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今天作者被氣炸了……

“繼續往白令海峽進行偵查……有沒有搞錯,已經砸了多少偵察機了,上麵的人真的有腦子麽?”

“這是總參的命令,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強行突破白令海峽隻是時間問題,而我們缺少的就是情報。”

“但是你得搞清楚,我們的戰力能用的有多少?別給我提你們空軍司令那寶貴的航空隊了!!已經往白令海峽填了將近十來條人命的家夥我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麽表情來看他……”

“你也得搞清楚,娜塔莎……這不是請求!這是命令……抱歉。”

“……”

看著在寫字台那裏雙手抱住頭的娜塔莎,愛德華忽然覺得是不是自己說太過分了點,昨天晚上的作戰會議元首大人已經明確指出了要強行突破白令海峽的軍事行動,但是在航空隊已經接近崩潰的現在,能夠出動的隻有魔女。

但是,現在在齊柏林上的所有魔女,沒有一名是隸屬於卡爾斯蘭的。來自扶桑的支援小隊,來自穆索斯的新進王牌,來自歐拉西亞的支援特遣隊。甚至還有一名新加入歐拉西亞的新人魔女,但是她們統統都不是卡爾斯蘭的人。

早在數月以前,卡爾斯蘭的魔女們都被調往世界各地進行異形軍的清掃活動,原本計劃中應該剛好趕上的扶桑艦隊卻沒有趕上原定的支援計劃。

而現在,愛德華正在努力的說服娜塔莎讓擁有遠距離通訊能力兩名魔女參與偵查行動。

……

“……她們都是新兵……”

“我知道……”

“……有一個甚至才剛使用飛行腳沒超過一周……”

“我知道……”

“……她們的傷才剛剛好!!”

“我知道……”

似乎被愛德華那敷衍的態度激怒了,娜塔莎猛地站起來連眼角的眼淚都沒有發覺就衝著愛德華大吼起來。

“你這是讓她們去送死!!白令海峽處的異形軍甚至擊退了太平洋艦隊!!你讓我怎麽怎麽可能把桑妮亞和雪風派往那種地方!!你這是讓寶貴的機械航空兵去送死!你和那該死的參謀部都該送去軍事法庭槍斃……”

娜塔莎的情緒非常激動,無意中甚至動用了魔力,白色的狐狸耳朵和尾巴甚至可以看見因為憤怒而直立起的毛發。

“明明你知道那裏有多麽危險,為什麽還要接下那麽危險的作戰計劃,為什麽不明說那樣的危險性,你是啞巴嗎!?參謀部那些家夥也都是瞎子嗎?!非要看到我最後的兩名隊員也陣亡在這裏才高興嗎?!”

‘嘣!!’

隨著娜塔莎帶有魔力的一拳,將她身後和船體一體化的金屬櫃砸出了半徑有將近半米的圓形塌陷……

鋼鐵的扭曲聲讓門外拿著文件準備報告的艾拉嚇了一跳,睜大眼睛,艾拉驚訝的看著眼前互不相讓的兩人,在她印象裏這兩位一直在合作的長官關係不是很不錯麽?怎麽今天火氣這麽大……

“艾拉啊,有什麽事麽?”

“啊……嗯,是的,愛德華長官,關於接下來一周的時間,我想申請編隊飛行權限……”

“編隊?幾人編隊?”

“是三人的,這是計劃書……”

在看到艾拉後,愛德華和娜塔莎又仿佛剛剛什麽都沒有發生一樣,愛德華直接臉色平穩的向艾拉詢問事情,而娜塔莎端起濺飛了一半的紅茶背過身去不讓艾拉看她的臉,雖然艾拉可以從她那頭上的炸毛情況知道娜塔莎現在絕對是氣爆了……

【怎麽回事啊這兩人……忽然有很糟糕的預感……】

艾拉看著這詭異的氣息想著自己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

“常規飛行訓練?艾拉你為什麽忽然想做這個?是為了雪風麽?”

“嗯呐,雪風剛剛穿上飛行腳就直接上戰場了,甚至連基本射擊訓練都沒有進行過,所以我想乘著夜間巡航前的幾個小時和桑妮亞一起幫她把那些訓練都補上,桑妮亞是經過士官培訓的和我一樣擁有基礎教官資格……”

詳細的看完艾拉的計劃書後,愛德華準備拿自己的公章,卻想起來公章在被娜塔莎一拳錘癟的櫃子裏。

艾拉看了看圍著那個櫃子擺弄了半天的愛德華,又看看坐在窗口凳子上裝作什麽都沒看見的娜塔莎,艾拉額頭不由得流下冷汗,這兩人的氣氛實在是太奇怪了。

“那個,愛德華長官?需要我幫忙麽?”

“……不……不用。”

愛德華額頭都冒出青筋都沒能把那個櫃子打開,艾拉本來還想幫他一下,但是卻發現沒有那個必要了。

那是熟悉的藍色魔力光芒,從愛德華身上緩緩的流出,頭上也出現了德國黑背犬的耳朵……艾拉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擁有魔力還簽訂了使魔的男性,不過……這魔力也太小了點。

感受著那丁點的魔力,艾拉覺得那恐怕連護盾都無法編織吧。不過打開這個被錘癟的櫃子倒是夠了。

“愛德華長官您也有魔力啊?!”

“是的,我曾經是魔藥研究員,後來魔力衰退後連配置魔藥都做不到,我就轉行做了醫生……比不了魔女,就算是我魔力最強的時候也穿不上最基本的PZ38陸行戰鬥腳,而現在更是連護盾都開不了。論實用和戰鬥還是得看魔女的……”

“欸!那愛德華長官您一定很受歡迎吧!”

“再怎麽受歡迎也是比不上你們魔女的吧,所以別這樣滿眼冒星星的看著我了……”

艾拉說愛德華受歡迎是絕對真實的,魔力作為一種遺傳能力,是隻有被稱為“魔女的後裔”才能使用的力量。這些人絕大部分是女性,而且大多數在年紀到達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會失去魔力,變為普通人。一般來說,魔力在成人之前就會消失,但是也有一輩子能持有魔力的人,而那些人都毫無意外的擁有極為強大的魔力。

一般擁有魔力的人,最多編織出魔法護盾,或者稍微用魔力移動物體,其他便發揮不出多大作用。隻有少數人可以借此乘坐掃帚和其他工具飛行,所以除去那些特殊情況,一般人眼中的魔力都是一些可有可無的能力。

魔力護盾除去可以保護使用者自身,效果還可以延伸到附近的人身上,因此各個朝代的當權者都喜歡雇傭擁有強大魔力的人來作為自己的保鏢。

再加上擁有魔力的女孩子們大多容貌姣好,因此特別容易受到當權者的寵愛。與權利有關聯的魔女們,成為這個世界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她們在戰場上與戰士們生死與共,同時保護當權者免於暗殺和意外事故,由於在公私兩個領域中,魔女都是安全的保障,所以不僅僅是當權者,一般人往往也想尋找魔女作為終生伴侶。

這個世界不管以前還是現在都有著各種神教流傳著,雖然部分地區是信仰單個神明,但是這畢竟是少數,大部分地區都是共同信仰著多位神明。大家都相信著魔女是受到眾多神明的力量加持,所以魔女在各個神殿擔任巫女和聖女的情況也十分常見。

就像前麵說的,有許多人追求著魔女,神殿和神社成為了她們磨練魔力的學校,她們在這裏學習有效使用魔力的方法,不斷的精進技巧,同時學習身為戰士和當權者伴侶所需要的各種知識。另一方麵則是男性競相造訪神殿,全力追求長相美麗而且魔力強大的伴侶。

至於那些沒有魔力的女性,雖然有很多人想打破這種風潮,但是更多的人選擇與少數擁有魔力的男性在一起,將希望寄托在自己的下一代。此外也有原本沒有魔力的少女受到周圍魔力強大的人激發本身隱藏的魔力,所以父母們也都積極的將自己的女兒送往神殿學習。

直到現在,女孩子要在上學的年齡送往神殿進行魔法啟蒙已經成為類似傳統的行為。

咳咳……跑題了,相對比一下,擁有魔力的男性恐怕隻有擁有魔法女性數量的四分之一左右,因此說愛德華受歡迎是絕對有理有據的,而他那帥氣到掉渣的容貌也說得過去了,擁有魔力的人怎麽可能醜。(話說這有因果關係麽?)

……

“訓練方案我批準了,正式時間從明天開始,雪風的傷貌似今天早上剛剛好吧,那個藥,最後怎麽處理了?”

將公文簽上自己的名字然後蓋上公章,愛德華開始詢問雪風這一魔女中唯一的傷員情況。但是問起那個特效骨傷藥時,就連大大咧咧的艾拉的臉色都變成了鐵青一片……

看來那個藥沒有量產的原因足夠深入人心。

告別了愛德華和娜塔莎,胃裏在不斷翻滾的艾拉離開了辦公室,那些藥原本準備混在甜味食物裏讓雪風吃下,但是,艾拉和桑妮亞都想不到原本好吃的食物在混入特效藥之後都會變成‘不可名狀’的狀態,那個味道甚至讓第3廚房到現在都沒有人肯使用,在雪風傷好的現在足足4天時間,那詭異的味道才漸漸開始消退。

就此事件,魔藥研究部的大名響徹齊柏林上下5層甲板。

“喲~桑妮亞、雪風,批準下來了哦,時間是從明天開始。”

正在為桑妮亞做著整備的雪風聽到艾拉這麽說也鬆了口氣,她原本認為在戰區想爭取訓練機會是很難的來著,顯然她在這個世界對於魔女的重視程度上沒有概念。

“太好了呢,明天可以三人一起飛了哦。”

“吼啦!桑妮亞你太寵她了,我們可不是帶她去飛著玩,是訓練啊訓練!先說好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哦。”

“是啊~三人一起~”

雪風看著前幾天新送來的BF109-K2型搭載了通風加力技術的新型飛行腳,嘴角拉起了微小的弧度。

PS:也許這本本真的該壽終正寢了,先是壞道我的聲卡,然後壞掉我的鍵盤,現在更是連我的無限網卡也壞掉了……華碩你真一點麵子都不給我,想插上移動硬盤把稿子和資料存一下都做不到……所有驅動的數字簽名都被破壞了,隻要我拔掉再插上就顯示無驅動。

好吧,砸掉了新買的鍵盤總算是冷靜下來了,今天也抱歉隻有一章,我得趕緊找個網盤把稿子資料什麽的存了,鬼知道下一個是壞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