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撤離中……目標利比裏昂合眾國!

【正片題外PS:話說……審核到底過不過給個信啊】

“唔……異形軍,由上古以來既有被目擊到的神秘生物,1939年初開始大規模成建製出現。真麵目與目的皆不明的謎樣軍隊。外形如同飛機或陸上武器,具有一瞬間破壞大型建築物的壓倒性攻擊力,散布的強力瘴氣讓一般士兵隻能以遠距攻擊對抗。大地一旦遭瘴氣覆蓋,金屬將被吸收殆盡,它們利用這些資源進一步生產武器,這些土地則再也不適合人類居住,導致數個國家毀滅。所幸它們厭惡渡水一事,人們便以河川、海洋作為天然防衛線,竭力抵抗它們的侵略……”

雪風在筆記本上的‘瘴氣’‘厭惡渡水’兩個關鍵字下麵畫上橫線……

“而且種類從小型到極大型都有。具有同化四周金屬、自我再生的能力,因此一般武器難以將之破壞。弱點是魔力類型的攻擊,附加魔力的子彈、刀劍,可以減弱它們的再生能力和防禦力。”

再在‘魔力’這個詞上畫個圈表明這是重點。

“由魔女們進行魔力攻擊,便能給予百分之百的傷害。隻要破壞異形軍所謂“核”的關鍵部份,便能使其無力化並且崩解……”

雪風想到了之前的戰鬥,就算沒有魔力,貌似利用大威力武器直接攻擊貌似也是有用的來著。

“戰鬥腳……魔力……無法理解啊唔。”

戰鬥腳,以魔力和燃油驅動“魔導引擎”的機械裝備。

隻要穿上這個,即使未受過特別訓練的魔女,也能獲得飛行、強化運動機能、施展防禦魔法等特殊能力。基本運作由魔導引擎控製,在使用者能力範圍內發揮機能。依用途分為航空型和陸戰型,相當於以前世界的飛機與戰車。

“不知道他們什麽時候能折騰出噴氣式的戰鬥腳呢……”

雪風合上了筆記本,她聽到了兩個人的腳步聲,應該是艾拉和桑妮亞來找她了……

“喲~小雪(yuki)~”

“雪風……現在是吃飯時間了。”

打開艙門,來的果然是艾拉和桑妮亞,將筆記本放進抽屜,為了航行安全,船上的櫃子都是帶有插梢的。

“啊……等等我,嗚啊,艾拉不要拉我啊。”

“吃飯~吃飯~”

“……”

“唔,有什麽好笑的麽?桑妮亞……”

桑妮亞稍微捂下嘴,搖搖頭走開了。

“欸,告訴我嘛……”

三人的腳步聲越來越小,不過雪風是不會知道現在自己完全就是個國(xiong)寶(mao)模樣的,那也是桑妮亞發笑的原因。

現在雪風所在的戰艦是屬於帝製卡爾斯蘭遠東機動艦隊的齊柏林伯爵級航空母艦【齊柏林伯爵號】。

這艘全長861英尺上的航空母艦上搭載包括雪風這個西貝貨在內的八名魔女,其中扶桑4名、歐拉西亞2名、索穆斯1名、西貝貨1名。

而常規戰力包括席佩爾重巡洋級、德意誌級等各式戰艦6艘。

聽船上的人說這已經是卡爾斯蘭戰區的最強戰力集合了,在現在魔女稀缺的現在,一個艦隊配有8名(含一水貨)魔女,這已經是保障一個戰區所需要的魔女數了。在一般船員看來基本的一路平安是有保證的。當然給與這個豪華的配置是有原因的。

現在,帝製卡爾斯蘭首都柏林工業圈的重要工程人員和文獻資料都在這艘航母上呢,如果有所損失……嗬嗬,別鬧了,洗洗睡吧。

雪風之前在撤離時就找到了還在上學的扶桑魔女諏訪天姬同學,借著【失憶】的理由和一些【不正常】手段問了很多東西。

開篇的那個筆記本就是成果了,就此以外,雪風還在航行的這兩天中發現了很多其他的事。

“唔……今天午飯是煎魚、白麵包、醃牛肉、牛奶、糖果、紅腸還有檸檬和蘋果麽……”

“怎麽了麽?”

看著雪風拿著勺子在牛肉上戳來戳去的,桑妮亞停下了手中的刀和檸檬疑惑的問道。

“話說,我們這是在戰區來著吧。”

“嗯……我們現在正在通過挪威海走北冰洋目的地是利比裏昂合眾國,現在確實還在戰區沒有錯。”

“那麽,你看我們的夥食,這也豐盛的過頭了吧。不管是費時費力煎魚和熱牛奶還是這看上去就非常貴的牛肉……”

“這個……不一直是這樣麽?”

艾拉將3人的蘋果切成塊放好然後回答道,不管是訓練的時候還是作戰的時候,貌似夥食一直都非常好來著。

“不不不,這絕對很奇怪,我記得就算是政治要員也就這種夥食了吧,這麽豐盛我有種在吃最後的午餐的感覺。”

“欸~你的記憶啊,難道小雪你有想到什麽?”

將蘋果分好盤,艾拉帶著壞笑看向雪風,她失憶的事情已經被愛德華上校宣布出來了,當時還因為這事鬧了不小的**,比如‘什麽都不記得你還敢飛??’儲如此類。

“想到什麽倒是沒有,隻是很不安罷了……”

小口的喝掉配給的熱牛奶,為了自己發育期的身體著想,雪風正在努力的攝取營養……

是的!發育期!

這是雪風完成了撤離之後整個人鬆懈下來才發現的事,她整個人都縮水了!而且縮水的相當厲害!

原本雪風是20多歲的成年人,但是到了這個世界身體缺直接縮水到了130公分,至於本來還算勻稱的身材就更是縮成了洗衣板。

洗衣板到什麽程度?

現在雪風的身體放遠了看就是一棍棍!

沒錯,如果雪風皮膚再的粗獷點,頭發再剪短點,就直接是男孩子了。艾拉剛剛見到她時的【豆芽】還真是無比貼切的形容啊。

“欸,沒想起來也無所謂,實在不行就加入索穆斯空軍吧,推薦人可以直接由我來。至於飛行適應性測驗……能用斯圖卡做出俯衝轟炸的人會過不了麽?當然後麵還有幾門小測驗就是了~”

沒有在記憶問題上和雪風說太多,艾拉速度的將話題轉移開,然後拿出了手帕將雪風嘴角的牛奶擦掉。如果沒有雪風那一臉別扭的表情的話就是完美的姐妹圖了,當然金發的艾拉和黑發的雪風怎麽看都不會是血親姐妹的樣子。

“嗯,不過索穆斯的機械化航空兵要求至少通過4樣考試……如果雪風你討厭考試的話,那麽來歐拉西亞的航空隊也可以,歐拉西亞的航空隊隻用通過飛行適應性測驗和推薦人就可以了……”

“……嗯,謝謝。不過,艾拉、桑妮亞……你們不是一個部隊的麽?”

接過了桑妮亞塗好了黃油的白麵包,雪風提出了之前的疑問。

艾拉和桑妮亞對視了一眼然後笑了笑,艾拉:“我們都是在異形軍來襲的時候和家人走散的,然後有應征魔女入伍的,讓我們遇上了,我們就是在那時候認識的,後來就一直在一起來著。”

“不同部隊所屬能一直在一起?”

“嘛,就是這樣了。好了哦~吃好了就快走吧,話說你不是想試試戰鬥腳麽?我去幫你找娜塔莎問問……”

“唔……”

看著臉紅著跑出去的艾拉,再看看眼神躲躲閃閃的桑妮亞,雪風也隻能把一肚子的【好可疑!】給咽回去,對於這兩人,雪風對其不僅僅是感謝,她們算是雪風在這個世界少有的強烈羈絆了。

“不坦率的人啊……”

一邊小聲念叨著,雪風和桑妮亞離開了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