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雪風的獨白

“這裏,就是機庫?”

“是啊~”

“話說居然沒有人攔著你你就這麽直接進來了?真是紀律渙散!”

“我本來除去魔女的身份外還是一名技師來著,我能進機庫有什麽奇怪的……”

將雪風推到機庫中,看著支架上隻有一隻還被拆了一半的BF109K。雪風微笑著摸了摸那被火箭助推器燒熔又凝固上的外裝甲。

【幸苦了,做的漂亮……】

“這是,你的飛行腳?”

“嗯,聽愛德華長官說這個貌似是卡爾斯蘭最新的主戰飛行腳,昨天要不是……”

想到了因為異形軍自爆而毀掉的左腿,雪風歎口氣。

“要不是那個異形實在是太特殊了,也不會被打成這副德行。不知道這還能不能修,看到時候整備班找不找得到零件,如果我能再快點就好了……”

可能是心不在焉的原因,雪風沒發現背後的蕾蒂亞正在以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她。

“昨天的**,是你?”

“啊,麻煩大家了……”

“麻煩倒是沒什麽,不過能和我說說麽?”

“欸?”

“我想聽聽當事人的意見。”

推了推眼鏡,恐怕蕾蒂亞自己都沒有發現,她在這時散發出來的魄力和氣場,甚至讓雪風有種當初演習前首長來巡視的錯覺。

“啊,昨天的事啊,從哪裏開始說呢……就從和桑妮亞換班開始說把,那時我剛剛完成內圈的警戒任務,在回到齊柏林機庫的時候遇到了艾拉……”

“桑妮亞、艾拉……”

“嗯,那時艾拉在機庫睡著了,於是我就先去將艾拉安頓好後再和桑妮亞進行通訊就沒反應了,而之前她有說到我曾經觀察到的奇怪跡象。”

“所以你認為她遇敵了?”

雪風摸了摸一直纏到膝蓋往上的繃帶,回憶著當時的情況。

“當時是很擔心,因為之後我再與其聯係就聯係不上了。”

“是無線電的問題?”

“不,應該是異形軍的幹擾,在雲層之上就可以用,一旦下降到瘴氣雲層之下就沒法聯係了,所以應該是異形軍的幹擾,在距離艦隊近的時候我又可以收到艦隊的信號可見那種幹擾應該不是很強,這是輕微幹擾而已。”

“之後呢?”

“之後就是用新申請的火箭助推器強行起飛,然後找到桑妮亞……”

“你怎麽找的?我記得你貌似隻用了不到10分鍾就找到了來著。”

“魔導針啊,全力全開的魔導針掃描。”

“魔導針做得到這種效果?把所有的飛行隊都放出去拉網搜查也就這效率了吧……”

“然後就是遇見了那邪門的敵人了,最後就是帶著受傷的桑妮亞奪路狂奔一路奔回來的劇情了。”

“你……很喜歡她們?”

“欸!”

忽然被問了莫名其妙的問題,嚇的手舞足蹈的雪風扯動了肩膀的的傷口,痛的她又一下子身體都抽啊抽的……

“唔啊……為……為什麽這麽問?”

“因為啊……基本上你每一個行動都是圍繞她們來行動的嘛~不是桑妮亞就是艾拉。你到底有多喜歡她們啊……”

帶著些許壞笑,蕾蒂亞靠在飛行支架上看著雪風通紅的臉打趣著,但是,好像忽然想到了什麽,雪風的表情忽然變的很迷茫。

“看來你也是各種麻煩呢,需要我幫忙麽?”

“並不是麻煩什麽的……這是我自己的問題。”

雪風想到了當時桑妮亞的話,對於她們來說,少女到底算什麽呢?

“稍微說一說吧,你們三個的事,當然是你方便的話。”

“這倒是沒有什麽不方便來著……要說的話,我應該是艾拉救出來的……”

仿佛又回到了那個下著雪的陰霾城郊,雪風將3人的相遇情景說出來。

“那時的我……怎麽說呢,感覺完全沒有活著的必要一樣,雖然記得很多東西,但是沒有一樣是和情況對得上號的,完完全全的和世界脫節的感覺一點都不好。眼前看到的,耳朵聽到的,能感覺到的……都不是真實的一樣。不管身邊如何喧囂,整個世界都和自己無關的感覺。”

沒有打斷雪風的講述,蕾蒂亞安靜的聽著,她可以感受到現在雪風語氣中對當時情況的恐懼。不過……到底遇上了什麽才會變成那樣呢?蕾蒂亞好奇的想著。

“當時是為什麽呢?為什麽艾拉會在那種角落發現我呢?拉起我的時候她是怎麽想的呢?我到現在依舊不明白……”

雪風想摸摸自己的圍巾,但是想起來因為受傷的關係,當時人們給的圍巾放在房間裏在,於是隻能作罷。

“而我,又為什麽會上戰場呢?難道真的是因為那些人的請求麽?我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好人,在我記憶中自己並不是那種因為少許請求就會去幫忙的人,但是為什麽自己會去參加戰鬥呢?當時我甚至連飛行腳是什麽都不知道……後來就是撤離,撤離途中基本都是桑妮亞在照顧我,生活起居也好,基本常識也好。後麵的一段時間我們三人甚至到了形影不離的程度……”

那段時間大概是很幸福的時間吧,隻是回憶就能讓雪風露出安心的笑容,那種胸中被什麽溢滿的感覺、安心的感覺……這就是幸福感吧。

“之後,我簽訂了扶桑的使魔,加入了歐拉西亞軍隊,我已經可以和她們一起在空中飛翔……而不是隻能在船艙裏心驚膽顫的等她們回來。貌似不是很久的時間,我卻覺得我和她們已經在一起過了很久一樣……”

看著雪風的樣子,蕾蒂亞也露出了羨慕的表情,在蕾蒂亞看來,雪風的幸福也太得來的容易了,隻是單純的在一起而已,她隻是想和那兩人在一起而已,隻是如此就能感到幸福。說是容易養呢,還是說太知足了呢……

“那你……是喜歡她們的吧。”

“這是當然的。”

“那你在苦惱什麽呢?現在你們不就在一起麽?”

“我隻是……不安……”

“嗯?為什麽?”

“艾拉和桑妮亞……她們的感情很深厚……深厚到我覺得任何參合的可能都沒有……我害怕,哪天她們會忽然不見的。”

“噗……”

蕾蒂亞的輕笑讓雪風忽然反應過來,自己好像講了很不得了的事。

“你這個家夥,真有趣……”

摸了摸雪風的頭發,蕾蒂亞覺得這次跑出來總算沒白跑,和凱爾特說的一樣,的確是很有趣的孩子呢。

“什麽嘛!很好笑嗎!”

“不不……隻是忽然發現……你這麽有趣……噗噗。”

一邊憋著笑,蕾蒂亞一邊擋著雪風的左手,從剛剛開始雪風就在拿那隻沒傷到的手一個勁的撓她。

“簡單的說吧,她們感情好,和你有什麽關係?”

“欸?”

艾拉和桑妮亞感情很好,和雪風有什麽關係……貌似,沒關係吧。

“你喜歡她們,喜歡到愛上她們,這都是你的事,她們不管怎麽做,你都是依舊會喜歡她們的沒錯吧。”

“嗯,是這樣沒錯……但是……”

“別說什麽但是,你隻是在害怕罷了。”

“害怕?”

“你在害怕……害怕你的幸福會在什麽時候被什麽你認知的東西打成碎片。害怕身邊事物、害怕命運軌跡、害怕未來……你隻是在害怕而已。”

蕾蒂亞簡單的定下下結論,可惜雪風依舊在迷糊中。害怕?真的隻是在害怕麽?單獨麵對艾拉和桑妮亞的臉紅心跳,以及三人在一起時的安心感,無故在甲板的痛哭,在睡夢中忽然的驚醒……真的隻是在害怕麽?

“不過……從你這個害怕,我倒是看到了另一些東西。”

將雪風的小臉蛋扯一扯,讓她別崩著張臉。

“你是真心喜歡她們的……”

廢話。雪風心裏如此想著……

“因為喜歡,所以才想保住自己的幸福,所以開始嚐試預想可能碰到的情況,並嚐試解決……所以你才會害怕。”

仿佛想到了什麽,蕾蒂亞握緊了雙拳,連土裏土氣的麻花辮和眼鏡都擋不住那肆意散發的氣勢。

“人類不能解決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尤其你還是嚐試一個人解決一切的時候那更是苦難重重。人類並不是獨居生物,隻有集合了群體的力量和智慧人類才稱得上是萬物靈長。去嚐試依靠他人吧,單獨一個人能做的實在是有限的很。”

雪風沒有說話,依靠他人……那樣就能保護住艾拉和桑妮亞麽?昨天僅僅第一次單獨出擊就出那麽大的簍子,明明隻是一個小型體……到最後自己甚至比桑妮亞傷的還重……單靠自己,沒有辦法做到麽?

“啊!找到了……嗯?雪風怎麽了?”

“雪風……”

通過桑妮亞的魔導針,兩人順著雪風散發的魔力找到了她,但是看到了卻是在機庫啜泣的雪風。

“嘛……隻是飛行腳壞掉了而已嘛,等愛德華來了再給他說吧,船上怎麽說都還有換的吧……不要哭了啦,都快成愛哭鬼雪風了哦。啊,要吃布丁麽……”

艾拉無奈的撓撓頭,她對雪風的眼淚沒轍呢,桑妮亞沒有說什麽,隻是抱住雪風,然後再次哼起那首兩人巡邏時的歌……

慢慢的,些許時間後,雪風進入了夢想。

“這麽早就睡著了?”

“因為腿部符咒和骨骼治療咒的關係,雪風醬現在的體力消耗是非常快的,連帶著情緒都會不穩定。其實一般這種傷是不會讓病人下床的……”

“話說雪風為什麽會跑下來……”

“貌似,是我們把她移過去的來著。”

“話說桑妮亞懂的真多啊……”

“這隻是艾拉你自己不願去接受士官培訓的原因吧,上課都有講的……”

“欸……那種東西好麻煩的……”

……

躲在飛行支架另一邊的蕾蒂亞看著三人,她終於看清了一直被雪風念叨的桑妮亞和艾拉到底是什麽樣子。

“確實,盡管隻是看著就能感到幸福呢。雪風你倒是選了不錯的家人呢。”

在雪風之前的講述中蕾蒂亞就明白了,雪風對於另兩人的感覺絕對不是的友情,用親情來形容她們才是正確的選擇,被當作小妹妹般寵愛著的雪風理所當然的會在沒有艾拉和桑妮亞的地方感到恐懼和不安,不過這也隻是一時的情況罷了。

用不了幾年她就會明白,要保護自己的幸福到底該怎麽做……

……

“蕾蒂。”

“嗯,我們回去吧凱爾特。”

“不多再休息一下麽?這才半天都不到。”

“不用了,讓電報室準備,我要和帝通信。”

“遵從您的意誌……”

“怎麽了?一直這樣看著我。”

“忽然發現……麻花辮也很可愛啊……”

“不要覺醒奇怪的興趣哦,凱爾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