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炸毛的雪風

“雪風……醒醒……”

……

渡過了艱難的守夜時間,兩隻夜貓子被艾拉從床上哄起來,再過幾小時就是訓練時間了,為了避免到時候塔台用廣播全船廣播喊人,艾拉還是決定提前把兩人喊起來。

“說起來,不覺得最近後勤部的人很忙麽?現在見到連打招呼的功夫都沒有了。”

“貌似從上周就開始了吧,從班克斯島來的補給船就沒停過,而且……生麵孔也出現了呢。”

看著遠處在赤誠號上降落的扶桑路航所屬不明魔女,雪風三人一邊吃著烤麵包一邊小聲討論著,桑尼亞小心的舀著魚子醬……那是從歐拉西亞補給品中少有的奢侈品,吃的時候要小心再小心才可以。

“不過,赤誠那裏已經有了幾個小隊了?”

“幾個?來了很多麽?”

將扶桑補給中無人問津的酸奶喝掉,雪風因為夜間值班的關係壓根不知道白天有支援部隊來過。

“嗯,2天前來了個羅馬涅的3人小隊,今天這是扶桑來的4人隊,全部是從班克斯基地來的……算算的話我們艦隊上已經有16個魔女了哦,已經是一個大隊的等級了。這是幹嗎?準備去攻打巢穴麽?”

“誰知道呢,話說我們現在在哪?”

“東西伯利亞海,快到180°東經線了吧……”

巢穴,那是異形軍出現的源頭,一個個如同倒扣漏鬥一樣,布滿了瘴氣和金屬粉末的雲層。沒有人知道巢穴中是什麽,有膽量衝擊巢穴的人們,沒有一個回來。

將餐具放好,雪風三人開始去準備機體和訓練用的武器,因為是對練,所以要準備訓練彈呢。不然就憑雪風那門魔改MK103俾斯麥擋著也得被開一排洞。

“走吧~”

“哦~”

“嗯。”

不一會,三人組成的飛行編隊便升空開始進行雪風遲到的射擊訓練。

遠處,赤誠號上新來的魔女們也看著隸屬於北歐的三名魔女離開。

“哦哦~是BF109-G2、Mig60和……唔?最後一個那是什麽?”

“外形上看著倒是BF109係列的沒錯,新型號吧。感覺上比109G係列大了一圈呢。”

“三人爬升的都很穩嘛,阿勒,為什麽要放標靶氣球?”

“那是為新來的魔女雪風做的射擊訓練,我在計劃表上有看見來著。”

就在身穿紅黑色軍裝的羅馬涅魔女們對遠處雪風的訓練指指點點的時候,路過的諏訪天姬為她們說明了雪風還是個新入伍沒超過三個月的新兵而已。

“哦,那麽雪風就是那個穿扶桑陸航的的那個了?話說你們扶桑居然會願意放人去別國參軍,真少見。”

“這個嘛,雪風醬的情況很特殊的啦,你要我說我也說不清唔……”

就在諏訪還在應付羅馬涅三人的詢問時,遠處卻有人在喊諏訪離開了。

“天姬,太慢了!”

“唔啊啊啊,阪本上尉,抱歉抱歉抱歉……”

“哎……你膽子敢再小一點麽,快點去把計劃書送電報室去。”

“……阪本上尉,好像很高興?”

“啊哈哈哈~看出來了麽?因為明娜要來了呢。”

“明娜?啊!!!是……是明娜·迪特琳德·威爾克少校麽!!”

“不單單是明娜,還有兩個呢,巴克霍隆和哈特曼也要來。老同學算是都到齊了,這回要找白令海峽的混蛋好好算算新仇舊恨了……”

“艾麗卡·哈特曼中尉……歌爾德露特·巴克霍隆中尉……這兩位可是卡爾斯蘭的超級ACE啊!簽名本……我的簽名本哪去了……”

將諏訪天姬叫走的是一名身穿純白色扶桑海航軍官服,內穿黑色泳衣,帶著眼罩紮著馬尾的女孩,看上去應該是15歲的樣子,話說為什麽是泳衣?難道是因為隸屬於海航的緣故麽?

她手上還杵著一把扶桑特有的軍官刀,不過總上麵散發的魔性看,這應該是同雪風的魔改航炮一樣,屬於附魔武器。

“說起來,天姬你看看這個……”

有著異常爽朗笑聲的版本將手中的刀抽出,指向了遠處的大海。在魔力浸染下,就連刀刃都彌散出淡藍色的霧氣。

阪本身邊也彌漫著凝重的氣息,如同手上的刀有萬斤重一樣緩緩提起,等將其提到額前時,阪本的氣勢甚至將不斷吹拂的海風都阻隔了。

藍色的霧氣彌漫刀身,如同要將整個世界切開一樣。

“吾之刃,斬盡吾之敵,在此成為吾最為銳利的獠牙吧!在魔力解放之名下,跨越了時間與空間的桎梏喲~於此顯現汝切分一切的力量吧!必殺!烈風斬!!”

伴隨著阪本如同詠唱般的輕語,前方海麵被帶有魔力的刀氣斬開來,掀起的海浪讓甲板上所有人都淋了個透濕……

“天姬!怎麽樣!是不是很帥!!”

“額……還……還好吧……”

……

遠處,開著魔導針的雪風把遠處阪本的必殺技聽了個通通透透……感覺渾身上下不舒服的雪風甚至打了個寒顫,背後掛著的實彈彈鏈都被抖的嘩啦作響。

“雪風怎麽了麽?”

“難道,傷口還在痛麽?”

“不不……不是啦,傷確實是好了,隻是剛剛聽到了一些……嗯,蠻羞恥的東西……”

“羞恥?是什麽呢?”

“剛剛,在赤誠號上麵……那個一邊大喊必殺技名字一邊將刀斬出去……”

“誒……不是很帥氣麽?”

“怎麽會!難道桑尼亞也這麽想麽!”

“……很帥氣。”

“唔!!難道隻有我一個人覺得一邊把招式喊出來一邊出招是很白癡很羞恥PLAY的事麽!!”

“哪有雪風你說的這麽嚇人,明明很多固有魔法和放出類魔法都得把名字喊出來的啊,這有什麽奇怪的……”

聽著艾拉和桑尼亞的回答,雪風無奈的撓撓頭,難道隻有她一個人覺得這樣做是中二味道十足的羞恥PLAY麽……

而在雪風沒注意到的腰後,自己使魔五更琉璃的憑依,那把扶桑式樣的匕首,卻在這時閃過一絲藍光。(話說這就是代溝啊少女,就算外表再怎麽**也改變不了你已經大學畢業的事實啊,你已經中二畢業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啊,遠目……)

“好了,氣球標靶已經準備好了哦,雪風你首先來試試固定靶。”

雪風將魔改MK103的火控打到開啟然後將炮口對準遠處的氣球複合靶,因為航炮無法使用三點式準星,雪風隻能憑感覺瞄準。這也是航炮使用人數很少的原因,有能用航炮的力氣還不如用準確度更好的航空機槍。

使用魔力來對抗那巨大的後坐力,雪風瞄準後開火了,帶著淡淡的藍色曳光,訓練油漆彈的5發點射中了3發,還有兩發因為連射的震動打到別處了。

“這樣可不行啊雪風,打爆!打爆那些氣球才算數的。”

“誒!!但是我這裏全是油漆彈啊!艾拉欺負人!”

“雪風,那些靶子確實是打爆才算數的,那些氣球的柔韌度是按照拉洛斯裝甲設置的,那是異形軍的量產型空軍……”

“好吧,桑尼亞也這麽說的話……”

雪風背過身去的同時,艾拉和桑尼亞互相比劃了個V,這個氣球確實是按照拉洛斯裝甲設置的,在艾拉和桑尼亞集訓的時候教官也這麽整過她們,目的是讓學員明白在手中武器無法擊破敵人時要快速尋找能擊破的手段並實施。艾拉和桑尼亞原本是想看看雪風要多久才能想起來背後的實彈彈鏈,但是……這個基本條件是手中的武器不能擊破敵人時,要是能擊破呢?

在艾拉和桑尼亞目瞪口呆的注視中,雪風手中的航炮散發的藍光甚至在遠處也可以肉眼可見,在一聲聲如同艦炮的悶響中,一發發如同藍紫色電漿炮一樣的航炮打到了那些標靶上。被魔力加持的油漆彈輕鬆的將標靶氣球一個個的開洞,在失去了氫氣的支持後,那些氣球一個個的落到海麵……

“嗯哼~誰說訓練彈就打不下它們~”

看著艾拉瞪大眼睛和桑尼亞驚訝的捂住嘴的樣子,心情愉悅的雪風抖了抖自己的白尖貓耳,能把艾拉這個準ACE驚訝的目瞪口呆實在是太有成就感了……不過,用得著這麽半天都沒反應麽?

“吼啦~你們兩個怎麽一點反應都沒有啊嗚!”

終於反應過來的桑尼亞看著鼓著個包子臉的雪風,暗自笑了笑,然後抱住雪風開始蹭臉……

“嗯嗯,雪風醬最厲害了~”

反應過來的艾拉也飛過來衝著雪風藍色的頭發連著軟軟的貓耳一起輕輕揉著。

“啊~沒錯,雪風真厲害,嚇了我一跳呢……”

“咪唔~”

……

可惜,總是有人不怎麽長眼睛……

“快速飛行物靠近,高度12000,全長12米,是中型體,速度很快……預計是,對艦自爆型,目標推測……塞班島方向的運輸船。”

察覺了來襲的異形軍,雪風和桑尼亞不得不中斷了訓練開始往旗艦發送警報。

當淒厲的防空警報響起時,誰也沒注意到雪風被氣到發綠的臉色……

【好不容易……我好不容易才有的三人一起玩的時間……】

直接拋棄了裝有油漆彈的彈藥箱,殺氣騰騰的將實彈彈鏈裝載上,帶著狂風和一肚子怨氣,雪風開啟了BF109-K2的通風加力,在海平麵以近乎超過800公裏的時速向異形方向衝去。

“唔……這孩子怎麽了?剛剛不是還挺開心的麽,怎麽一下子就炸毛了。”

“艾拉不是比誰都了解麽。”

“撒那~我們也跟上吧,要是雪風炸毛順帶把友軍也掀飛了那就完蛋了。”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