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我的名字……

“……陌生的天花板。”

“喲~看樣子還算清醒,不過你一起來隻看見天花板卻沒看見我,我好傷心的吖~”

視線下移,映入眼簾的是藍色的光幕,還有一位……護士?

“咳!”

“啊啦,不要亂動,你的整個左半片肺葉都被打穿了哦,就算是治療魔法也得慢慢來的……”

隨著護士的話語落下,藍色的光幕範圍和亮度都提升了一個檔次。

【唔……好癢,這種感覺……真難受。】

“……魔……魔法?”

額……是我聽錯了還是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嗯哼~別看我這樣,好歹我也是魔女來著~”

魔女……

貌似,在剛剛突破那雲層的時候,聽到了好多次這個詞啊。

“治療完成~沒問題,那麽我先去別處了~還有不少傷員呢。”

“……啊……再見”

那個是……貓耳朵?尾巴?不過……不穿長褲沒問題麽,或者說,隻穿外套和內褲就出門,沒問題麽……

看著遠處的身影,少女感到很疑惑,雖然來到這裏都是莫名其妙的。

【魔女?不是人類麽?人類會有貓耳朵麽……不過,好可愛。】

稍微動了動,沒有之前的刺痛感了,不過……那種非常奇怪的不協調的感覺依然在……

將自己從床上撐起來。

【這床也夠硬的,哪裏的鋼板床啊……】

話說,這床也有夠大的……

“啊!您還不能起來!”

還沒等自己坐起來,遠處一個穿著墨綠色軍裝帶著紅十字袖標的衛生兵將她放回到床上……

“您傷的很重,請不要亂動好麽。”

“那個……我覺得我已經可以動了……”

“別開玩笑了,整個左肺葉被打穿,內部大出血,而且有並發性的心髒功能衰竭,就算您是魔女也不帶這麽折騰自己的……”

“欸?那啥……魔女?剛剛我接受了魔女的治療來著?欸……真的不疼了已經……”

“啊?治愈魔法啊……好吧,不過……請再讓醫生檢查一下吧……”

從床上小心的爬下來,話說這個地方的人都長的這麽高麽?床也好桌子也好,而且,我這裏居然還是單間?

剛剛還說我是魔女什麽的……上帝啊佛祖啊真主安拉啊吾主叮當啊誰都好……誰來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掀開帳篷的蓋簾……被外麵的冷風吹了一個透心涼,接過了一旁的醫務兵遞過來的大衣披上,卻看見了令人眼熟的標誌。

【日本軍標誌?不過剛剛見到的那個魔女也好這個醫務兵也好都是白種人啊,這裏到底是哪?】

翻看著大衣胸前與自己世界無比相像的太陽旗……不過這裏是月亮旗麽?無法吐槽啊這……

“這是這個月從扶桑皇國剛剛送來的補給,不然大家都得挨凍了……”

【忍耐啊……現在什麽情況都不清楚,要忍耐……】

“而且也多虧了扶桑派來了新的魔女,不然光靠利特維亞克(Litvyak)長官和尤蒂萊南(Juutilainen)長官也許真的扛不下來呢……”

【不過之前的交流一直是德語啊……扶桑……日本?現在是二戰?不不不……這不是我那個世界,不能同等帶入的……】

“距離正式的撤離時間還有好幾個小時……如果您的檢查結果沒問題,您如果能參與撤退掩護的話那就幫大忙了……”

【我還什麽都不知道你就準備把我往前線丟?!】

“那個……如果可以的話……扶桑……是怎麽回事?”

【不行了……沒法忍了……】

“欸?”

“還有啊……魔女……又是啥?現在什麽時候?這裏是哪?”

“……您……失憶了麽?”

==============少女檢查了胸部,但是什麽都沒有發現XD=============

“嗯……心肺供氧不足而造成的腦部損傷從而導致的失憶麽……這樣吧,卡爾你去把卡即波夫少校請來一下。”

之前那名醫務兵點頭然後出了房間。

“那麽……我們繼續,第一個問題,你知道這裏是哪麽……”

“……戰場吧。”

醫生手停了下……然後在紙上寫了些什麽……

“現在是什麽時候呢?”

“……下午一點左右?”

看著不斷撓頭的少女,醫生無奈的扶了扶眼鏡。

“我問的是……你知道現在的年代時間麽?”

搖頭搖頭……

“你所屬的部隊呢……”

愣住……搖頭搖頭……

“那麽……你的名字呢?”

……

名字……一個或幾個字,跟姓結合在一起,用來代表一個人,區別於別的人……

名字……一個或幾個字,用來代表一種事物,區別於別種事物……

“名字……我的名字……”

少女先是小聲的碎碎念,然後開始用手不斷的搓衣角,最後等頭抬起來看著醫生的時候,目光裏已然沒有之前的茫然……

少女,被絕望和焦急充斥著。

“別著急……現在你很安全……不要著急,慢慢想……你叫什麽?”

“我……我叫……我的名字……”

……

“愛德華醫生,那孩子怎麽樣?能出擊麽?”

正步走進帳篷內的是一個有著微卷發質的女孩,表情嚴肅而且身上還有著硝煙的味道,軍綠色的軍裝上的紅色五星領章被擦拭的一塵不染……

她是這個臨時營地的魔女隊隊長……娜塔莎·卡即波夫少校。

嗯……這位好歹有穿著黑色的保暖褲襪……不是隻穿著小褲褲就出來了……

話說現在不是糾結小褲褲的時候吧……

“我的名字……”

說起來……自開始到現在……貌似就沒提過她的名字吧……

真是悲哀呢……

……

【悲哀你個頭啊……話說我到底是誰?冷靜……好好想想……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人,識別番號J100233。今早……不,也許是昨天,進行的例行巡航,然後進入的黑色雲層,之後時間經曆不明。我今年應該25歲,身高168CM體重45KG三圍79.55.78……欸,不對現在要想的是名字來著吧……名字……名字……】

“我……的名字……我,是誰?”

……

娜塔莎和愛德華醫生看了下不斷撓頭的少女,走出了治療室,來到偏房。

“那麽,她是真的失憶了?”

雙手插在口袋裏,娜塔莎靠在桌子上,有些無奈的問到……

“她的情況很特殊……根據卡爾的說法,他們是看見一架從沒見過的戰機忽然出現,然後以相當快的速度衝到了異形軍的陣地中,在被一個多足戰車的光束炮擊中後解體。解體前那架戰機以魔女的機動力拉升,然後機師被彈了出來,那個彈射機製看著和火箭發射器非常相像。接著,在距離那架不知名戰機5公裏的地方,找到了這個女孩,當時她穿著大了很多的不知名材料的衣服和其他裝備,那些東西我已經拜托上一班撤退航班交到了梅塞沙爾夫設計院去了……”

愛德華一邊揉著眼角一邊拿起了一邊的燒杯喝了口水……

“吼~~你速度也真快呢……嘛,不知名的戰機,不知名材料的裝備,和裝備相比小了很多號的駕駛員……嗬……”

娜塔莎聽著這消息也無奈的揉了揉鬢角……這裏的營地是卡爾斯蘭(Karlsland)的主場,那些裝備沒有拿到就沒拿到吧。不過,這個機師……娜塔莎稍微對她有點興趣了。

“而且,根據我的檢查……這孩子有成為魔女的天賦……”

一邊說,愛德華一邊拿出了一個紅色的臂章……

“這個……是從那個裝備上拆下來的,這個應該是漢字沒錯了……”

“你的意思是……這個孩子是扶桑的?不太可能把,要知道扶桑的神社可是到處都是,如果這個孩子有魔女的天賦的話,會被區區多足戰車打成那德行?”

愛德華沒有接話,扶桑皇國是除去羅馬涅公國以外魔女教育最好的國家,對於有魔女資質孩子的補助扶桑是最多的,一個合格的魔女,理論上可以空手幹翻10架多足戰車……

“娜塔莎……你還記得,北洋艦隊麽……”

“北洋……艦隊……你是說……中華民國麽……”

“沒錯,異形軍入侵前的那個超級大國,我記得,當時扶桑還是公國來著,現在扶桑成為皇國也是因為接手了中華民國的人民的原因。”

順了下頭發,娜塔莎開始不耐煩起來:“你叫我來是準備給我上曆史課麽?愛德華·亞曆山大上校……我現在沒有功夫管30年前那個國家怎麽了,我隻知道現在那個國家已經完蛋了,被異形軍吃的隻剩下荒漠了!而且這裏也快了!帝製卡爾斯蘭也快了!”

看著忽然激動起來的娜塔莎,愛德華無奈的摘下眼鏡,摸了摸娜塔莎的頭,讓她安靜下來……

“我知道……但是現在的戰況你也清楚,隻有魔女可以給異形以強力傷害,普通部隊要阻止異形軍的前進簡直難如登天。現在……柏林戰況已經無法挽回,但是上麵那些家夥不是已經做出回應了麽……”

“你是說聯合軍統合戰鬥航空團?”

“是的……以魔女為主的部隊成立隻是時間問題了,隻是……魔女數量依舊是最大問題……”

娜塔莎無力的低下頭,每年都有無數擁有魔力資質的孩子出現,但是大多隻是擁有小把戲的程度,連陸戰型【STRIKEUNIT】都無法驅動,更別說成為機械航空兵了,航空戰用的STRIKEUNIT的要求更是高的嚇人……

所以人類被壓著打到現在也算是能抗了……

“好吧,回歸正題……那個孩子你打算怎麽辦?”

“每一個魔女都是重要的戰略資源,將她送去羅馬涅或者扶桑……”

“我明白了。”

而這時……警報聲忽然響起……

異形軍,來襲……

(主角:欸,那我的名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