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躲貓貓~

“桑妮亞,你說我是不是聽錯了……雪風不見了!?”

“跑掉了呢……”

“是啊,居然逃了……難道這個藥比異形軍還恐怖麽?桑妮亞!”

“嗯。”

打開了魔導針,桑妮亞和艾拉開始尋找不知道溜哪去的雪風。

……

現在讓我們把時間稍微往前撥一點,早上……

“來,雪風該換藥了哦。”

“嗯,對了,桑妮亞怎麽樣了?”

“安心~安心~桑妮亞隻是氣管稍微受損罷了,比起你骨頭都被削掉一塊要好治的多,治愈魔法網堆上去就是了。”

齊柏林醫務室,桑妮亞已經在早上完全痊愈,但是因為嚴重燙傷和骨骼都沒有治療完成,雪風依舊在病床上躺著。左腿上被用符咒嚴嚴實實的包裹住,外麵再纏上塗有藥膏的繃帶,然而肩膀上被切開的傷口碎裂的骨骼渣已經被清除幹淨,再使用藥物和治愈魔法就能在一周內痊愈。

【話說魔法真是好東西呢,桑妮亞那種傷居然一晚上就好了……】

負責治療雪風的是在之前營地就遇見過的那名護士,雖然魔力已經消退護盾已經無法阻擋異形的槍炮,但是她依舊作為治療師留在了軍隊,聽說就是最近退役的。

“最近兩天腿就不要下地了,燒傷大概2天就可以好,吶~給你拿了輪椅哦。肩膀的骨頭治愈魔法也得一周來治,不要太著急。”

“嗯,我知道了,謝謝。”

“和我說什麽謝~你能代替我進行夜巡才是讓我鬆了口氣來著,這樣我也可以放心的退役了。不過你進醫務室的次數有點多了……”

“這個……我又不是自願來的。”

“嘛~你的朋友來找你了哦。”

將雪風抱到輪椅上,這時艾拉和桑妮亞來到醫務室。

“小雪~我們來看你了~”

“麗莎姐姐謝謝……”

“桑妮亞你怎麽和雪風都是這樣,不用謝我,你們兩個能讓我安心退役我應該謝你們才對……你們三個聊吧,我去看看飛行隊那邊。”

說完,穿著護士服的前輩離開了醫務室。

“雪風你看這個~”

看著麗莎離開後艾拉從背後的口袋裏拿出了一瓶被卡爾斯蘭符咒貼滿的不明**。

“這個是我和桑妮亞去找魔藥研究部要來的最新骨骼治療藥劑哦”

雖然聽上去很好聽,不過在艾拉把瓶蓋打開時,雪風忽然打了個寒顫……

“給~”

看著瓶子裏麵黑糊糊綠油油紅燦燦各種攪和的糊狀物,雪風覺得也許不喝比較好,但是轉頭看著眼睛閃閃發光的兩人,咬咬牙,雪風還是把這個像是‘此世之惡’的東西給全喝了下去。

……

魔藥部實驗室。

“你們誰看見SCP-500-252了?”

“你不是放外麵保管箱了麽,話說那種東西……真的沒有人會喝的。”

“嘛,說的也是……反正就那麽一點了,到時候銷毀吧,可惜了……”

……

“愛德華長官!雪風真的沒事麽?”

“唔……”

愛德華瞅著那瓶子上的符咒看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觀察下再做決定。

“雪風現在的情況我不好說,這個藥……是從魔藥部拿的吧,以後別從他們那拿藥了,雖然治療效果很好,但是隻要沒有量產的多多少少都會有些副作用的。”

“那雪風她……”

“所以……等等看吧,我去魔藥部問問。”

“我們和您一起去!”

“嗯,也好。”

……

三人腳步聲遠離後,雪風呼的一下坐起來……

【太可怕了!那個藥太可怕了!那是什麽?我覺得我好像了看到了一條好長的河……】

忽然,門猛的被推開,一道金色的身影猛地衝進來,然後把門關上,看到病床上的雪風後把手指放嘴邊向她比劃了個小聲的手勢。

然後門外傳過一群人跑過的聲音……

“呼……”

雪風疑惑的觀察著,這個女孩好像再躲什麽人一樣,麵前的女孩有著閃閃發光的金色頭發一看就很用心保養過,而且身上的穿著是從沒見過的卡爾斯蘭式樣的軍裝。但是卻沒有看見軍銜,雪風也不好確定她到底算不算軍人。

那群人追過去之後,金發女孩轉頭看了看雪風,卻皺了皺眉頭。

“扶桑的……”

雪風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巫女服,話說扶桑的魔女難道招惹她了麽?用不著這麽不友好吧。

“雖然我是扶桑魔女沒錯……但是我是歐拉西亞的軍人,再說扶桑的惹你了麽,幹嗎用這種眼神看我。”

“咳!剛剛真是抱歉,我叫蕾蒂亞,很抱歉打擾你休息了。”

被雪風說了之後蕾蒂亞反應過來,咳嗽兩聲掩飾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然後站直了開始自我介紹。但是雪風總覺得有哪些地方不對,這個孩子……好可疑。

“找到了麽!”

“沒,到處都找不到,是不是去別的甲板層了?”

“散開找!”

……

看著蕾蒂亞聽著外麵的聲音變得緊張的表情,雪風覺得越來越可疑了。摸到了背後配發的手槍,雪風嚴肅的問到。

“你到底是什麽人?”

看到雪風那個和自己親衛隊常做的動作,蕾蒂亞趕緊把雙手舉起來以免刺激到雪風。

“那個!我不是什麽可疑的人物啊……我……”

這事外麵傳來了雪風非常熟悉的兩人的聲音……

“太好了,這個藥除去非常難喝以外就沒有別的副作用了呢,不過這藥已經難喝到一瓶都發不出去麽?”

“不過貌似比現在用的骨傷藥效果要好上15%……”

“等混讓雪風把剩下的也喝掉吧,剛剛貌似沒喝夠一份吧。”

“他們不是說一份有5瓶麽,正好這裏還有4瓶……”

……

聲音距離這裏還有點距離,蕾蒂亞發現麵前的雪風忽然麵色發白嘴唇發青,全身都在冒虛汗。而且手上在不斷顫抖著,但是即使這樣雪風也努力的爬向輪椅……

“喂!你沒事吧?”

“快跑……”

“什麽?”

“那個藥……絕對不是人類能吃的……”

一邊顫抖著爬著,汗如雨下的雪風隻是聽到那個藥就已經覺得要休克了,再吃會死的……絕對會死的!!

蕾蒂亞看著她這個樣子,想了想還是去幫她下吧……看著跟掉到水裏的小貓一樣……

首先把雪風抱起來放到輪椅上用白布蓋起來,然後把另一扇通向外麵的門打開……

這時艾拉和桑妮亞進到愛德華的辦公室,她們卻沒有在床上看到雪風,就連輪椅也不見了。而這時,蕾蒂亞把已經開開的艙門再猛的一關。

關門聲將艾拉和桑妮亞的注意力吸引過來,看到一個穿著沒見過樣式軍裝的人,艾拉和桑妮亞也很奇怪,不過還是先找到雪風要緊。

“那個,請問有見到這裏原本睡著一個穿著扶桑陸航軍服的孩子麽?”

“有哦,之前她已經從這裏出去了。”

“……桑妮亞,難道是我是不是聽錯了……雪風不見了!?”

“跑掉了呢……”

“是啊,居然逃了……難道這個藥比異形軍還恐怖麽?桑妮亞!”

“嗯。”

打開了魔導針,桑妮亞和艾拉開始尋找不知道溜哪去的雪風。

……

“出來吧,她們已經走掉了。”

將把自己蓋住的白布掀掉,雪風一邊大口喘著氣一邊按住自己的胸口,剛剛她緊張死了,那個藥已經被雪風打到黑名單第一位!絕對!絕對不會再碰了!

雪風感覺到額頭上的冷汗被擦掉的感覺,是蕾蒂亞拿著她的手帕在幫雪風擦臉,現在說雪風是從水裏撈出來的一點問題都沒有,鬢角都完全濕透了。

忽然,門外又有聲音,不過是之前找蕾蒂亞的,從他們的交談可以知道他們是一路所有的房間挨個找的呢。

“來這裏。”

就這互相幫助的道理,雪風給蕾蒂亞指出了護士的休息間的門,那裏應該有麗莎姐備用的白大褂。

剛剛將外套套上,艙門就被打開了……

看到正在換衣服的蕾蒂亞,沒有等雪風說什麽他自己就說了聲抱歉然後就自覺出去了。

本來雪風還準備了一通罵人的話來著,看來用不上了。

“要是外套還沒套上的時候他們就進來了要怎麽辦啊!”

“你裏麵不是還有襯衣麽?”

雪風一邊說一邊做了個攤手的動作,一副和自己無關的樣子。看著換上白大褂的蕾蒂亞,雪風不管怎麽看都沒有醫生的樣子,那是蕾蒂亞自己的氣質問題。她自己本身就有種如同利劍般的氣質,即使穿著白大褂也是像科學家多於醫生,再推著雪風那太顯眼了。

從頭到腳打量著,雪風盯上了蕾蒂亞那頭(

……

“這樣就沒問題了麽?”

“沒問題,現在的你和之前的你絕對是兩個人!啊,再把這個帶上……”

再將蕾蒂亞本身貼有膠布的紅鏡框眼鏡帶上,軟妹子蕾蒂亞閃亮登場~

將帶有增高墊的軍靴換成軟底皮鞋,再將軍服的白襯衣保留後從麗莎那裏拿一條裙子,最後在外麵套上白大褂。

然後將那頭閃亮的金發綁成兩個麻花辮,再把眼鏡帶上。原本不管在哪都存在感十足的樣子總算是不那麽顯眼了。

雖然這裏很冷,不過蕾蒂亞說她原本也是魔女所以穿這麽點也無所謂,雪風就不管了。就穿著來說雪風也就是巫女服加過膝長襪然後一件歐拉西亞軍裝外套而已。

“那麽接下來呢?”

“嗯,找你的人是從上倒下找一個個艙室找的,而找我的艾拉和桑妮亞就在之前就去了下層艙室,要避開他們我們得去上麵。”

“飛行甲板麽?”

“不,那太顯眼了,我們去機庫……”

就這樣,兩人的躲貓貓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