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試問,你就是我的Master麽…

簽個使魔契約……到底有多麻煩?

別人我不知道,但是雪風這個契約是有夠麻煩的。我們來看幾個事件……

事件1:

“那個……我們現在要去哪裏?”

雪風被4名巫女領著一直呈一條直線走著,如果沒記錯的話,她上船的時候是上的第二層艙室,這應該是居住區啊。

“我們的任務是帶你去見現人神大人,之後的決定將由她來決定。”

【那你們也不用這樣一言不發的吧,一個個還板著個臉,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搶了你們錢呢……】

……

事件2:

“您就是雪風大人?”

“是……是的!”

“請不要這麽緊張,我是博麗神社現任當主,現在隻要我們確認你有相應的魔力就可以帶您去見五更大人了,靈夢。”

“是,母親大人……”

穿著比之前帶路的巫女們華麗上2個檔次的巫女服的孩子從後麵走到前台,不知道為什麽,雪風總覺得空氣中的殺氣好像更嚴重了,畢竟被那麽死盯著……

“請把手交給我……”

【真的沒問題?為什麽看著我的時候要帶著那麽厚的殺氣!】

戰戰兢兢的將手交給那個叫靈夢的孩子,隨後靈夢身上就漸漸的漂起了藍色的光點,雪風感到自己的魔力也被不受控製的調動起來,藍色的魔力流從雪風身上浮現出來,卻沒有之前暴動的跡象。

藍色的魔力順著空氣流動緩慢飄動著,不同於靈夢帶有夢幻感的光點,雪風的魔力就像是輕煙一樣,飄動著,直到消失成為細小的魔力碎片飄散。

“……夠了哦,雪風你的魔力很強我們已經確認了,不過在見五更大人前還有件事得做。”

“還有?”

“五更大人很愛幹淨,您得先去洗個澡才行,否則五更大人是不會來見您的。”

“唔……”

在那四名巫女的帶領下,雪風向著另外一個艙室走著……

……

“靈夢,你剛剛的做法……”

“……我錯了,母親大人。”

“真是的……曆代靈夢都沒有你這麽爭強好勝的……”

“我隻是……不甘心罷了……”

“好吧,那麽你現在對雪風怎麽看?”

“人如其名呢……和博麗家的‘幻’屬性魔力不同,雪風的魔力性質是純粹的‘風’和‘雪’……不知道這樣的屬性和五更大人契約後會得到什麽樣的固有魔法呢……我還蠻期待的。”

“你也把心放寬點吧,畢竟隻要和五更大人契約後,雪風也算是博麗神社的一員了……”

“我明白的。”

……

事件3:

……

“總之!不用幫忙!我可以一個人洗的!”

“但是……”

“欸……你們要幹嘛!別過來!等等……”

……

以下略……

……

總之……雪風經過了那麽多道手續後還被迫換掉了一套衣服後,她終於來到了這個供奉著那個叫做‘五更’的房間……

【於是,終於到這一步了。】

深呼吸,雪風將門推開,進到這個和其他艙室沒什麽區別的房間。

於是……在哪呢?那名‘五更’大人……

房間內很昏暗,隻有舷窗外的夕陽提供了一點光源。

“貌似……也沒有說要怎麽做欸……要退出去問問再來麽……”

雖然嘴上是這麽說,但是雪風總有種出去了就進不來了的預感,所以還是沒有動。

‘真是的……沒見過你這麽呆的,現在博麗家的孩子連怎麽見通靈使都不知道了麽?’

“唔咿!”

嚇了一跳的雪風向後退了兩步,然後一個沒站穩直接坐到了地上。

“哪裏?是……五更……大人麽?”

‘我就在你麵前,不要光用眼睛看,用靈視啊靈視,真是的……現在的魔女越來越不像樣了,連基本的技能都不會了麽。’

“那個……我並不是……”

‘看出來了……魔力雖然強大但是都混亂的縮成一團,控製力幾乎為零……而且,你不是博麗家的人呢。居然把你丟來,你不知道我是博麗家的專屬使魔麽?和我簽訂契約就基本等於在你身上打上博麗家的標簽哦,你可想好了。’

……

就那麽癱坐在地上,雪風思考著剛剛五更說的話。對於博麗神社雪風算是一無所知,就這麽被打上標簽後對自己有影響麽?

‘啊,順帶一提,你的魔力已經強到一個境界了,能為你提供那種程度控製力的使魔基本就隻有我這種級別的了。比如鎮壓鬼童子的童子安康切和村正的刀靈也適合你,然後就是大天狗和雪女這種等級的親人妖怪也可以成為你的使魔……不過,現在你已經找不到她們了就是。’

“為什麽,和我說這些呢……”

那略帶飄渺的聲線停頓了一下,像是在思考什麽。

‘因為你的潛力吧……你的素質如果簽訂了很普通的使魔那就太可惜了,現在這個世界到處都很危險,不止是你們人類,就算是世界邊緣也相當混亂。因為那些莫名其妙的異形們在世界上亂開洞的原因,我們通靈使們也很幸苦呢。你的力量,配合強大的通靈使的話對付那些順著洞爬來的家夥們就輕鬆多了。’

“我……不知道……”

‘看得出來,你很疑惑,很不安……但是就算這樣你也不能停下腳步,因為世界在前進……被世界背負著的你就算自己停下,也隻是將即將到來的未來延遲了那麽一點點而已。’

……

看著自己的手,雪風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那樣的力量,雖然自己身邊的人們都說自己擁有巨大的力量,但是雪風自己是真的一點底都沒有。

身邊的人們越這麽說,雪風就越加的不安,在遲疑?還是在害怕?

雪風不知道,她不想自己就那麽被丟到風口浪尖上去,那麽她想要什麽?

在這個世界,雪風甚至可以說出‘隻要艾拉和桑妮亞沒事,就算世界毀滅也沒什麽……’這種完全沒腦子的話來。

但是這也反映了一件事,雪風除去艾拉和桑妮亞以外,對於其他人毫無感情可言。無論是受傷也好,陣亡也好,隻要不是艾拉和桑妮亞,雪風聽到後不會有任何感覺。在這個世界艾拉和桑妮亞就是她的全部……

因為……在這個世界,這個戰火紛飛的世界……隻有艾拉和桑妮亞拉住了她的手……

那麽自己要做什麽?

在自己怎麽樣都無所謂的這個大前提下,雪風需要保證艾拉和桑妮亞的幸福需要什麽?

【打倒異形軍……】

而讓艾拉和桑妮亞幸福的前提是什麽?

【歐拉西亞和穆索斯的解放……找到艾拉和桑妮亞的家人……】

要怎麽樣做到這些?

【力量……情報……】

最後……自己……想要什麽?

【……天空】

……

“五更大人……”

‘嗯?’

“請和我簽訂契約……”

‘你想好了麽?我隻知道和博麗搭上關係的都沒有什麽好下場哦。’

“沒有關係,我現在,沒有時間去慢慢找完全適合我的使魔了……我,還有很多事要去做。”

‘看來你已經想好了啊,是有什麽願望嗎?’

“是的。”

沒有任何遲疑,雪風現在有著明確的目的,雖然說出來會讓所有人都膛目結舌就是了,要將把整個統合軍打的全麵撤退的異形軍趕出歐拉西亞和穆索斯,這是何等的沒有自知之明,但是好歹這也算個明確的目標吧。

但是如果說近期的話……

“我……想飛,和朋友們……在那片沒有戰火的天空下!”

‘嗯,我明白了。於是,這回就是正規的問話了哦。’

從地上站起來,雪風保持著立正的姿勢,但是她依舊看不見五更,所以幹脆閉上了眼睛。

‘那麽吾在此試問……無論前途如何艱難,無論未來如何灰暗,你都會將那份力量用於理想,忠於魔女的本分,並不會與世界為敵麽?’

“我如此確信著。”

‘那麽,契約成立……’

亮藍色的扶桑式魔法陣忽然亮起,而雪風也長出了魔女特有的獸耳和尾巴,靈活的抖動一下,本體為黑色但是尖端是純白的貓耳朵靈活的轉動著,巫女服下擺的貓尾巴也鑽出來,同樣,尖端的毛色是代表了‘雪’屬性的白色。

“啊勒勒,因為自身屬性而改變了使魔特征顏色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呢。”

“五更大人!”

雪風猛的抬頭看過去,那是一位和雪風差不多高的少女。穿著著黑色為底色的哥特裙子外套,裏麵穿著的則是同樣風格的白色連衣裙,頭上和裙子下麵則是如同地獄般漆黑的貓耳朵和尾巴。

左眼角下的淚痣則給這個看上去不大的少女一種豔麗而嫵媚的感覺。

“五更琉璃,叫我琉璃就行,雖然我是你的使魔,但是恐怕我沒有辦法長時間和你在一起,我還有我的任務。”

活動了一下手腕,琉璃以相當懷念的表情說著:“我是負責地獄邊界的引路人,除此以外還是那裏的看守者。如果我是普通的通靈使的話那麽陪在你身邊也未嚐不可,可惜我有我的任務呢。而且與你契約本來也是為了那個任務的原因……”

雪風搖搖頭,她可以感受到由琉璃身上傳來的力量,全身的魔力在遇見那裏力量的時候仿佛是受到了震懾一般,變得容易控製起來。

而且……

“我們的契約已經完成,你現在已經可以使用‘夜間視覺’‘廣域聽力’‘氣息隱藏’三項由我帶來的基本能力。”

“不是說隻有一項麽?”

“你這又是聽誰胡說的,每個魔女都會從她的使魔那裏得到幾項基本能力,如果是貓類的話就多是夜視或者聽力,犬類則多是力量或者體質,鳥類則多是視覺類和體感類的能力。然後你會有一項的是,你自己的魔力屬性和使魔的魔力相交後得到的固有魔法。”

“固有魔法……”

“這個就得你自己去慢慢發掘了,順帶說一下,我的屬性是光暗雙屬性,你則是雪和風的雙屬性……會有什麽固有魔法呢?真是讓人期待呢。”

“你……要走了麽?”

“看來你也夠敏感……沒錯,現在是黃昏,不錯的出發時間呢。”

“一路小心,工作也請注意安全。”

“在地獄我好歹也算是一個有名有姓的人物,這樣吧,以後如果你掉地獄來了的話,我會幫你省去渡河的功夫哦。”

“嗬嗬,那還是敬謝不敏了。”

“那麽我走了,你記得和博麗家的打招呼哦……”

“是。”

……

從房間內出來,卻看見靈夢一個人在門口等著。

“我……算了,以後有可能的話,請務必來神社一趟。”

“啊……哦。”

看著雪風看了幾秒,靈夢從身後拿出了一把扶桑式的短刀。

“現在,這是你的了。”

雪風小心的接過短刀,這是刀柄連同刀鞘都是漆黑,但是刀身確實雪亮的……匕首。

“這是五更大人的憑借信物,原本……直到剛才,它都是屬於我的。”

“欸?”

“雖然無法接受,但是你確實是有資格和五更大人契約的存在,這次我認輸……”

“……”

【別!你還想來下次麽!】

“最後……歡迎加入博麗神社,我親愛的雪風姐姐大人……”

【你別這樣……我的妹妹絕不會這麽嚇人……】

雪風現在已經快哭出來了……

……

拿著靈夢塞給自己的匕首,回到了齊柏林號上,發現魔女隊所有人都在甲板上了。

“恭喜哦~”

“恭喜你。”

“小雪可喜可賀哦~”

“雪風醬……祝賀……”

……

“嗯……謝謝大家。”

所有人都看到了之前覆蓋了兩艘航母規模的巨大魔法陣,而之後的魔力爆發還有現在雪風的貓耳和尾巴,契約一定是成功了,一名新魔女的誕生,人類的希望又多了一分。

“於是,晚上大家去食堂申請宴會吧~”

“哦哦~好主意呢!”

“去吧去吧~大家一起去吧~”

“雪風,一起去……”

看著拉著自己的桑妮亞,雪風高興的點點頭,大家都這麽高興的話,那麽就去吧~

“嘿嘿~雪風和桑妮亞一樣是黑貓呢~”

“欸,艾拉你怎麽知道的?”

“雪風醬,沒發現麽?”

“發現什麽?”

說著,桑妮亞指了指雪風頭頂,然後雪風忽然感覺到自己頭頂的耳朵忽然被什麽咬住了!

“嗚啊!!艾拉不要咬我的耳朵!啊,不對!為什麽明明沒有用魔力耳朵還在啊!桑妮亞也住手……不要捏尾巴啊!很敏感的!”

“好軟……”

“雪風不知道呢~魔女在剛剛契約後的魔力爆發狀態一周,耳朵和尾巴都是沒法隱藏的哦~”(舔啊舔……)

“唔咿—!—!”

整個甲板都能聽見雪風……啊,現在應該叫博麗雪風了。整個甲板都能聽見她的哀嚎……不過就連赤誠航母上的魔女們也都津津有味的看著雪風和艾拉、桑妮亞的互動。能預見的是,接下來一周雪風都不會好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