拜托你了。”

“了解,請安心……另外,路上小心。”

手上拿著一線魔女部隊才有的通用點五零機槍,米格68(扶桑改)夜戰型——‘隼’式飛行腳在啟動引擎後,發出了和桑妮雅印象中些許不同的引擎音。

這具從天城機庫中搶救出來的飛行腳在更換了相當數量扶桑配件後,讓桑妮雅感受到了和歐拉西亞完全不同的工業風格。

“啊啊,我會小心的,不過……這是你說的?還是雪風說的?”

閉上一隻眼睛,桑妮雅嘴角微微翹起,黑色的貓尾巴在裙擺下左右搖晃著,不管什麽時候從什麽渠道……隻要可以聽到來自雪風的言語,桑妮雅的心情都會不由自主的輕快起來。

“自然是雪風大人的吩咐……‘小心,天空的聲音並不正常’……雪風大人是如此表述的。”

身高比桑妮雅高上一些的星白有著扶桑特有的溫婉氣質,加上閉著眼睛在輪椅上小憩的雪風,更突出了星白身上所特有的……人·妻感?

“了解,那麽我出發了……”

引擎聲逐漸提高,全副武裝的桑妮雅輕盈的從地麵躍起,開始了她在扶桑的適應性訓練。

“真是漂亮的起飛……我開始明白雪風大人您為何對她如此癡迷的理由了……”

【你在胡思亂想什麽呢?說好的大和撫子的禮儀呢?】

“啊啦~作為您的神伺,我必須將我的全貌展示在您麵前才行呢……您得明白,那個好像帶著麵具的人是我,現在這個有些不著調的人也是我呢~”

星白很開心地笑了出來,而她腦海中則回蕩著雪風的歎息以及那無窮無盡的吐槽……比如‘這孩子之前不是挺正常的麽?’如此這般的東西。

推著手中的輪椅,星白帶著雪風離開了塵土飛揚的跑道。春風在帶來了飛舞的櫻花的同時也帶來了土路跑道的浮塵。

這個二級機場都不算的地方,連一個水泥飛行跑道都找不到……也隻有魔女可以毫不在意地在這種場地進行起降了,哪怕是扶桑最輕巧的零式戰鬥機也會被顛的灰頭土臉的吧……

【星白……】

“在。”

【今天……也是要進行那個……的吧……】

看著麵前仿佛睡著一樣的雪風,星白從雪風的聲音中感受到了濃厚的不安……雖然,自己並沒有通過雪風的共感性察覺出什麽異常。

“是的,要讓您重新恢複對身體的控製權,那麽對於腦部的信號的微調就勢在必行……”

推著輪椅走出這個小小的土路機場,星白不明白雪風的恐懼從何而來。

【……總之……很不安……】

輕輕的歎息聲再次在星白的腦海中響起,沒有一絲傳說中魔女的氣勢……不過,也正是如此,才讓星白明白,自己……在她身邊的意義。

身穿巫女服的短發女孩走到輪椅前蹲下,扶起雪風的左手,讓自己的額頭和雪風的手背緊貼在一起。淡粉色,如同櫻花一般的魔力光輝順著雪風的左手融入,雪風通過星白的視角,看到了‘自己’……

“我會和您在一起,所以……”

雪風看著視線中似乎愈加瘦小的自己,閉上眼睛同意星白繼續……

繼續,那撕心裂肺的回憶……

……

星白,是怎樣看待自己的呢?雪風對此相當好奇。

到底,她在自己的腦海中看到了什麽,會讓一個在三天前對自己恭恭敬敬的女孩變成如此跳脫的模樣。

是和自己看到的一樣麽?

這重複了無數次的,各種各樣的死亡?

自己……沒有過去……

從擁有記憶,站在那個卡爾斯蘭複仇軍營地時起。自己的每一步都沾滿了血跡……

如果說娜塔莎的死讓自己明白了自己所在世界的真實……那麽115分隊的解散何嚐不是讓自己明白了孤身一人的無力感。

在自己記憶中有那麽一段話……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不利情況,都是當事人能力不足所造成的……’

雖然嘴上說著不關自己的事,但是自己還能更強的話……

如果是現在的自己,哪怕再遇見所羅門要塞,也可以將它轟成稀巴爛。如果那時的自己有現在的自己這麽強的話……115分隊……妮可就不會來勞什子特殊戰,而是可以繼續呆在歐拉西亞西部,也不會有什麽伏爾加格勒保衛戰……

更不會有那將近兩百萬人的傷亡……

‘因為自己不夠強罷了。’

這是當時的理由……哪怕放在現在,也不覺得有什麽問題。

自己也好……人類也好,和異形軍與jam相比弱的簡直沒有可比性。

血肉之軀要如何與鋼鐵對碰……還處在二戰時期的魔導科技要如何與掌握了核能的jam對抗……不管怎麽看,人類都沒有任何的未來可言。

然而……如果自己再強一些的話……

……

湧入星白腦海中的……就是這麽樣的東西……

對於過去的迷茫,對於死亡的懊悔,對於未來的絕望。

如同黑白照片一樣,雪風的世界就是這樣。灰黑和慘白是記憶的主基調,戰場上的戰鬥和實驗室的改造生活是占據了大部分記憶畫麵的日常。

最習慣的動作是拔刀螺旋斬和扣動扳機。

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任務完成,rtb……’

最多的表情是沒有表情。

……這讓星白覺得非常不舒服……

無論作為士兵還是作為一個部隊的長官,雪風都毫無問題。

然而,唯獨作為一個‘人’是不合格的……星白覺得,一個人百分之八十的生活都處於麵無表情的狀態,不管怎麽看,都不是屬於一個‘人類’的範疇。

星白想看到雪風的笑容。

了解的越多,星白就越想看……雪風發自內心的笑容。

但是,雪風隻有在那兩個人麵前才會露出笑容,不過這不是問題……星白有自信,將自己變成可以讓雪風笑出來的第三人。

自己,可是雪風的神伺呢~

……

櫻粉色的魔力光在陽光下閃耀著。

輪椅上的雪風時不時不自覺的抖動一下……哪怕已經無比熟悉,但是噩夢畢竟是噩夢,害怕的東西不管過去多久依舊會感到害怕。

不過她感覺的到……自己左手那有些陌生,但是很溫暖的觸感。

哪怕身體已經無法感知溫度,雪風也可以從那個觸感中察覺那如同春風一般的情感,單純的期望,默默的被守護的感覺……

一直守望著其他人的自己也會有這樣的待遇麽?

真是……

不錯的感覺。

ps:這章文青病中二病瓊瑤病不拖時間會死病全發……原本準備的劇情完全沒寫出來……變成了類似星白獨白的東西……好吧,我明天再寫一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