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測試……就是爆炸~

“檢查?”

“是的,大家……都很擔心……”

“好吧,我明白了,你們先到外麵等吧。”

醫務室隔壁,愛德華·亞曆山大的辦公室,原本應該已經休息的愛德華被艾拉和桑尼亞拉住,雪風則莫名其妙的看著神秘兮兮的兩人。

到現在為止,雪風一直不明白為什麽周圍的人看自己都帶著一些……憐憫?

“好的,那麽拜托了……”

“雪風要乖乖的哦~”

目送艾拉和桑尼亞離開,雪風開始死死盯著愛德華,他應該會回答自己的吧,按照他以往的性格的話……

“嗯……你先坐下,看來你也發現了啊……嘛,不要那麽死盯著我啊,桌子上的水果糖你可以隨便吃,放鬆點。”

愛德華一邊在櫃子裏翻找著一邊和雪風搭著話,但是被艾拉和桑尼亞的奇怪舉動搞的神經兮兮的雪風現在怎麽可能吃得下糖呢。不過放鬆倒是放鬆了點就是……

“啊,找到了……”

愛德華翻出來了一個鐵盒子,外麵還連著一些類似電極一樣的東西。

“這個是魔女攜帶型的大功率電報機……但是因為魔女很少懂得電報碼所以這東西造出來後沒多久就被可以自動翻碼的無線電通話機給取代了,而現在無線電更是集合到了飛行腳之中,這類老式設備恐怕連認識的人都很少吧。”

將那個小盒子隨意的丟到桌子上,然後愛德華看著雪風問道:“為什麽……之前的戰鬥中不開盾呢?”

為什麽……不開盾呢?

這個問題雪風壓根沒有考慮過,盾?是啊如果當時自己開盾的話,應該就會無傷回來的吧……可是……

看著自己的雙手,雪風也感到了很不協調,明明之前剛剛穿上飛行腳的時候就可以隨便的使用護盾的啊,那時候……

火箭型異形分離了後部向自己砸來的時候……那時自己選擇了躲避而不是開盾……

在最後那個異形向自己攻擊的時候,保持懸停的自己沒有足夠的速度躲避了,但是那時……

“魔女成為和異形軍戰鬥的主力,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魔女的護盾可以擋下異形軍的攻擊的緣故……不管是多足戰車的巡洋艦等級炮擊還是航空型異形軍那堪比戰列艦的粒子束齊射。隻有擁有護盾的魔女才有在那片實彈和光束齊飛的天空翱翔的資格。不然……被擊落的概率,甚至比戰鬥機還要高……”

調試這手中的那個老式電報器,愛德華將醫用膠布一條條的粘到那些電極上,看著一言不發的雪風,愛德華心理也有些吃不準雪風現在的狀態,所以這種一點反應都沒有的病人實在太糟糕了,好歹配合一下給個表情也好啊……

“魔女護盾的強度上限沒有人知道,在以往的戰鬥記錄中甚至有魔女使用護盾用純物理撞擊擊破異形本體的。你知道的,異形的身體是由純金屬構成的,同樣因為那純金屬的身體和裝甲,普通攻擊方式很難對其造成致命影響,尤其在中大型的異形軍身上體現的非常明顯。那麽,作為魔女的裝甲,護盾的必要性就和異形身上的黑色金屬一樣,沒有護盾的魔女就和隻有核心的異形軍一樣脆弱,這樣說……你明白我的意思了麽。”

回過頭,愛德華看到的是擺著各種姿勢的雪風……

讓我們先無視她那焦急的表情,我們隻看她的動作。

很普通的雙手推出,然後左右晃晃手……

把雙手手指握成爪子的樣子,再推出……

深呼吸,兩隻手收掉小拇指和無名指交叉被在胸前……

整個人猛的站起來,先原地轉一圈,右手朝天左手放到右肩上方,然後右手猛的揮下……

……

這是雪風發現愛德華正在看著自己……

可能是為了雪風還僅剩的一點節操和中二度考慮,愛德華裝作什麽也沒看見的轉回了頭,這讓雪風因為著急和害羞而通紅的臉稍微好轉了一點。

“噗……”

“吼啦!!你笑了吧!!剛剛是你在笑吧!!!”

……

“也就是說……艾拉和桑尼亞一直問我的年齡是因為之前護盾的問題麽……”

“是的,我想不止是那她們兩個,恐怕全船很多人都在為你擔心。”

愛德華對著鏡子將臉上的不明撓痕用膠布貼上,然後轉身看著沮喪的雪風。

“但是……”

“護盾……用不出來是麽?”

“欸!”

就像是被戳中尾巴的兔子一樣,雪風猛的跳起來,但是雪風缺發現自己無法反駁,自己的魔力流動很明顯,操縱力也沒有任何問題,但是護盾就是用不出來,並不是自己沒有去使用護盾,而且無論自己如何調動魔力,護盾都沒有啟動的跡象……

“總之,先看看是哪出了問題吧,過來,我測一下你的魔力總量……”

將那個電極粘到雪風的額頭上,原本是使用魔力發送電信號的發報機開始發出低沉的嗡鳴。那是魔力輸出正常的表現。

“現在開始加大魔力輸出吧……”

聽見遠處愛德華的聲音,沒有猶豫,雪風加大了自己的魔力輸出……

……

‘轟!!’

巨大的爆炸聲甚至引起了齊柏林本身的警報,而在門外的艾拉和桑尼亞也被嚇了一跳,在巨大震動過後,兩人反應過來爆炸的來源不就是愛德華的辦公室麽!

“雪風!”

“桑尼亞,雪風怎麽樣了?”

因為爆炸好像破壞了照明係統,看東西看的模模糊糊的艾拉隻能求助於身邊的桑尼亞。而桑尼亞看的的則是側臥在地板上的雪風,她身邊甚至有呈放射性的爆炸痕跡,那將整個辦公室的金屬牆壁都因為衝擊波而變形彎曲,如果是不知道情況的還以為這裏引爆了一份捆綁式手榴彈。

桑尼亞拉著艾拉感覺來到雪風身邊,卻發現雪風本人倒是一點事都沒有,但是怎麽喊都喊不醒……

“咳咳……別喊了,這種規模的魔力火花現象,不到明天是醒不了了……咳咳。”

直到這時艾拉和桑尼亞才發現因為衝擊波被打倒文件櫃裏去的愛德華,現在他已經是啟動了魔力的狀態,但是即使是用魔力加持過的身體也沒有抗住雪風的這次魔力爆發。

“魔力火花?雪風現在是什麽情況呢?”

“咳……剛剛,為了確認雪風的魔力總量,於是我用一個老式魔道引擎引發了雪風的魔力暴動……”

“魔力暴動?愛德華長官你說這一切都是雪風的魔力暴動造成的?”

艾拉將壓在愛德華身上變形了的文件櫃掰開,不斷搖擺的黑色狐狸尾巴說明艾拉現在的心情並不是看上去那麽冷靜。

魔力火花,又稱做魔力暴動,這是由於魔道引擎連接不正常或者使用者本身魔力異常而產生的現象。一般如果是艾拉這個等級的魔女發生魔力暴動,也就是渾身被電了一下的感覺,然後耳朵和尾巴會不自覺的顫抖的程度罷了,這個程度是和本人的魔力總量大小有關。如果是一般一些的魔女恐怕隻會是打個寒顫的程度。

像是雪風這樣直接連帶著周圍都被吹飛恐怕是僅此一家,這也足以看出雪風的魔力總量絕對是沒有任何額問題的。

那麽,雪風的護盾……

“愛德華長官你再堅持一下,救護隊已經來了。”

“啊……咳咳……”

【不是魔力操縱問題,不是魔力總量問題,甚至不是魔力的問題,那麽雪風……看來是她自己的問題了。】

“喂~~~醫務兵!!”

……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先帶雪風去休息,報告的事交給我和愛德華……”

看著撲在桑尼亞懷裏的雪風,娜塔莎隻能放棄原本要詢問的事項,這個節骨眼上雪風卻出現問題,明天再去和明娜商量一下好了。

“啊,艾拉你留下來,愛德華那家夥之前對你們說了些啥,你和我說下,桑尼亞你和雪風先去休息,夜班由扶桑隊的人負責,從現在開始你和雪風就先去待機……”

“愛德華長官說雪風的魔力啊……”

“去辦公室了再說,我還要做記錄的……”

“欸,直接說完不行麽,娜塔莎姐不要這麽認死理啊……”

看著娜塔莎和艾拉走向遠處的辦公室,桑尼亞抱著昏睡的雪風,讓她可以用腳挨著地,看著比自己矮了半個頭的雪風,烏黑的長發在走廊昏暗的燈光下也閃耀著類似陽光版的反射。

將雙手穿過雪風的腋下,用類似擁抱的姿勢抱住這個從一開始自己就放不下心的孩子。桑尼亞仔細的看著她的睡容,而雪風仿佛在作著噩夢一樣,長長的睫毛有時還猛的抖動一下。

用臉輕輕蹭著雪風的臉頰,慢慢的滑動,最後用額頭相互抵住,這是桑尼亞記憶中母親安慰自己做噩夢時的親昵動作。

自己和艾拉將雪風送去測試真的隻是因為擔心雪風的魔女生涯麽?自己和艾拉真的隻是因為雪風無法開盾而緊張麽?或者……隻是因為可能無法繼續在一起而擔心呢?

銀色和黑色的發絲相互交錯著,動作比任何言語的安慰都有說服力,桑尼亞很擔心雪風,因為是朋友……不,是親人。

從什麽時候開始呢,在這麽短短的數月中,雪風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已經上升到如此的程度了呢,因為她那令人心碎的眼神麽?在柏林相遇時,那空洞的,仿佛整個世界都容不下她的眼神,亦或者她本身無法融入這個世界?神秘感永遠是雪風身上最吸引人的部分,但是過於神秘的雪風會又讓她的距離感顯得那麽明顯,無論如何親近,雪風比起艾拉……同樣是最珍貴的友人,雪風卻有著艾拉所沒有的距離感。仿佛是家鄉那永遠不停息的寒風,明明存在著,卻又無法用自己連魔力波都能目視的眼睛看到……

自己能看到的,隻是因為風而不斷飄離的雲朵。

桑尼亞和艾拉都不知道,直到現在雪風也沒有向艾拉和自己講述過她的過去,所謂失憶……這難道會成為雪風和我們最大的障礙麽?

想知道……

想要知道雪風的過去……

想要知道雪風的喜好……

想要知道雪風的家人……

想要知道雪風的夢想……

想要知道雪風的一切……

在神秘無法揭開的現在,在知道為什麽雪風會有那種空洞目光之前,自己不可能知道要如何填補那目光背後,心的空洞。

自己能做的……隻有給予她足夠容身的場所,雖然……那隻是自己身邊很小的地方罷了。

哼唱著自己最喜歡的月光鋼琴曲……

桑尼亞抱著雪風回到了屬於三人的艙室,還得準備飲料呢,艾拉回來一定會口渴的。

“呼……我回來了,累死了……娜塔莎完全是欺負人,怎麽可能完全複述出來嘛……”

“辛苦了,歡迎回來……”

在床上翻了個身,雪風嘴裏還嘟嘟囔囔的,艾拉和桑尼亞看著雪風的表情,相互低聲的輕笑著。

看來是個好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