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我說這貨是偵察兵你們信不?

“警報?”

“是的,由卡爾斯蘭機動艦隊發來的避難警報,是上次新出現的自爆型。”

“艦隊那裏的反應呢?”

“已經有魔女去迎擊了,不過是個新人。”

“那麽我們這裏也出動,哈特曼呢?”

擁有酒紅色發色長發的明娜·迪特琳德·威爾克少校是隸屬於卡爾斯蘭空軍JG3航空團所屬,司令部參謀。

帶領因為戰況不利而撤退的JG52所屬的艾麗卡·哈特曼和歌爾特露特·巴克霍隆緊急回國參與‘護送任務’。當然報告書上是這些說的,但是整個阿拉斯加基地都知道白令海峽被一個從未見過的異形封鎖了,到現在太平洋艦隊試圖突破時連敵人在哪都沒看見就被擊沉兩艘巡洋艦。

明娜並不看好這次行動,但是機動艦隊上是最重要的工業資料,元首大人親自坐鎮說明了那些資料的重要性。不知道……這次又會有多少損失呢。

“喲~明娜,找我?”

“哈特曼……你這家夥就不能正解點麽,現在哪像個卡爾斯蘭軍人的樣子!嗚啊!!給我把勳章好好放好,要不你戴好也行!不要這麽丟啊啊啊啊……”

艾麗卡·哈特曼,12歲,參軍至今擊墜數達到100的超級王牌,擁有金色短發打扮比較中性,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從她手中有逃過一劫的異形,同樣和她組隊的無論是新人還是老兵都能很好的配合,是值得信任的同伴。

歌爾特露特·巴克霍隆,14歲,和哈特曼同屬JG52飛行隊,是小隊隊長,雖然因為隊伍裏有哈特曼所以戰力不用擔心……但是經常要擔心別的事情,比如……

“哈特曼你給我把衣服整理好再出去!!”

這樣的事基本明娜天天都能看到,習慣了的話……還蠻帶感的。

“特露德、哈特曼……”

看著黑色製服外套都沒扣的哈特曼,明娜也明白了特露德剛剛在門口的哀號是怎麽回事,不過現在有更重要的事。

“悠哉悠哉的旅行結束了哦,我們有客人了……”

““了解!””

……

另一方麵,雪風這邊已經可以目視到敵人的樣子了。

“看到了……”

和上次那個自爆型的異形相對比一下,上次的那個如果是魚雷的話,那麽這次這隻已經升級成火箭了。

可以明顯感覺到灼熱的五個異形引擎不斷的噴出紅色火焰,圓柱形的主體加上加大的平衡翼,前端明顯要深沉很多的黑色表明了那裏擁有額外的附加裝甲。

現在雪風已經可以從異形外表來判斷很多問題了,比速度自己不會是它的對手,先攻擊引擎,然後從中間最脆弱的地方攻擊……

那麽首先要做的就是,減慢它的速度。

猛的將飛行腳的飛行舵拉起,雪風開始爬升,要在那個異形超出攻擊範圍之前讓它減速。如果周圍沒有友軍的話倒是可以直接射擊,不過現在四周都是運輸船的現在,直接射擊明顯是不現實的。

“引擎……引擎……”

由五更琉璃帶來的視覺強化讓雪風輕鬆的捕捉到了800米之外快速移動的異形軍,維持穩定飛行後,開火……

並不是原本航炮應有的清脆響聲,因為雪風的怒氣,和那還不知道明確效果的固有技能讓雪風這隻BF109-K2活活變成了AC130……

如同大口徑榴彈炮一樣,藍色光點炸起的海浪和轟鳴聲就連遠處前來支援的巴克霍隆和哈特曼也能明顯察覺到。

“哦哦~那裏好像已經開始了哦。”

“那是歐拉西亞的……哈特曼!我們封鎖住正前方!”

“那不就是無腦硬碰硬麽?”

“囉嗦!”

……

“嗚啊!這個聲音……怎麽和赤誠的機房似的……”

“胡說,赤誠的機關室的聲音比剛剛那個好聽多了,那個明顯是變聲了的航炮嘛。”

“變成這樣了你還聽的出來?”

“都什麽時候了你們還聊天,全隊C陣型!我們從東麵圍住它!”

““是!””

從赤誠上麵起飛的羅馬涅魔女們也向遠處的異形軍飛去,艾拉和桑尼亞封住了異形的東邊,雪風追著異形軍的屁股在打,異形軍正前方被巴克霍隆小隊堵死,這回它是完完全全的無路可逃了。

當然,它也沒準備逃,在引擎被打壞,上部裝甲開了好幾個洞的情況下,速度漸漸的慢了下來。

“這回就跑不了了吧……引擎,我收下了……”

雪風來到了異形的正六點方向,航炮開火,異形軍的引擎連帶平衡翼都被雪風打得粉粹……

“欸?”

雪風不知道該怎麽形容現在的情況,說是意料之外呢?還是說情理之中呢?隨著異形軍特有的紅色光芒,被破壞了尾部的異形軍分裂……不,是丟棄了尾部部分,如同雪風以前世界的串聯火箭一樣,丟棄了被破壞的部分後,異形軍啟動了所有的引擎,除去新出現的4個主引擎外,就連圓柱形的主體側麵也出現了火箭噴口。

整體泛紅的異形以之前的三倍速向補給艦隊突進中,不過隨著之前的預警,補給船們已經分的很散,很難在一下子取得很多戰果……除非……

被異形軍丟棄的部分阻擋了雪風的前進路線,雪風看著那些黑色的鋼鐵碎塊嚇的亡魂都快冒出來了,狼狽的躲開大件的部分,但是碎裂的小碎片也將雪風的身體擦出一道道傷口。但是雪風在看到異形之後的行動後卻暫時沒有功夫管自己的小傷了……

“分段火箭……下一個難道是……子母彈頭?!”

【不行……得打掉它……】

雪風強行突破之前那片被灑滿異形軍身體破片的空域,拖著細細的紅霧,那是在飛行途中氣壓作用下被擠壓出來的血液,看這個樣子等她回去貧血是跑不了了。

趁著那個異形軍的加速度還不夠,雪風扣下扳機……

藍色的流光擊破了渾身不詳的紅色異形軍,隨著其引擎的爆炸,整個異形也隨之解體。但是隨著爆炸同樣也有6個紅色的晶體以飛快的速度撲向補給船……

“果然……”

強打起精神的雪風想用航炮打掉它們,可惜那條之前帶出來的400發彈鏈已經全數用盡。手中發出的哢嚓哢嚓的聲音讓雪風明白自己已經沒有遠距離攻擊手段了。

“怎……怎麽會!!這種時候!”

不死心的雪風用力拉動手中的航炮上膛栓,可惜,這並不是卡殼,確實是一發彈藥都沒有了。

【難道……就這麽結束了?】

半個月前,當時自己在齊柏林上看著如同對艦導彈般砸來的異形是以什麽心情拿出武器攻擊的呢……

……

現在那些船上看著死亡的逼近又是什麽樣的心情呢?

……

抱歉……我真的盡力了……

……

看著不詳的紅色越發濃烈的撲向運輸船,雪風最後還是閉上眼睛不忍再看那破碎的未來。

“喲都~趕上了~”

沒有預計的爆炸聲,取而代之的而是MG42的咆哮和從未聽過的稚嫩聲線。

哈特曼的身影如同舞蹈般在天空中躍動一樣,有著金黃色短發的小小身影將撲麵而來的兩個異形核心打的粉碎,沒有管身後那個撲向運輸船的核心,巴克霍隆跟在後麵輕鬆的將其擊破。

“哈特曼,打的漂亮~唔,歐拉西亞的?為什麽會傷這麽重?”

“嘛,先去把那些剩下的解決吧。”

……

看著如同天降神兵般的兩人,雪風還處於發愣狀態,目光呆滯的看向另外的三個核心方向。

“向我們來了!”

“笨蛋!是向我們身後的船來了!”

“吵死了你們!A陣型,攻擊!”

紅黑色製服的羅馬涅三人劃過圓潤的三道氣流線,在互相不幹擾射線的情況下將其擊落。

“嗚啊!隊長有個跑了!”

“沒事啦,你看卡爾斯蘭的不是在麽?”

一開始就沒有同哈特曼和巴克霍隆一起的明娜出現在那個核心的麵前,一發點射,幹淨利落的幹掉那個核心。

而遠處的阪本帶著諏訪天姬等人將剩下的運輸船都納入保護範圍。

最後一個核心似乎發現了運輸船都無法攻擊了,毫無征兆的忽然停止,追在後麵的哈特曼也被嚇了一跳然後打偏了幾發,最後的核心忽然向發呆的雪風加速。

“糟糕!錯過去了!”

哈特曼緊張的看著那個核心的方向,卻看到依舊在發呆的雪風。

“喂!!看前麵!”

……

聽到了哈特曼的喊聲,雪風也發現了,那個核心衝著自己衝來。遠處的哈特曼看著她隻是條件反射似的將手中的航炮擋在身前時就知道要糟,這個家夥絕對是嚇傻了,那航炮就算是附魔武器但是也擋不住自爆型異形的攻擊的啊。

……

【熟悉的感覺……】

看著那個異形核心向自己撲來的時候,做出格擋動作的雪風覺得自己如同回到了當時的齊柏林號一樣……

那是,死亡的感覺……

但是和那時不一樣,自己已經沒有可以使用的武器了……

結束了?!

……

“雪風!~!~!~”

隨著艾拉特殊的聲線,無數的子彈封鎖了雪風身前異形所有可能經過的路線,在艾拉的預知下,最後的核心也被擊破。

……

【人類並不是獨居生物,隻有集合了群體的力量和智慧才能算是萬物靈長……】

……

【單獨一個人……什麽都做不到麽?】

……

【依靠他人?】

……

戰鬥結束……

戰果清算……

這次異形的攻擊沒有任何戰果……除去雪風的貧血……

……

回到齊柏林航母,明娜看著遠處不斷的數落雪風的娜塔莎和默不作聲的艾拉、桑尼亞,心理的疑惑也持續增長中。

“明娜。”

“美緒,是你啊……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你在看什麽呢?一臉凝重的樣子。”

“那個孩子哦,說起來她的裝扮……是扶桑陸軍航空隊的沒錯吧。”

“唔,我看看……那應該是哪個神社的巫女服,雖然很像,但是並不是路航的軍裝呢。而且她穿的是歐拉西亞的軍外套不是麽。她怎麽了?居然要參謀大人這麽在意?”

“美緒你又開我玩笑,你應該也看到她受傷的經過了,不覺得她少了點什麽麽?”

“……喂喂,不是吧,她還這麽小!”

“那你說……為什麽在之前的戰鬥中,無論是躲避異形軍殘骸還是最後的異形軍核心的反擊……為什麽她都沒有開啟護盾呢?”

“唔……怎麽看那個雪風都沒有20歲吧……”

“那麽,真實情況如何到時候我找她的長官問問吧。那畢竟隻能是猜測,不過,你知道的,美緒……”

“嗯……不管怎麽樣,不能開啟護盾的話,魔女生涯恐怕……就得結束了……”

明娜和阪本離開了飛行甲板,她們還得作為卡爾斯蘭和扶桑的魔女代表去參加晚上的作戰會議,至於雪風的事情,也隻能暫時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