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驚雷行動-返航

[就算看著同伴被殺,我們也要將收集的情報帶回……]

看著偵察班三人開始撤退,阪本美緒丟掉了已經沒幾發子彈的高射機槍,抽出背上的佩刀和腰間的手槍。

“撒~接下來就是我們的工作了,各位!檢查自己的武器,我們十分鍾後再走!”

““哦!~!~””

從那個巨大的半球體異形打開的裝甲中,陸續的有航空型異形飛出,大多數是拉洛斯和拉洛斯改,但是其中還夾雜了很多形狀怪異的大型體的敵人,從那巨大的機翼下方引擎還有那數量眾多的紅色六邊形版塊可以看出這是專門用來對付空中目標的強襲型異形。

“各位~站著等客人們來可不是我們的風格,全體都有!拉升,雁型陣,衝鋒!”

……

“護衛隊,與升空的異形軍交戰……”

雪風回頭看了看那個紅色粒子束不斷穿插的空域,咬咬牙再次加快了速度。忽然,魔導針傳來了熟悉的的警報……

迅速扭頭,看到的則是一閃而過的藍光。

“警戒!”

迅速停下保持懸停,哈特曼和巴克霍隆繞著雪風飛行一圈後,三人用背靠背的姿勢境界著四周。

【是那個家夥……是那個家夥!!】

魔導針的顏色變為了血一般的鮮紅,哈特曼甚至可以感覺到身後雪風磨牙的聲音,隨著目光再次捕捉到藍色的光芒,雪風手中的航炮也隨之開火。

“在那裏!!”

巴克霍隆也看到了那藍色的一瞬,但是打出去的子彈基本全部落空,對方的速度太快了,而且體型很小,橫麵看過去甚至沒有魔女使用的武器大,哈特曼和巴克霍隆這時也感到了棘手。就在三人還在警戒那隻神出鬼沒的半月形異形時,從魔導針中傳來的詭異氣流讓雪風的神經額外緊繃起來。

位置是……正上方!

抬頭看去,那也是一個半月形的異形軍,不同於正在騷擾自己的那隻,它在比雪風更高的地方分裂開了。

沒錯,是分裂,原本月牙型的異形從中間分裂開,形成了一個帶有弧度的十字星型,而從中間破開的異形也不再是原本的漆黑,而是和之前小島上那樣的略有透明感。

【那是?】

雪風驅動著魔導針加大功率,卻看到了令她吃驚不已的東西,那個分裂成十字星的異形是和下方那個巨大異形用一絲紅線連在一起的,雪風衝那根紅線一樣的東西開了一槍,卻發現彈頭穿過了那個紅線,那不是實體……

紅線從那個要塞一般的異形軍核心射出,打在之前打開的半透明甲殼上再折射到最上方的十字星型異形軍身上。而隨著那十字星型的四個帶有弧度的擋板調整著角度,那根紅線也慢慢的向正在和起飛的異形軍戰鬥的護衛隊身上移動……

【……射擊線?還是預瞄軌跡?】

不管是什麽不能放著不管,雪風的航炮指向了那個和漆黑天空幾乎融為一體的十字星狀異形,而看見雪風動作的巴克霍隆和哈特曼也同樣指向了那片空域。

但是似乎有些遲了,下方的異形軍要塞四周都被染成了紅色,就如同之前那樣。

“開火!”

經過強化的動態視覺可以看到從三人槍口噴湧而出的子彈,魔導針則傳來下方巨大紅色粒子炮已經經過了第一道折射向天空射來。

趕不上……按照現在的子彈速度等擊毀那個異形軍之後,那時粒子炮已經到達護衛隊那裏了,快點……再快點……

“給我趕上!!”

整個天空忽然被藍色的流雨覆蓋了,如同水流進入漏鬥一樣,藍色流光趕在紅色的光柱之前擊破了那個十字星狀的異形軍。

不管是哈特曼的MP40還是巴克霍隆的雙MG42都被藍色的魔力浸染著,原本需要數秒才能到達的子彈如同激光一般同時射穿了敵人。

“剛剛那個是……”

“小心左邊!”

巴克霍隆猛的打開護盾同時射擊,但是護盾瞬間被擊破,就像加熱過的餐刀劃過奶油一般的輕鬆切掉兩把MG42的槍管,如同月牙一樣的異形軍繼續斬向巴克霍隆的胸口。

“【疾風!】”

而哈特曼手中捏著如同小型風暴的球體,在千鈞一發之際從巴克霍隆的腋下打中了敵人,接觸那個風暴球體的瞬間就像掉進了絞肉機一樣,月牙型異形軍被攪成了碎片。

“糟糕!”

而巴克霍隆則看見血紅的巨大粒子炮在三人的頭頂爆開來,原本應該折射到護衛小隊的血紅色的十字再次在天空綻放,不同於剛開始隻有高溫和衝擊,這次則是整個粒子炮向四麵八方無死角的連續噴射著小型粒子炮……

丟掉了手中破損的武器,巴克霍隆盡自己全力盡可能多的布置著魔法盾……瞬間那如同血雨一樣的粒子炮到達了。

一層……兩層……三層……

雖然緩慢,但是巴克霍隆的魔法盾確實在一層層消減著,被擊破隻是時間問題,而哈特曼剛剛使用了固有魔法,看她現在有氣無力的樣子是不能指望了……護盾……可以代替護盾的東西!

藍色魔力在雪風身邊凝結著,那如同青煙一樣飄散的越來越少,形成的,則是如同藍水晶一般的八邊形魔力晶體……

“不行了……撐不住了……”

隨著最後一道魔法盾被擊破,巴克霍隆忽然發現背後的雪風一個翻滾來到了最前方,沒有質問的功夫,首先映入眼簾的則是那蔚藍色的八邊形晶體護盾。

【給我擋下來!!】

瞬間,藍色八邊形晶體分裂成了無數個小型八邊形,印上了那無數的小型粒子炮。

“這……這是……”

“是能夠代替魔力護盾的東西……那是我的……魔力裝甲……”

“雪風……”

巴克霍隆看向自己麵前的雪風,卻發現一直是藍色的發色變為了平常的黑色,而在高處,那些八邊形晶體準確的攔截了一道道的粒子炮。如同是雨傘一樣,雪風分離出來的魔力裝甲擋下了射向三人的血雨。

“啊啦……這下就算是明娜也說不出什麽了呢。不過這還真誇張……”

連飛行都維持不了,全身掛在特露德身上的哈特曼看著不斷回到雪風身上的藍色八邊形晶體,它們覆蓋了雪風的全身,而雪風的發色也回到了之前那蔚藍的顏色,如果仔細觀察現在的雪風,還可以發現雪風的皮膚上也偶爾流露出淺淺的藍色流光,那是魔力裝甲修複的證明,畢竟不是專門用來外放的東西,隻有在附加在雪風本人身上時,才是這些裝甲最堅固的時候。

“哈特曼、巴克霍隆……你們沒有受傷吧。”

“當然~隻是……好累……好餓……好想睡……”

“給我醒過來哈特曼!現在還在任務中!!要睡給我回去睡!!倒是雪風你……沒事麽?”

看著巴克霍隆那擔心的神情,雪風愣愣的看了看手上偶爾閃爍過的流光,再看看被消滅的兩隻特裝型異形軍不斷揮發的殘骸,雪風心理覺得有些不真實……

那個之前隻是一個的就能把自己和桑尼亞往死理逼的異形軍……現在是兩隻,外加一個要塞型的支援,但是就這麽簡單的弄死了麽?這是真的麽?好像在做夢一樣……

忽然察覺到頭頂陌生的手心溫度,將雪風從自己的世界中拽出來。

“開始的攻擊引導和最後的魔力裝甲,幹得漂亮~看不出你是第一次組隊合作呢,本來還想著你是新兵又是夜戰魔女可能很難配合,看來是我想多了。”

巴克霍隆將手搭在雪風頭頂,連著那軟軟的貓耳一起揉著,那是和艾拉、桑尼亞都不一樣的感覺,手中因為握槍而造成的繭子造成的觸感,還有傳遞來的感情,都是雪風從來沒有體驗過的……

“特露德……”

“怎麽了哈特曼?如果是吃的東西的話沒有,我們是輕裝出發的你忘記了麽?”

“額……但是好餓……”

“總之……我們快回去吧,護衛隊那裏似乎也不用擔心了。”

雪風看著遠處不斷消失的異形軍和且戰且退的阪本的隊伍,檢查了手中武器的彈藥,還有重要的膠片……

“說的也是,我們回去。”

“餓……”

“哈特曼!你別在這時候掉鏈子!”

看著連飛行魔法都無法維持的哈特曼,雪風將膠片和航炮掛在胸前,然後對哈特曼點點頭,而她也瞬間明白過來,立馬撲到雪風背上。

“喂!哈特曼!不隻是作為長官的威信!而且作為前輩的節操都掉完了啊你!”

“切~特露德你還不是一樣什麽負重都沒有……兩手空空……”

“我那是壞掉了啊!被逼的啊!”

“沒有關係的巴克霍隆長官,我的魔力基本沒有消耗的感覺,即使再帶上哈特曼少尉也沒有問題。那個……不介意的話……”

一邊說著,雪風一邊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了一盒布丁,那是在出發前艾拉給自己的,原本應該減輕重量放在船上的,但是因為雪風的魔力實在多的可以對於負重也完全無所謂,於是就帶著忘記了……直到剛剛把膠片從背上挪到胸前的時候才想起來自己帶的有東西吃來著。

“哦!布丁啊!”

看到了布丁罐頭哈特曼直接兩眼放光的接過,快速的打開然後用蓋子卷出了一個勺子,挖出一些送到雪風嘴邊。

“來~你的份~”

“我不用的……”

“哦?!真的!那謝謝了~”

“喂喂……哈特曼……”

已經完全沒有力氣吐槽哈特曼這種節操掉光的行為了,巴克霍隆隻能無奈的歎氣。

“嗚啊~活過來了~”

吃過東西的哈特曼總算是恢複了一些體力,啟動了自己的火箭加速器,三人保持在高空向航母飛去……

……

“這裏是雪風呼叫護衛隊,你們即將脫離我的可支援距離,祝好運……”

“這裏是阪本美緒,雪風你們自己也小心,總覺得那個大家夥安靜的有些過分,而且攻擊也一直衝著你們去的樣子,總之~GoodLuck~”

“明白……5秒後脫離可支援範圍……脫離。”

隨著雪風和護衛隊的距離超過了雪風可支援極限,原本護衛隊武器上擁有的一點流光也終告消失,關於敵人信息現在雪風也沒法再看到什麽了,和桑尼亞那種就算地平線也能探查的超廣域偵查不同,雪風更擅長小範圍的精確情報偵查。

“那麽,接下來就是回到航母就好……”

沒等雪風把話說完,一道直徑一米左右的粒子炮從雪風的身後射來,雖然偏的有些厲害,但是把三人也嚇的不輕……

“怎麽可能!”

“這個方向……正後方?”

“正後方沒有發現敵人哦,恐怕……”

雪風想到了之前那個異形軍半透明黑色的擋板……微調的角度……不會錯,那個將自己和桑尼亞差點逼進死路的那種異形軍的存在目的是作為那個大型異形要塞的眼和手臂……它會折射要塞型的大功率粒子炮,那麽太平洋艦隊被擊沉兩艘戰艦還找不到敵人就很正常了,他們完全沒找對地方。那個要塞完全擁有無死角的攻擊方式,雖然距離會帶來粒子炮的威力下降,但是在那麽大功率的基礎上再怎麽下降打沉一兩艘船還是沒問題的,而且越接近就越危險,按照一般的人類接敵距離……那種威力的粒子炮沒有東西能扛下來,戰列艦也不行……

“規避……”

三人再次向下降低了一些高度以躲避射來的粒子束,不過這威力是不是太小了點?是距離已經拉開了的原因麽……

“這裏是阪本……巴克霍隆你們沒事麽?”

“沒有事,雪風可以提前探查到攻擊……嗚啊!怎麽忽然又來一次,雪風為什麽不說呢?”

“因為完全沒有碰到我們啊,下次我會說的……啊,來了……”

一米粗的紅色粒子束再次從三人身邊射過,巴克霍隆甚至可以感到印在臉頰上的灼熱感。

“這次任務結束了沒準我會得心髒病的……沒被打死也要被嚇死……”

“還好吧……習慣了之後也就這樣了,像左規避~”

“撒……不覺得異形軍的準頭越來越差了麽?”

聽到哈特曼這麽說,雪風將探查範圍向後方延續了一下,看到的這是展開了折射板還在追逐三人的特裝型異形……

“哼~那樣能打準的話才怪了……向下規避。”

“哦哦,為什麽為什麽~”

看了看背上恢複精神的哈特曼,雪風也沒有賣關子。

“這裏可是三萬米哦,雖說比起下方對流層要穩定許多,但是那隻是隻是指風向罷了,在這裏我們是逆風飛行,可以明顯感到風的阻力,然而,追在我們身後的家夥要一邊追我們一邊調整反射板來反射要塞的粒子束攻擊我們,隻要這裏還有風,它們想擊中我們就是白日做夢。”

“總覺得……隻要話題一提到飛行,雪風就特別有氣勢啊……”

“嗯嗯~就像特露德你每次說到你妹妹一樣~”

……

三人再次躲過一道紅色的粒子炮,這裏已經離開白令海峽很遠了,而背後的異形軍也停止了追擊,是知道這個距離要攻擊也基本不可能了麽?

看著身旁喘氣的巴克霍隆,雪風減慢了速度和高度……已經安全了。

“這裏是偵察班,返航……”