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至少,我們還在同一片天空飛翔

帶著一身的油漆彈痕跡,雪風和巴克霍隆的測試結束了,結果很明顯。雪風看著天空還沒消失的軌跡線,呆呆的想著測試戰之前艾拉和明娜所說的話。

……

“雪風絕對沒問題的,昨天的迎擊大家不都看到了麽,雪風直接打掉了那個中型異形軍的主體哦……”

“我承認那場戰鬥打的確實漂亮,但是結果她還不是拖了一身傷回來的麽。你要是真的關心她那麽就應該勸她退伍才對,沒法開盾的後果你應該很清楚。”

“可是雪風的魔力並沒有問題啊……”

明娜頭疼的看著麵前不斷死纏爛打的艾拉,轉頭看看娜塔莎結果卻發現不知道什麽時候娜塔莎居然跑掉了,看來隻能自己解決了麽,不過……

明娜看著被桑尼亞拉著的雪風,仿佛是感受到了明娜的視線,雪風不自覺的向桑尼亞身後躲了躲。

摸了摸自己的臉,明娜自認為自己還沒有可怕到這種程度吧。夜戰魔女就這麽兩個,而且關係還不錯的樣子,如果被討厭了的話恐怕後麵的任務會很麻煩。

“好了好了,總之,你依舊覺得雪風依舊擁有執行任務的能力是吧,我明白了,能使用魔導針的魔女這裏隻有兩名,不讓雪風上天把任務全放在桑尼亞身上也不現實。我們給雪風來個測試好了。”

“測試?”

“測試她是否還擁有實戰的能力,如果沒有,那麽雪風以後升空至少得有兩名魔女護航……真是的,如果要我說的話沒有護盾的魔女是絕對不能升空的才對。”

一邊向塔台申請跑道,一麵無奈的揉著鬢角,明娜這也算是破例了,人手不足啊人手不足。將巴克霍隆找來,如果雪風可以在3分鍾內無傷或者擊落巴克霍隆就算雪風勝利,聽上去很簡單……

……

不過……現實嘛,就是雪風拖著一身的油漆彈回到地麵,就連BF109-K2上都基本上沒有能看出原本金屬的地方了。

桑尼亞替雪風向正在降落的巴克霍隆打了個招呼後就徑直向雪風跑來。看著雪風沮喪的樣子,桑尼亞摸了摸雪風被粘上油漆的臉頰。

“至少,我們還能幫你護航……走吧,貌似赤誠這裏有澡堂來著……”

歎口氣,雪風努力的擺出了個笑臉,拉住桑尼亞伸過來的手。就算自己沒有辦法再開啟護盾,至少自己還能繼續和她們飛在同一片天空下不是麽……

看著桑尼亞和雪風離開,擔當裁判的哈特曼和巴克霍隆也降落到赤誠號上。

……

“啊啦啦~明娜的計劃終於生效了呢。”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誰叫我們這裏能用魔導針的就隻有歐拉西亞那兩人呢。”

“人家有名字的啦,特露德就不能好好叫別人名字麽?啊~該不會你又忘記了吧~”

“囉嗦!隻聽一遍的名字誰記得住啊!啊……你是,和那兩隻黑貓一起的……”

“喲~~我記得,嗯……艾拉~對吧。”

“你們好。”

相互打過招呼,艾拉把雪風的飛行腳放好,不過清理工作得交給整備班呢。這種被油漆彈重新上漆的效果不是誰都能打出來的。

“嗚啊!特露德你不用下這麽狠的手吧,這是整個飛行腳都丟油漆桶裏去了啊。難怪別人都沒理你就走了啊。”

圍著雪風的飛行腳轉了一圈,哈特曼完全沒看出來這具飛行腳在起飛之前是銀白色的,現在完全是紅色的嘛。

“額……那個啥,不是明娜叫我不要留手麽……而且哈特曼你不是一直看著呢麽!”

“啊,那時候我睡著了……”

“哈特曼!!!”

艾拉看著兩人的互動,也露出了笑容,這兩人的關係,和自己三人何其的相像。不同於雪風和桑尼亞那不管什麽事都用說自然會明白的性格,她們則是不管任何事都不會隱瞞的存在。同樣是友情,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相處方式呢。

“啊……”

“怎麽了哈特曼?”

“我記得,特露德你用的是紅色的訓練彈來著……”

“是的哦,嗚啊!這是……怎麽回事?”

聽見她們一驚一乍的樣子,艾拉也好奇的湊過去,而她看到的,則是在散熱處被染上紅色的飛行腳。

“特露德你什麽時候有超自己飛行腳要害部分來一槍的習慣?還是一邊來了一槍?”

“怎麽可能!我怎麽可能犯這種錯誤。”

“那你說這裏的紅色是怎麽來的?難道你想說雪風裝的不是藍色訓練彈而是紅色的麽?那她身上那紅彤彤的一片別說是她自己打的……”

“都說了我怎麽可能自己給自己來一槍,又不是那些才摸槍的新兵,不對!就算是新兵也不可能對自己來一槍的吧!”

“唔……沒準真有可能……”

聽到艾拉的聲音,還在不斷爭論的哈特曼和巴克霍隆都停了下來,吃驚的看著艾拉,畢竟這有些嚇人了,控製對方給自己來一槍什麽的。

“你們可能不知道,雪風的固有技能到現在都還不清楚呢,如果是控製係的也不是不可能。畢竟,就算是自己給自己一槍的話,兩槍都在飛行腿沒有裝甲的散熱部也太奇怪了。”

在巴克霍隆的飛行腿上觀察了一下,艾拉最後還是得出了【這是雪風造成的】這麽一個結論。

而哈特曼在觀察了油漆彈的幹燥程度後玩味的衝著巴克霍隆笑了笑。

“看來,這次比賽的勝負到底誰勝誰負還很難說呢……”

……

赤誠號的浴室,雖說是浴室,但是也僅僅是淋浴罷了,和桑尼亞想象中的差了很多,畢竟是船上,要求太多可不行,再說這比齊柏林上隻能用盆子接水擦身子要好多了。

不過洗澡的水可是定量的,貌似就是每人一桶水的樣子,所以要洗的時候不能一直開著水,一般是先把自己淋濕,在打上肥皂香波完全洗完了之後再開小水慢慢衝掉,這樣才洗的幹淨,不然水可能洗一半的時候就用完了。

桑尼亞一邊聽著雪風小聲的說著洗澡要注意的事,一邊把身上歐拉西亞黑色的夜戰魔女製服脫掉。

“怎麽了麽,這樣看著我。”

雪風脫掉了被染成全紅色的巫女服,也許這套衣服沒法穿了也說不定,就在把衣服從洗衣通道丟下去的瞬間,雪風想起來。自己貌似沒有帶換洗衣服啊……

忽然意識到自己可能有麻煩了的雪風條件反射的看向桑尼亞,看著她指向一邊的一套歐拉西亞的黑色製服雪風才鬆了口氣,不管怎麽說,有衣服換就好。

沒有再想什麽其他的事,雪風被桑尼亞推進了洗浴間……單人的。

“那個……我自己可以洗……”

“你現在基本上全身上下都是油漆……還是說你相等油漆幹了用酒精洗麽?我倒是可以找娜塔莎姐姐要到伏特加……沒有勾兌過的。”

想了想用那種近乎全酒精的東西擦身上的感覺,還有可能看見的娜塔莎的怒目相對(因為她是個酒鬼,雪風一直這麽認為)。立馬老實下來的雪風任憑桑尼亞開始往自己頭上倒香波和洗發劑。

……

“唔……洗發水進到眼睛裏了。”

……

“腿……腿上我可以自己……來……”

……

“正……正麵什麽的……”

……

背上毛巾擦動的感覺……

腰間手指滑過的感覺……

自己依舊沒有起色的胸部被觸碰的感覺……

與其說是在洗澡,不如說是雪風在單方麵被玩弄罷了,不過這種被欺負的感覺,雪風並不討厭就是。

……

“哦,出來了啊,雪風怎麽了?臉上的油漆沒洗掉麽?”

艾拉看著臉紅的和之前油漆彈有的一比的雪風,感覺很奇怪。這種感覺配合在後麵出來的桑尼亞一臉滿足的表情就更奇怪了。

“總覺得……你們兩個在我不在的時候玩的很開心啊……”

“艾……艾拉……”

“艾拉,過來……”

雪風戰戰兢兢的看著艾拉滿臉興奮的和桑尼亞嘀嘀咕咕嘀嘀咕咕……

“哦!~好像很有意思!雪風~下次有機會的話一起洗桑拿試試吧~絕對比淋浴要舒服的多~而且……”

雪風看著艾拉的表情變得不懷好意起來時,就開始四處張望尋找能逃跑的地方……

“聽桑尼亞說你好像很怕癢?讓我來測試下你到底有多敏感吧~”

“等……桑……桑尼亞!救……”

看著被艾拉抓住的雪風被撓癢癢的樣子,桑尼亞稍微捂住嘴微微的笑了。

【還是多笑笑的好哦雪風,那種因為擔憂和害怕的表情真的不適合你,我的雪風,是很可愛的……】

“艾拉~放開我……真的,喘不過氣了!”

“不放!誰要你最近一直板著個臉!說~以後還做那個表情麽?”

“我……認錯……所以……放……”

……

“啊哈哈~很有精神的三人組不是麽?”

“她們能打起精神是好事,也許我給雪風的壓力太大了?”

“畢竟明娜你才來嘛,而且你是為她的安全著想不是麽。”

“……美緒,你還是覺得……”

“是啊……我還是那個意見,她本人沒有提出退出的話,明娜你還是不要不要提了,無論作為一名戰士放棄戰鬥,還是作為一名魔女放棄天空,這都是不可能的。既然她還要繼續戰鬥,那我們為什麽要攔著呢……”

“美緒……真是的……亂來,扶桑的魔女都是這麽亂來的麽?不過你可是答應我了的。”

“當然,有我在,沒有異形軍可以在我死前傷到雪風的。我人在她在,啊哈哈哈~”

“又來了……這不吉利的發言。”

不在理會中二度全開的好友,明娜看著遠處的北歐組三人默默的想著即將開始的作戰,到時候千萬要安全回來啊,無論是雪風,還是美緒,亦或是任何人……

大家都要安全回來啊。

PS:

對付熊孩子的最好辦法就是陪她們玩~

於是我說和她們玩做迷藏,我帶著本本躲到壁櫃裏去碼字,到現在她們都沒找到我~

就算她們自作聰明的把壁櫃鎖上了,但是她們不知道這個壁櫃和我房間的木櫃是相通的~

於是我終於下午安穩的把這章碼出來了~

我是天才~

哇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