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元首的一己之言

旗艦俾斯麥戰列艦,雖然和齊柏林航母相比這裏沒有寬廣的會議室,沒有全麵指揮板塊甚至連足夠搬入整個參謀部的空間都沒有,更別提那些各種各樣零零碎碎的不方便了……但是這艘不久前下水的新式戰列艦依舊被選為了整個艦隊的旗艦。

而原因則是卡爾斯蘭的海軍長官們覺得戰列艦才是戰鬥的中心罷了,魔女能起到的作用再大,在以數百萬為單位的戰爭中起到的作用實在是有些不起眼,當然這和魔女很少直接陣亡也有關,那些陣亡士兵的撫恤費才是正真的存在感。

異形不會入水是眾所周知的弱點,那麽針對這一弱點,海麵的移動要塞——戰列艦在各國海軍的地位到現在甚至成為了正麵戰場的象征。在很多沒有陸戰魔女支援的陸軍部隊裏甚至有【哪裏有戰列艦,哪裏才是正麵戰場】的想法,而事實也很讓人無奈,從多足戰車等級的異形軍開始,就很難被普通軍隊消滅了。

而很多部隊甚至有沒有戰列艦炮火支援就不攻擊的現象,戰列艦的地位也一天天的被提升中……

在這個用鋼鐵組成的要塞中,並不是怎麽寬敞的艙室裏一群高級軍官們正在向一個坐在寫字台前有著閃亮金發戴著眼鏡的少女小心翼翼的做著匯報。

“你的意思是利比裏昂那精貴的太平洋艦隊在路上被堵住了?!”

“雖然很粗俗但是您的理解確實沒錯,那號稱世界第一的艦隊確實發來了求援信息。”

“世界第一?世界第一貴吧……信裏麵說什麽了?”

“他們受到了無可名狀的攻擊,有2艘高速巡洋艦被直接擊沉了,但是他們連敵人長什麽樣都不知道。但是如果他們敗退,那麽白令海峽就等於直接送給了異形軍,那麽別說是歐拉西亞的東方抵抗了,戰火甚至會燒到人類唯一的一片落腳地上。”

有著黑長直發型的參謀官毫不留情的批判著從未見麵的太平洋艦隊,對於那支耗費了聯合軍大量預算的艦隊她一點好感都沒有,如果不是為了支持建造這麽一支前所未有的大型艦隊卡爾斯蘭也不會被異形軍打到連首都都被迫放棄。

“沒關係,隻要扶桑的二期艦隊發動攻擊,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的元首,扶桑那裏……”

看著比自己還小兩歲的少女揉著額頭的樣子,雖然知道結果……但是提醒她是自己的工作和責任。

“扶桑的二期艦隊沒有按期完成,不管是合格的水兵還是戰艦都沒有到位。扶桑不會發動攻擊……”

金發女孩手中轉動的鉛筆停了下來,閉上那雙漂亮的藍色眼睛,顫抖的將用膠布粘著的紅鏡框眼睛取下。黑長直禦姐知道,少女很生氣,這是準備要罵人了。

“凱爾特、約德爾叔叔、克萊勃斯伯伯和布格道夫叔叔留下來……”

蕾蒂亞·阿道夫·奧古斯都·腓特烈輕輕歎口氣,盡量以溫和的語氣說著,除去那名黑長直禦姐和幾名主要家臣留下,其他人都離開了這個小小的、沒有任何戰略地圖外裝飾的房間。

“那個是命令!是卡爾斯蘭區統合軍最高統帥蕾蒂亞·阿道夫·奧古斯都·腓特烈的命令!要是辦不到支援何必接下這個命令呢!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嗎?!他們都在欺騙我嗎?甚至連帝也一樣!這些不忠不義的懦夫!”

凱爾特這是第一次見到少女這麽氣急敗壞的樣子,第一次見到完全放下了身份教條負擔和麵具的蕾蒂亞。少女16歲接手這個開始走下坡路的帝國時多少人等著看她的笑話,那時就連統合軍都沒有成立,頂著壓力東拚西湊的開發出了陸戰型戰鬥腳,將那些因為各種原因沒法使用飛行腳的魔女們訓練起來去對抗那些可怕的異形軍……6年,蕾蒂亞帶領著卡爾斯蘭依靠獨自與異形軍戰鬥了6年,無論是帝國還是公國還是合眾國都對她另眼相看了。而蕾蒂亞口中的帝指的是扶桑的領導人……或者至少是名義上的領導人,在學校時她們還是相當不錯的好友,但是蕾蒂亞實在想不到為什麽帝會放棄卡爾斯蘭,她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好友沒來支援她的事實。

現在她作為一個帝王,她甚至丟失了最後的一塊領土,如果父親還在的話最起碼會讓她去紀念碑的小黑屋去自我反省個三天三夜吧。

卡爾斯蘭最高統帥部作戰部長約德爾小心的挑著字說以避免暴怒的元首直接一槍斃了他。

“元首……新型戰列艦的製造是肯定很費事的……何況那還是關於‘核’的……”

“那又如何!我隻知道現在我們被異形軍前後夾擊了,但是援軍卻因為什麽不可名狀的攻擊卡在白令海峽另一頭,要是被歐拉西亞北部異形軍主力追上,我們會被攆成渣渣!渣渣懂不懂!你個渣渣!”

“元首,他們可能也是出於小心,畢竟是新下水的艦隊……”

“小心個蛋!”

用力的把手中的筆往桌麵上一摔,蕾蒂亞甚至連那些低俗的罵人話都說出來了,足以證明她現在是多麽失態……

“一個個的都是人類的敗類!沒有任何責任感,在統合軍校呆了幾年就敢說自己是將軍,大敵當前還扯那些彎彎繞。這麽多年那些人隻學會了怎麽用刀叉吃飯!”

少女那氣急敗壞的罵人聲音就連在艙室外的官員們都聽得見,沒有說解散沒有任何人離開,或者說這次少女隻是忘記要他們離開了而已,一大群人擠在小小的過道中。他們聽著自己國家最高領導人的咒罵心裏也升起了一陣陣悲涼。

歐洲地麵方麵是誰扛下了第一線?

帝製卡爾斯蘭。

歐洲海麵方麵是誰掩護著大撤離?

帝製卡爾斯蘭。

歐洲全戰區武器補給從哪來?

帝製卡爾斯蘭。

現在的腓特烈3世帶領著他們走過了一個又一個艱難的時間,無論何時何地那有著閃亮金發的少女總是精神而禮貌。但是現在就連她也隻能氣急敗壞的罵街。事情已經到了如此地步了麽?

不知道外麵的官員們沒有離開的蕾蒂亞繼續咒罵著那些隻顧自己的蠢貨們。

“多少年了!那群家夥就沒能有個有意義的建議,反而一個個的阻礙我的行動!早知道就不加這個所謂的統合軍我們也許不會落到這個地步。”

用手大力的敲著桌子,蕾蒂亞甚至開始幻想如果當初她沒有簽那下那個名字,不需要義務支援他們的卡爾斯蘭會是現在這個境地麽?

“我早該趁著……異形沒那麽猖獗的時候就把那些混蛋幹掉。就像爺爺那樣!他沒有上過軍學院,當時卻近乎征服了整個歐洲!那些叛徒······我從一開始就被人欺騙!對卡爾斯蘭人民的不可饒恕的背叛!但所有叛徒都要償還,用他們自己的鮮血,他們將溺死在自己的血泊裏!”

看著聲嘶力竭的少女,一邊的凱爾特慢慢的抱住她,沒有人看見,他們的元首此刻已經淚流滿麵,對於這個國家她付出了近乎所有的心血,而現在援軍隻有原計劃40%的程度要突破白令海峽到達利比裏昂合眾國劃出的【新·卡爾斯蘭】的幾率幾乎等於零。就算再如何才華橫溢,現在她也沒有任何辦法了,她沒法把太平洋艦隊變過來,沒法把原本要來的扶桑海軍變過來。

“你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

“抱歉……我隻是……”、

“或許你應該給自己放一段時間假。”

“我倒是想……”

發泄完了,蕾蒂亞甩甩手讓那些家臣們離開,完全以一副頹然放棄的樣子。大概是準備聽天由命了。

凱爾特這時忽然想念起了遠在太平洋艦隊的艾麗卡·哈特曼,如果是她的話一定能讓陛下高興起來的吧。可惜她啥都好,就是太容易被那些傳統軍官們討厭了,怎麽看都不是卡爾斯蘭軍人的樣子。

想到了艾麗卡和蕾蒂亞見麵時那通糗事的凱爾特忽然笑了出來。

“怎麽了凱爾特?”

“沒……忽然想起了幾個有趣的孩子而已。”

凱爾特忽然想起了前段時間臨時負責接待外來國魔女的柏林戰區秘書長的報告,那些孩子,貌似就在齊柏林上吧……昨天的**貌似也是她們,讓蕾蒂亞去吧,一直在和政務糾纏著可不行,畢竟蕾蒂亞才22歲。

就這麽隨意的,凱爾特定下了國家最高元首的‘失蹤’計劃。

PS:在電腦來回崩潰了7次的現在,我已經淚流滿麵不知悲喜……明天拿去重裝係統吧……

今天可能沒有更新了……因為我要繼續嚐試還原係統……畢竟重裝一次還是蠻費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